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我的老婆是春麗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名叫郝運,今年二九,一各平凡的上班族,每天朝九晚五就是庸庸碌碌的一個人,有時老闆有氣發在我

身上,我也只能忍氣接受,幸好我人生還有一個幸運的轉折點,那就是娶到我那美貌的美嬌妻小春,說起來,

我能認識我的老婆也算是奇遇,在幾年前的一晚假日颱風天,我那時正巧冒著風雨去隔壁好幾條街道上尋著還

有沒有開著的店,老婆小春當時就是畏縮在其中一家關起門來的小店門口,當時我遠遠看見有些不忍,心想大

概不知道是逃家,還是被拋棄了吧,默默搖搖頭,我繼續朝著有些亮光的店鋪而去。


「小姐,這些算一算多少錢。」我問著那親切的店員小姐。

「謝謝,這些全部是550元。」小姐俐落的打著收銀,跟我說。

我想了想,又轉頭看著外頭風雨,才轉回頭向那小姐說道:「不好意思,請等我一下。」

我隨手又多買了一些罐頭微波食品才向著櫃檯走去結了帳,花了快1500元。 

走出商店門口,走到了剛剛發現小春的地方,又看著當時已經想離開卻又無處可去的小春,提起憐惜之意,

我走了過去。

「妳應該還沒吃飯吧,不介意的話,我這裡有些麵包,罐頭還有微波食品。」我拿起一袋子的食品往當時還

是女孩的小春面前放著。

那時那女孩莫不做聲,隨後見我沒有想離去的意思,慢慢擡起頭來,看著我:「離我遠一點,接近我的人最

後都不會有好下場,都會死。」說完又慢慢低下頭,似想著什麼。

原本人生過著已經平淡無味的我,不由得怒火中燒,想起平時被老闆當出氣筒,忍氣好些年了,現在難得當

一次好心又被威脅拒絕,我不由氣的,隨後語氣漸轉淡淡的道:「死?妳?妳一個女人想殺了我這男人不成

,還是這世界上好人的下場就是死亡,那果然如此我也看開了,從小就沒有親人的我,死了也好,一了百了

,反正這世界上少個人也不會改變什麼。」

一開始我將滿肚子的不平與牢騷發洩出來也不與為意,但是當我發現那屈伏地上的女孩伸出手來拿著我從那

商店買來的麵包時,我不由愣住了,隨後看著那女孩默默吃著有點發硬的麵包。

「謝謝你。」一會,女孩吃完,依舊低頭,但嘴�卻說出了淡淡的話語。

我微笑著,本想問些女孩的一些問題,可是女孩剛擡起頭,又讓我不由得楞住。

女孩長著鵝蛋臉,小巧櫻桃唇,且隱約有一絲淡淡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雖然人顯得有點髒,卻不難知道這

是世界上少數的上等美女,且還是屬於沈默內斂型的,這讓我想起剛才被男人拋棄這各嚴重錯誤的內心話。

看著我說不出話來,女孩臉色淡淡調皮的一笑。

「我叫小春,春天的春,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郝運,姓郝運的郝,不是那各好不好的好,就是那個什麼的那各郝,阿總之我也說不上來,運呢,

就是幸運的運。」每次介紹自己的名字,我都嫌煩。

「你一個人住嗎?」女孩又問。

「嗯。」面對漂亮女孩的問話,我不疑有它。

「那我可以住你家吧,你都說你是好人了,也不怕死。」

「嗯,啊!!什麼!!」一開始慣性的回答,後來回味話中的意思就是我家可能被當成住宿旅館了,當然

,面對理智通常都是優先,雖然那女孩長的漂亮有氣質,又不像壞人。

「難道你想反悔,你不是說你是好人嗎,這颱風天好人真的不多的。」女孩淡淡笑著說完,起身便要走,

其實當時的女孩,也就是我的老婆小春,只是鬧著跟我玩的,一點也不想連累我,後來,我才了解了全部

經過,而這的後來,那些原本只是遊戲角色,那些遊戲中的武林高手,甚至遊戲中沒有存在的角色,竟然

都活生生的出現在我面前,而他們都有各共通的想法,那就是想要奪去我老婆李小春的貞操。



-----------------------------------------------

(一)

回想著幾年前認識老婆小春的回憶,我把看電視的心思轉調頭,默默微笑,話說我這寶貝老婆也真是太神

祕了,日覆一日,每天總要在靜悄悄的房間中盤膝而坐,而且每次一坐就是兩各小時不多也不少,我看著

掛在客廳的時鐘,老婆已經在房間盤膝一各小時了,看著家裡有美豔嬌妻每天如此日覆一日,穿著輕薄短

少的衣服,是太監也都會有慾火。


「不管了,坐在客廳上悶的無聊,去逗逗老婆,吃點豆腐去。」覺得百般無聊的我,正想找點樂趣的我,

卻不知道我這麼一驚擾,卻害得即將領悟的老婆遭到危機。

我輕輕轉動門把開啟,轉手輕輕和上,躡手躡腳的走到老婆身後,從後面欣賞看著老婆纖細的葫蘆形狀腰

身,我雙手輕輕抱住老婆纖細的蠻腰,在側頭從一旁看見老婆小春在瞇鳳著眼睛,吞吐著那一絲絲幽蘭香

氣,我嘴裡呼吸著老婆推吞吐出來的香味,著眼在看著下方,老婆很專注,而那也讓我大飽欣賞胸前那一

對飽滿豐盈的美乳,隨著呼吸,一吋一動,起伏不息,饒是想著老天對自己還真是眷顧,能每天這樣搓揉

一位佳人尤物,我的雙手從老婆的腰身遊移到老婆的胸前,順著老婆呼吸的韻律,我的雙手更深入搓揉起

老婆的美乳,老婆雖然瞇縫著眼,但臉色卻越來越艷紅,呼吸也越來越急促,我心想著,老婆照下是被我

真挑起欲火來了,我也不急,依舊是不疾不徐的圍繞著老婆胸前那一對豐滿的兩側,慢慢揉捏,慢慢玩耍

,我心想如此每天過的真是倒也舒坦,可以前老婆對自己總是敏感,卻總是被我弄起去慾火來之後,又總

是親了我一下就匆匆結束,而這匆匆結束燒起來的慾火,憋了幾年了,老婆今天怎麼這般容易被挑起欲火

,結婚幾年了,我連孩子都沒有,其實我對老婆的一切神秘感到好奇,可是我心裡總有點感覺,就是如果

自己越了解自己的老婆,那自己就越很有可能會失去自己的老婆,所以自從遇到老婆之後,這種種事情我

也沒有多問,而那盤膝打坐老婆卻說是自己每天的習慣,久而久之,我也只能習慣。

面對老婆小春也沒有拒絕,我雙手往胸前兩側撩開老婆純白的貼身睡衣,一隻手抽絲般的從旁輕輕一拉,

解開背後馬甲,隨後我繼續深入吻著老婆白皙的美背後,只是老婆冷摁了一聲後,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

難受,到最後老婆小春頭輕輕往後靠,胸前那兩點櫻紅任我遊移採掘,隨著老婆那彈跳般的豐盈乳點任我

一點一滑,一轉一揉,任我稱霸,好不膩手,而我隨後呼吸也深入,深吻著老婆,一隻手探入老婆下體,

此時老婆下面已經都是滿水位了,看過任何片子的我,還從未看過有如此多潮洪般的狀態,那有如娟娟潮

水潮來潮往般的。



某街道不遠處,這時有一名印度僧人,原本打坐的頭漸漸擡起,那陰翳卻又帶些沈默的面容上冷不防的帶

起一絲陰暗的微笑「陰陽天身,終於被我找到了。」



----------------------------------------------



(二)

我和老婆小春在熱情忘我之際,不斷的索取對方的吻,我感覺自己渾身忘我,有一股股暖流逐漸在我身上

散開不去,可是熱情如火的我們卻不願分開雙方,而我眼中只看到老婆那嬌豔欲滴的臉蛋,充滿迷茫。

「不好!」下一刻,老婆嘴裡急的說出,輕輕推開了我。

「對不起...老公...」

我還沒來得及消除體內慾火,老婆這一刻已經恢復理智,穿上貼身衣物站了起,天啊!

雖然如此,我還是很滿足這一次的進展,我笑了笑,「老公相信妳,以前定遇到了不好的事情,我只恨自

己沒早認識妳,能幫你分憂。」

老婆小春臉色又淡了下去,恢復平靜,現在臉上已經絲毫沒有了剛才那豔麗的神韻,反而隨著我話說完之

後的一分一秒,神色越見的緊張。

「老婆?」看著老婆起伏的臉色,我不安的問道。

「我沒事,我想出去靜一靜。」老婆小春望了我ㄧ眼,搖搖頭轉身而去。

「嗯,好。」我點頭道。

其實小春方才正準備真正獻身給老公,卻還是感覺一絲不安,她心想就算獻身給老公,那只會帶給老公更

多的不幸。

就在這時,夏天夜晚的街道上本來應該有些悶熱後的涼爽,小春卻感覺有道目光在盯著自己,雖然此時的

自己身體還有點虛弱,但還是將目光放在離自己不遠的空闊草坪上,道:「出來吧,塔爾錫,我知道你在

這裡。」

「哈哈!春麗,那麼多年沒見,本僧還真是有點想妳了。」空闊的草坪上逐漸顯出一道人影。

一位雙手合十,似瘦骨嶙峋的中年僧人慢慢走出,在他沒有頭髮的額頭到頭頂上,有三條很明顯的紅色戒

疤,而那赤裸的上半身,卻有掛著數顆如小嬰孩般的頭骨,那模樣叫人不敢親近,與僧人的氣質又有點不

同。

此時春麗幾個呼吸之間,腳踏出一圓形太極,雙手擺盪出數道淺藍色弧光,本來長髮披肩,卻在瞬間出現

兩小包頭,而身上那輕薄的馬甲也不知何時早已經退去,顯現出的是一套充滿中國氣息的淺藍色旗袍裝扮

,而在腳下太極圖形剛劃下最後的那一刻,腳上那一對玉兔腿卻不知何時已經穿上黑絲,了看那似輕便的

白長靴也換上了,此刻如果有路人看到定會傻了眼,這是哪門子的方便科技阿,這是。

被小春稱為塔爾錫的僧人,赤腳上前,依舊雙手合十,搖搖頭道:「春麗妹子還是這般討感性,知道將要

獻身與我,便也不忙換上這身戰鬥服,只可惜這裡沒有妳的老情人龍,多年前他為了保護妳,跟他的師弟

肯想聯手殺出凱薩大帝的包圍,可惜這麼多年來,只有妳逃了出來,而他們現在生死不明。」

憶起凱薩大帝的可怕,隻手便能把司令與豪鬼兩人的聯手壓制對抗,小春的臉色還是難免有些發白,但她

知道自己已經不是過去那需要人保護的她,而是修煉出更上數層樓的自己,為了老公,小春已經打算就算

犧牲自己,也不會讓老公受到一絲絲的傷害。

春麗擡單腿,右手開闔,前擺出鳳燕尾之姿:「你加入凱薩大帝了?」

「哈哈!凱薩大帝,我等僧人並非對奪權之事有興趣,凱薩大帝雖然可怕,但與我等印度神教乃是井水不

犯,我只是想對修持法界之道更有興趣罷了。」塔爾錫依舊雙手合十,只是那瞇縫的眼光深處卻逐漸透露

出一股貪婪之意。

「我等只對妳那身體中的陰陽天身有興趣,如果妳願意獻身與我,本神僧功法配合妳那中國古代陰身天陽

之氣,到時密法大成,我非但可以幫妳解決凱薩大帝,還能幫妳報殺師奪愛的血海深仇。」

小春臉色古井不波道:「是順道當你修持密法的禁臠吧。」

塔爾錫眼光不時的陰冷,「既然如此,那本僧也只好得罪。」

塔爾錫暗念祕法,雙手前提,頓時一雙骨手變長,那速度不可謂不快,只見輕巧過人的小春雙腳一鄧足,

速度飛快的差了不只一毫,瞬間身體往倒退,一股藍色氣波已經在小春的雙掌下成形。

只見小春雙掌成形,這一推力之下,那後臀部拉出半截高,那媚惑般的旗袍下身裸著黑絲襪的大腿鄧起,

一股肉眼所看的見的藍色氣波已經往還來不及收手的塔爾錫身上擊去,塔爾錫冷笑一聲,突然身影消失。

「春麗妹子功法更上層樓了,可是本僧這幾年祕法也不是沒有精進。」塔爾錫身影消失,下一刻身體出現

盤坐在半空中,他饒有興味的看著那被清風吹拂過髮絲饒有姿色的小春,只是兩人一招過後心裡都明白,

兩人各有優劣,暫時誰也難以克制誰。

這方面,眼見時間過去了許久,郝運心裡擔心老婆的安危。

「怎麼還沒回來...都這麼晚了,不行!我得出去找找!」

就在郝運循著老婆的當下,塔爾錫已經又與小春交手不下數十招,可是奈何小春身法敏捷,那身子如蝴蝶

般的輕巧飛舞,不時躲避著塔爾錫從各處襲來的怪異手腳,那身法又有如燕子般的犀利回盪,那看似柔若

無比靈動身子又會發出千鈞重擊,這讓那塔爾錫半刻之間也得不到任何好處,雖然如此,更也觸發了塔爾

錫那內心想要得到小春的慾望。

「老婆∼∼你在哪裡∼∼」郝運沿街叫喚著,聲音越來越近。

可是正在交手的兩人聽了之後,小春臉色隨即變換,塔爾錫是聰明人,交手幾招,一各退身,臉色也不好

看,瞇縫了眼,道:「妳身子給這斯廢物了?」

看出小春並不在乎自己,反而隨著那叫喊人的聲音越來越近,小春這時躲避不了,只想速戰,只時數千道

腿勁已發,比數年前更加淩厲與媚惑的腿法如千山重水畫般的意境踢出,頓時塔爾錫也不在留手,念起法

訣,鼓起胸前,此時一道洶湧大火從嘴裡噴發,那大火還未發出已有慾火焚身之感,讓小春只感覺體內似

才與老公纏綿的慾火再度迴繞,腿上踢出的腳也顯得那麼無力,一招過後,勝負已分。

郝運方才看到發出火光的地方,尋往那處一看,只見一名狀似僧人貌的,此時正親吻著老婆小春的小嘴,

而那名僧人似也看到了自己的存在,並不以為意的露出長舌親吻,他左手抱著小春蠻腰,右手正往下探入

小春的下體,此刻小春下體被黑絲襪裹著的私處,已經被涓涓細流緩緩的沁濕,意識更有些迷茫,被塔爾

錫運用那密法之下,顯然此時小春已經把塔爾錫當成自己的老公了,看到了這一幕的郝運,不由得曚了。

        我的老婆是春麗(3)        


  塔爾錫此時根本就無視於郝運的存在,對他來說,一各毫無攻擊力量的平凡人
,就算被他打上一百拳,那還不跟被小蚊子叮咬一百下沒什麼差別,相反的,塔爾
錫還有更邪惡的想法,在丈夫面前倰虐他人妻女的事情塔爾錫更是也做過不少,對
於樂好此道的他,沒有羞愧,只有獸性。

 與春麗熱吻之後,塔爾錫起身將唯一的布料退去,他骨瘦如材的身體看不出下面
這廝巨物竟令人大到乍舌的地步,那無法想像的巨根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呈現在春麗
的眼前,春麗的表情好似在等待似的,塔爾錫冷笑一聲,將那樣大的巨物直嚕進春
麗的小口中,只可惜春麗的櫻桃小口似乎無法那樣容易容納那巨物的存在,只得吞
吐出來,過了會,塔爾錫又將巨物嚕進春麗小口,如此往返幾次,直到春麗咳了,
塔爾錫才免強滿意。

 塔爾錫雙手作勢憑空在空氣中往上挪移,說也奇,春麗嬌體緩緩起身,下一刻,
春麗媚眼如春,塔爾錫一把美人攔腰,便又與之熱吻起來,塔爾錫在擁吻的瞬間沒
有放過春麗其他地方,他一把攔腰的手往下移,下一刻便把春麗浸濕的大腿擡起,
大腿私處來回撥弄,這種姿勢讓只有單腳立足的春麗好不快活。

 下一刻,雙唇分開,塔爾錫解開春麗的旗袍,由於春麗並無其他內衣,因此當旗
袍被解開的當下,那對白皙滑潤又漂亮的玉兔就一覽無誼的進入塔爾錫的眼中,直
讓塔爾錫在心理也不由得讚了一聲,只可惜他並不憐香惜玉。

 就這樣在夜深人靜的當下,郝運看著這里發生的一幕幕,他的腦海已經呈現空白
,他開始隱約以為是性犯罪現場,可是當看著那兩人熟析的裝扮,那不正是自己曾
經遊戲過且還熱衷過一陣子的遊戲人物還是什麼,只是自己老婆小春什麼時候穿成
了這樣的旗袍,且當看見塔爾錫接下來對自己老婆做出的一幕幕光景,當然最後小
春被塔爾錫撕開私處的黑絲也一片片散落,這時那巨物已經挺進在小春的子宮內不
停的進出,郝運除了矇,眼角也泛有淚光,但是那淚水還沒流出,憤怒已經擁上身
體內的每各細胞。

 就當郝運抱著必死之心與塔爾錫一戰時,一玉手突然從後堵住了郝運的口,就見
郝運驚嚇之餘,眼角餘光看到了調皮模樣的小春另一小手在自己的小口作勢禁聲,
兩人眼對眼,只是郝運此時真的是矇了,自己的老婆小春在身邊,那與塔爾錫做魚
水之歡的女人又是誰,下一瞬間,也不管郝運再想什麼,小春此時緊緊拉住老公的
手,卻是不肯放開,就這樣一路奔跑回家,而春麗的心,更對自己唯一的親人,保
護老公的心在一次讓自己更確定,她決定要將自己寶貴的初夜獻給老公。

















0.0157990455627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