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罪妻(原名:糾結)(1-10)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2015-4-5 10:50 編輯

  第一章

  「嗡嗡嗡……」身子猛地一沈,伴隨著飛機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睜開迷糊的
雙眼,看見艙窗外點點白云快速而又平穩地向上飄去,原本螞蟻大小的高樓大廈
正在快速地變成火柴盒樣大小。隨著空姐那柔和而又悅耳的播報聲,剛才昏昏沈
沈、鴉雀無聲的機艙頓時熱鬧起來,到家的歡呼聲此起彼伏。家,是每個在外漂
泊、風塵仆仆、渾身帶著疲倦遊子最渴望的溫馨港灣。

  我叫劉琇,男,今年四十歲,身高一米七二,方面大耳,按算命先生說法,

  我的面容是天生一副大富大貴相;老爸因此給我起一個和東漢開國皇帝劉秀同音

  的名字,希望我能像劉秀皇帝一樣雄才大略,繼承他的事業,在官場闖出一
片新天地,創出一番偉業.

  只可惜生性淡泊的我卻辜負了他的期望,碌碌無爲,成爲只想著怎麽做出好
吃美食的吃貨,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人生成就就是和朋友合夥開飯館,憑藉自己的
好手藝賺了幾十萬,到今天更墮落成一枚家庭煮男。

  俗話說得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我雖然令老爸大失所望,但從小就青梅
竹馬一起長大的老婆卻充份利用家里的人脈資源關系網,在商界大展拳腳,生意
是步步高,越做越紅火,也越做越大,時至今日成爲市人大代表,市優秀女企業
家,省三八紅旗手等等職務和光榮稱號,集團公司也由於她的苦心經營如今年銷
售收入達到近二十億,解決了近萬人的就業.

  隨著她的成功,我家房子由90平米變成160平米,再到如今三層複合式
帶車庫和泳池的900多平米別墅,座駕由面的桑塔納,到如今一百多萬的奔馳
GL500越野車。而我自結束飯館的生意起便呆在家里,別家是老婆在家相夫
教子,而我卻是在家相妻教女。

  妻子名叫劉佳玲,今年三十八歲,雖然名字和某港台女明星同音,但長相卻
和她一點都不像,相反和大陸明星袁立極爲相像。身高一米七二,喜歡留著男式
女發,細長柳眉,明亮杏眼,再結合精緻挺拔的鼻樑以及豐潤朱唇,給人一種英
姿飒爽、精明干練的女強人印象,更令人賞心悅目,即便眉眼之間那微縷因年紀
增大而出現的魚尾紋也無法破壞,反而增添了一股成熟典雅氣質.

  或許年少讀書時在少年體校練過武術散打的緣故,喜好運動,多年來一直堅
持鍛煉身體做瑜珈,再加上我在飲食上的精心調理,她的身材並沒有像普通中年
婦女一樣臃腫,依然凹凸有緻,即使在剖腹生下女兒后,也依然勾勒出雙S型,
特別是那雙筆直修長、更兼豐腴的美腿配上肉色絲襪走在大街上,回頭絕對是在
百分之九十以上,和十六歲的女兒在一起,只會讓人覺得她是女兒的姐姐而不是
母親.

  而我卻因爲長期在廚房受油煙的腐蝕再加上是一枚饞嘴吃貨,面容是越來越
蒼老,皮膚上的毛孔越來越粗,坑坑窪窪,按老婆的說法,整張臉就像鄉村土路
一樣。肚子也越來越大,就像已經懷孕了半年的孕婦,身體素質也越來越差勁。

  在爸媽、老婆女兒的鼓勵下,這次終於走出家門,跟著市醫衛保健協會趁著
國慶假期到香港、星馬泰狠狠地旅遊了一番(也就是花錢買罪受)。剛剛坐飛機
從香港回來,由於給親戚朋友買了太多的東西,包包很多只好讓老婆開車來接。

  當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把包包移到機場出口處,卻並沒有等到老婆,怎麽回
事?我早上就已經通知了她航班到達時間.

  我拿出手機按下了老婆的號碼,接著手機里響起了一首外國老婆最喜歡聽的
音樂鈴聲,鈴聲響了大約四十秒后接通了,響起了老婆天籁般的聲音:「老公,
你到了?等一會兒,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到诶!」

  「哦!我早上就通知你了,怎麽還沒到?」

  「老公,對不起啊,路上堵車又出了一點問題,所以沒按時趕到耶!」老婆
溫柔地向我解釋道。在她那柔和悅耳的聲音中,我卻敏銳地捕捉到了一絲絲很輕
的男人喘息聲,以及伴隨著「噗哧、噗哧」的就像一根棍子在泥洞里插進抽出的
聲音。

  「出了什麽問題,是誰在喘息?」

  「車子的輪胎癟了,開不動了。阿龍在換胎,21尺寸輪胎可真重,只能讓
他一個人換喽!累得他直喘氣。嘻嘻!」

  原來是這樣,我在叮囑老婆注意安全快點到后便挂斷了手機.

  在等了半個小時后,老婆他們終於到達出口。當先來的是個身高一米八,穿
著背心,留著一頭斜浏海短碎發,五官稜角分明,肌肉線條出色充滿力量感,臉
上帶著幾分稚嫩的帥氣男生,他就是公司給老婆配的司機,剛滿十八歲的阿龍。

  隨后的身姿挺拔豐潤、秀雅端莊,上著格子T恤,一條黑色皮短褲包裹著渾
圓緊翹肥臀,下穿一雙白色運動鞋的高挑美婦就是我的老婆劉佳玲;與老婆並行
稍矮,留著一頭浏海披肩中發,穿著性感火辣,杏眼桃腮、豐乳肥臀,渾身散發
著熟女風情的美婦就是我唯一的妹妹劉茜。

  老婆看到我后高興地擁抱了我一下,然后仔細地端詳了我一下,嬌笑著說:
「老公你沒瘦诶,好像更發福了耶!人家都說旅遊是花錢買罪受,你倒是花錢買
享受。」

  旁邊的妹妹則笑著說:「哥,你這一出去,嫂子可想你了,是吃飯不香,做
什麽事也沒勁,都瘦了不少,今晚你可要好好地搞幾個菜犒賞犒賞嫂子。」

  我聞言心疼地親了老婆一下,咬著她的耳朵小聲音說:「老婆大人,今晚我
不但要犒賞你上面的嘴,還要犒賞你下面的嘴,喂得飽飽的。」老婆聞言驕嗔地
用手打了我一下,這時不知是我的幻覺還是怎麽的,分明感覺到阿龍對我的笑容
中夾雜著一絲譏諷和嫉妒的神情。

  一番閑聊后,在老婆的指揮下,大部份的包包都分給了身強體壯的阿龍,我
只背了一個大包,手里提著兩個小包和阿龍並肩邊走邊聊,只是以住力大如牛的
阿龍今天背包卻顯得很吃力,喘著粗氣,好像沒精神似的。我問到他是不是身體
不舒服時,他的表情十分奇怪,眼角眉梢間所閃現出來的是一抹得意、夾雜嘲諷
其中的樣子,然后搖了搖頭說沒事,快步地向機場停車場走去。

  在到達車子,把身上所有的包放好到車尾廂后,我拉開后座車門坐上去后嗅
到車中似乎有一絲絲的腥味,不由得說:「這是什麽氣味?怪怪的。」

  「劉哥,嘿嘿——」阿龍對我笑了笑,臉色看上去頗不自然,眼神閃爍的躲
著我。

  這時坐上駕駛位,戴上墨鏡的老婆回頭對我說:「是魚腥味吧?昨天小妹開
車陪著爸爸和他的一些老戰友到阿龍家鄉水庫釣了不少魚放在尾廂,洗車時可能
沒洗乾淨,過會應該沒有了。老公,今天我開車,不會讓你暈車的哦!阿龍這段
時間太累了,讓他睡一覺. 」

  旁邊副駕駛上的老妹打了個哈欠:「今天起來得太早,睏死了,做事真累,
我先瞇會,到了叫我。老哥不就是點魚腥味,別大驚小怪的。」說完就戴上耳機
和黑鏡,半躺在座位上好像睡過去了,而這時,「呼∼∼呼∼∼」坐在我旁邊的
阿龍不知何時睡著了,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老婆發動車子后向著停車場的出口開去,由於今天的車子多,出口排起了繳
費的長龍。老婆一邊接著電話,一邊不得不停車排隊等候。我則靠著后車窗瞇眼
小憩,這時車旁一棵樹下休息的兩個清潔工對話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朵。

  「這9999號奔馳車怎麽回事,一上午盡在停車場進來出去的,現在又出
去,該不會又進來吧?錢多得燒包啊!」

  「也真是的,今天這車的停車費至少交了好幾百了,幫機場做貢獻. 哎,人
比人,氣死人!」

  咦?老婆的車牌就是9999,怎麽回事?從電話以及剛才的情形來看,老
婆才剛到機場沒多久,怎麽可能一上午在機場的停車場內轉悠呢!沒等我細心思
考,這時老婆交了停車費,加速離開了機場,再也聽不到清潔工后面的對話了。

  隨著車子在高速上平穩快速地跑著,一絲疲倦湧上我的心頭,頭一歪睡著了
……

  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車子已經到達別墅的外面,只有我一個人在車子里,
身上蓋著老婆的一件秋衣,上面壓著一個大抱枕,秋衣散發出老婆常用的淡雅香
水味令我不禁心曠神怡,滿身疲倦一掃而空。車外,老婆正指揮著阿龍把已經移
到地上的大包小包往別墅里搬,小妹則和我那個十六歲的女兒玲兒高興地說著什
麽.

  看到我下車,玲兒高興地跑過來:「老爸回來了,太好喽!好日子來了!」

  「怎麽和媽媽在一起就不是好日子?」

  「沒有啊!只是老媽你做的飯菜真的很難吃。咯咯!老爸才出去不到一天,
媽媽不也是時時盼星星盼月亮,盼老爸早點回來呀!」

  老婆挽著我的左手,盈盈一笑,淡雅秀美,豐神冶麗的臉蛋盡展迷人氣韻,
修長的蔥白玉指輕點女兒的額頭:「就知道吃,吃胖了嫁不出去,到時別怪媽媽
诶!」

  玲兒不滿地嘟起嘴:「嫁不出去,那就不嫁,永遠都陪著老爸老媽。」

  我輕輕地在老婆和女兒臉上親一口:「以后不出去了,就呆在家里給你們母
女倆做最好吃的。」

  精心泡制完一頓精美晚餐,看著老婆、女兒、小妹津津有味地吃著,我心里
充滿了無比溫馨的幸福感。

  吃飽喝足后,老婆送小妹回家,我則悠閑地坐在沙發上看新聞。這時玲兒端
著一盤水果坐在旁邊:「老爸吃水果。」

  「呵,老爸給你買的禮物還行吧?」

  「嗯!老爸,我想對你說件事。」

  「什麽事不能說的?搞得這麽神秘。」

  「你對媽說把那個司機換掉。」

  「寶貝,爲什麽?阿龍做錯了什麽?」

  「這個人品德不行,很好色,尤其他對媽媽。」

  「什麽?」我腦子「轟」的一聲。



 第二章

  「寶貝,你怎麽這樣說呢?沒證據的話不要亂說. 」

  「老爸,我沒亂說. 你出去后的第二天,老媽正在家做瑜伽,那個阿龍拿著
一大堆單據來找老媽簽字。老爸你也知道做瑜伽時,老媽穿的都是那種寬松薄透
的瑜珈服,領口開得大。當時老媽坐在沙發上審核單據,那司機就站在旁邊居高
臨下,一只手指著單據給媽媽解釋,另一只手扶在媽媽沙發的靠背上,緊緊貼著
媽媽的身體,偶爾會把頭低下來,朝媽媽的領口處往里邊看,還一邊用舌頭舔嘴
唇,喉結上下滾動。

  就在昨天中午,媽媽和他買了些東西回來放在地上,媽蹲在地上整理。老爸
你也知道的,媽媽在家喜歡穿那種寬松休閑短褲,這種褲一蹲下,就很容易露出
屁股溝,那司機假意幫媽媽,頭不時后仰,眼睛則老是瞄媽咪的屁股。

  還有,后來媽咪坐在沙發上接你的電話,她翹起二郎腿,結果就把大半個屁
股都露出來了,而坐在她對面的司機則掏出手機好像在玩,實際上他手機背后的
攝像頭一直對著媽媽的短褲口。」

  「是這樣啊!寶貝你把這個情況對你媽說了沒有?」

  「說了,但媽咪沒放在心上,說他只是個小屁孩,沒什麽大不了的。以后她
會注意這方面,不會泄露春光的。」

  「那不就行了,你媽已經注意了就是好事。」

  「爸啊,你怎麽這樣!給你看個東西。」女兒拿出手機點了一下,遞到我眼
前。手機里播放的是一段視頻,由於是遠距離拍攝的,清晰度很一般;時間是在
八月份的一個淩晨1點多,地點是在一段已完工但還沒通車的高速公路引路上。

  在路燈下停著一輛還沒熄火的嶄新橙色寶馬M4敞篷跑車,一個全身赤裸的
年輕男孩從駕駛位上站起來,似乎在歡呼贏了;而副駕駛上則坐著一個戴著大號
墨鏡,上身只穿了一件乳罩,把一頭波浪式頭發染成紫紅色的美婦.

  過了一會,又開來了一輛紅色的保時捷Boxster敞篷跑車和一輛紅色
的奔馳SL350跑車,從上面下來四個戴著大號墨鏡、全身只著三點式比基尼
幾乎赤裸的女人,嘻嘻哈哈地說願賭服輸,要履行承諾.

  坐在寶馬車上的那個墨镱女則說:「老娘怕過誰,輸了就認帳。你們看著,
小子別得意,快下來。」說完就把站著的赤裸小子摁在駕駛上坐著,然后分開小
子的兩腿,戴著大框女士墨鏡的寶馬女則趴伏在他的腰間,頭上下聳動,不一會
就發出「咕叽、咕叽」的淫靡之聲。

  那開車的小子則「呃」的發出一聲低呼,不時吸一口大氣,發出粗重的喘息
聲,好像極爲舒爽似的,而其他四個墨鏡女則拿著手機開始全方位的拍攝,不時
接頭咬耳私語. 其中一個墨鏡女笑著說:「小壞蛋你可要頂住,肖姐的口技在我
們當中可是很厲害的,沒超過十分鍾就射精,那你就得不到一萬塊錢,還要讓我
們姐妹幾個白玩一個晚上。」到這里,這段視頻就霎時結束了。

  「你從哪里拍的這種視頻?」

  「不是我拍的,是班里同學拍的。嗯,就是那個混混賴皮狗拍的,我花了一
百塊錢從他手里買下來的。」

  「寶貝你想告訴我什麽?」

  「老爸你還沒看出那個在寶馬車里的女人就是媽咪最好的姐妹,在我家經常
蹭飯吃的肖姨;而那個小子就是我家的司機. 」

  那小子是有點像阿龍,但這段視頻是遠距離拍的,不是很清楚。我記得那段
時間他比較忙,應該沒時間半夜一點多了還在那麽偏遠的地方玩。

  「好吧!賴皮狗也只有50%的把握認爲是阿龍。但是老爸你要注意,肖姨
可是和媽咪關系很鐵的,從視頻中看她可不是平時表面看起來那麽的良家,而且
那些女的看起來都是和媽媽一樣的女老闆,但從她們的行爲上來看也不是什麽好
貨。」

  「你媽做生意難免要和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這沒什麽. 你不用擔心你媽會
變壞,我相信你媽分得清好壞。」

  「老爸啊!男人有錢會變壞,女人同樣如此。女人有了錢,她一樣想嚐嚐老
公以外的男人是什麽滋味。現在媽咪沒有這樣不代表以后,人是會變的,更何況
媽媽現在身邊的環境如此,她的那些合作老闆有幾個清白的,她所面臨的誘惑很
多。現在的那些年輕男孩老是想不勞而獲,想靠傍富婆發財。阿龍就曾在賴皮狗
面前表達過這樣的想法。」

  「寶貝你這麽說你媽有點過份了。大人的事你知道個屁,管好自己把心思放
在學習上。」

  「好好好……我不說了。老爸,咱家不窮吧,買衣服的錢應該還是有的,你
就不能買點好看又有點品味的衣服,出去也能給媽咪賺面子。像你現在穿著的這
些老氣沈沈,土得掉渣的,跟媽媽出去,別人都說你是媽咪的老爸,丟咱家的臉
啊!」

  「你這丫頭居然嫌棄老爸了,討打!我這些衣服都是你媽買的,結婚后我就
再沒自己買過衣服了。你媽說這些衣服很合我身,顯得大氣、穩重成熟,她特別
喜歡. 我又不想給你再找個媽,當然是穿給你媽看,只要你媽喜歡就行,我才不
在乎別人的看法。好了,已經太晚了,我要去睡了,你也早點休息,明天還要上
課. 」

  當我走進主臥的時候,聽見女兒在嘀咕:「媽咪你可真厲害,居然把老爸忽
悠成那傻樣。也只有他才相信你喜歡. 」

  咦?我這是在哪?也不知道怎麽回事,我忽然發現自己是在一間房子的客廳
里,這個客廳雖然不是很大,但里面什麽傢俱、家電都沒有,顯得空蕩蕩的,連
牆面上也是白漆漆的一片,沒有任何裝飾。這是在哪里?肯定不是在自己家,心
里不由得感到一陣驚慌。

  突然我聽到了一個女人「啊……啊……哦……」的叫聲,這種叫聲是在和男
人做愛時因興奮由喉嚨內發出的暢快的呻吟聲。我立刻朝聲音傳出的方向走去,
僅用兩三步就來到了一個臥室的門口。

  我用力推開門,發現在這個臥室內的床上,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上身俯伏,
兩手撐在床尾,秀發缭繞淩亂,螓首高昂,雙眼迷離半閉半合,聲音清亮嬌婉;

  一個身材高大、皮膚白皙、肌肉發達的男人則站在她身后,下體緊緊貼住女
人的屁股,一雙大手緊握著她的腰部。

  男人的下體極速的擺動著,他的抽送不僅猛烈,而且力道十足,每一次奮力
沖刺頂入女人體內,都會伴隨著由口中發出發狠般的粗重「啊」聲,把女人身體
一前一后頂出有幾十厘米遠,前后劇烈的來回顛動。

  而在男人和女人的交合處,能很清楚地看到男人胯下那根陰莖在女人的體內
插入、抽出……而這交合部位的四周,已經被女人體內透明的愛液浸濕得一塌糊
塗,這些液體在光線的照射下,晶瑩剔透,閃閃發亮。

  男人一邊用力抽插,一邊低頭看著自已陰莖和女人陰道的結合處,沈浸在肉
與肉摩擦帶來的快感中,渾然不知道這房間多了一個人。肉體之間「啪啪啪」的
撞擊聲持續回蕩在整個臥室,女人被插得渾身亂顫,兩個白嫩豐滿的乳房像小白
兔一樣在胸前歡快的蹦來蹦去,最頂端的乳頭不但飽滿而且呈鮮紅色,像兩顆剛
剛成熟的櫻桃,散發著迷人的芳香,引誘著男人去品嚐它。

  接著,男人把雙手按在女人的兩個乳房上大力地揉搓,把女人的乳房擠壓成
各種形狀,雖然男人的手很大,卻也沒能把女人的乳房完全蓋住。此時女人的呻
吟聲音好似帶著哭腔,表情痛苦而又很享受的樣子,眼睛里也充滿了淚水,但是
雙手卻緊緊地勾著男人的手臂,偶爾還會用力把頭擡起來探出舌尖向男人索吻,
好像很怕這個男人此時離她而去。

  我看著女人的面容,有種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但是記憶卻一直處於模糊
狀態,完全想不起來她是誰……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的記憶力慢慢開始
清晰,直到我完全把她記起來……這不就是我的妻子嗎?

  我的妻子此時正被這個可惡的男人騎在身上強暴,我發瘋似的跑過去,一邊
大叫:「混蛋,快停下!」一邊用力抓著這個男人就往后拉,可是這個男人就像
是鐵做的一樣,完全拉不動,他的臀部依然奮力猛烈地撞擊著妻子的陰道。

  「老公……我好舒服……小老公用力呀……」妻子終於開口說話了。

  可是妻子剛才……她叫什麽……老公?我好像沒這麽高大強壯,難道是我聽
錯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緊接著,這個男人把臉轉了過來,而這張臉……這張臉竟然和我長得一模一
樣!我驚呆了,什麽情況?這張臉突然狡詐著詭異地沖我笑了一笑,然后這張臉
迅速變幻成阿龍的臉,那笑容夾雜著絲絲得意和嘲諷清晰可見。

  「啊……」隨著一聲大叫,我一下醒了過來,可惡,原來剛剛是個夢。



 第三章

  我用手拍了拍額頭,逐漸清醒些,接著看了下周圍,發現自己正坐在主臥的
床上,窗外漆黑一片。我又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已經11點多了,衛生間響
著嘩嘩的流水聲,妻子已經回來了正在洗澡。此時我完全沒了睡意,躺在床上回
想著剛剛的夢。我竟然會夢到妻子和阿龍在床上做愛,爲什麽我會做這樣的夢?
難道在我的潛意識里妻子和阿龍才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對?妻子和我已經結婚十八
年了,當初大學一畢業我頂住家里的壓力在親朋友好友不解和疑惑的目光中和已
經家道中落在世人眼中已經配不上我的妻子完婚。至今還記得妻子在我爲她戴上
婚戒時喜極而泣說:」老公Iloveyou!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我永遠
都是你的妻子。」即使在6年前我們的婚姻遭遇最大的危機,還記得妻子斬釘截
鐵地對我說:「老公,相信我!我永遠都愛你!這世上只有你劉琇是我的老公,
永遠都是!別說區區一個副市長,就算天王老子都不能分開我們夫妻倆。除非是
你抛棄了我!」是啊!當時以副市長那種好條件妻子都沒離開我,更何況這個阿
龍。阿龍和妻子根本就是兩個階層的人,成長經曆,價值觀,興趣愛好也不同沒
有共同語言,年齡也相差很大,妻子的年齡都可以做他媽了,怎麽可能在一起,
我這是杞人憂天,自尋煩惱。我搖了搖頭,便不想。

  正當我想繼續睡時,聽到了洗手間推拉門拉動的聲音,隨著洗手間門被打開,
身披粉紅色透明絲綢繡著鴛鴦戲水花睡袍,里面赤身裸體春光若隱若現的妻子出
來走到梳妝台前,雙手用毛巾拭了下秀發。穿這身極具暧味氣氛的情趣睡袍是妻
子想和我愛愛的暗號,這是多年夫妻生活達成的默契,看的出離家這段時間妻子
憋苦了。我起床站在妻身后,用電吹風幫她吹頭發。妻子很惬意的享受著我的服
務。吹干頭發后,我從后面摟著妻子柔軟的嬌軀,輕輕地解開睡袍的絲帶,褪下
了睡袍,細膩如水的肌膚,飽滿翹立的胸脯,堅挺圓潤的臀部,繃直的美白長腿,
展現在我的眼前。妻子輕偎在我懷里,嘴里發出呢喃聲:「老壞蛋,又想做壞事
了,就知道欺負我。」

  「呵呵,不讓我欺負你,我就去欺負別的女人。」

  「你敢!討厭啦 .」

  妻子一邊發著嬌嗔,手一邊熟練地插入我的內褲,一把拽著我的陽具熟練地
摩撚起來,在她高超的手法下,我的小弟立馬90度挺直,變得更加堅硬,身子
也開始發燙,下腹那一團炙熱之火也沿著脊柱,一路攀升到達了大腦深處。

  正當我享受著嬌妻的挑逗,妻子忽然伸手環住了我,踮腳擡首的吻住了我的
嘴巴,濕潤的香舌一經滑入,就好像靈活的小蛇一樣,把我的舌頭包卷于內后,
上下左右,回旋翻動,更豪放的將自己的津液渡入我的嘴里,並吸食我的唾液。
雙眼還半開半合,迷離的窺視著我。我被她高超的吻技親得目眩神迷,身體越發
滾燙,不由與其口齒交纏,熱烈地吻在一起並緊摟著妻子迷人的柔軟白嫩的身體
與自己的身體親密地摩擦,挑逗著彼此的肉欲不斷聚集。

  「來,親愛的,像新婚晚上那樣,蹂躏、糟蹋我,隨便你怎麽玩。」

  妻子脫離了我的雙唇,通紅著臉,微微地張嘴,在我的耳垂邊似有若無的呢
喃著,音色飄渺,如風輕舞。當她扯下我的內褲露出我那早已堅挺滾燙發硬的陽
具,已經有半月沒發泄,欲火高熾的我猛得將妻子攔腰抱起,扔到寬大的床上,
壓上去,在妻子臉頰、嘴唇、脖頸、雙乳、小腹、肚臍甚至大腿,我放肆地舔著,
嘬著。而妻子則一邊發著誘人的如發情小貓春叫的呢喃,一邊身子像沒骨頭的蛇
一樣扭動配合著我的愛撫。我一邊親著妻子白皙細嫩的肌膚,一邊細心觀察著妻
子的身體看有沒有別的男人留下的痕迹,如果她上午在車里和阿龍偷情,以阿龍
的強壯肯定會在妻子身上留下印痕,在仔細察看了一遍后,並沒有發現什麽吻痕
和淤青,妻子的身子依然那麽完美,沒有一絲瑕疵,難道妻子並沒有和阿龍通奸,
心里有股慶幸之余又夾雜著一縷淡淡的失落。在我的挑逗下,妻子已經熱情高漲,
二腿之間已經開始濕潤,妻子已經不滿足于我的愛撫,她迫切地需要我的舌頭爲
她兩腿之間服務,兩腿绻起來向兩邊分開露出了那個令男人夢牽魂繞的地方,由
于妻子在生下女兒后及時進行了産后保養,再加上每年花費大量的精力和金錢對
全身進行護理美容,她那里並沒有像一般的中年婦女那樣黑而是像處女一樣的粉
嫩。此時在我的充分愛撫下,紅潤的陰唇已經門戶大開,里邊一疊疊粉色的嫩肉
清晰可見,陰唇一伸一縮,就像是一個嬰兒張著稚嫩的小口一股一股吐著口中的
熱氣。

  大陰唇外邊布滿的一圈密密麻麻黑色的經過精心修理的毛發也已經在愛液的
滋潤下全部濕透,在屋內燈光的照射下,一閃一閃發著亮光。這可真是難得一見
的美景,而此時的妻子,已經難耐的伸出雙手搭在我的頭上,用力的把我的頭摁
向她的下體,然后挺動自己的屁股讓她的下體離我的嘴巴更近。我則趴在了妻子
兩腿間,伸出雙手把妻子的陰唇向兩邊分開,用舌頭尖在妻子陰唇那層濕濕漉漉
的粉色肉壁上迷戀的舔著,貪婪的啜飲著那個銷魂蜜穴洞內一股股冒出的甘泉。
當我親到妻子的會陰處看到妻子的屁眼像一朵粉嫩菊花一開一合煞是好看,便情
不自禁地想去親吻它,這時妻子用力擋住我的頭:「老公,髒,你又不是男妓,
不用親那兒。」此時在強烈的肉體快感刺激下妻子雙腿不自覺的在我的頭上用力
夾了起來,時不時的還用雙腿在我頭部反覆的摩擦,身體在床上不停的的扭動的
像條大白蛇,挺著下體往我的嘴蹭,似乎要把她整個陰部挺進我的嘴里才肯罷休。
由于妻子夾壓得太緊讓我感到呼吸困難,有點窒息的感覺,不由得我分開妻子的
大腿伸出頭大口的喘氣,陽具也軟了下來,沒有剛開始那麽硬挺了,半軟半硬。
妻子見狀靈巧地翻到了我的身上,頭向下移動,性感的嘴唇在我的脖子開始舔吻,
接著經過我的胸膛,色澤紅豔的舌頭在我的乳頭上開始轉圈,還發出「啧啧」的
聲音,時不時還用貝齒輕咬下我的乳頭,讓人一種又痛又酥麻的快感。我則摸揉
著那對不堪一握的玉乳,手里傳來的微妙觸感,真是讓我分外的舒爽,陽具也由
得堅挺起來。她很快又離開了我的乳頭,繼續往下,終于在數秒后直面我那已經
脹大的陽具。不過妻子並沒有馬上行動,而是擡首,挑著自己水汪汪春意蕩然的
眼,羞嗔帶怯,蕩意綿綿的望了我一眼。然后才湊到矗立的陽具邊,伸出舌頭,
在龜頭上滑過。如此的動作頓使我的中樞神經傳來了難以言喻的愉悅感。右手立
刻探過去,五指插在她的烏黑秀發里,向下按著,試圖以此來使她的嘴唇更貼近
我的陽具。

  「老不羞的壞蛋,就知道欺負我!」

  她就這麽騷媚入骨的輕哼著,頭部下降,唇喉盡開,將我的陽具容納至口腔
內,賣力吸吮。火熱滑膩的觸感讓我在那一刻仰首,長長的籲喘著。陽具那兒在
她擺動頭部,上下聳弄的情形下,時而膨脹,時而透空的劇烈快感,讓我仿佛就
在快樂的天堂。

  就在此時,我突感自己的睾丸處傳來一陣輕微地刺痛與酥麻,遂側臉斜視,
發現她正用白玉般的牙齒啄噬著包裹在睾丸外面的陰囊皮層。頭還擡起,瞳目泛
著淫蕩與羞澀交織的光芒,直視著我,一邊用手套弄著陽具,舌頭掃弄龜頭上的
馬眼,噘起的紅唇還留有一層透明晶亮的黏液,那樣子,就好像松鼠偷吃堅果一
樣,古靈精怪。

  快感如潮湧般進入了我的大腦,在向下看著她隨著動作,不時上移的嬌豔目
光,潮紅的面容,讓我有了一種想迫切占有她全部身心的沖動,只想快速進入妻
子那令人銷魂蝕骨的肉洞。多年夫妻生活的默契使妻子很快知道了我所想的。她
不在繼續挑逗我,而是騎在我身上,用手握著我那已經硬得發痛的滾燙陽具送入
她那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肉洞。看著自己那堅硬的陰莖完全被妻子的陰道吞噬,
「嗯哦」嘴里不經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雖然妻子已經人到中年又生過女兒,但
由于經常參加體育鍛煉和瑜珈,平時又注意身心調理保養,所以她的陰道依然如
處女般的緊湊有力。妻子妖媚的望著我,白嫩的小手搭在我肩上,輕擡粉臀,身
體起起落落,豐滿的雙乳躍動著,更好似一雙在海浪中奮力搏擊的小球,顛簸起
伏,左右震蕩,以期能到達風平浪靜的港灣一樣。「嗯嗯……哦哦……啊啊」妻
子一邊發出呢喃的輕吟,一邊不時低頭看著我的陰莖和她陰道結合的地方,不時
扭動著屁股以我的陰莖爲中心劃著圓圈,一會又前后挪動著屁股讓堅硬的陰莖在
她的密洞左沖右突,並且力度越來越大,頻率也越來越快,如果不是她的陰道已
經濕潤得像小溪一樣,以她這樣的力度和頻率非把的我的陽具扭斷不可。隨著妻
子用力加快,龜頭的酥麻感越來越強,脊柱處那種電激的麻感不斷向大腦沖擊,
我不經呻吟一聲:「老婆,慢點我快受不了」,一手握住妻子的腰部想減慢妻子
運動的速度,不想過快射精。但妻子一把撥開我的手,不但沒減慢反而動的更瘋
狂更快,頓時我的下體驟然一緊「不」我發出一聲哀嚎,強烈的快感讓我再也無
法控制精關,積攢了半月的萬千精華一泄而出,猛烈的噴發。

  「老公,你舒服嗎?」妻子無力地趴在我身上。

  我慢慢地從高潮的快感中醒過來,擁抱著妻子:「對不起,老婆。」從進入
老婆身體到射精不到三分鍾,這與剛新婚時可干得老婆嗷嗷地直求饒相比,近年
我的性能力下降的很快。「沒關系,老公今天我已經很爽了,只要你爽感到舒服
就行。我累了早點睡吧,明天還有事情要處理」。妻子稍稍清理了下自己的下體,
便穿上睡衣偎依在我的懷里,一下就睡著了。而我卻睡不著卻總覺得今天做愛時
有什麽地方不對,一時又找不到是哪里不對。



















0.0171160697937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