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新爹潮流02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平凡中的刺激



小林是我們公司中著名的歡場老手,人都三十歲了,卻都不肯結婚,其實他人不錯,但是就是他的態度及他的生理需要嚇跑了幾個女朋友。因為這人高大強壯,一百八十幾公分的身高使他看起來像條牛一樣,而且精力充沛,每日的生理需要都超過常人。



記得我剛進入公司時,當時他有個要好的女友,第一次和他上床就被他一夜幾交的實力嚇跑,而且據說每次持久的時間都不下於十分鐘,難怪女方會嚇跑,真不曉得他與生俱來的造精能力究竟有沒有極限。



兩人分手之後,小林卻念念不忘她,托我當兩人的和事佬,可是女方卻死也不肯回到他身邊。



據她表示當他倆第一次性交時,她真的已經十分滿足,無論技巧、時間等等。不到一小時他又要一次,這時她也沒感到如何,反正男朋友嘛,可是接下來的三、四、五次小林是越戰越勇,一次比一次長而且更猛,於是她被弄得性趣盡失,不僅倒盡胃口,更害的她雙腳酸疼,那地方也痙攣不已而走路困難,隔天只好請假休養。



「如果我繼續和他交往下去,」她翹起腿並點了一根煙「那我豈不連事情都不必做,整天就是吃飽飯等他回家來操我?」



然後她吐了一口煙圈,加重語氣說「更可怕的,搞不好哪天就被他操死在床上了。」



我苦笑了一下,的確,我相信事實如此。碰了一鼻子灰後,只有回去告訴小林說她硬是不肯,小林除了聳聳肩外未做任何表示。



既然沒有固定的性伴侶解決需要,而身體卻又不允許禁慾,只好時常去風月場所。



我想他大概是受的傷害多了,於是對女人的態度十分奇怪。



他曾說過:「結婚之後除了會被那個女人羈絆而無自由之外,更糟的是不能享盡天下眾多的美人。我,小林,出生在這個世上的任務便是替那些女人填滿她們缺空的洞,這麼多的女人需要我,所以我怎能結婚呢... 。」



當時我對這種態度自然是嗤之以鼻,因為我的事實是有一個愛你的太太終究強過放蕩不羈的生活,而且我倆也異常恩愛,於是陶醉在新婚燕爾的我,十分自然不會做如是想。



但令人驚訝的是,這次小林約我去市郊的一家日式三溫暖時,一反以前的一口回絕,我竟稍稍遲疑一會,然後開口答應他的邀約。



「我真的是變了嗎?」我暗自猜想。



於是我和他以及幾個年輕的男同事下班後就去見識見識。



我沒打電話給太太,因為我怕一聽到太太輕柔的聲音時就將一切招出,也真的不知道該掰什麼理由才能通過她的詢問。



我們的目的地是市郊外環道路上的日本式三溫暖,小林說日本風味的地方比較適合我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菜鳥」。



車程大約四十多分鐘左右。



一進到偌大的接待廳,便有好些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小姐穿著日式和服迎來,其中幾個和小林十分熟絡,頻頻對他撒嬌,而林也一手一個抱住兩小妞,在她們勻稱纖細的身軀上恣意撫摸,接著轉過頭來對我們說:「你們要不要先喝點酒,吃吃小菜?」



一時我們幾人面面相覷,他看到我們絕對做不出任何判斷,於是帶我們先去餐廳吃東西。



事實上我們的確作不出決定,於是遵從他的建議,畢竟他的經驗老到。



看到這麼富麗堂皇的三溫暖,我真的張大了口,才發現以前認為風月場所清一色點著一盞昏紅的燈泡,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就是直接了當一男一女上床的想法有多可笑了。



不僅裝潢精緻,甚至坐台女服務生也明 照人,寬鬆的和服下是多少男人一遐想便氣息急促。



難怪小林會駐足於此,甚至不結婚也可以。



他們的餐廳說穿了是一種附屬於三溫暖的摸摸茶,當我們走過各種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時,耳際不時傳來女服務生的撒嬌聲,客人的淫笑聲。



我想這間餐廳只要不怕被人看的話,任何地方「辦事」都不會有人管,因為我注意到有個桌台旁的沙發上,一個肥胖的男人正壓在半裸的女服務生身上,臃腫而肥胖的臀部在女服務生叉高的雙腿中不停地上下起伏著,女服務生裸露的臀部把高級沙發搖出一陣陣刺耳的吱吱聲,掛著一條黑色尼絨的內褲的左腿,隨著男人臀部的起伏而上下振動。



上了年紀且滿面油光的男人開著一張油膩的口,不時地從溢滿口水的嘴中發出一陣陣像狼嗥叫的怪叫聲,女服務生誇張的淫叫更是回湯在泛著暗紅色燈光的餐廳中,可是在餐廳中的男男女女正沈湎於自身的肉慾中,絲毫不關心,不注意他們。



走過一段路後,真應了剛才的話,的確有不同的客人和不同的女服務生重複著同樣的事。



我們一行五個人坐在靠近櫃台的五號桌,這個位置剛好可以看見整個昏暗的餐廳。



我偷窺似地掃瞄整個情況,除了剛才那個胖子較為顯著外,另外左前方約五公尺的十一號桌也引起我注意。



坐台的女服務生上身赤裸著伏在客人位置的桌面下,低垂的頭不時地上下運動,手中握著一個在昏暗燈光下看不清的東西吸吮著,那個被她服務的客人則仰躺地張著口,一開一合地好像一隻脫離了水池的魚。



「你在想什麼啊?」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服務生問我。



看著她塗擦鮮紅口紅的嘴唇,我聯想到十一桌發生的事,同樣的方法不知取悅過多少客人,然後再和你接吻。



忽然對她們感到厭惡起來。



我轉過頭沒有理她,臉色亦不甚和善。



按順序是服務我的女服務生見我不搭理她,也就摸摸鼻子,自認踢到鐵板地去和小林他們玩鬧在一起,而我也不去管他們,逕自喝著酒及吃東西。



過了十幾分鐘後,小林一夥男女已經十分活絡,動作也開始猥褻。



平常看起來一派斯文的阿明這時手正在一個女服務生的裙子下動作著,弄得她趴在他身上粗聲怪叫。



連剛來我們公司不久的阿正,也對其中一個看起只有十五六歲的女服務生搓乳摸臀。



阿祥他倒是較為大膽,讓一個女服務生將手伸進褲頭裡端玩著,要她算算他有幾粒。



自然更不用說小林了。



只有我就這樣呆呆地坐著,因為那些女服務生認為我不太好伺候,也就不來管我。



沒多久,還是小林先發出一聲怪叫,從一旁女服務生的裙子裡伸出手掌,用舌頭舔舐著被濡濕的掌心。



然後每個人十分有默契地個別起身要洗三溫暖。



想想自己反正這樣也不好,便要回家。



可是小林說:「唉呀!難得大家出來快活,這樣太不夠意思了吧?」便去找來管理的媽媽桑,要她換給我一個新的。



我還來不及拒絕,媽媽桑便來了。






















0.0201330184937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