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SM女作家的緊縛實踐騙局】 作者:主繩大人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SM女作家的緊縛實踐騙局】

作者:主繩大人

字數:10500

  七月的魔都異常地悶熱,我剛走出充滿了空調涼意的高鐵候車大廳,壹股熱
流就迎面拍到我的身上,懵得我壹下子喘不過氣來。

  「我當時是怎麽想的,居然因爲壹時沖動就在這麽熱的天沖出來和人吵架?
該死的四眼!」我咬了咬牙,暗自握緊拳頭。精心塗抹過紅色指甲油的秀美指甲
狠狠地掐進了手心,好像被戳的不是我的手掌,而是那個可惡的四眼。

  我來魔都之前就已經查閱了天氣預報,知道這幾天魔都的最高溫度高達40攝
氏度,特意穿了壹身清涼的打扮。我上身穿壹件白色無袖緊身T 恤,並不太細的
肩帶吊在我細窄光滑的肩上,烏黑柔順的及肩短發恰好彎彎地搭在肩頭,映襯出
脖頸和鎖骨處的雪白肌膚;T 恤的領口開得恰到好處,可以看到胸口大片白如凝
脂的肌膚,中間深深的乳溝和小半豐滿的雙峰若隱若現,卻又看不清晰;T 恤的
下擺前身稍稍帶有壹些褶皺,在腰部收緊,剛好勾勒出纖細結實的腰部曲線。我
下身穿的是壹件緊裹著臀部的藍色牛仔熱褲,長度稍稍超過大腿根部,完完整整
地露出兩條修長勻稱的白皙雙腿。值得壹提得是,原本身高就有176 厘米的我這
次特意挑選了壹雙鞋跟高達8 厘米的黑色高跟涼鞋,露出精心塗抹過指甲油的秀
氣足趾。雖說這麽高的鞋跟迫使我始終保持�頭挺胸的姿勢,但是壹想到可以在
身高上壓過那個該死的四眼,哼哼!

  即使這樣的穿著使我性感身材展露無遺,但是本意爲了清涼選擇的穿著在這
壹刻反而成爲了敗筆。大片大片的肌膚直接暴露在濃烈的熱浪中,只是脫離空調
的保護才幾秒鍾,我的額頭上已經滲出壹層厚厚的汗珠,全身上下都被滾燙的汗
水打濕。

  我急忙退回了候車大廳,在重新感受到空調的涼爽氣息後,才暗自舒了壹口
氣:總算是舒服了,不過汗出得這麽多,只怕又要重新補個妝了。在我低頭準備
從手提包�掏出梳妝鏡和化妝筆的時候,無意中目光掃過胸前,只見胸口的T 恤
已經被汗水浸透,濕漉漉的衣服緊緊地貼在高聳的乳房上。雖說T 恤本身的材質
並不透明,但是汗水的打濕下,米白色胸罩的整個輪廓形狀完完全全地透了出來,
甚至隱約可以看見其中的壹抹粉紅色。

  我這樣和赤身裸/ 體有什麽區別?聽到周圍嘈雜的聲音,似乎都在對著我指
指點點,說著「看這個不知羞恥的女人」雲雲的話。我的臉燒得通紅,心中又給
那個該死的四眼狠狠地記上了壹筆,居然到得那麽晚,害得本小姐如此狼狽。早
知道魔都熱成這樣,我才不會因爲他的壹時挑釁,專門坐高鐵跑到魔都來受這個
罪。

  那是壹個星期前發生的事了…

  我是壹個普通的女白領,從浙大本科畢業後就在蘇杭當地的壹家國有銀行的
分行工作。朝九晚五的兩年下來,倒也算是能維持日常的消費。由于我相貌氣質
無論在學校還是單位都屬于頂尖,自然不乏追求者,只是我沒有壹個能看得上眼
的,也就這麽拖到二十多歲都沒有男朋友。國有銀行的工作不算太累,我在下班
後尤其是周末有著大把大把的空閑時間。不同于壹般的女孩兒,我閑暇時最大的
興趣是寫壹些關于捆綁方面的文章,偷偷以夢茹居士這個ID發表在某社區的趣聞
板塊。想必如果我厚著臉皮,稱自己壹聲美女作家還是可以的。當然爲了減少騷
擾,在社區和QQ的性別壹欄,我都填上了男。于是乎,無論是我周圍人還是社區
�的同好都不知道有這樣壹位美女作家的存在。

  這天剛剛把寫完的壹章1 萬字章節發到社區�,我坐在電腦前,壹邊耳機�
聽著音樂,壹邊刷新著頁面想看看大家都有什麽反饋。

  「作者大大太厲害了!」

  「好文支持!」

  「感謝樓主!」

  看著滿屏的贊美文字,我不禁有些洋洋得意起來。反正房間�就住著我壹個
人,渾然不顧輕薄睡裙可能走光的風險,翹起了二郎腿,隨著音樂的節奏抖起腿
來。

  我也覺得自己很厲害啊,看看這句『我是女特警,怎麽可以對被綁著有感覺
呢?』,把女特警內心微妙的糾結和矛盾展現得淋漓盡致。我果然是美貌與實力
並存的美女作家!正在我暗自臭美的時候,壹段令我不爽的文字突然被刷新出來,
跳入了我的視線中。

  評論的內容倒是很長,只是它從開始的第壹句話就直接激怒了我:

  「作者寫的完全就是拉圾!」

  「女特警被吊起後,自身的重量加在繩子上的感覺完全沒有體現出來。」

  「捆綁時繩路和打結的描寫也完全不對。」

  「紮帶的殘酷感壹點都沒體現出來。」

  …

  「總之,作者雖然很努力地在寫,但是可以看出是個徹徹底底的外行!根本
就沒有真正地接觸過繩藝!推測作者是根本找不到女M ,只能靠著YY的廢物。」

  在興高采烈的時候被人潑了壹盆冷水的感覺相當難受,尤其是整段評論都充
滿了挑釁的語氣。看到的都是感謝和贊美之語的我哪�經曆過這麽難聽的抨擊?
雖然我確實沒有真正的捆綁過別人,平時也就自己偷偷在住所�玩玩自縛,但是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社區的視頻和圖片我有少看過?妳那麽挑釁,我倒想
看看妳究竟有多厲害。

  我壹時有點激動,點開了他的ID——眼鏡神縛。發表的帖子壹欄空空蕩蕩,
已發表的回複壹欄也是清壹色的「樓主好人」。感情他就是挑釁我壹個人咯?

  我帶著怒意敲打著鍵盤,隨手給他發去了壹條私信:「說我是拉圾,妳自己
恐怕也只是壹個就會在網上打字的鍵盤黨吧?」發泄了壹番心中的怒意,我的心
情算是稍稍有些平靜,但是也沒心情再去看社區,隨意在網上找了壹部英國電視
劇看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我期待著在這集�面男壹和男二又會有什麽奸/ 情發生
的時候,屏幕右下方的企鵝突然閃爍了起來。

  「我是眼鏡神縛,請求加您爲好友!」

  這個家夥居然追到我QQ上來,還有完沒完了?我不由愣了壹下,這是私信還
不夠,要即時撕逼的節奏?就在我正準備點擊拒絕的時候,突然鬼使神差地,我
腦中跳出壹個想法,「反正無聊,天那麽熱,找個人吵吵,發泄壹下也好。不如
就接受了?」

  之後的事情倒是不出我的意料,我和眼鏡哥從文章的真實性出發,圍繞著對
方是不是外行的問題展開了激烈的,唉,辯論。當然了,他的心情怎麽樣我不知
道,我完全是抱著壹種拿他來消遣的態度。

  「說了那麽多,妳不還是沒玩過繩子,妳行妳上啊!死四眼!」從眼鏡哥的
字�行間中,我推測他沒有綁過女M 的經曆,于是充滿惡意地打出這麽壹段話,
等著看他有什麽反應。

  過了很久,我都以爲他是被我說得啞口無言,心滿意足地伸了個懶腰,準備
用拉黑來結束這段我主動觸發的爭吵時,企鵝再次閃爍起來。這次的內容很簡單,
但是卻出乎我的意料。

  「行,上就上。就這個周末,在魔都XX賓館,我訂了個模特,我們來比比繩
藝,看看誰才是廢物?模特的費用都由我來出,妳只要敢到魔都火車站來,後面
的不用花妳壹分錢。怕了吧?」

  咦?我愣了壹下,操縱著鼠標正準備拉黑的右手頓住了。說實話,在網上我
見慣了那些只會打嘴炮的鍵盤黨,能直截了當「來信砍」的還真沒遇到過。

  他是來真的?

  按說我應該毫不猶豫地拒絕他。且不提我並不想暴露我的真實性別,我對于
捆綁女M 的行爲興趣並不大,我很清楚,在我所看過的SM視頻中,我更熱衷把自
己代入的是什麽樣的角色。

  拒絕他。

  理智在腦海中催促,只是我的手始終不受控制,心�癢癢的,腦海中不由得
浮現出是壹個女孩兒在酒店�被男人用繩子緊緊捆綁的畫面,而那個無助而絕望
的女孩兒似乎就是我。我的心砰砰地亂跳,不自覺地吞咽著唾液,心�也越來越
燥熱。直到股間的似乎有液體沿著大腿流淌出來的時候,我這才意識過來剛剛發
生了什麽?我居然在YY過程中身體有了反應,強烈的羞恥感讓我的臉漲得滾燙,
精神恍惚間,我鬼使神差地在鍵盤上打出了「來就來,誰怕誰?」

  完了!我居然就這麽答應了?說好的只是找人吵吵發泄壹下呢?壹個姑娘周
末跑到異地去和壹個男人比繩藝?我還能想出比這個更大膽更荒謬的事情嗎?就
在我絞盡腦汁,想著怎麽找壹個漂亮的借口,既不丟面子,又能拒絕的時候,企
鵝又壹次亮了。這次的內容是酒店的預定單號,眼鏡男的身份證和約定的碰頭暗
號。

  算了,去就去!不就是比繩藝,姑奶奶從小到大還沒怕過誰?看身份證上的
照片,這個四眼長得眉清目秀、瘦瘦弱弱的,想來也不能拿我怎麽樣。于是乎,
腦袋壹熱之下,我從網上買了周末到魔都的高鐵票…

  …

  真是悔不當初啊!要不我幹脆重新買張票回去算了?就在我站在車站大廳門
口打著退堂鼓的時候,突然看到大廳門口壹輛黑色保時捷跑車上走下了壹個穿著
襯衫的男人。這個男人身材消瘦,五官斯斯文文的,帶著壹副黑框眼鏡。

  雖說真人比照片看上去要帥不少,但是我還是壹眼認出了這個罪魁禍首的相
貌,我不由脫口而出,「死四眼?」

  「夢茹居士?」男人似乎壹副很吃驚的樣子,看著我上下打量,結結巴巴說
不出話,「妳居然?居然?」

  完了,被認出來了,逃避的最後壹條退路被堵上了,只能見招拆招了。我鎮
靜了壹下情緒,擺出自認爲最標準的露八齒笑容,「對。我就是夢茹居士。怎麽?
我長得很奇怪嗎?」

  「不,沒有,沒有。」眼鏡露出壹副羞澀的表情,不好意思地看著我,「只
是沒想到夢茹妳那麽漂亮的姑娘在網上那麽的,那麽的…」

  呵呵,看著眼鏡憋了半天都說不出話的樣子,原來這是個純情小哥。我不由
噗嗤壹笑,「是彪悍,對吧?」

  「哪�哪�,我是真沒想到夢茹妳那麽漂亮。」眼鏡似乎有些緊張,嘴上和
我說著話,眼神卻時不時的飄向了我的頭頂和腳下。

  我當然知道是什麽原因,眼鏡穿鞋後身高最多只有172 厘米,而我身高足足
有176 厘米,配上8 厘米的鞋跟…想到我和眼鏡站在壹起,這有意思的身高搭配,
我忍不住又樂出了聲,笑眯眯地拍了下眼鏡的肩膀對他說,「妳不是定了壹個房
間和模特嗎?我們壹起去酒店吧。」

  「這,這,我當時以爲妳是男人。」眼鏡渾然沒有在網絡上的囂張氣焰,語
無倫次地說著,「妳壹個姑娘和我壹起去比捆綁術,不,不太好吧?」

  都說女人是視覺動物,這話壹點都沒說錯。眼鏡的真人要比身份證照片上帥
氣了不少,是壹個十足的小鮮肉,我對他的印象壹下子就好了不少,渾然忘記了
之前和他的爭吵。而且看他對我略顯狼狽的裝束視而不見的純情模樣,是個十足
的老實人,想來當時發來的挑釁留言壹定只是當時心情不好吧?想到這�,我伸
出右手十指交叉抓住了他的左手,大大方方地說道「我壹個女孩子都不在乎,妳
男子漢大丈夫在乎啥?再說繩藝不分男女哦,難道說妳是怕了?」

  和之前挑釁的文字壹樣,但是語氣中卻帶了壹絲挑逗和魅惑的意味。眼鏡頓
時手忙腳亂起來,「那,那,那好,不過…就這麽握住手,不太好吧?對了,妳
看,天那麽熱,妳出了那麽多汗,我這�有瓶礦泉水,要不要喝點?」

  「好啦,謝謝妳了!」看著眼鏡緊張得可愛,我也不太好意思繼續調戲這個
純情小鮮肉。更何況壹路走來,我還真有點口渴,松開了自己的右手,接過了礦
泉水瓶,壹口氣喝了個幹淨。水的味道稍微有點鹹鹹的,難道是他特意加了鹽?
沒想到這個眼鏡居然還是壹個細心的男人。想到這�我上下打量了他幾眼,對他
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眼鏡見我對他的目光,似乎有些緊張,疙疙瘩瘩地問道,「夢,夢茹,妳怎
麽了?」

  哎,這樣不懂風情的石頭男調戲多了也沒意思,我搖搖頭「沒事,謝謝妳的
水,我們走吧。」

  …

  也許是因爲我之前對眼鏡的調笑有些太過分了,在車上眼鏡並沒有說話,只
是專心致志地坐在駕駛座上開著車。我坐在車的副駕駛位置上,壹根安全帶斜著
從我高聳的雙峰中間勒過,感覺就像是被綁在座位上壹般,這讓我有些臉紅心跳,
壹時也不知道說什麽好。整個車廂就這樣陷入了有些尴尬的安靜。

  說起來,魔都的天氣實在有些炎熱,即使車廂�開著空調,仍然難擋我渾身
的燥熱感。本來人就熱,被空調的涼氣壹逼,全身毛孔收縮,流不出什麽汗,感
覺就像全身的熱量都被鎖在身體�,搞得我心煩意亂的。我原本以爲休息壹會兒
會好,心靜自然涼嘛。誰知道,休息了壹會兒以後還是這樣,心跳得厲害,仿佛
內心有壹團火在燃燒卻有無法發泄。

  在這樣糟糕的心情下,我渾身都感到不舒服,尤其是那斜勒過胸前的安全帶,
毛糙的邊緣隨著車輛的行進不停地摩擦著我嬌嫩的肌膚,弄得我乳房發脹,乳/
頭壹跳壹跳,連帶著雙腿深處也開始發癢。我想用手去抓,但是車廂�實在太過
安靜,我又坐在眼鏡的旁邊,只要稍有動作很容易被發現。我只能並攏雙腿,不
敢亂動,努力忍受著令我難堪的瘙癢。

  好容易到達賓館後,等眼鏡辦完手續打開房門的房門,我迅速脫掉了腳上的
高跟涼鞋沖進了客房的浴室,想要好好洗個澡,來纾解這壹天的疲勞和辛苦。

  「眼鏡妳去聯系模特,我先洗個澡再說!」我壹邊對眼鏡抛下這句話,壹邊
隨手關上浴室的隔門。咦?就在我準備上鎖的時候,我發現浴室的門鎖好像壞了,
無論我怎麽扭動鎖扭,都紋絲不動。這還是四星級酒店,怎麽連門鎖壞了都沒修
好?算了,洗澡要緊,諒那眼鏡也沒膽子進來偷看。

  匆匆忙忙脫掉高跟涼鞋和身上已經濕透的衣物,我迅速換上賓館自帶的拖鞋,
沖入了浴缸中。擰開熱水,浴室很快變得霧氣缭繞,但是我心中的煩躁感既沒有
被熱水沖刷走,也沒有被蒸汽帶走。身體越洗越熱,高聳的雙峰在熱水沖淋下上
下顫動,奇異的快感刺激得我雙腿有些發軟。在朦胧的熱氣中,我的臉燙得發紅,
雙眸輕閉,壹只手揉捏著乳房,另外壹只手則無意識地探向了雙腿間的神秘花園。
「額~ 啊~ 」來自私處的強烈刺激使我雙腿壹時乏力,癱倒在浴缸中。

  嬌媚而又淫/ 蕩的呻吟聲讓我有些清醒過來。我在做什麽呢?眼鏡還在外面,
我這樣不會被他聽到吧?我會不會被認爲是壹個淫/ 蕩的女人?強烈的羞恥感讓
我的臉漲得通紅,小心翼翼地探頭張望,聆聽外面的動靜。

  「喂,好的,那就這樣吧。」

  眼鏡似乎在外面和人打電話,沒有注意到我說話的聲音,想到這�,我心�
稍稍放心下來。驚嚇消除後,之前被理智壓抑的奇異感覺再次滋生出來,但是浴
室糟糕的隔音效果讓我壹時有些猶豫,雖然雙腿還在不自覺地來回磨蹭著,卻始
終不敢進行後面的動作。

  大概是由于心中有壹股悶氣卻始終發泄不出,我只是草草地沖洗了壹下因爲
剛剛劇烈活動而略顯狼狽的身體,就拖著有些筋疲力盡的雙腿走出了浴缸。直到
我擦幹身體吹幹頭發後才發現,由于這次的魔都之行太過匆忙,我居然忘記攜帶
換洗衣物。真是該死,來到這座城市以後簡直是萬事不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的視線移向了試衣鏡邊的衣櫃。好歹是四星
級的賓館,也許會有什麽備用的睡衣之類?來到衣櫃前,我打開壹看,不由愣住
了。衣櫃分兩層,上層整整齊齊地疊滿了大大小小的浴巾,這很正常,沒什麽可
以吃驚的;然後衣櫃的下面壹層卻是淩亂地拜訪著各式各樣的情趣用品:口球,
開口球,皮手铐,拘束衣,單手套,拘束皮帶……甚至還有兩捆梳理地整整齊齊
的麻繩。

  這都什麽酒店啊?我確實在這些情趣用品�翻出了壹套黑色的皮質拘束衣,
只是穿成這樣我還怎麽見人呢?就在此時我突然靈機壹動,從衣櫃中挑了壹塊最
大的新浴巾。我將浴巾上端倚住胸口,正反兩圈裹住身體,將兩個角緊緊繞過胸
前,最後在胸口打了壹個大大的蝴蝶結後塞入腋下的圍裹中固定。就這樣,整條
大毛巾立刻就變成了壹件款式別致的白色無袖露肩晚禮服,至少在把現有的衣服
送去幹洗前,我是不用擔心走光的危險了。

  走出浴室,看到眼鏡正坐在書桌邊操作著筆記本電腦,似乎在聚精會神的浏
覽著什麽。手機被放在書桌的壹邊,看來電話是打完了。想到之前眼鏡在打電話
時,我在浴室�做的荒唐事,臉不由又是壹紅,仿佛是爲了轉移話題壹般開口問
道,「眼鏡,妳在做什麽呢?」

  「我在看妳寫的文章。」眼鏡側身讓出了位子,我站在他的身後彎腰探頭去
看,只見屏幕�的正是我寫的女特警文章。

  「妳看這�,真正的日式高手縛不是這麽捆的…還有這�,歐式並肘縛如果
肩膀上不繞上壹道,很容易脫落…還有這�…」

  這個眼鏡他居然又來了,我已經不想計較他和本小姐對噴的事情,他還這樣,
真是完沒完!我壹跺腳,正準備發脾氣,突然肩膀被壹只手給摟住了。我的腦子
頓時就懵了,眼鏡他想要做什麽?

  「對了,妳看看這�…還有這�也不真實…」眼鏡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
什麽,還在給我的文章壹條條地挑刺,仿佛剛剛的行爲只是無心之失。我沒有心
思在聽他的話了,我被眼鏡壹只手給半抱在懷�,他說話的時候氣流正好對著我
的耳垂,我頭腦壹片空白,強烈的男子氣息讓我臉紅心跳壹時不知道能做什麽。

  不行壹定要找個借口!「妳還是需要多增加實踐經驗!」耳中傳來了眼鏡的
說話聲。我突然生出了壹股力氣,壹把推開了他搭在我脖子處的手臂,嗔怪道,
「哼,那妳今天找的模特呢?我們來好好比壹下,看看誰才需要增加經驗!」

  眼鏡似乎沒有相當我會直接問這個,頗有些扭扭捏捏地說道,「剛剛我打電
話的時候,她說,她說,她有事不來了。」

  真是個廢物!虧我還爲了這個跑到魔都來,受了那麽多罪,感情我是被放了
鴿子。「沒有模特妳還讓我來做什麽?」我扔下這句話,壹跺腳,轉身就準備走。

  猝不及防的,眼鏡突然湊到了我的背後壹把抱住了我,然後將頭伸到我的耳
邊,幽幽地說道,「模特,這�不就有嗎?」

  再次被壹把抱住,之前還氣勢頗盛的我腦中壹片空白,什麽力氣都沒有了,
只能軟軟地靠在眼鏡的胸膛上。更加難堪的是,因爲我沒有穿胸罩,被他攔腰抱
住後,豐滿的雙峰直接與毛巾擠壓接觸,粗糙的浴巾與乳/ 頭上下摩擦,癢得我
身體陣陣發軟,心猿意馬不知如何是好。

  就這樣,我沒有任何抵抗,任由他的雙手從身後順著我纖細的腰肢,環到我
的胸前。「刷」的壹聲,胸口的蝴蝶結被解開,包裹在身上的白色浴巾順著重力
的作用滑落到地上,全身上下如玉般光潔的肌膚都裸露在空氣中。空調的涼風,
吹打著我滾燙的肌膚,女人最敏感的隱私部位全都暴露在了眼鏡的視線中。

  「求求妳,不要這樣!」我低著頭,口中不停地低聲哀求,卻連壹絲的力氣
也提不起來,眼前如同如同紅豆壹樣挺立的乳/ 頭和裸露在空氣中的潮紅肌膚出
賣了我內心真實的想法。

  我的手腕被拉到了背後,我仍然沒有反應,只有急促的呼吸、手心沁出的冷
汗和微微顫抖的雙腿暴露了我心中的不安。麻繩壹圈又壹圈地在手腕上纏繞,直
到繩子開始收緊了,我的腦中才有了反抗的意識,扭動著身子,想要將手腕從繩
套中掙脫。

  「別動!」這是眼鏡的聲音,「手上有許多神經,要是綁得太緊會受到傷害
的。對于夢茹妳這樣的美女作家來說,手是很重要的吧?」

  好不容易提起來的力氣再次消耗壹空,我身體僵硬地站在那�壹動不動,嘴
上卻說著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話語,「其實妳可以綁得更緊壹點的。」

  天啊,我在說什麽!我的理智很清楚地告訴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被捆綁起
來的我會面臨的是壹個什麽樣的處境。但是我卻沒有惶恐,沒有驚慌,沒有不安,
居然在迷茫之中還帶著壹種興奮,甚至連說話的語氣都帶著十足的媚意。我從不
知道自己居然是壹個這麽不知羞恥的女人。

  「呵呵,別急。」眼鏡的語氣很溫柔,幾乎是壹字壹句輕聲說著,「緊縛是
壹門學問,爲了要不傷害身體,就要溫柔壹點。」

  或許是眼鏡的話真的起了作用,又或許是我已經認命。我的命運已經完全被
眼鏡所主宰,我又能如何呢?或許他真的如同對我說的那樣溫柔壹點。想到這�,
我反而平靜了下來,緊閉雙眼,低下頭,壹聲不吭任由他在我的手腕上纏繞捆綁
著。

  手腕上的繩索很快就綁完了,眼鏡接著將繩子繞到了我胸前,先在我乳房上
部纏了兩圈,回到我身後打結。就在我以爲眼鏡會繼續將繩子從乳房下方繞過的
時候,我突然感到全身的繩子被猛得收緊,勒在乳房上方的麻繩慢慢陷進肉�,
裸露的上臂被勒緊的繩索勒得鼓起。爲了讓繩子松壹點,我只能被迫�頭挺胸,
努力將雙臂向內收,手腕向上�起,以緩解麻繩帶來的壓力。

  誰知我越是將胳膊向背後靠,眼鏡就把背後的繩收得更緊,直到我的肩膀被
扭得如同斷了壹樣劇痛,忍不住大聲呼痛,他才停住,嘴中還念念有詞,「既然
手腕要松壹點,那麽其他地方當然要—————綁得更緊點!」

  我的兩只胳膊壹動也不能動,反扭的肩膀劇烈地疼痛,而胸部上方的麻繩已
經完全陷進了乳房上方的脂肪�,幾乎完全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中。然而壹切還沒
有完,眼鏡又取出了壹條新的麻繩,先在後背與先前的繩結連在壹起,然後壹邊
用繩子在我的乳房下方纏繞起來,壹邊說道,「胸繩當然要特別強調女孩子的胸
部,而且胸繩的本來目的就是要剛好固定住手腕的位置,確保手腕既無法上下移
動,也無法左右移動。所以爲了固定手腕壹定要捆綁胸部,像夢茹妳小說�寫的
那種捆法是很容易掙脫。最重要的是女孩子的乳房上下都是厚實的脂肪,即使捆
得再緊,也不會阻礙到血液回流和壓迫神經。」

  好吧,我已經用自己得身體切實地感受到了。麻繩經過前胸在乳房下方纏繞
兩圈後,又穿過腋下,將胳膊與上身的縫隙收緊後,整股繩索深深勒入肉中,將
我被壓迫的雙乳又重新托起。我的手臂被高高地吊起,牢牢固定在背後,整個上
半身壹點都動彈不得,只要稍稍掙紮,乳房就會傳來強烈的刺激,只有發麻腫脹
的手指可以稍稍張合。

  就在我以爲壹切都結束的時候,眼鏡仍然沒有停止他的講解和捆綁。「在夢
茹妳的小說�,主角是壹個女特警,這種程度的捆綁可能很快就能解脫了。所以
還要再綁壹條在手腕上,然後繞過右肩膀,從右肩上搭下,經過乳溝,穿過乳房
下的繩子,再拉回左肩上,回到背後把繩子綁在手腕上。當然腰上也要綁上繩子,
最後再把腰部的繩子往左右拉開。妳看像這樣繩子在身前組成壹個羊形和壹個正
六邊形的圖案,手腕就可以完全固定了!這就是真正的龜甲捆法,妳看身小腹處
的那個正六邊形,像不像烏龜龜甲的花紋?妳在小說中寫的那些完全都是邪道。」

  我被捆綁了起來,身體被壹條麻繩捆得動彈不得,腦中壹片空白。眼鏡在說
什麽已經聽不進去了。這是我的處女縛,其實綁到這種程度,後面的龜甲除了美
觀已經毫無意義,我整個上半身早就連動都不能動了,就連之前還能稍微活動下
的手腕如今也被牢牢固定在背後。

  我睜開看眼睛,靜靜地看著面前得這個男人。我不知道我該用什麽感情去面
對他,不是厭惡,也不是羞惱。眼鏡也漸漸停下了解說,我們就這麽靜靜地看著,
壹句話也沒有說,整個房間中只能聽到我急促的呼吸喘氣聲。

  在對視了良久後,我的眼神慢慢迷離恍惚起來,長時間的寂靜後說出的第壹
句是,「眼鏡,妳發現沒有?現在的我,不管妳做什麽,都已經完全無法抵抗了。」

  這壹句話仿佛打開了壹個開關,眼鏡撕扯般地著褪下了他身上的衣褲,口中
低吼著將我仰面撲倒在地上。反綁在身後的手頂得我背部生疼,胸前的雙乳也被
眼鏡壓得擠成了兩團,但是我沒有呼痛,而是大幅度地扭動著腰身和臀部,口中
發出劇烈的喘息聲。我的臉、胸部、小腹同時受到了多處的襲擊,被搓揉,被吸
允,被舌舔…沒過多久我的右腿被�起,壹股溫熱和堅硬的觸感抵上了我的花心。
「快,快壹點!」我的精神徹底迷失了,整個人都完全陷入了快感的包圍中,只
能無意識地發出催促的呢喃。最後的沖擊如同預想中壹樣的來臨,劇烈的疼痛接
連不斷地從下身傳來,我的呻吟聲慢慢變成了嘶吼,壹次又壹次有節奏的撞擊將
我送上壹波又壹波不斷攀升的高潮…

  良久之後,我才悠悠醒來。我發現自己正仰臥在地上,口中還在大口大口喘
著粗氣,完全麻木的雙手仍然被緊緊地綁在身後,下身還在隱隱作痛。望著鮮血
和白色粘稠液體的混合物還在不停地下身流出,我不由地歎了壹口氣,自己二十
多年的處女身體算是交給身邊這個男人了。

  這時眼鏡也清醒了,壹只手還搭在我乳房上的他突然跳了起來,還在大口喘
氣的他壹時之間語無倫次起來。

  「妳哭了嗎?別…別哭啊…我…我…我開始只是想教給妳壹些寫作素材,沒
想到,沒想到…對不起!」

  我哭了嗎?我不知道,也許那正在流過臉頰的使我感覺癢癢的液體真是眼淚
吧。但是我現在並不想哭。要說我現在是什麽感情,我真的說不上來,沒有壹個
詞、壹句話能表達我現在的心情。良久,良久,鬼使神差的,我翻身坐起靠上了
他的胸膛,將臉埋進了他的肩頭,低聲說道,「妳不覺得素材是越多越好嗎?」

  表結局,完。

  因爲全文是模仿@ 救贖之魂大大的濱海戰役寫的,算是致敬,所以也分了表
�兩結局。

  �結局:

  已經是第二天了,我正坐在眼鏡的保時捷跑車上,向著魔都火車站駛去。同
來的時候壹樣,壹根安全帶斜著從我高聳的雙峰中間勒過;而與之前不同的是我
纖細的腰上也被勒上了壹根同樣的皮帶,將我徹底固定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我
的臉上戴著壹根大口罩,身上披著壹件男式套頭衫,兩只袖子都插在口袋�,從
表面上看起來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但是在這個看似普通的穿著下卻另有乾坤。口
罩中間隱約可以看到壹個半圓形的凸起,插在口袋的袖子空蕩蕩的,而套頭衫的
後背中間則鼓起了壹塊陷在了副駕駛的座椅靠墊上…

  或許是昨日壹宿折騰的太過,今天早上起來,我的下身痛得厲害,連走路都
踉跄著十分艱難。眼鏡于是提議開車送我去火車站,只是必須打扮壹番,等到了
車站在解開。想到昨夜荒唐而又美好的經曆,我便紅著臉答應了,任由他壹番折
騰。

  按理說,等到了火車站我就要和眼鏡說再見了,看著左右飛快向後倒退的樹
木和建築,我應該是壹種不舍的心態。然而隱隱的,我忽然感覺有些不安起來。
盡管我對眼鏡十分信任,才任憑他將我綁在座位上,但是周圍的建築物好像有點
不對。保時捷行駛了很長時間,按照這個時間來計算,車子早該開到火車站了;
而且感受著路面的顛簸,這與魔都國際化大都市完全不符合的路況,似乎暗示汽
車已經離開了魔都市區!我開始用力掙紮起來,口中嗚嗚直叫。

  「呵呵,真是個笨女人。」駕駛座上的眼鏡開口了,語氣輕飄飄中帶著壹絲
得意,與之前老實人的唯唯諾諾完全不同,「其實我早就知道妳是個女人了,我
也根本沒有找什麽女模特。還記得我給妳的礦泉水嗎?我的目標從壹開始就是妳!」

  我的腦中好像有壹道閃電劃過,這下我全明白了。從開始的搭讪,到之後有
點鹹鹹的礦泉水,所謂的模特假象,莫名其妙的沖動,還有如今所謂的「打扮」,
這壹切的壹切全都是他的圈套。我感到壹陣絕望,卻又無能爲力,只能在無助和
未知的恐懼中,被帶到不知道哪個陌生的角落去了…

【完】



















0.0162968635559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