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其他故事]盛夏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對一個女人來說,最重要的是什麼?是事業?金錢?家庭?丈夫?子女?
還是自己?



  直到如今我還是時常在想,嬸嬸那時的一切作為是為了什麼?把自己搞的
聲名狼藉是一種自虐的心態?還是純粹是為了報復!?我始終想不明白。


**********************************

               第二章

  在竹東家裡住了幾天,我發覺叔叔的這個家早已不成家。

  回來的這幾天,嬸嬸幾乎每天都回家吃飯。不過每當嬸嬸在家時,家裡就
沒有一個人說話,徹底的無視於嬸嬸的存在。搞的每次吃飯都只有我跟嬸嬸的
聲音。

    嬸嬸對我出乎意料的親切。她好像並沒有發現我就是那天的偷窺者。這讓
我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平靜下來,不過我還是不能若無其事的面對嬸嬸,不是因
為心虛,而是因為她的美艷。

  只是經過幾天的相處,我總算能跟她了幾句了,而每當她跟我談笑之後,
總能讓我心動不已。
  
  悶久了總有人會受不了,第三天郁慧就不再回家吃飯了,每天早上一早就
出門去了,然後要到三更半夜才會回來。

  雖然叔叔有話,叫我幫她補習功課,不過我對這個只小我幾個月的堂妹實
在沒有好感,再加上見面的時間有限,原本就缺乏積極性的我,既然有現成的
藉口可用,我當然也就樂的輕鬆。
 
  而叔叔自己呢?早餐之後,叔叔就會出門去找人下棋,而且不到天黑是不
會進門的。到後來每天吃早餐的時候反而是家裡人最多的時候。

  奇怪的是嬸嬸倒像習慣了,每天陪我吃完早餐後就去店裡上班,也是七晚
八晚才回來,有時根本整晚都沒回來。

  而我呢?我整天就在這個小鎮上尋幽探隱一番。不然我的這個暑假不就全
毀了?

  通常我閒逛的第一站就是嬸嬸的店。我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我只是想
看看嬸嬸,看看那讓我魂縈夢繫的絕艷肉體。

  嬸嬸的打扮總是很時髦的,雖然在我現在的眼光裡,那是一種俗艷。嬸嬸
很明白自己的優點,所以緊身的低胸裝就成了她理所當然的標準配備。

  每當嬸嬸出現再店裡時,就會吸引一些人來捧場,而這些人通常是男性。

  嬸嬸很會招呼這些人,只見她週旋在這些男人中間,是那麼的遊刃有餘,
就像一隻美麗的花蝴蝶飛舞在花叢般。

  我忌妒那些男人的幸運,所以我通常不會呆太久,不過我還是控制不住自
己的行為,所以我每天都要去看那麼一眼。

  在鎮上閒晃了幾天,我深深的被這個充滿悠閒雅致的客家小鎮所吸引。在
穿越街道巷弄時,我總會有一種宛如在品嚐醇酒般的沈醉感。

  現在每次經過巷口,我都會開始期待著;當轉過這個街角時,又會讓我得
到什麼樣的驚喜?

  逛著逛著,我突發奇想的想要留住眼前的景象,不是用相機,而是畫筆。

  我曾經學過素描,老師還誇過我很有天份,不過在學歷至上的社會,我只
好放棄了。

  不過素描畢竟只是基礎中的基礎,塗鴉了幾幅之後,過去的手感終於漸漸
的又回來了,而畫出來的東西也越來越讓自己滿意。

  這天上午,我在商店街靠近山腳的地方閒逛,卻意外的在山邊的角落裡,
發現了一幢古老的,已經有點荒廢了的日式建築。

  這幢古老的日式建築的前主人應該是滿有地位的吧!房子雖然不大,卻極
有氣派,樑柱籬瓦的材料都是上品。

  整體來說,雖稱不上雕樑畫棟,卻也匠心獨運,就算荒廢以久,卻只是為
它覆上一層滄涼幽深的美感而不見破敗。

  小小的庭院裡卻有一顆高大的榕樹,我想應該有百年以上了吧。在榕樹的
橫枝上懸了張秋千椅,雖然已有了些年歲,但也只是積了些塵土,動起來有些
咿咿丫丫的作響罷了。

  外門只是虛掩而已,倒是讓我行了方便。

  認真的時間過的特別快,當我把大致的輪廓描繪好之後也已經近黃昏了。
那時夕陽如血,天地渾然如一色,再配上間中出現的幾位歸人,真是如詩如畫


  望著眼前的美景,再看看自己辛苦一個下午的成果,我鬱鬱的闔起素描本
,嘆口氣的想,我一輩子也畫不出眼前的美景,也許去學學攝影才行吧!

  夏日午後的雷陣雨總是來的那麼倉促﹔才剛轉過這個街角,突如其來的大
雨就將整個竹東抹上了一整片水色。

  慌不擇路的鑽進一處低簷躲雨,我無奈的看著手裡半濕的素描簿,唉∼∼
我一個下午的心血就這樣泡湯了。

  有點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傑作,我卻只能盡力嚐試著想把它復原。在我還在
努力的當口,又有一個躲雨的人跑來這處低簷跟我作伴,我倒是沒有在意,畢
竟這裡又不是我的私產,我還往旁邊靠過去些,讓這後來客的位置大一點。

  我不經意的看了這位來客一眼,嗯!纖細的腰肢。哦!原來是位女士。

  往下一看,略顯貼身的牛仔褲讓我看到她不算大,卻圓翹又好像很有彈性
的臀部,【別問我為什麼是好像,我總不能去碰碰看吧!】看來這位女性的年
紀不大。再往下看,嘿!好修長的美腿,大腿渾圓,小腿筆直健美,去參加美
腿比賽應該能得到不錯的名次吧?!

  有這麼令人驚艷的下半身,這上半身應該會滿令人期待的﹔我裝著若無其
事的往上看,呵呵∼∼好傢夥,纖細的腰肢上居然奇峰突起,不算太大卻很堅
挺的雙峰在因為淋濕而半透明的白色T恤裡,雖然是若隱若現,卻更加的那麼
誘惑,尤其是我發現這位小姐的〔布拉夾〕居然是當時還很少見的半罩式時,
那自罩杯上半部鼓漲的渾圓,差點讓當時未經人事的我留下處男血,嗯∼∼我
說的是鼻血。

  有這樣曼妙的身材,應該也是一位美人吧?我滿懷期待的看上去,一瞬間
!我傻眼了!不是說她不漂亮,而是因為她是我在竹東少有的熟人,那個叫郁
慧的女子,我同年的堂妹。

  自從第一次接觸的不愉快之後,我們幾乎沒有任何交集,所以我跟郁慧並
不熟悉。如今卻意外的同在一個屋簷下躲雨,我真是尷尬的很啊!

  不過郁慧可比我大方,除去一開始的驚訝,她倒是很快的就恢復平靜。她
帶著一絲有點假笑容跟我打招呼:「堂哥!你也在躲雨啊?」

  這不是廢話?我生硬的應了一聲:「嗯!」

  我的生硬的反應讓她的笑容有點僵,她嘆口氣說:「你還在生我氣啊?」

  生氣嗎?也許在事情剛發生的時候有一點吧!不過我自己明白,我更多的
是驚慌,訝異,和不知所措。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說我不知道該如何掩飾我看
到那齣活春宮戲時的震撼和......竊喜。

  可是當時我不知道我該如何面對自己奇怪的情緒,所以只好用生氣來掩飾
。至於現在呢.....

  「沒什麼,我沒生氣。」這樣的回答還是很生硬,不過這已經是當時的我
所能做出最好的反應了。

  聽到我的回答郁慧沈默了,我們一個看左邊,一個看右邊。氣氛一下子又
陷入尷尬中。

  我看著遠處因為下雨而顯得朦朧的山景,心裡卻莫名其妙的想到:「這樣
好像是水墨畫喔!真美,如果能畫得下來不知道有多好。」

  就在我浮想連篇的時候,郁慧突然說:「你一定認為我是個不肖女吧?居
然將家醜外揚。」

  聽她的口氣,她好像想對我解釋些什麼的樣子。我連忙說:「如果妳是想
跟我解釋什麼,妳可以省點口水,我沒興趣知道。」
  
  我是個很冷淡,或許說冷漠更加適合的人。從小我就知道一句話叫做『閒
事莫管,福壽綿長』。在台北聽多了好心被雷劈的故事,現在的我就算是有人
在我面前出了車禍,我也不會打電話叫救護車的。

  我很清楚我想要的未來是什麼;考上好的大學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是考托
福出國深造,完成學業之後,找個錢多事少離家近,睡覺睡到自然醒的工作,
然後找個性感又蠢的大奶尤物談個戀愛,結婚生子舒舒服服的過我的米蟲生涯
,到死為止。

  這是我的幸福計畫,現在的辛苦就是為未來準備的,而眼前只是我的中場
休息時刻;等回到台北時,激烈的升學競爭又將開始,我不希望被任何意外影
響到自己的計畫。

  我知道叔叔的家有很多問題,不然叔叔怎麼會瘦成這樣?不過這不關我的
事,我只是在度假,我不想知道任何與我無關的事。

  聽到我的回答,堂妹一付很意外的表情跟我說:「你很奇怪,一般人都很
喜歡聽醜聞秘辛的。」

  我很臭屁的說:「我不是一般人,我是超人。」

  聽到我難得的幽默,郁慧很捧場的掩嘴嘻笑著。一下子屋簷下的氣氛變得
很輕鬆,幾天的生疏感就此消失。

  笑了一陣,郁慧發現我手裡的素描本,好奇的跟我要去看。

  我有些失落的遞給她說:「被雨淋濕了,都暈開了,毀了。」

  郁慧邊掀開素描本邊說:「沒關係,我看看。哇!這是車站?好像喔!這
是主恩堂,這光影的感覺真好......」

  郁慧看著我的素描本,我卻看著她的側面。郁慧跟嬸嬸長的很像,不愧是
母女,都是美艷型的美女。只不過也許是年紀的關係,郁慧的長相清秀的多,
不過相對的她也還沒有嬸嬸那麼強烈的的艷光四射感。
  
  這不是我外公家嗎?這也被你找到了,你真利害。」

  「我有畫到你外公家?哪裡?」我好奇的湊過去看。

  郁慧拿給我說:「吶!就是這裡,我外公外婆過世快二十年了,我小時後
還常跟我媽回去打掃。」

  我一看,原來就是那幢日式建築。

  「是這裡啊!嬸嬸以前居然是住在這種好地方,了不起啊!」

  「我外公在日據時代是地方保正,權力還不小。不過後來...」郁慧的
聲音低了下來。

  「後來怎麼了?」我二百五的問著。

  郁慧白了我一眼說:「當漢奸的誰會有好下場?那幢房子還是靠爺爺幫忙
才保下來的,我媽也是因為這樣才嫁給我爸爸的,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尷尬的抓抓頭,我還真的不知道,一向以來我都是以課業為重,誰會去
管這一個鄉下小地方的陳年往事?

   好像是要填補長時間的空白,我們一直在閒聊,天文地理無所不聊,我突
然發現,我這個堂妹還滿健談的,知識也很廣泛,很難想像她的學業並不理想


  聊著聊著,雨終於停了,我問她:「妳要回家嗎?」

  她猶豫了一下就說:「要!」

  我們倆結伴而行,我心裡泛起一絲奇異的感受,好像我們是一對戀人,在
遊玩過後正要回到我們的愛巢。

  不過幻想是很容易破滅的,剛到巷口就聽到家裡有人在激烈的爭吵。

  「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麼鬼,邱宏達,你給我聽清楚,只要我還
活著,我就絕對不會讓你把這隻狐狸精的妹妹和他的小孩接來台灣的。」

  「阿鳳你不要亂說好不好?我只是想媽現在也離不開阿妹,那阿妹又很想
兒子,所以我才想...」是叔叔在辯解的聲音,不過很明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這是誰啊?我好奇的靠在門邊看著裡面,而這時一直在跟我說話我的郁慧
卻沒有了聲息,俏臉一下子陰沈下來。

  往屋內看原來是嬸嬸啊!不過眼前的嬸嬸可沒有一絲絲平日裡常見媚態,
因為她正在暴怒著。

  而面對著她,承受的她全部怒氣的的叔叔卻沒有一點丈夫的氣概,只見他
蒼白著一張臉,乾瘦的身軀在嬸嬸的重壓下就像被獅子盯上的獵物。

  而阿妹就瑟縮在叔叔身後,好像希望能得到叔叔的保護似的,不過看叔叔
的樣子,根本就已經是自身難保了。而在遠遠的屋簷陰影下,奶奶沒人理會的
坐在輪椅上,眼睛依舊混濁。

  嬸嬸沒等叔叔說完就怒罵著打斷他的話說:「你想都不要想,反正我一毛
錢都不會給你,我賺的錢都是辛苦錢,我不會拿來給你去〔開查某〕的。」嬸
嬸繼續發飆著。

  我看著嬸嬸,實在很難想像一個人怎麼能跟週遭的景物如此不協調。那不
光是打扮穿著,最主要的還是那個人整體氣質所形成的氛圍。

  不過嬸嬸還真是絕代的尤物啊,我不禁感嘆著。即使在暴怒之下,我仍然
覺得她好美,就好像一頭母豹,當牠在撕咬獵物的時候,牠還是那麼的美,一
種猙獰之美。

  而且嬸嬸不但容貌美麗,更擁有一副得天獨厚的性感的肉體。性感的厚唇
,豐滿碩大的乳房,渾圓結實的屁股,雪白肥嫩的大腿,襯托出熟女成熟肉體
的極至,充滿了性的誘惑。

  嬸嬸穿著緊身短套裙,顯得渾圓的乳房和臀部的致命曲線,讓人忍不住想
一窺她裙下的誘人春光。

  嬸嬸並沒有穿胸罩,所以她兩顆如櫻桃般大小的乳頭非常清楚的凸現出來
,低V型的領口將雪白的頸脖和飽滿的胸肉暴露在外。

  同樣飽滿的臀部將短裙繃得緊緊的,險的無比的渾圓。而嫩白如雪的大腿
露在外面,配上那豐滿性感的臀部,嬸嬸簡直是惹火到了極點。

  那短裙真的太緊了,所以連嬸嬸飽滿腫脹的陰戶都透過緊身裙高高隆起,
直看得我神魂顛倒。

  嬸嬸正激動的痛罵著叔叔和阿妹,她的動作很劇烈,而她高挺肥大的乳房
,就隨著她劇烈的動作不停的跳動著,我甚至有暈浪的感覺。

  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勾動我這些天刻意壓制下來的邪念,我根本沒聽到
嬸嬸在跟叔叔吵些什麼,我只是貪婪的看著眼前的尤物,我甚至沒有做任何的
掩飾,就這樣直勾勾的盯著這尤物的兩處絕妙點。

  我不知道那時我有沒有流口水,不過就算有也不奇怪,因為我的腦中已呈
現空白狀態。

  當爭吵越發激烈,彷彿要進行到另一種層次的衝突時,我身邊的郁慧突然
衝到兩人中間,用一種帶著哭泣的嗓音尖厲的的叫著:「不要吵了,不要在奶
奶面前吵了!」

  郁慧的加入,讓場面一下降了溫。嬸嬸看了郁慧一眼,冷冷的哼了聲,什
麼話也不說;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她沒有注意到躲在門邊的我,可是我卻仍然癡癡的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自
想著自己奇異的心事發呆。

  當我回過神來時,我有些失落的想著,以前聽到人家說潑婦罵街,我總會
浮現一個畫面,一個蓬頭垢面的黃臉婆赤著一隻腳,一手叉著她的水桶腰,一
手戟指著大街痛罵。

  但嬸嬸卻讓我明白,美女尤物也可以成為潑婦河東獅,而且不見的會減損
她的顏色。

  屋裡阿妹痛哭的不停的說:「是你答應我的..是你答應我的.....
。」

  我探頭往屋內看,只見叔叔摟著阿妹,雙手不停的在阿妹的背上滑動著,
嘴巴緊貼著阿妹的耳朵,像是在保證著什麼。

  而郁慧就像失了魂般站著看叔叔。

  好不容易安慰好阿妹,叔叔摟著阿妹,轉頭對著郁慧心虛的說:「女兒.
....」

  「啊∼∼∼」沒等叔叔說話,郁慧發出了一聲讓我全身爬滿疙瘩的淒厲尖
叫:「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我再也不要在看見你們!」奪門而去。

  叔叔也嚇了一跳,趕緊追出去,巷口回響著叔叔急喚郁慧的聲音,然後迅
速遠去。

  我看著他們一個個離開,感覺很奇怪,不過我知道我只是個旁觀者,我什
麼也不能做,也不想做。

  進了門,阿妹心虛的看著我,怯怯的看著我說:「少爺...」

  「有飯吃嗎?」我不想理她,當得到確定的答案之後,我走到奶奶身邊,
蹲下來看著她混濁的雙眼跟她說:「奶奶,吃飯了。」

  經過剛剛的場面,我想也許對奶奶來說,意識不清反而是件好事吧。

  而這天晚上,誰也沒有回來。

︿︿︿︿︿︿︿︿︿︿︿︿︿︿︿︿︿︿︿︿︿︿︿︿︿︿︿︿︿︿︿︿︿︿

  那天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床上眼睛瞪著天花板,想著叔叔和阿妹,想著他
們親密的擁抱,不知道為什麼,我心中感到很憤怒,並把原先對叔叔同情迅速
的轉向了嬸嬸。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種轉變,當然現在我知道了。

  我喜歡嬸嬸,更正確的說,我喜歡嬸嬸的肉體,我想跟她上床。

  當然了,我想跟她想上床的這個念頭是被自己壓下來的。當時的我並不懂
得誠實的面對自己,而是被自己的倫理道德觀強迫自己相信,我只是喜歡嬸嬸
,只是喜歡,而沒有任何非分之想。

  不過就算這樣也是違反了我的是非觀,因為嬸嬸跟別人通姦,她對不起叔
叔。依照傳統的觀念來說,她是個水性楊花的壞女人,所以我〔應該〕鄙視她
,〔應該〕瞧不起她,那我怎麼能對他有好感?

  但叔叔跟阿妹卻讓我有了藉口【原諒】嬸嬸,原來叔叔也偷惺,兩個人都
是一樣的,所以也就不存在誰對不起誰的問題了。

  關鍵只在於我【想】原諒嬸嬸,所以我會原諒。

  在自己的綺思中入睡,說真的我已經習慣了嬸嬸每天入夢來,而且我很享
受這種禁忌的愉悅,當然我也很清楚夢也只是夢而已。

  第二天清早,還是沒有人回來。家裡只有我.奶奶和阿妹三個人。

  阿妹從昨天就對我的冷淡感到不安,一直以來我對阿妹都是尊重而感謝的
,所以我對她態度的轉變就顯得更加明顯而傷人。

  早餐只有我一個人,卻比平常豐盛。阿妹小心翼翼的招呼我吃飯,當我有
些厭煩于她的殷勤時,她很明顯的感到委屈。當我離開家門時,她突然幽幽的
說:「我只是想讓孩子過的好一點而已。」

  當時我的反應是不屑的冷笑。而這個舉動時到今日,我還在後悔。

  轉到便利商店,嬸嬸不在,換了一個滿臉雀斑的女孩在看店,人潮明顯少
了很多。

  也許是因為沒看到嬸嬸,我整個人顯得無精打采的,什麼都不想做,說真
的我有點想離開這裡了。

  反正哪裡也不想去,乾脆回家裡開始睡回籠。走著走著經過了那幢郁慧說
是嬸嬸娘家的日本建築。

  在大太陽的照耀下,這座房子卻因為院子裡的樹木密集的關係而顯得滿陰
涼的,於是我想到了那座秋千椅,也許在那裡睡覺是個不錯的點子。

  到了這裡我卻發現有點不對,我昨天離開時明明有將外門帶上拉好,現在
卻被人打開了。我順著小徑走到大門,門是開著的,而我朝思暮想的嬸嬸就躺
在門內的客廳裡。

  嬸嬸還是昨天的裝扮,身邊的紹興酒瓶居然有半打之多。滿身酒味的嬸嬸
身體呈現著誇張的曲線,她就這樣躺在木質的地板上,眼角的淚水未乾,看著
我的心一陣抽痛。

  雖然客廳還算乾淨,不過還是不適合讓人躺著。我發誓!我當時真的沒有
任何邪念,純粹只是想扶她到房間裡躺著而已;可是當我想把嬸嬸扶起來時,
也許是鬼使神差吧,嬸嬸不知道夢到什麼,突然一把抱住我,塗著鮮紅口紅的
嘴唇裡呢喃著:「不要∼∼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一時之間,我只覺得鼻子裡充斥著嬸嬸宛如實質的肉香,那淫靡至極的熟
女淫香,讓我瞬間就失去了自制力,終於壓抑不住這幾天來對嬸嬸的淫念,我
化身成了一隻失去理智的淫獸。

  我摟住嬸嬸美麗肉體,雙手迫不及待的伸向我夢寐以求的豐滿的乳房,大
力的揉捏起來。我的嘴唇瘋狂的在她艷麗的臉龐追索舔呧著她的紅唇,我瘋了
!我被自己的慾望逼瘋了。

  我甚至等不及脫下嬸嬸那單薄的衣物,一把將她的肩帶往下拉,兩顆雪白
高隆的柔嫩大乳房瞬間出現在我的眼前,因為我的劇烈動作而顫動著,那真是
誘人極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見真實的女性乳房,我很慶幸,我第一次看見的
,就是這麼完美的女性恩物。

  只是當時我並沒有品味的心情,急色這毛病這像我這種青澀毛頭的通病。

  嬸嬸抱的我很緊,所以我沒有辦法站起來脫衣服,不過我還是弓起腰來打
開腰帶連同內外褲一起脫掉,掏出了我早已脹得難受的雞巴。我的動作是如此
急促,急促到我都能聽到自己的喘息聲。

  翻起嬸嬸的裙子,脫下她半透明的黑色內褲,分開了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
,我終於讓她嬌嫩誘人的女性生殖器露出來了。

  嬸嬸還是緊抱著我呢喃著:「愛我吧∼∼好好愛我吧∼∼我想你好好愛我
∼∼愛我∼∼∼∼。」

  我壓在嬸嬸豐滿白嫩的肉體上,嬸嬸的雙腿大開著。我甚至沒有做任何瞄
準的動作,只是將屁股一拱,雞巴就毫無阻礙的插進她的嫩穴。

  我很想好好的享受這一刻的感動,但嬸嬸並沒有給我這樣的機會;當我的
雞巴一進入她的體內,她便激動到極點,從下方聳著嫩白大屁股往上撞,讓我
被動著做起活塞運動。

  她的眼睛根本沒有打開,卻嬌聲的呼叫著:「啊!好棒啊……,阿達!你
好棒啊……幹我……幹死我吧……我好爽啊……好老公……你好久沒有幹我了
……我好愛你……」

  色慾薰心的我並沒有發現嬸嬸叫的是叔叔的名字,但她蕩人心魄的叫床聲
,卻使我的雞巴更加脹大,驅使我奮力的在嬸嬸細嫩的陰道內衝刺著。

  雖然嬸嬸的陰道還沒有很濕潤,但也許是頻繁性交的關係,嬸嬸的陰道並
不像像少女一樣緊湊,而我的雞巴又不是特別雄壯,所以我的進出相當容易。

  我努力的姦淫著嬸嬸,一次次的撞擊讓嬸嬸白嫩的身子不停地扭動著,而
她兩顆雪白高隆的柔嫩大乳房也被我撞的劇烈的晃動著……

  我邊玩弄著嬸嬸的美麗大乳房邊奸淫著她,我終於明白何謂欲仙欲死!

  但這畢竟是我初次的性交,我的耐力還沒有培養出來,不過才抽插了十多
下我就將我濃白的童子精液射出在她嬌嫩的子宮內。

  嬸嬸卻還在瘋狂的挺動著,我白濁的濃精又塗在我仍然硬梆梆的雞巴上。

  她甚至在我停下動作時翻身壓在我身上,女上男下的騎著我,壓榨著我!
幸好我的雞巴還沒有軟掉,還撐得住。

  其實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我的雞巴會在射精之後卻還能保持硬挺的狀態。
我很確定我並不是天賦異稟的那種人,而這種狀況也只有出現這一次。

  說真的,當時我的雞巴雖然還是硬挺著,但當出精的酥麻感卻在嬸嬸持續
的擺動中變成一種痛苦,我呻吟的喊著:「嬸嬸……我好難過……妳停一停好
不好…………?」

  但我的聲音如此微弱,連我自己都快聽不到了,何況是陷入癡狂中的嬸嬸
?所以我只好拼命的咬著牙忍耐著,我覺得好像是被人強姦似的,痛並快樂快
樂痛。

  好不容易這股浪潮退去,我的雞巴雖然還保持狀況,卻好像麻木似的感覺
遲鈍。

  我向嬸嬸爭取起主動權,又將嬸嬸壓在身下,兩腿擠進嬸嬸雪白的兩腿間
,乳白的精液和嬸嬸氾濫的淫水讓我兩交合之間一片狼籍。

  我拉起嬸嬸讓她背對著我,雙手扶牆,讓嬸嬸雪白粉嫩的大屁股高高地蹶
起,就像是我第一次看到嬸嬸的那個樣子。

  我玩弄著嬸嬸嬌嫩雪白的屁股,手指撫玩著紅嫩的肛門口,巨大的龜頭對
準嬸嬸的嫩穴,狠狠一頂;嬸嬸「啊!」的一聲呻吟,雞巴已全根戳入嬸嬸誘
人的兩腿之間!

  從第一次見到嬸嬸被人用這種姿勢姦淫著,我就想用同一種方式狠狠的姦
淫嬸嬸,如今終於得嚐所願了。這讓我異常的興奮,所以我分外的賣力。

  我盡情的在嬸嬸一絲不掛的豐滿白嫩的肉體上,用我所知道的各種淫蕩的
體位奸淫著我美艷的嬸嬸。

  因為我已經射出過一次了,所以這次我足足幹了快一個鐘頭才再次射精。

  而嬸嬸也在我熱精的衝擊下混身一陣顫抖,陰戶里急促收縮吸吮著雞巴,
一陣滾熱的陰精也狂泄而出。

  終於我筋疲力盡下睡著了,只是就算是睡了,我仍然貪婪的抓著嬸嬸的豐
乳,這具蕩人心魄的美肉。




















0.0167858600616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