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少女春情—與表哥的第一次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君倢 於 2015-3-1 10:52 編輯

少女春情—性啟蒙

  老媽生長在雲林山區,長大後經由遠親的介紹到台中市區工作,在那裡認識了
我爸,兩人交往三年後,老媽嫁給了英俊的老爸,並搬到距離雲林老家遙遠的台北
居住。祖父、祖母離世的早,家中除了爸媽外,還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妹妹莉真,四
個人居住在永和祖父留下的房子中。

  在台北生活,每天上完課就得回家,老媽不太願意我們除了上學外,隨便在外
逗留,因此,我和小妹鮮少與同學一起出去。跟隨老媽回雲林鄉下過寒、暑假是我
和小妹最高興的事,在山上,我們可以成天跟著表兄弟姊妹到處玩,只要是身邊有
其他表兄姊妹跟隨著,老媽完全不會管我們到哪去、幾時回來吃飯,在我跟小妹的
認知中,雲林老家的山居生活簡直是天堂的生活。

  事情發生在我15歲國中三年級那一年,人生中永遠忘不了的15歲青春年華
,一段開啟我性啟蒙的小小意外發生了………

------------------------------------------------------------------------

  我的名字叫做陳莉婉,朋友跟同學都叫我「小婉」,從小到大在長輩的眼中我
永遠是個內向、文靜的小女生,在學校的功課還不錯,雖然不是一直保持在前三名
,不過老爸、老媽也不在意,因為他們認為品性比成績重要。在學校,我有一群姊
妹淘共六個人,與班上其他女同學感情相當好,大家聚在一起聊當下最流行的小虎
隊、少女隊,聊我們最喜歡的卡通喬琪姑娘、花仙子……,但是卻沒有人聊起有關
身體最令人好奇與禁忌的話題。

  即將脫離國中三年級的那年暑假第二天,老媽帶著我和小妹莉真搭著南下的火
車前往雲林斗六,同樣的在斗六市區逛了一圈,買了給外婆、大舅、小舅一家子的
禮物後,搭乘台西客運到雲林山區老媽的娘家。

  大舅舅的兒子「志嘉」表哥平時住宿在台中大阿姨家,當時17歲就讀高中二
年級,表弟妹們則仍留在雲林地區讀國中、小學,暑假一到,所有的小孩子全部回
到家來,三合院裡頭每天好不熱鬧,無論白天或晚上,隨時充斥的小孩子的玩鬧、
呼喊的聲音,搞到大舅媽會歇斯底里的出來制止我們這群無天無地的小孩。老媽倒
是不同在台北的管教方式,回到雲林老家來,幾乎不管我和莉真,不逼寫功課、不
逼吃飯、不逼幾點睡覺。

  老家山裡頭有一個我們命名為「蝙蝠洞」地方,雖稱為洞,但實際上是一座大
山類似被剖為兩半的一個大裂縫,走在其中,頭頂上還是有光線可以透進來,而會
將其命名為蝙蝠洞,是因為接近黃昏的時候裂縫的深處會有蝙蝠飛出來,洞裡頭相
當的涼爽,這在夏天酷熱天氣中,是我們非常喜愛的一個去處。

  蝙蝠洞的入口前方是大河溝,有著一堆大石頭由山上遍布到山下,宛如一條白
色巨龍,河的中線處有著未受汙染而清涼的河水潺潺的流著,當中還可捉到小隻的
魚蝦。
  
  那天,表哥又號召家族及鄰居的小孩,大夥一同前往蝙蝠洞遊玩,一群就讀國
中、小學的小毛頭由年紀最大就讀高二的表哥帶領著在河中玩水、找尋魚蝦的蹤影
,或在河邊樹叢中玩捉迷藏、找鳥窩,只要有人提議要做什麼,大家都一起進行。

  大家在溪裡頭玩得不亦樂乎時,鄰居一個就讀國小三年級的小男生,突然提議
男生們一起小便比誰尿得高,一群小孩中僅有我一個女生,其他五人全是男孩子,
頓時間不知所措,男孩們卻無視我的存在,好像這是他們平時就已經習以為常的遊
戲或比賽,全部在溪裡頭拉下短褲拉鍊就這樣尿了起來,年紀最大的表哥卻不像其
他小男生一樣拉下拉鍊,居然直接將短褲及三角內褲褪到膝蓋處,露出大半個屁股
在我面前小便,原本在玩水時已經脫下上衣露出的上半身,加上已經褪下的短褲,
幾乎已經全裸的表哥在我面前就這樣握著他的傢夥小便。

  我是唯一在場的女生,沒有尖叫聲,沒有轉頭害羞的遮臉,因為真的傻住了,
從來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印象中僅有很小很小的時候,舅媽幫我們一起洗澡,那
時候小男生小女生脫光在一起也不會覺得怎樣,只知道原來男生和女生的結構不一
樣,當時的我還天真的跟舅媽說,我也想要跟表哥一樣的雞雞,舅媽在浴室大笑,
晚餐時還拿這事當話題聊,大人們笑翻了。

  這次見到表哥裸露的全身時,我呆住了,結實的背部與緊實的屁股在我面前時
,心裡頭不管是震撼或是好奇所致,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突然,表哥將身體轉向側邊,緊實的嫩白屁股變成了有著腹肌的胸膛和腹部,
我看見了,看見了他的雞雞上長著又黑又長的毛,表哥的左手緊捉著短褲和內褲的
褲頭防止掉落,右手將他的雞雞往上45度角一邊尿尿一邊用手指上下的滑動著,
我的胸口有如馬匹在上奔跑一般,心跳好快、呼吸好急促,是我的錯覺還是……,
表哥的雞雞居然慢慢的在變大,原本略比其他小男生稍大一點軟軟的雞雞,居然在
我面前變成像筆直的棍棒一般,這就是學校健康教育中所教的男生「陰莖」嗎?但
是,健康教育中並沒有教到這一段阿,男生的陰莖會變大、變長,還是我沒仔細學
到這一段?

  鄰居另一個小男生被眾人指著尿的最低,要接受處罰,眾人收起他們不起眼的
傢夥圍繞著小男孩示意要將他的褲子扒掉、衣服脫光,表哥也加入他們玩鬧的行列
,短褲與內褲滑落在河中,但他卻不以為意,也沒有立即將褲子穿起來,而是挺著
筆直的陰莖加入他們脫褲子的遊戲,他是故意的嗎?我的心中充滿了疑惑,但是當
下並不想多思考,因為那根筆直、粗黑的陰莖深深的吸引了我的目光,並佔據了我
的心靈。

  晚上和表妹佳玲、小妹莉真睡在房間的大床上,兩人的打呼聲在我耳邊響起之
際,我卻翻來覆去無法入眠,閉上眼睛,眼前出現的都是表哥那粗黑陰莖的影像。
從小到大,從未見過大男生雞雞的我,這天真的是被震撼到了,無法理解為何對那
僅是男生尿尿用的東西如此的在意,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

  每年的寒、暑假回到老媽雲林老家,總是跟跟前跟後的在志嘉表哥身邊打轉,
他到哪,我們這群小毛頭就跟到哪,只知道他是我們的王,我們的孩子王,卻無法
將他與帥哥的字眼連結在一起,但這天,除了表哥的陰莖一直令我念念不忘之外,
並讓我驚然發現,原來表哥是那麼的帥。

  正在發育中的表哥,當時擁有175公分的身高,有著標準的身型與結實的腹
肌,笑起來有著淺淺的酒窩,要說他是美男子,也不為過,夏天時總喜歡赤裸著上
半身,穿著短褲及夾角拖在家裡晃來晃去,有著天生領袖氣質的他,腦袋裡頭總有
無窮的鬼點子與想法,我們這群小孩就喜歡他突來的奇怪念頭與怪異行為,不知怎
麼的就是喜歡跟著他。

  晚上,想著表哥帥氣的模樣,想著他硬挺的陰莖,渾身不自在的翻來覆去,屋
頂上的電風扇似乎起不了任何作用,渾身大汗的我,脫去了上衣,僅著一件短杉無
袖式的內衣及短褲睡覺還是無法解熱,索性褪去短褲,身上僅著內衣及內褲睡覺,
從來未曾這樣睡過覺,害羞的情緒與不安的悸動,在窗外陣陣蛙鳴聲中慢慢入眠。

  早上被大笑聲吵醒,睜開眼睛看見表哥站在床頭對著我說:「清純的白色草莓
內褲唷」,嚇得我捉起身邊的涼被趕緊遮住下半身,但是上半身因為晚上翻動的緣
故,內衣已經捲到胸部上來了,發育中的胸部正露出讓表哥一覽無遺,趕緊拉下內
衣後示意表哥出去,表哥說「已經中午了,我媽要你起來吃飯,等一下我們要去摘
龍眼,等你喔」,表哥鎮定的語氣與態度讓我不至於那麼尷尬。

  吃過中飯後,表哥在三合院中呼喊著我的名字,從窗戶望去,小妹莉真、表妹
佳玲、表弟志輝、志清、志光,所有的表弟妹們居然都在中庭上等我,跟他們表示
我不想出去,想在家休息,於是大夥帶著摘龍眼的竹竿、繩索、布袋等工具,浩浩
蕩蕩的往外婆家的山坡上摘龍眼去了。

  其實,並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有點不敢面對表哥,一晚上的邪惡思想,讓我無
法再正常的面對他,另一方面,心中卻又想跟他獨處,想再看看他那令我墮入邪惡
深淵的陰莖,一大票人一起出去玩,當然令我興趣缺缺。

  外公留下的收音機轉來轉去只有幾台可聽,而且總是在賣藥,覺得無聊在三合
院裡踱步踢石頭之際,被老媽拉去整理旁廳後方加蓋的庫房,那是舅舅們放農具及
家中雜物的地方,因為山上竹林裡搭建的小木屋又購進新的棉被,所以把舊的寢具
、被褥搬一部份回來家裡放,大舅媽一個人忙不過來,老媽見我沒事又沒出去,便
把我拉去做苦工。

  整理了二個多鐘頭,庫房內的東西被我們大搬風一番,炎熱的夏天加上庫房裡
頭沒有電風扇,老媽見我衣服都濕透了,要我先去洗澡,她和大舅媽到廚房去幫忙
二舅媽準備晚餐。

  外婆家的浴室、廁所都是搭建在三合院主廳與兩旁廳格局以外之處,浴室與廁
所相鄰搭建,夜間要上廁所,不是房間裡放個尿壺解決,要不就是摸黑前往外頭的
廁所去方便,當時坐式馬桶沒有那麼普遍,廁所是蹲式的,水箱在很高的地方,衝
水時要拉繩索,水才會沖下來。浴室裡頭並沒有蓮蓬頭設備,洗澡時地板擺個大臉
盆,水龍頭接塑膠水管將水洩到臉盆中,使用小水瓢舀水沖洗頭髮與身體。無論上
廁所或洗澡的方式都和在台北時大不相同。

  酷熱的夏天讓我在每次回雲林鄉下洗澡時有不關窗的習慣,這樣水蒸氣才不會
悶在浴室裡頭,脫光衣服後蹲在水龍頭前開始清洗頭髮,一面按摩頭皮之際,一面
欣賞著我日益豐滿的胸部,不自覺的用手摸摸感受胸部的大小,心裡想著何時才能
長得像老媽那麼豐滿?

  老媽從小教導我和小妹,因為女生的身體結構與男生不同,所以清洗下體時要
將屁股洗乾淨,避免細菌感染到下體,導致生理疾病發生,這一點老媽倒是盡責的
教導了我們,但是關於男女方面的事情,老媽似乎不願在我們面前談論過多,或許
是我們還不到應該懂的年紀吧!

  因為整理庫房時汗流得多,洗澡時間也變得較長,低頭看著自己下體的陰毛從
稀疏的幾根,已經漸漸的變長變多,索性的多摸了幾下,突然,感受到下體一陣舒
服的感覺上來,將肥皂抹在手上增加泡沫與滑潤度後,慢慢的在下體前後撫動著,
下體傳來陣陣酥麻的快感。

  如此的舉動在心中泛起一陣羞恥心後,馬上使我停止了這樣荒唐的行為,用水
瓢將身上泡沫清洗乾淨後,一起身準備拿窗戶下方的毛巾時,驚覺一顆人頭迅速的
往下消失,右手停留在毛巾架上,左手自然的遮住胸部,心中狐疑著洗澡時會不會
被偷看了,兩眼直視著窗外的動靜,但許久人頭並沒有再冒出來,一向不管受到多
大驚嚇也不會尖叫或倉皇行事的我,一面將衣服穿上,一面心裡想著到底會是誰,
是家裡的人還是鄰居呢?

  大舅媽在三合院喊著要大家吃飯,擦乾頭髮後到廚房去,方形的大桌上長輩們
圍在一起用餐,小孩子們坐在廚房門檻或小板凳上一面嬉鬧一面扒著飯吃,家裡的
人幾乎都在了,唯獨不見志嘉表哥、二舅媽和志光表弟的蹤影,沒一會兒,見讀小
三的志光表弟赤腳匆忙的跑了進來,二舅媽跟在身後拿著藤條吆喝的要他先去洗手
再吃飯,原來志光表弟跟鄰居小孩跑到村莊前的小溪玩水,玩到天色已暗還不回家
,被二舅媽拿著藤條給押了回來。

  那麼表哥呢?表哥去哪了?心裡猜想著偷看我洗澡的會不會是表哥,但卻又不
敢問大家表哥的去向。

  晚上,莉真和佳玲同樣上了床便呼呼大睡,而我仍舊遲遲無法入眠,已經被表
哥的身體及那粗黑筆直的陰莖佔據了心靈及思想的我,竟想著表哥會不會一大早又
來叫我起床,一方面怕被表哥誤會我是隨便的女生,另一方面又期待再被表哥看見
我的身體,兩種複雜的情緒讓我內心不斷的掙扎著,最終還是希望表哥能夠看見我
日益成熟又性感的身軀,於是和前一晚一樣,身上脫到僅剩下內衣、內褲睡覺。

  自小從未穿著這樣睡覺的我,直想著表哥的陰莖,又想到洗澡時摸到下體的酥
麻快感,右手就這樣不自覺的往內褲裡伸去,輕柔的在陰毛上撫弄著,再往下,用
中指慢慢的在陰戶的細縫裡上下的移動著,每接觸到陰蒂時,感受到異常的性奮與
快感,於是中指加強對陰蒂的力道與摩擦,左手捉著自己不大的胸部慢慢的搓揉著
,陰戶裡流出的液體弄濕了內褲,濕答答的內褲穿在身上有點不舒服,而且阻礙了
我的動作,將身邊的涼被蓋住下身,輕輕慢慢的將內褲脫掉,不時轉頭看佳玲和莉
真有無醒來,耳裡傳來細微的打呼聲及穩定的呼吸聲,讓我發覺只要聽他們的打呼
聲就可以掌握住他們的動向後,便大膽的張開雙腿,屈起膝蓋,兩隻手在涼被裡頭
放肆的撫弄陰蒂及胸部,享受那從未感受過的愉悅快感,當然表哥帥氣的臉龐及陰
莖在過程中從未消失在我的腦海。

  早上睡到陽光透進玻璃窗照在我的臉上才醒來,志嘉表哥並沒有如我預期的來
叫我起床。

  老媽跟往年一樣,寒、暑假帶我們回來後,過沒幾天就回台北,早上由二舅騎
機車載媽到斗六火車站搭車,放心的將我和莉真留在外婆家。

  吃完午餐在大廳陪著睡午覺的外婆,坐在外公以前專用的搖椅上專心讀著從同
學那借來的小說,志清表弟跑進來說要去蝙蝠洞附近摘鳥窩,雖說是摘鳥窩,實際
上是男孩們爬到樹上去找鳥蛋的活動。正想著去不去之際,莉真高興的跑進來說她
也要去,心想,既然莉真要去,那還是跟去看看好了,免得莉真和佳玲兩個小女生
到那邊時,男孩們自顧玩自己的,而忽略了她們兩個,但又怕到時候被吆喝著跟他
們一起爬樹,於是便到房裡換了件短裙,心想這樣到時候就不用爬樹了。

  在大河谷裡順著河水往山上走去,除了家族裡的七個小孩外,外加鄰居的四個
小朋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蝙蝠洞方向移動,大家在河谷的石頭上跳來跳去玩得
不亦樂乎,只有我怕曝光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到達樹林後,年紀較大的男孩們熟練
的挑了幾棵樹爬了上去,莉真和佳玲只有12歲,年紀相仿的兩個人自然就膩在一
起,時而看看男孩們找到的鳥蛋驚奇的把玩著,時而交頭接耳的說說悄悄話,只有
我一人覺得無聊在河谷中閒晃,志嘉表哥見我一人在河谷中,跑來跟我一起找尋魚
蝦的蹤影,兩人邊聊天邊尋魚蝦,慢慢的往上遊走去。

  午後的山區沒有任何的徵候,就這樣刮了一陣風,來了一片大烏雲,滂陀大雨
直接從天而降,和表哥兩人匆忙的往下遊方向準備躲雨去,但河谷中的石頭淋了雨
後變得有點濕滑,使我不敢在石頭上跑跳,表哥為了等我,和我一樣淋了一身雨。

  到了蝙蝠洞,以為表弟妹他們會就近到洞裡躲雨,喊了幾聲,洞裡也見不到他
們的蹤影。

  「他們應該已經回去了,洞裡有一處牆壁凹陷的地方,那邊不會淋到雨」,表
哥拉著我的手往蝙蝠洞的深處走去。

  兩個人在洞裡躲雨處全身濕答答的對望,表哥說「衣服這樣穿在身上會感冒,
脫下來將雨水擰乾吧」,便在我面前脫下上衣及短褲擰了起來。

  表哥見我沒動作,說道:「小時候早就看過了,何況昨天早上也看到你穿的草
莓小內褲,害羞什麼?」表哥一邊說道一邊將他的三角內褲脫下。

  我驚慌的別過臉低著頭不敢目視他,心想完蛋了,表哥全身脫光光在我面前,
我要如何應對阿。

  「前天在河裡頭被你看了,現在又被你看光光,是我吃虧耶,我健美的身材還
不是每個女生都能看得到的唷,哈哈哈!」,表哥自豪又誇張的說著。

  「又不是我自己要看的,是你不害羞還說」我低聲的喃喃說道。

  「好啦,誰叫我是你哥哥呢,吃一點虧讓你一飽眼福沒關係,但是你再不把衣
服處理好,可是會感冒的喔,如果怕被我看見,那至少要把上衣脫掉擰乾,內衣和
裙子要穿著就隨你」

  雖然表哥這樣說,但是我仍毫無任何動作,突然表哥走近我身邊說:「你不脫
,那讓我幫你脫好了」,我急忙掩住胸口彎下腰拉著自己的衣服下擺說:「我自己
來就好啦,很討厭耶你」,表哥站在我面前毫無走開的意思。

  我慢慢起身將上衣脫掉,表哥的陰莖就在我正前方,一面脫掉衣服時,一面偷
偷的喵了幾眼,表哥突然問:「小婉,你在學校有交男朋友嗎?」

  「沒有,怎可能我才國三耶,何況我媽又不給我們有出去的機會」

  「所以,你沒見過男生的老二囉?」

  「只有你那麼不要臉,哪個男生會像你這樣直接不穿衣服給女生看的!」

  「那你要不要摸看看男生的老二是什麼感覺」說完,表哥將我的手拉起直接碰
觸他的陰莖。

  我又驚又怕的任由表哥擺佈,卻又衿持的低著頭不敢直視,右手緊張的握緊拳
頭不敢直接觸摸那禁忌之物。

  「你暑假過後就要升高中了,如果交了男朋友卻連男生的老二都沒見過、摸過
,會被你男朋友笑死吧,手張開握住看看!」

  我擡起頭望著表哥帥氣的臉龐,擺出一副這是什麼歪理的表情,隨後往下看著
他的陰莖,慢慢的張開我的手,用手指輕輕的貼在表哥的陰莖上,我的手不知是緊
張還是害怕的抖著?

  「握住它,像拿棍子一樣握緊」表哥低頭望著我對我說道。

  我深深吸了一大口氣,鼓起勇氣握住了表哥的陰莖,感覺到好燙、好硬,表哥
的陰莖不斷的跳動著,「這樣是正常的嗎?它會動耶」我充滿疑問的問著。

  「哈哈!就說吧,如果今天沒教你的話,你就什麼都不會」「握緊它,上下動
一動看看」,表哥自豪的擡起下巴說道。

  我想到那天表哥就是這樣滑動他的陰莖,所以陰莖慢慢的變大,跟著表哥的指
示動作,問表哥說「那還會變得更大嗎?」

  「不會,就你現在看到的這樣而已,這樣就已經夠嚇人了,你還想要多大阿!


  我既緊張又新奇的握住表哥的陰莖,緩緩慢慢的上下動著,表哥示意我再握緊
些,動作再快一點,我問「這樣不會痛嗎?」

  「不會,而且很舒服,我們男生把這個動作稱為”打手槍”,弄久一點而且舒
服的話就會噴出”洨”來」

  「你說的是射精嗎?」

  「對,而且會噴得又高、又遠」

  我嚇得趕緊收手,深怕表哥一個不小心就會射出來,表哥大笑幾聲後,突然將
我從大石頭上拉了起來,伸手要將我的短杉無袖內衣脫掉,我拉著內衣下擺抵抗著
,表哥說:「不公平都被你看了,也被你弄了,該換我看你的了」

  「是你要我做的,而且是你自己脫光衣服的,我又沒叫你脫」我不服的嘟著嘴
說。

  「不管啦,讓我看一下嘛,而且你內衣還是濕的,我幫你擰乾」表哥找各種理
由就是想脫掉我的衣服。

  兩兄妹對望許久僵持不下,洞裡頭清楚的聽見外面的雨聲,還有我們兩個急促
的呼吸聲,幾分鐘過後,表哥伸手將我的內衣拉起,我不再掙扎也不再抵抗,因為
剛剛的對望後,我發覺如果錯過這樣的機會,或許以後就不會再有了,於是任由表
哥將我的內衣褪去,頭一次在男生面前露出胸部的我,反射性的將雙手環抱在胸前
,表哥將我的手輕輕的從胸前拿開,雙手由前往後摟住我的腰,突而其來的突襲了
我的嘴唇一下,我沒有閃開,只是假裝鎮定的望著表哥。

  表哥試探性的親吻了我,見我沒有拒絕之意,嘴唇再次貼住我的雙唇,從未接
過吻的我,初吻就這樣獻給了表哥。表哥一面親吻一面將舌頭伸了進來,我也用舌
頭回應他,兩人沈醉在這種不能跨越也禁忌的行為中。

  小腹被表哥燒燙的陰莖不斷的上下摩擦著,表哥左手摟住我的腰,右手撫摸著
我的胸部,有時輕輕的撫弄,有時大力的捏掐,乳頭被表哥用手指輕揉、時而捏轉
,感覺得出來他非常的激動。

  從未有過性經驗的我,被表哥弄得全身酥軟,身體任由表哥撫摸、探索,雙眼
一直緊閉不敢張開,盡情的享受這從未感受過的歡愉,突然,表哥將手伸進我的裙
子內,我後悔了,後悔今天出門居然自作聰明的換了裙子,給了表哥這樣的便利,
但,我沒有抵抗。

  下體被表哥強而有力的手指觸摸到時,身體震了一下,內心掙扎著要繼續下去
嗎?但身體卻未表現出任何的抗拒之意,表哥在內褲外用手指不斷撫弄我的下體,
當內褲被褪下時,我全身激烈的抖動著,但卻無法判斷是因為天冷或是緊張,還是
害怕的一種現象。

  與表哥纏繞的雙舌分開了,表哥用嘴巴吸著我的胸部,使用舌頭不斷在我的乳
頭、乳暈打轉,手指在我的陰戶上不斷的撫弄,時而撫弄我的陰毛,時而中指在陰
戶縫中上上下下來回的滑動,我的下體流出了大量的液體,自己都可以感覺到液體
順著大腿內側流了下去,表哥動作純熟的用中指將陰道內的潤滑液體不斷的往上帶
,手指不斷的在陰戶中摩擦,並且使用中指在我的陰蒂上繞圈圈的揉著,這是我在
自慰中從未有過的奇幻感受。

  我的情慾完完全全的被表哥挑起,原本兩手癱軟不知該怎麼做的我,將表哥的
陰莖握在手裡,如同表哥教我的一樣幫表哥打著手槍。

  表哥將衣服放在大石頭上,示意要我躺在上頭,我緊張的直發抖,表哥吻住我
的嘴巴,然後親吻我的脖子,慢慢的移轉到胸部後,指頭的力道逐漸的加強與快速
滑動,我感到一陣尿意,要表哥馬上停下來,表哥卻像發了瘋一樣不斷舔弄我的胸
部與摩擦我的下體,一陣痙攣後,我不斷的抽慉,感受到從所未有的舒服。

  表哥俯在我的身上對著我笑,我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去,突然表哥用手將熱燙的
陰莖從我的腹部移到我的下體,在我兩腿與陰戶上不斷的摩擦,表哥將臉貼緊我的
臉頰,不斷的上下擺動臀部,不斷的摩擦我的陰戶,下體感受到表哥的陰莖越來越
燙、越來越硬,急促的喘氣聲在我耳邊不斷的響著,下體受到表哥的摩擦感到舒服
,雙臂從表哥的腋下穿過僅僅抱緊他。

  蝙蝠洞外下著滂陀大雨,洞裡17歲的男孩與一位15歲的女孩赤裸著身體彼
此撫慰著對方,青春的肉體頭一次感受到禁忌又歡愉的性事。

  在表哥射出一道又多又濃的精液在我的小腹與胸部上後,兩個人躺在大石頭上
赤裸的擁抱著,繼續以雙唇纏綿親吻著,等待外面的雨停。




















0.0152668952942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