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暴力虐待]孿生少女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每天參與投票任務賺35G唷,請點下面投票連結, 每天支持我一次
請點我   投票給【鬼影】拜託!!


孿生少女


  「沙織∼∼」甜甜膩膩的呼喚之後,一個軟綿綿的嬌軀貼了上來。

  「姊姊不要用這種聲音來叫人家啦!」少女抱怨著,但並未將對方推開,反
而轉過身反抱著她的纖腰。

  兩個女孩無視他人目光的在校門口緊緊相擁,不過其他人大概是已經習慣了
,對於這兩個人有點危險的親暱舉動毫無感覺。

  「因為沙織抱起來好舒服啊∼而且身為姊姊,當然要檢查一下妹妹的成長狀
態啊!」

  「討厭啦!」沙織紅著臉掙脫姊姊的擁抱,以及不斷在她胸前抓捏的魔爪:
「我們明明就是雙胞胎!」

  「可是妳這裡都沒什麼進展啊。」女孩指著沙織只有微微隆起的胸口,說道


  「姊姊都欺負人家!」沙織原本就對自己的小胸部感到自卑,她們兩姊妹無
論長相、身材、頭腦等各方面都勢均力敵,但就只有胸部這一項,姊姊沙夏硬是
比妹妹大了三個罩杯。

  「嘻嘻,不鬧妳了,我們回家吧。」

  「嗯!」沙織點點頭,挽著姊姊的手臂踏上歸途。


  兩個女孩的「家」是一間孤兒院,十幾年前的聖誕夜,這間孤兒院的院長聽
到門口傳來奇怪的聲響,他走出門外,發現一個嬰兒床,打開一看,是兩個臉蛋
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嬰,小小的手還握著對方的手,沈睡著。

  嬰兒床中放著一張紙,上面除了因為某些原因無法撫養的文字之外,只有兩
個女孩的名字:

  千田沙夏
  千田沙織


  「嗯...討厭...不要啦...」

  「沙織明明就這麼大了...胸部的營養都用到這裡來了吧。」沙夏握著不應
該出現在女孩身上的堅挺巨根,套弄著。

  「討厭...姊姊不要...」沙織紅著俏臉,說道:「快上課了...」

  「沙織的這麼大,要怎麼上體育課呢?所以姊姊要讓沙織縮小啊!」

  「姊姊明明就只是想要而已...啊...」沙織嬌吟一聲,肉棒前端噴出大量白
濁液體,灑在沙夏的臉龐上。

  「哼哼...說話的是這張嘴嗎?」沙夏快速地站起來,將嘴上沾的的精液送
進沙織口中。

  沙織瞪大雙眼,但還是乖乖的接受了姊姊帶著精液的熱吻,畢竟在今天之前
,她不知道已經嚐過多少次自己精液的味道了。

  「還是硬梆梆的...沙織好色...」沙夏握著仍舊堅挺的肉柱,藉著精液的潤
滑套弄著。

  「姊姊...不要欺負人家...」沙織扭著腰,追求更強烈的刺激。

  「色妹妹...想要姊姊的這裡了嗎?」沙夏掀起自己深藍色的百摺裙,拉下
素白色的內褲,以不適合這個年紀的嬌豔笑意看著妹妹。

  「想要...好想要...沙織要姊姊的淫穴...要用大肉棒子插進姊姊的淫穴裡
面...」沙織狂亂的叫著。

  「好吧,就給妳了哦,因為是沙織所以才能進來的哦。」沙夏強調著,雖然
她們從沙織能射精之前就已經玩過這樣的性遊戲,但平時學校裡的沙夏無論是什
麼樣的人都不假辭色,可說是標準的冰山美人。

  但只在沙織面前,沙夏才會放下所有防禦,展現出她溫柔又帶點小惡魔氣息
的本性來。

  「乖.......」沙夏騎跨上妹妹的肉棒,手扶著棒子,引導它進入自己早已
溼透的嫩穴當中。

  「啊啊...好大...沙織...妳的...又變大了...姊姊會...受不了...」隨著
肉棒一吋吋沒入,沙夏發出難以忍受的悲鳴。

  「妳的怎麼又...變大了...姊姊快被妳...撐壞了啊...」

  看著沙夏既痛苦又快樂的模樣,沙織先前被姊姊欺負的怨氣有了發洩口,讓
她不自禁地抓著姊姊的大腿,肉棒子狠狠往上頂去。

  「啊!不...沙織...要瘋了...」沙夏發出淫媚無比的慘叫聲,沙織報復性
的攻擊撞得她全身發麻,淫水四溢。

  「姊姊好舒服...姊姊的裡面...人家要把姊姊...插...插死...啊...」沙織
快樂的尖叫著,拼命將肉棒往上頂,活像眼前嬌喘不已的女孩不是心愛的姊姊,
而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鐺鐺鐺鐺...」無人的體育倉庫當中,迴蕩著上課的鐘聲。

  「上課了耶...」沙夏吻了吻沙織,說道。

  「不要∼∼人家還沒有來...」沙織任性的說道。

  「小色女!」沙夏輕輕拍了沙織的小胸部一下,這對軟肉雖然不大,但彈性
和感度都是一流的。

  「姊姊還不是...纏著人家...」沙織用肉棒反擊著,頂得沙夏淫叫不已。


體育倉庫外一片寒風刺骨,倉庫之內卻是熱情無比,兩個女孩藉著天窗外射入的
微弱光線確認著彼此的身影,像新婚夫妻一般熱情的結合著。

  「姊姊的水...好多...啊...」

  「都是妳...害的...」

  「因為姊姊的...小穴穴最棒了...所以...嗯...」沙織挺起身,將因為多次
高潮而逐漸失去力量的姊姊反壓在墊子上,粗大的肉棒盡情地在他體內進進出出
著。

  「啊!沙織...進去...太深了...啊...」沙夏痛得流下淚來,沙織馬上愛憐
無比的替姊姊舔去淚水,原本瘋狂的活塞運動也變得和緩許多。

  「姊姊...」

  「沙織...」兩個女孩在體育倉庫中戰得昏天暗地,翹課什麼的早已被她們
拋在腦後。


「啊啊...真精采啊!」突然之間,一把男聲傳入兩個女孩耳中,把她們嚇得魂
不附體。

  「我們學校的兩朵校花千田姊妹居然躲在這種地方搞亂倫,真是個足以震驚
社會的大事件啊!」一個穿著學校制服的男人從門邊走了進來,本已流里流氣的
臉上掛著邪惡的淺笑,看起來就令人感到一陣惡寒。

  「你...你想幹什麼?」沙夏畢竟是姊姊,從震驚當中恢復過來的速度也比
沙織快了一點。

  「哼哼...幹這種事情都被抓到了,還這麼囂張啊?」男學生飽覽著兩個美
少女的裸體,最後目光停留在她們仍舊連結在一起的部位。

  雖然光線不甚充足,但他還是能分辨出插在沙夏淫穴裡的,不是女孩子之間
用以淫樂的玩具,而是根貨真價實的大肉棒。

  「嗯...妳是男的?...不對...」男學生走上幾步,兩個女孩本來就在牆邊
,一邊一箱籃球,一邊一座跳箱,想躲也沒地方躲。

  「雙性人?真是稀奇啊!」男學生在兩個女孩身邊走來走去,像是在觀賞什
麼珍禽異獸一般。

  「你...快出去!」

  「偏不要。」男人說道:「我出去之後,一定會到處宣傳千田沙織是個有著
大肉棒的妖怪女孩,而且還和姊姊千田沙夏有肉體關係...妳們真的要我出去?」

  「嗚...」女孩們最大的恐懼就是被人發現妹妹「多出來的東西」與她們這
不被世人接受的關係,被他這麼一說之後,她們迷惘了。

  到底該不該把他轟出去,如果把他趕走,讓他到外面去散播訊息,姊妹倆的
名聲和人生就完蛋了,但若不將他弄走,這羞死人的模樣卻也不是可以給一個男
人觀賞的。

  (只要能保住秘密的話...)沙夏看著淚汪汪的妹妹,暗暗下定決心。

  「你到底想怎樣?」沙夏問道。

  「哼哼...眼前有兩個光溜溜的漂亮女孩,不玩玩豈不是太浪費了?」男人
毫不掩飾地說出自己的慾望,兩個女孩臉蛋先一紅,隨即又變得慘白。

  因為她們知道他口中的「玩玩」是什麼意思,而且自己已經逃不掉了。

  「只要你能放過沙織的話,我可以任你...任你玩...」沙夏離開沙織的身軀
與肉棒,擋在妹妹與男人之間。

  「姊姊!」

  「放心吧。」沙夏回頭安慰著妹妹,但心裡卻怕得幾乎要奪門而出。

  「真是感人的姊妹情啊。」男人嘲笑般的看著她們,再次說出冷酷的言語:

  「既然要任我玩,怎麼不擺些淫蕩的姿勢來請求老子我?」

  「淫...淫蕩的姿勢...」光是裸體站在男人面前,意識到自己被看光的沙夏
就已羞得滿臉通紅,哪還有什麼心思想什麼姿勢?

  「哼哼,對妳這種在倉庫裡面和妹妹亂搞的淫亂女來講,這應該比吃飯更容
易吧。」男人毫不留情的恥笑著她,邪惡的表情讓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高中生。


  「嗚...」沙夏紅著臉,為了守住妹妹的秘密,她也只好丟下羞恥心,將自
己美好的裸體呈現出來。

  「不錯不錯...腳再分開點。」男人指揮著沙夏,要她張開雙腿,將少女濕
濡的蜜肉展現在他面前。

  (不要...好丟臉...可是...沙織...)除了和沙織做之外,沙夏從未有男朋
友,自然也沒有男性經驗,現在卻得將自己最私秘的部位展露在陌生男人眼前,
如果不是想到背後還有個必須被保護的沙織,她早就逃走了。

  「姊姊...」沙織臉龐上掛著兩行淚,她知道自己詭異的身體拖累了姊姊,
看著沙夏過去只呈現在自己眼中的淫姿,歉疚的同時,股間的肉棒卻又不聽話地
站了起來。

  「哼哼。」男人看到沙織的反應,暗暗偷笑著。

  不知道妹妹反應的沙夏閉上雙眼,強迫自己忘記眼前有個陌生男人,心裡只
想著妹妹,雙手開始愛撫著自己的乳房和淫穴。

  「嗯...啊...沙織...嗯...好舒服...啊...看姊姊的......穴穴...啊...」
沙夏不斷嬌吟著,彷彿正在視姦著她的不是眼前的男人,而是妹妹沙織。

  被沙夏呼喊著的少女,也被沙夏的淫聲弄得嬌喘連連,雙手不禁開始上下套
弄起股間尺碼足以讓許多男人拜服的巨大肉棒。

  「啊...姊姊...」
  「沙織...」有了沙織淫蕩的叫聲,沙夏變得更加投入,雙胞胎少女一模一
樣的臉龐上也開始有著相同的喜悅神情,就像過去無數次做愛一般。

  男人沒有阻止她們,只是靜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她們越來越靠近,最後終於纏
在一起的模樣。

  沙夏熱情的摩擦著妹妹的肌膚,一雙美乳彈啊彈的在沙織面前晃蕩,沙織櫻
唇一張,準確無比的噙住了姊姊尖挺的乳首,忽輕忽重的吸吮著。

  「呀啊...沙織...」沙夏沾滿淫水的雙手環抱著沙織,早已忘記身邊還有個
人在看了。

  「快點...幹我...用妳的大肉棒幹姊姊...」

  「姊姊...人家要讓姊姊的肉穴...讓姊姊...舒服...」

  姊妹倆平時堪稱不茍言笑的口中此時不斷吐出淫穢的字句,讓男人暗暗吃了
一驚。

  雖然比她們高一個年級,但他也是學校眾多暗戀千田姊妹的男學生之一,只
可惜千田姊妹有如高嶺之花,對任何男人都不假辭色,因此再怎麼想一親芳澤,
也只有暗暗流口水的份。

  但此時這兩朵高嶺之花,卻在自己眼前上演著妖精打架的戲碼,而且表現得
比牛肉場的脫衣舞孃還淫蕩三分,一個血氣方剛的高中生又怎麼經得起這樣的刺
激,胯下的肉棒膨脹得讓人感到疼痛,幾乎快要撐壞拉鍊。

  但他知道現在不是自己上場的時候,他深呼吸了幾次,掏出手機,將鏡頭對
著沈溺於淫蕩境界的千田姊妹,咖擦咖擦的拍起照來。

  沈浸在姊妹情深當中的兩個女孩,完全沒發覺自己的淫態已被拍了下來,只
顧著讓大肉棒深深拓入淫穴當中,追求著終極的快感。

  「姊姊...姊姊的穴穴...好熱...好緊哦...啊...肉棒像...要被夾斷...一
樣...好舒服...好爽啊...」

  「沙織...沙織的...肉棒...頂到子宮了...啊...」

  男人一邊乾嚥饞涎,一邊拍著照片,將她們的淫亂模樣保存在記憶體當中。


  不多久,沙織射精了,滿肚子精液的沙夏疲累的癱在沙織的身上喘著氣。

  「妳們真糟糕,要妳誘惑我,結果卻只顧著姊妹倆自己爽?」男人收起手機
,說道。

  「嗚...」姊妹倆緊抱著對方,驚慌的看著越來越逼近的男人,她們沒有發
覺對方已經將她們的姿態拍成照片,若不是如此,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可能就會大
不相同。

  「接下來也該滿足我了吧?」

  「不...不要...不要過來!」沙織看著男人胯下暴露出來的肉棒,拼命的搖
著頭。

  「有什麼好怕的,妳自己不是也有?」

  「人家才沒有...」沙織恐懼的駁斥著,雖然對方的東西還沒有自己的大,
但不知為何,同樣的東西長在別人身上看起來卻是如此的猙獰可怖。

  「放心吧,妳姊姊才是我的目標,答應過了嘛!」男人扶著沙夏汗濕的美臀
,肉棒長驅直入。

  「不!」沙夏只來得及叫出這聲,接下來就痛得瞪大雙眼、全身顫抖。

  「姊姊...後面...啊...」沙織忍著肉棒被小穴括約肌緊緊夾住的痛楚,努
力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答案非常明顯。

  男人插入的地方,是姊妹倆從未想過可以容納肉棒的後庭。


「不要...姊姊...姊姊受不了的...討厭...走開...」沙織拼命推著男人的胸口
,希望將他推離沙夏的身邊。

  「哼哼,妳姊姊的屁股還真緊,沒用過嗎?」男人反而更用力壓了下來,肉
棒也整根完全刺入沙夏的後庭。

  「唔...嗚∼∼」沙夏咬著牙強忍痛楚,淚水卻仍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前後一起來,爽死妳這小淫婦。」男人無視女孩的反應,自顧自的動了起
來。

  沙夏忍著痛苦,但隨著肉棒出入的次數增加,她驚慌的察覺到在逐漸麻木的
痛楚當中開始出現了一絲絲奇異的快感。

  「不...不要...不要再...動了...」沙夏慌亂的喘息著,連沙織也瞪大雙眼
看著姊姊,熟悉沙夏媚態的她很清楚姊姊此時的表現,正是有了快感的徵兆。

  (被戳後面...姊姊也...會舒服嗎?)沙織想著,不知饜足的肉棒子也再次
膨脹了起來,將沙夏的小嫩穴完全塞滿。

  「沙織...啊...前後都...滿滿的...啊...討厭......」沙夏扭著腰想逃開
,但只是稍微一動,就讓前後兩根肉棒同時激起強烈的快感。

  「姊姊的...更緊了...啊...人家受不了...人家...」沙織全身挺了幾下,
不知廉恥的肉棒又對著姊姊的子宮射出大量精液。

  「怎麼...又...射了...」沙織的早洩並未招來沙夏的怪責,反而讓她回想
起兩人的第一次。

  那時候她們對這些事情還是懵懵懂懂的,沙夏只知道妹妹的身體和自己不太
一樣,也知道這是必須保密的事情,但她從沒想過,在兩人原本只覺得很舒服的
裸體相擁摩擦玩鬧當中,沙織變大的棒子居然會意外地刺入沙夏稚嫩的小穴裡,
奪走了姊姊的處女,也同時在姊姊的小穴裡貢獻出人生的第一炮。

  「啊...弄髒了...」沙夏還記得當時自己第一句話是這個,不過隨著次數增
加,妹妹的精液對她而言已不再骯髒,而是帶給她快樂的瓊漿玉露。

  「小色妹妹...又射進去了...」沙夏溫柔的抱著妹妹,快感從被注入精液而
感到溫熱的小腹往外蔓延,在後庭抽插的肉棒彷彿雷管一般,點燃了四處蔓延的
淫慾,將沙夏推上了無法回頭的禁斷高潮。

  「姊姊!」沙織緊抱著沙夏,感受著姊姊肉體的悸動,才剛射過精的肉棒又
開始恢復精神。

  和真正的肉棒不同,沙織的肉棒子可以連續射精很多次,區區三次對她來說
並不算什麼。

  不過男人很清楚自己的棒子沒這本事,要征服這兩個淫亂的美少女,自己就
不能先射精,雖然只是個高中生,但拜家庭背景所賜,他的性經驗豐富無比,也
知道如何才能讓自己撐久一點。

  他深吸一口氣,沈下心來,緩慢的繼續抽送著肉棒,享受著女孩後庭的美妙
緊縮感,也欣賞著她們不願意、卻又無法掩飾的貪淫媚態。

  和自己過去上過的女人比起來,她們清純太多了,卻也更加淫蕩。

  有著淫蕩肉體的清純雙胞胎姊妹,多麼矛盾的存在,卻更讓男人興奮無比。


  在精液、以及沙夏自己豐沛淫水的潤滑下,沙織的肉棒順暢的在姊姊體內進
行著活塞運動,而男人的肉棒也在沙夏放鬆的後庭中抽送著,有時前後交叉戳入
,有時兩根一起進入,而這時也是沙夏快感最強的瞬間,總讓她發出淫靡的呼喊
聲,痛苦已完全離她而去,取而代之的是前後雙穴裡傳來的無盡快感。

  「啊...好舒服...快點...蹂躪人家...兩個穴...都......洩了...啊...嗯
啊...沙織...姊姊...的穴...被幹得...好舒服...從來沒有...過...這樣...要
飛了...人家要...飛上天...了啊...」

  「姊姊...啊...姊姊裡面...夾得緊緊的...人家...的肉棒...嗯...啊...會
被...弄壞掉...啊...又射了...哦...姊姊...」即使射了精,沙織還是沒有停下
腰部的擺動,肉棒子一邊在姊姊早已滿是精液的體內射出濃濃的白濁液,一邊持
續地姦淫著她,無處可去的大量精液只得從肉棒侵入的淫穴裡逆流而出,在姊妹
倆渾圓滑潤的大腿上糊成一片。

  男人詫異的看著兩個女孩的狂亂姿態,肉棒子同時感受到姊姊淫肛的顫抖與
妹妹肉莖的抽搐,他拼命地忍著射精的慾望,直到十幾分鐘後,姊妹倆同時發出
絕頂的呼喊,他才疲累地將精液射入沙夏的直腸深處。

  「呼呼...哈...真是...差點就不行了...」男人喘著大氣,抽出肉棒,看著
眼前兩個雙眼迷濛的美少女,他知道她們已經上了自己的勾,但要「釣起」這兩
條美人魚,可還得使出不少精力。

  但他知道怎麼做最省力,雖然這樣做是將她們推入火坑,但自己仍舊是最大
的得利者,何況他也不認為這兩個女孩是他終身的伴侶──事實上他根本不認為
有這種東西存在。

  對他而言,男與女,只是玩玩而已。

  ※※※※※                ※※※※

  「姊姊...怎麼辦...」沙織看著紙條,不知所措的問著。

  沙夏也不知道怎麼辦,在被蹂躪之後的幾天,她們的鞋櫃裡各多了一個信封
,信封裡放著的是一張紙條,以及幾張她們當天做愛的淫亂姿態。不管是沙織陶
醉的神情也好,沙夏嘴角流著唾液的淫蕩表情也罷,都拍得一清二楚。

  而沙織那根不斷在姊姊淫穴裡進出的肉棒,更是被大特寫的沖洗出來。

  「只好...照著做了...」沙夏說道,報警會讓沙織的「秘密」公諸於世,她
們別無選擇。

  「嗚...姊姊...」沙織緊握著沙夏的手:「只要有姊姊的地方...沙織都願
意去...」


  從這天開始,不管是孤兒院還是學校,就沒有人再見過千田姊妹了。

  孤兒院長和學校也曾報警過,但所得到的線索卻極少,沒有綁架的跡象,也
沒有人見過兩個女孩遭受任何人的暴力對待,他們只知道姊妹倆離開了學校,之
後就彷彿人間蒸發一般消失在城市人群當中。


一年後,另一個城市的某個神秘所在,一群戴著面具的人正坐在黑暗的台下,不
願顯露真面目的原因相當簡單,因為這裡不是個什麼光明正大的地方,幹的也絕
不是合法的花樣。

  「接著是今天的壓軸,最後一項商品,第十九號,千田姊妹。」同樣戴著面
具的主持人朗聲說道,同時舞台上的布幕也拉了起來,探照燈將明亮的燈光聚焦
在兩具年輕的肉體上。

  脖子上戴著金色項圈,穿著藍色緊身衣的少女,正是千田沙夏,而在她身邊
穿著紅色緊身衣,戴著銀色項圈的,自然是妹妹千田沙織了。

  兩個女孩迷濛的雙眼逃避著過度強烈的燈光,只聽得主持人說道:

  「姊姊千田沙夏、妹妹千田沙織,雙胞胎,十八歲,女犬調教、性奴調教完
成,不分售,底標價一千萬。」

  「一千萬?太貴了吧?」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說道。

  「一千萬絕對是物超所值,這兩個女孩除了淫蕩美貌之外,妹妹還有個難得
的價值,請看。」主持人一揮手,一個戴著黑色皮面具,手上拿著皮鞭,一身黑
衣的男人走上台來,鞭子刷的一聲打在地上。

  千田姊妹嬌軀同時一顫,畏懼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男人沒有說話,只是往沙
織緊身衣的高岔一指,沙夏立刻爬上前,解開緊身衣的扣環,將曾經不惜犧牲肉
體也必須保守的秘密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哦哦!」看著沙織股間巨大的棒狀物,眾人不禁為之驚嘆,比起一年前,
這棒子的尺碼又大了許多,更驚人的是肉棒上佈滿了許多詭異的突起,讓這挺巨
根變得更加猙獰。

  「貨真價實的雙性女孩,雖然沒有精子,但精液的量相當多,而且可以連續
射出十次以上,加上這精美的改造,絕對是你調教性奴的最佳利器。」主持人說
道。

  「來,姊妹倆搞一段給大家看看吧。」

  在主持人與調教師的命令下,沙夏也解開了腰際的扣環,將自己這一年來飽
受摧殘卻仍嬌嫩的秘穴顯露出來,和過去一樣騎到妹妹的肉棒上,用自己溼透的
淫肉吞噬她的巨根。

  「啊啊...沙織...」

  「姊姊...」沙織反射性的抱緊姊姊,肉棒毫不憐香惜玉地一口氣貫入姊姊
的子宮中,面對妹妹驚人的巨根,沙夏的陰道根本無法完全容納,只得連子宮也
一起承受肉棒的侵犯。

  「沙織...幹...幹吧...不要在意...」沙夏的臉上毫無痛楚的表情,只是溫
柔的接納妹妹雄壯的肉棒。

  「姊姊...」姊妹倆在出場之前已被餵食了大量的春藥,因此沙織膨脹到極
限的肉棒此時非常需要姊姊的慰藉、或者說是在姊姊的子宮裡面發洩她瀕臨爆炸
的慾望。

  「一千萬起標,開始。」主持人的聲音越飄越遠,姊妹倆的世界中只剩下彼
此,兩人雙手緊緊相扣,粗大的肉棒與淫亂的嫩穴刺激著彼此,將她們帶上性慾
的極樂。

  「開...開吧...」

  「嗯...」沙織摸摸了沙夏大腿上的皮帶,找到控制器,轉開開關,然後看
著姊姊的手將自己腿間控制器的開關扭到最強。

  「啊啊啊啊∼∼∼」深埋肉穴與後庭中,姊妹倆身上合共三隻按摩棒同時瘋
狂轉動了起來,而夾在胸前的金屬環上也傳來強烈的電擊快感,讓兩個女孩同時
攀上了絕頂高潮。

  「啊啊啊啊啊!」大量的精液湧入沙夏的子宮中,讓她平坦的小腹微微突了
起來,但沙織沒有停止的打算,兩具不斷顫抖的肉體持續地撞擊著,一次又一次
的到達高潮。

  「三千五百萬!」

  「四千萬!」

  「五千萬!」

  「五千八百萬!」

  「六千萬!」

  ......

  「七千萬!七千萬一次!七千萬兩次!七千萬三次!」

  主持人的語氣隨著價碼的提高而越來越激昂,但這和她們完全沒有關係,她
們只看著彼此,只喜歡著彼此,即使肉體被調教、被玷汙,她們的心與手仍然連
在一起。


  如同當年那兩個純潔無垢的嬰兒。




                      (完)
===================================



















0.0182480812073__us__en-us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