【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絕美母女被輪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奔馳600型汽車在黑暗中向東面的張家村方向奔馳,那裡環境優美,住著一些退了休的大人物。林艷的雙眼被黑布上,她是上車前李軍悄悄告訴她是到張家村的。李軍在前排開車,張彪坐在旁邊。

「今天要見到的人,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你要敢做出違背的事,我絕對不會饒了你。」

周仁坐在汽車的後排座位上說著恐嚇的話,林艷坐在旁邊,她又被允許穿上了她那身白色的套裝,周仁帶著恐嚇的話她是用暗淡的心情聽在耳裡的。等一下要做什麼,大緻上可以猜得出來。

自從林艷落入龍野等人手中受到凌辱以後,這已經是第五天了。在這一段期間裡,林艷不僅受到龍野等人的玩弄、凌辱,還把身體提供給痛恨她的女人和她的下屬摺磨,現在又要把她送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讓她接受陌生男人的蹂躪,難怪心情要沉悶。

「一定要盡快擺脫這種狀況……」林艷的心裡隨著時間過去,這種念頭也愈來愈強,尤其這幾天來,龍野等人已經顯示出凶暴性,使林艷開始產生恐懼感。可是一旦真正想逃時,又產生許多顧慮,不敢貿然去做,甚至於會懷疑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逃走的意願。

林艷這樣想著自己的心事時,汽車到達一處鄉村公路旁的高級住宅的豪華大門前,林艷眼睛上的黑布已被取下了。出來開門的是留平頭,年紀約三十多歲,看起來就是流氓體格粗壯的人。

好像已經認識周仁,露出親切的態度把他們幾個人引進裡面的客廳。

「老市長,仁哥他們來了。」這個人在從門外向裡面通報。

「進來吧!」從裡面傳來低沉的聲音。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從這樣豪華的住宅和老市長的稱呼推測,可然是相當大的人物。林艷的心裡感到不安,但也只有跟在周仁的身後走進去,李軍和張彪在客廳坐著等候。

那裡大概是三十幾個平米的房間,中央舖著臥具,躺著一位老人。

「陳市長,今天把你要的東西帶來了。」周仁一面說著一面坐下,也用眼神要林艷坐下。帶路的人幫忙抱起老人的身體,把旁邊的座椅拉過來讓老人坐下。

林艷一眼就看出對方是一位病人,眼睛凹下,臉也瘦弱,手腳都是皮包骨的樣子,皮膚沒有一點光澤。雖然如此,從身上還能散發出一種氣質,大概是因為一頭銀髮和看起來很聰明的面貌的關係。這位老人林艷雖然沒有見過,但她聽周仁的稱呼已經知道他是誰了。張世德,前任常務副市長,他的兒子是現任的財政廳廳長,是一個沒有人敢得罪的人。

「噢,很美。」經張世德這樣看一眼,林艷立刻低下了頭。「小周,你帶來一位非常好的女性,完全適合我的嗜好。關於你們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一定會讓你們滿意的。」張世德許諾道。

周仁他們好像是利用林艷來讓這位老人為他們的罪惡行徑充當保護人,真是些卑劣的男人……林艷在心裡恨得咬牙切齒。

「能有張市長這一句話,我就完全放心……一切都靠張市長了。今天就請慢慢享受,我已經交待這個女人了,什麼事情都要做。」

林艷感到非常不明白,這個皮包骨的病人會要她做什麼呢?

「喔?那太好了,首先就讓她脫衣服吧!好久沒有看到美麗女性的身體。小海,你也留下來欣賞吧!」張世德說完,恭恭敬敬等在他身後的那個男人°°張世德的侄兒張海臉上毫無表情地點點頭。

怎麼能在這樣三個男人的面前脫光衣服?林艷覺得已經從全身冒出冷汗。

「林艷,快脫了衣服,請張市長看看你的身體吧!」周仁命令道。

「我不能做這種事。」林艷這句話是在周仁的耳邊小聲說的,張世德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人,他怎麼也會做這種事?林艷感到無法接受。

這時候周仁猛然給她一記耳光︰「你是要我動手剝掉你的衣服嗎?」周仁用凶猛的樣子抓住林艷的領口,使得她產生強烈恐懼。

「不要囉嗦了,快脫!」

「小周,不要這樣生氣。這位叫林艷小姐的人,你已經看到,我不會活多久了,所以我拜託小周,想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能看到一位美麗的女性的身體。就當做可憐老人的夢想,達成我的願望吧!」

張世德安定的態度,多少能緩和林艷心裡的緊張。而且很明顯的,就是拒絕也無法堅持到底,林艷只好背對著他們開始脫白色的套裝。

脫下上衣放在旁邊,把白色襯衫的鈕扣全部解開後站起來,先脫上衣再脫裙子,在脫襯裙之前先脫掉褲襪。男人們的視線完全集中在她的一舉手一投足上,可是林艷大概是認命的關係,並沒有產生羞恥感,也許早已被周仁他們蹂躪得已經忘記什麼是羞恥,可是要脫襯裙時多少還需要一點勇氣。

當白色的襯裙從林艷的身體落下時聽到男人歎氣的聲音︰「小周,確實是美麗的身體。」張世德感歎道。

「是的,她是難得一見的美女。快脫下內衣,把身體轉過來!」周仁附和著並繼續命令著林艷。

從後面看林艷的身體,艷麗得確實會讓男人們吞下口水,尤其是從腰到豐滿臀部的曲線,散發出官能的氣氛,男人的心當然無法平靜。

林艷脫下乳罩和內褲,用一隻手掩著恥毛,另一隻手掩飾乳房,用古典裸女的姿勢慢慢地轉向男人們的方向。

「把手放下來,林艷!」周仁命令道。

「小周,不要那樣急嘛!」張世德用手阻止想要站起來的周仁道︰「美!實在是太美了!能不能再過來一點讓我看看呢?」

受到男人們視線的注視,林艷產生羞恥感,不由得在那裡蹲下。

「你怎麼搞的,還不明白嗎?」周仁過來用力推林艷的後腦,她的身體向前傾斜,雙手扶在地毯上,獲得解放的乳房搖動了一下。

「饒了我吧!」林艷哀求道。

「海哥,有沒有什麼用來綁的東西?這個女警察雖然經過我們的訓練,但多少還有一些不夠的地方。」林艷剛抬起上身,周仁就把她的雙手扭到背後,對剛才那個年輕男人說。

那個人聽到以後,就到衣櫃裡拿出浴衣的腰帶交給周仁。周仁接過之後,用很快的動作捆綁林艷的雙手,然後和張海一起把林艷的身體抬到張世德的身邊。

「年輕人就是這樣暴躁。不過,不能用雙手對你來說也許更好一點,難為情時難免會要掩飾的。」看起來好像很和藹的樣子,但究竟是不知底細的男人。雖然因為生病衰弱,從他身上的氣氛能感覺出經過多少次生死的場面。

「真是美麗的乳房,讓我摸一下吧!」老人皮包骨的手,好像測量重量一樣的,從乳房的下面向上抬。林艷把臉轉過去,忍受著屈辱。


(二十一)

「嗯,這光滑的皮膚充滿彈性。手掌上的重量感,還有這櫻桃般的乳頭,真是極品啊!」在乳房上撫摸的張世德感歎道。他最後把自己的臉靠在乳房上,還不斷地搖頭享受磨擦感。

林艷產生顫抖的感覺,後背感到一陣涼意,可是雙手被捆在後面,背後又有兩個男人,她是無法動彈的。

「好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張世德喃喃自語道。老人從乳溝抬起頭,因為興奮的關係,臉上有一點紅潤。

「這裡的毛不太多,正合我的嗜好。」老人一面這樣說,一面用手玩弄林艷的恥毛時,周仁把側坐的林艷拉起來,使恥毛正好來到老人的眼前,這時候林艷的心情就有如捆綁在病床上的產婦。

「有這樣柔軟的感覺、發出光澤的毛的人,一定是很喜歡性交吧?對不對,小周。」張世德故意問道。

「說得沒有錯,叫出來的聲音還更好聽呢!雖然還沒有完全開發。現在把最重要的地方露出來給你看吧!」周仁說著就對張海輕輕做了一個眼色,突然把林艷推倒,兩個人分別抓住用力掙扎的林艷的雙腿,高高舉起使得腿和肚子接觸。這樣一來,林艷的股間就完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

「不……不要這樣!」林艷想用全身的力量掙扎,可是有兩個男人從兩邊壓住,只能使上身抬一下,讓乳房更搖動而已。

「哦,實在太好了。」張世德邊說著,邊用眼睛盯在有絨毛飾邊的秘唇上,然後伸出兩根手指放在肉縫的兩側,立即把那裡向左右分開,就好像花朵突然綻放,展開肉色的黏膜。「啊……怎麼會做這種事?」過份的羞恥感,使林艷覺得自己快要昏過去,甚至於想到真的昏過去也許會更好。

「這個裂縫真夠新鮮,如果我還有精神,真想馬上吃一口。對了,小海,你就代我吃吧,讓美女叫也是要修行的。」

張海聽道張世德地吩咐當然感到高興,他立刻把林艷的身體轉到他自己的那一邊,把她的雙腿扛在肩上,臉就衝向V字型的裂縫。

「海哥,你要好好地舔,因為林艷是特別喜歡人舔她那裡的。」周仁在旁邊加油添醋。

「不要!不要……」林艷拚命搖頭,淚珠從眼角掉下來。如果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當初生出來最好是醜八怪,就因為是美女,要做男人們的玩具,實在是不合道理。當然,張海是不會瞭解林艷的痛苦,他拚命地用舌頭舔舐林艷敞開的肉縫。

「小海果然很有精神,可是只顧拚命舔女人也不會高興,要一面觀察女人的反應,一面舔。」張世德一面輕輕摸著林艷的乳房,一面告訴張海。

張海聽了以後,深深歎了一口氣,透過眼前的叢草,觀看林艷的表情,然後把舌頭全伸出來壓在花瓣上,這才開始慢慢地上下活動。

當怒氣稍許穩定後,林艷的注意力不由得集中在股間,舌頭在陰戶上舔的動作,不得不使她有所感覺,「啊……不要,不要……快停止吧!」林艷叫道。

「海哥,去舔她的陰核吧,林艷會高興得哭叫的。」這一次是周仁從旁邊插嘴。

張海用手分開叢毛,用舌尖舔裂縫的上端,從林艷的嘴裡發出低沉的哼聲,而且屁股也開始扭動。張海看到這樣的反應就更加熱情地舔著,舌頭也完全集中在陰核上。

「啊……啊……不能那樣……」林艷哭叫道。

「海哥,聽到了吧?林艷在叫好了。」聽道周仁話,張海更加得意地把尖尖的陰核含在嘴裡吸吮。

「啊……」在子宮產生一陣麻感,林艷不由得向後挺,把含在喉嚨裡的聲音猛然放出。

「喔,確實很好聽,大概敏感度是相當好。還有這樣充滿痛苦的表情,實在太美了!」張世德好像很滿足的樣子,伸過頭來看林艷皺起眉頭的表情。林艷開始興奮的徵兆,立刻出現在女體的中心,下體的洞口因為分泌出蜜汁,開始散發出光澤。

「海哥,開始濕潤了吧?你就給她好好地吸取蜜液吧!」周仁的眼睛好像也要冒火一樣,擦著額頭上的汗說道。

張海聽了以後,立刻將舌頭伸進肉洞裡。林艷無法忍耐地蠕動屁股,張海也趁機會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取花蜜。

「啊……」林艷在心裡是拒絕的,可是自己的身體卻為陌生男人的舌頭作出反應,她不得不恨自己的身體,而且已經開始上升的性感曲線,不顧她本人的意志,形成銳角的上升。

「小海也不錯呀,什麼時候學會舔女人的方法了?不過看起來好像很香的樣子,也讓我嘗嘗味道吧!」張世德說道。

「海哥,現在拿出你的東西讓林艷舔吧!」周仁說完就立刻採取行動,讓林艷的屁股對正張世德的方向,並讓她採取高高舉起的姿勢。在這個時間裡,張海來到林艷的眼前,順手拉下長褲和內褲,露出聳立的肉棒,然後強迫林艷含在嘴裡,又用雙手抱住林艷的頭上下滑動。

從後面看林艷的樣子,確實夠刺激。稍許膨脹的陰戶完全向左右分開,從中間露出濕淋淋的花瓣;在燈光下因角度不同,肉洞裡的黏膜呈現出不同的顏色,溢出的蜜汁已經流到腿上。

「這種景色叫男人實在受不了,讓我來試試看。」張世德伸出中指插入洞之中,然後拔出來聞一聞,又放在嘴裡吸取蜜汁,「嗯,真香!年輕女人的味道就是好。」張世德感歎道。

「張市長,用這個東西愛撫她一下吧!」周仁邊說邊從旁邊遞過來橡膠製的電動假性器。

「你準備得真周到,因為我的東西已經完全不管用了。」張世德從周仁手裡接過來,打開開關,把發出「嗡嗡」聲音震動的假性器對正花瓣的洞口,慢慢插入。

突然感到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裡蠕動,林艷不由己地想喊叫,可是被張海用力抓住頭髮,立刻有粗大的肉棒塞住喉管,痛苦地扭動腰肢。

「哦,真的這樣舒服嗎……這樣會更好吧!」張世德把插進去的假性器,開始用手進進出出。

甜美的電流從後背傳上來直接達到大腦,在嘴裡脈動的男人肉棒的味道和感觸刺激女人的官能,林艷已經完全陷入興奮的漩渦裡。


(二十二)

不斷進出的假性器很快就像塗上一層油,出來以後立即又消失在洞口裡,配合著這樣的動作,花瓣陷下去又反轉出來,每一次都帶出許多淫水。已經完全陷入官能快感裡的林艷,就好像要把身體裡貯存的精氣完全吐在對方的身上一樣,頭部開始迅速上下擺動,磨擦嘴裡的肉棒。

「大概差不多了,女人的陰唇開始蠕動。小海,你來陪她吧!」從假性器和秘唇之間開始露出白濁的液體時,張世德就拔出假性器,恢復原來的姿勢吐一口氣。好像是輪流的一樣,張海從林艷的嘴裡拔出肉棒,把林艷的屁股轉到張世德容易看到結合部份的位置,調節肉棒的角度,從背後插入濕淋淋的肉縫裡。



















0.0133640766144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