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轉發)亂倫春色滿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怎樣才能生孩子?不如直接地教他們吧!
「二 叔,我在信上叫你帶的東西有來嗎?」
「手提攝錄機嘛!大嫂,你叫我帶這個來幹甚麼呢?」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二叔,我不是說過明仔亞詩他們人已經結婚一年多連孩子都沒有個。 我怕他們沒有行房。」
「我明白了,你想偷窺他們在房裡幹甚麼?」
「就是嘛!」
「但明仔都這麼大,怎會不曉得家事呢?」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他老爸死得早,明仔又生性耿直俗點說呆頭鵝一名板眼踢下才 動一,難道要我這個繼母教他檔事嗎?怎說得出口呢!」大嫂兩頰微紅。 動一,難道要我這個繼母教他檔事嗎?怎說得出口呢!」大嫂兩頰微紅。 動一,難道要我這個繼母教他檔事嗎?怎說得出口呢!」大嫂兩頰微紅。 動一,難道要我這個繼母教他檔事嗎?怎說得出口呢!」大嫂兩頰微紅。
「明白!」德叔不好意思的回到房中,從行李箱拿出手提攝錄機。
「大嫂,你想怎樣做呢?」
「我想把這部機器掛在窗簾後,今晚暗拍下他們的一舉動。」
「使得,!」
德叔便將錄影機安放在明仔的房間,拉線接駁到芳嫂電視上並教了 德叔便將錄影機安放在明仔的房間,拉線接駁到芳嫂電視上並教了 德叔便將錄影機安放在明仔的房間,拉線接駁到芳嫂電視上並教了 德叔便將錄影機安放在明仔的房間,拉線接駁到芳嫂電視上並教了 德叔便將錄影機安放在明仔的房間,拉線接駁到芳嫂電視上並教了 芳嫂如何操作攝錄機的遙控,一個下午無話。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那天晚飯,芳嫂親自下廚出來時香汗淋漓濕透了白襯衫連黑色的胸圍也能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清晰可見。晚飯不是海鮮就河,蝦、蟹生蠔和蜆貝類絕還有燒酒看 來芳嫂誓要明仔搞嘢不可。
那天晚上,德叔都因攝取了過量的蛋白質雞巴翹首不下睡著覺。
突然敲門聲輕響, 甫一開只見大嫂身穿套碎花短擺鬆睡袍突然敲門聲輕響, 甫一開只見大嫂身穿套碎花短擺鬆睡袍突然敲門聲輕響, 甫一開只見大嫂身穿套碎花短擺鬆睡袍突然敲門聲輕響, 甫一開只見大嫂身穿套碎花短擺鬆睡袍突然敲門聲輕響, 甫一開只見大嫂身穿套碎花短擺鬆睡袍突然敲門聲輕響, 甫一開只見大嫂身穿套碎花短擺鬆睡袍乳房還在抖 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動著,德叔利眼一望便知道其 下沒有配帶乳罩再上同款的緊窄睡褲將姣好的下身表露無遺。
「怎麼了?大嫂!」德叔壓下聲線問。
「二叔, 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好嗎?」芳嫂因喝酒的緣故「二叔, 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好嗎?」芳嫂因喝酒的緣故「二叔, 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好嗎?」芳嫂因喝酒的緣故「二叔, 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好嗎?」芳嫂因喝酒的緣故「二叔, 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好嗎?」芳嫂因喝酒的緣故「二叔, 我忘了怎樣操作這機器。你過來教好嗎?」芳嫂因喝酒的緣故雙頰粉艷。
德叔便隨著芳嫂那肥美的屁股進了房間。
不知是否海鮮和酒精的影響,德叔聞到芳嫂房間有一陣熟女芬氣味。
「二叔,快坐下。」
芳嫂心急地將德叔拉下,正對著電視機坐在床椽上。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德叔按了攝錄掣後,只見床上二人在月色下不為所動各自的一邊睡 覺。
「你看,他們連做也沒有。」
「冷靜 一點,或者他們未混熟呢!多等會。」
豈料等了兩個小時!二人真的睡著,並且發出鼻鼾聲。
「你看,原來結一年都是這樣呀!」芳嫂激動非常從床上跳起我要去打 「你看,原來結一年都是這樣呀!」芳嫂激動非常從床上跳起我要去打 過這儍仔。」
「大嫂,不要呀!」德叔想拉著芳但已走去踼開了兒子的房門。
芳嫂將兒子明仔從床上拉下。
「你到底怎麼了,亞詩生得不漂亮喜歡她嗎?」
從睡夢中被母親罵醒的明仔,莫名奇妙坐在地上。
「媽,你說甚麼?」
「我問你為甚麼不與亞詩行房?」
「我們有呀!」
「有?一動不在睡著覺!」芳嫂嬲怒得拿拖鞋狂打明仔的耳光。這時連亞詩 「有?一動不在睡著覺!」芳嫂嬲怒得拿拖鞋狂打明仔的耳光。這時連亞詩 「有?一動不在睡著覺!」芳嫂嬲怒得拿拖鞋狂打明仔的耳光。這時連亞詩 「有?一動不在睡著覺!」芳嫂嬲怒得拿拖鞋狂打明仔的耳光。這時連亞詩 都嚇醒了過來。
「停啦!好咯」 堅叔拉著芳嫂,大讓我來問。「停啦!好咯」
堅叔拉著芳嫂,大讓我來問。「好,二叔你來問!」
「明仔,亞詩你們告訴我!這一年有沒行房?」
「有呀!我們晚都。」
「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晚?」
堅叔不太相信。好,你們告訴我甚麼是行房怎樣才能生孩子「不就是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可以生孩子的嗎?」他們夫婦二十分有默契 「不就是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可以生孩子的嗎?」他們夫婦二十分有默契 「不就是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可以生孩子的嗎?」他們夫婦二十分有默契 「不就是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可以生孩子的嗎?」他們夫婦二十分有默契 的同聲說道。
芳嫂聽後,差點暈倒在地上。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敦倫、行房性交或者做愛,」德叔頓時變成了一名老學究在三人面前大談 性愛 講座!「性交就是用男的器官放在女, 一同或方達致高潮講座!「性交就是用男的器官放在女, 一同或方達致高潮講座!「性交就是用男的器官放在女, 一同或方達致高潮講座!「性交就是用男的器官放在女, 一同或方達致高潮便稱為性交!
「而生孩子,就是要透這個行為讓男性的精與女卵結合才能成胚胎!明 「而生孩子,就是要透這個行為讓男性的精與女卵結合才能成胚胎!明 「而生孩子,就是要透這個行為讓男性的精與女卵結合才能成胚胎!明 「而生孩子,就是要透這個行為讓男性的精與女卵結合才能成胚胎!明 白了嗎?」
兩名少年人迷惘地搖頭,明仔甚至舉手問「性器官是麼?」 兩名少年人迷惘地搖頭,明仔甚至舉手問「性器官是麼?」
氣得德叔七竅生煙!芳嫂也跟搖頭。
「二叔,你會不說得大深了如直接地教他們吧!」
「怎麼教?叫他們脫光衣服,還是我跟人家做嗎誰你呀!
」德叔說完,氣得跑了出房間去芳嫂跟著來德叔拿起桌上喝剩的燒酒,也了兩口。
「大嫂,你要吳家有後不如讓他們多讀點書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吧?他們連最基本常識都沒有。」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對不起,二叔是我這個女人蠢教好吳家子孩!」芳嫂悲從中來淚如雨 下。
「大 嫂,妳別這樣!」二叔拿出帕給抹眼淚。你一手把明仔養我和「大 嫂,妳別這樣!」二叔拿出帕給抹眼淚。你一手把明仔養我和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哥都十分感激你。真的,又不是明仔親媽要年紀輕把一個小孩子養 大,真是難為嫂你了。」
「二叔,你別這樣說我早把明仔當自己親兒一。」
「大嫂!」德叔竟忍不住擐抱著芳。
「二叔,你怎麼啦!」
「大嫂,我想到一個方法幫明仔!你真的吳家有後嗎?」
「當然想!」
「你不怕吃虧?」
「要是能幫到明仔,我甚麼都願意做!」
「我們做一次示範給他看,讓照著!」
「我們‥和二叔你做。
」大嫂面頰立是紅到耳根子後「算了吧。我都是說而已,再想其他方法!大嫂晚安」
德叔轉身正要回房時,發現衫襬被大嫂拉著。
「讓他們‥跟著我做,真的可以嗎?」
「這是當下唯一可行的辦法。」德叔望著芳嫂艷容,
吞口唾液「我們進房吧!」
「你不後悔!」
芳嫂拿起酒瓶,喝光裡頭的點!
德叔便拉著芳嫂的柔荑回到明仔房間。
「二叔!」公老爺明仔夫婦人正襟危坐等著兩長輩回來 「二叔!」公老爺明仔夫婦人正襟危坐等著兩長輩回來
「你們先睡到對面床去。」
兩晚輩如言 照做。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明仔,待會兒你看到二叔怎麼做們兩個不要問任何題就照著辦的對 亞詩做就可以了,明白沒有?」仔還是一頭呆鵝的點著。
「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 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亞詩,待會你奶有甚麼行動也跟著做。照辦煮碗就可以了!」睜
大眼點頭說。
德叔一副正經的樣子。「大嫂,你坐在我腿上來」 德叔一副正經的樣子。「大嫂,你坐在我腿上來」
芳嫂只見德叔下胯如帳幕已經隆起,不免有些懼怕。
德叔一手將芳嫂拉到自己身上。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造愛的第一階段,就是前戲例如撫和接吻果怕羞把燈關暗點或者 喝點酒來培養情緒。」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德叔說時遲,摸快一對粗糙的大手已經伸入嫂睡房內搓揉其爆乳。
「啊‥」芳嫂嚶嚀一聲,全身在抖戰。
乳頭剛還是一樣軟綿的花糖,現在已經德叔被搓揘成粒橡皮了。
「二叔,啊‥不要這樣羞死了。」
只見明仔還瞪大眼呆坐在床上,德叔吆喝道。
「食屎仔,快給我做。」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一對巨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只有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一對巨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只有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一對巨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只有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一對巨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只有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一對巨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只有 明仔立即伸手入亞詩的罩衫內搓弄她一對巨乳,不知如何反應是好只有 一味的傻笑。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斷舐動大嫂後頸和耳垂。令芳全身酥麻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斷舐動大嫂後頸和耳垂。令芳全身酥麻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斷舐動大嫂後頸和耳垂。令芳全身酥麻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斷舐動大嫂後頸和耳垂。令芳全身酥麻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斷舐動大嫂後頸和耳垂。令芳全身酥麻 「繼續!」德叔的舌頭也不閒著,斷舐動大嫂後頸和耳垂。令芳全身酥麻 過來。
德叔讓自己大嫂臥在的身上,左手則滑到她下體撫摸搓揉那因經常勞 德叔讓自己大嫂臥在的身上,左手則滑到她下體撫摸搓揉那因經常勞 德叔讓自己大嫂臥在的身上,左手則滑到她下體撫摸搓揉那因經常勞 德叔讓自己大嫂臥在的身上,左手則滑到她下體撫摸搓揉那因經常勞 動結 實有彈性的屁股。
手指有技巧的滑入其股溝,用骨輕鑽弄她屁眼和陰阜。
「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啊!二叔,不 要這樣弄奴家很難受。」芳嫂雙頰微紅嬌喘止,甚至輕咬下唇的吟叫著。
「大嫂,讓我看你有多難受!」
「唔!不要。」
德叔將芳嫂的睡褲很容易脫下來。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只見其粉黃色尼龍質內褲,下胯早已濕了一大片連陰毛、阜和唇都能清楚 看見。
德叔喝叫:「怎樣?明仔,亞詩有沒濕。」 德叔喝叫:「怎樣?明仔,亞詩有沒濕。」
那時,明仔也將老婆亞詩的短褲。
「沒有,內褲像媽那樣濕。
」芳嫂聽見已經羞得不敢孩子的面「那麼快脫去她的內褲吧!」
明仔如言照做,亞詩明顯地在叔公老爺面前有點怕羞。
「甚麼都沒有?」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女性有不少敏感地帶,除了剛才頸和耳朵。還背項、乳頭肚臍膝蓋大 腿內側等,都可以用咀舌來刺激它們。」
「哈,很癢明哥我怕搔。」
明仔如言照做,但亞詩不斷的笑。
開始有感覺了,特別是乳頭和大腿內側。
「真給你的氣死。」
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德叔將芳嫂拋下, 一手扳開亞詩的兩腿只見陰戶上有毛數條肥美白滑蓬門緊閉,原來還是處女一名。
「叔公老爺!」
德叔用其蠱惑的舌頭,在亞詩陰戶上遊走另一手搓弄那不比大嫂小乳房和 德叔用其蠱惑的舌頭,在亞詩陰戶上遊走另一手搓弄那不比大嫂小乳房和 德叔用其蠱惑的舌頭,在亞詩陰戶上遊走另一手搓弄那不比大嫂小乳房和 德叔用其蠱惑的舌頭,在亞詩陰戶上遊走另一手搓弄那不比大嫂小乳房和 德叔用其蠱惑的舌頭,在亞詩陰戶上遊走另一手搓弄那不比大嫂小乳房和 撥弄其乳頭。
「啊!叔公老爺,明哥很舒服。」
「這一招是愛撫數的高潮,用舌頭直接刺激她陰核。」
「明白怎樣做沒有?」
明仔照辦,果然奏效。
「怎樣,亞詩的小妹有甚麼流出來?」
「只有一些白汁。
」明仔匯報「繼續舐!」
德叔立即回來服侍被冷落的大嫂,不斷舐啜她陰核和道。
芳嫂也被這個二叔弄全身酥軟,淫水不斷湧出用上氣力來。
芳嫂「啊」一聲,用緊咬著手指不讓自己發淫媚的音。
「啊!二叔,你未置家怎會懂得這麼多招數的。」
「大嫂,舒服嗎我閒時會出外獵艷嘛!今晩讓你爽死吧」。 「大嫂,舒服嗎我閒時會出外獵艷嘛!今晩讓你爽死吧」。
「啊!不 要啊,很羞呀!」
德叔見差不多,便將褲襠除下彈出一條如紅腸般大的雞巴。
「二叔,你那話兒跟我差不多呢!
」明仔居然說「真的嗎?快除褲給二叔看!」
沒有想到呆頭鵝下面真的長了一條頸,那龜像上髻。」
二女也被人的陽具嚇壞。」
「那麼長!」
「好小子,有你的我們吳家優良遺傳。來讓她品嚐一下」
德叔二話不說,便將自己的雞巴塞進大嫂咀內。
芳嫂啜吮了數下後,便主動用手輕托著德叔的陰囊套弄雞巴來舐。 -
「大嫂啊,你吹蕭的技巧很好呢?」
芳嫂低頭不語,只是埋苦幹起來。
「哎呀!」
「二叔,亞詩咬得我很痛哩!」
「亞詩,不要用牙!只咀唇和舌頭。」
「是不這樣!」亞詩如言照做, 時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美得可方物「是不這樣!」亞詩如言照做, 時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美得可方物「是不這樣!」亞詩如言照做, 時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美得可方物「是不這樣!」亞詩如言照做, 時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美得可方物「是不這樣!」亞詩如言照做, 時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美得可方物「是不這樣!」亞詩如言照做, 時小媳婦已經脫個赤條美得可方物德叔即時拿出攝錄機,拍下其美態。
「好媳婦,舐他的小袋。」
「啊!二叔,這個很舒服」
「來,大嫂讓我們做最重要的給他看罷!」
「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二叔,快奴家想死了。
」芳嫂將德的大雞巴從口中吐出還黏著幾絲唾液芳嫂主動伏在床上,把自己的肥臀高蹺起。
「二叔,快把你的肉棍插進來。」
德叔便將自己那條七吋長的雞巴,插入芳嫂濕滑陰道內。
「啊!
我要你的大雞巴,二叔。」芳嫂已經渾然忘可能因為是沒有生過孩子,德叔感到大嫂 的陰壁緊啜著自己陽具。「啊!可能因為是沒有生過孩子,德叔感到大嫂 的陰壁緊啜著自己陽具。「啊!你那裡很緊窄。」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二叔,不要停下來否則他們便沒有辦法傳宗接代的了。」芳嫂竟由自主 像母狗一樣的擺動著微脹腰肢,迎合德叔抽送。
芳嫂不停搖擺,連唾沫也流到床上。
差不多十年,芳嫂已經未試過男人肉棍和被插的滋味她還以為自己早忘了 差不多十年,芳嫂已經未試過男人肉棍和被插的滋味她還以為自己早忘了 差不多十年,芳嫂已經未試過男人肉棍和被插的滋味她還以為自己早忘了 差不多十年,芳嫂已經未試過男人肉棍和被插的滋味她還以為自己早忘了 差不多十年,芳嫂已經未試過男人肉棍和被插的滋味她還以為自己早忘了 這檔事的感覺,怎會想到來得那麼刺激而且還要在自己兒子被幹。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啊!」羞恥、興奮疼痛和歡愉集於一身,芳嫂竟不受控到達了高潮陰精 從子宮噴出,整個人也癱軟下來暈死過去。
德叔立時拔出陽具。
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只見明仔不斷挺著陽具, 想進入亞詩的陰道但卻蓬門緊閉弄得滿頭是汗不知如何是好。
「二叔,我弄不進去該怎麼辦?」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你這個青頭仔,甚麼也不懂老婆還是處子女膜緊拉著內壁拿些豬油 來吧,
「豬油!煮菜用的?」
「對,快。」
明仔走了出外。
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的姪媳婦,心想明仔真有福氣如此小美 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的姪媳婦,心想明仔真有福氣如此小美 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的姪媳婦,心想明仔真有福氣如此小美 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的姪媳婦,心想明仔真有福氣如此小美 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的姪媳婦,心想明仔真有福氣如此小美 德叔一對淫眼望著床上赤裸的姪媳婦,心想明仔真有福氣如此小美 人做他的妻子,看得亞詩怪不好意思用手按著下體。
明仔拿著滿缽的豬油回來。
「別怕,小媳婦讓叔公老爺來替你開光。」
德叔用二指舀了一撮豬油,扳開亞詩的兩腿將抺在小蜜桃上。
擦弄了數次,德叔的二指便能插入亞詩陰道內。
「痛嗎?小媳婦!」
「下面有點脹,但不痛!」
德叔繼續用手指抽送亞詩,連都開始有反應。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叔公老爺,很舒服。我心跳得快哦是不要升天了」亞詩的愛液和 著些微血絲流出陰道。
「明仔,你看老婆的處女膜穿了。」
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豈料, 當德叔全力抽弄亞詩的時候明仔竟望著鄰床芳媽只見一對大木瓜乳粉的乳頭和那肥美肉屄流出汨 淫水。
看得明仔的雞巴又脹大了明仔竟忍不住走近芳 媽用雞巴頂著她那肥屄磨弄,如蛋般大的龜頭沾了明仔竟忍不住走近芳 媽用雞巴頂著她那肥屄磨弄,如蛋般大的龜頭沾了明仔竟忍不住走近芳 媽用雞巴頂著她那肥屄磨弄,如蛋般大的龜頭沾了明仔竟忍不住走近芳 媽用雞巴頂著她那肥屄磨弄,如蛋般大的龜頭沾了明仔竟忍不住走近芳 媽用雞巴頂著她那肥屄磨弄,如蛋般大的龜頭沾了明仔竟忍不住走近芳 媽用雞巴頂著她那肥屄磨弄,如蛋般大的龜頭沾了媽的淫水,在陰門前磨了數下竟然「噗茲」一聲便滑入道。
明仔感覺到芳媽的陰道又濕熱,內壁緊包著自己陽具。
明仔開始學德叔一樣抽送著芳媽。
「媽,好舒服。」
芳媽從昏睡中甦醒過來。
「二叔,人家受不了你放過。」
「媽,好舒服。的美屄插得明仔很!」
「衰仔,你幹甚麼?我是媽來的不可以這樣。啊!」
「媽,你跟二叔又可以。我不依要插」
「不要這樣。二叔,快阻止明仔」
德叔此情景只有聳肩,不可置否。
「媽!我不能停下來,太舒服了。」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叔公老爺,人家要你的大雞巴。」亞詩俯在德前用口唅著軟下陽 具。
「亞詩!」德叔看見隔壁亂倫春色,自己的姪媳婦又替吹奏即時起頭。
「你這個小蕩娃,等叔公老爺教做人的道理吧!」
經過在亞 詩的陰門前磨弄一番後,德叔終於成功奪取了初夜陽具挺入經過在亞 詩的陰門前磨弄一番後,德叔終於成功奪取了初夜陽具挺入經過在亞 詩的陰門前磨弄一番後,德叔終於成功奪取了初夜陽具挺入經過在亞 詩的陰門前磨弄一番後,德叔終於成功奪取了初夜陽具挺入經過在亞 詩的陰門前磨弄一番後,德叔終於成功奪取了初夜陽具挺入詩陰戶的一刻,芳媽大叫。
「二叔,你怎可‥她是後輩。還有我的媳婦啊」
芳嫂有些難為情,因自己竟被兒子插得很舒服而且刺 激。
「明仔,快停你老婆被二叔幹了。阻止的」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媽,二叔跟我都是一家人怕甚麼!這有經驗定可以把亞詩調教成 一位好媳婦的。」
「況且,你捨得我停下來嗎?」
「噢!」明仔沒有停下來繼續抽插啜泣著的母親。
「媽,我不行了要尿。」
「不要射進裡面,是懷孕了我哪有目見你老爸。」
明仔始終是第一次,於在芳媽的身上射了灘又濃稠精液。
而另一廂,亞詩也被叔公老爺插得七上八落三魂不見了魄‥‥
「叔公老爺,人家受不了。啊這招叫尾生抱橋是很厲害的數」
「那麼叔公老爺一定要教明哥,把人家弄得難受死了。」
「我也快了。亞詩,想喝叔公老爺的子孫汁嗎?」
亞詩如小女孩般期待著喝冰淇淋一樣點頭。
「來,亞詩啊。
」如泉湧的精汁噴灑在一張俏面上亞詩用舌頭將德叔的精液從面上舐進口中。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自那天晚上,德叔和芳嫂一家時雙皇后要不是就四人混 戰。 每天都是亂倫春色,滿屋呻






















0.016637086868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