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淫伯母把她的好友讓他抽插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二十二歲的羅殲威和他女朋友的母親,三十八歲的早已經是一對性慾男女。葉碧霞也是為了可以留下羅殲威這一根淫棍,可以供她任意使用。所以,梁韻花把她的親生女兒,十八歲的梁韻花,在她刻穴排下,讓羅殲威狠狠地插破了她處膜。而且,梁韻花還經常引介她的朋友讓羅殲威給她們享受年輕的大肉棒。


某日,梁韻花請了三位太太在家裡打牌,事先梁韻花羅殲威對,說:「小寶貝,明天我邀三位太太來打牌,你先看看中意那一個,就對我講,媽媽設法引來給你玩,但是不可和她發生感情,玩過就算,知道嗎?」

羅殲威說:「我知道,親媽媽。我心中愛的是你和碧霞,我娶了碧霞以後,還是會永久侍候你的,我心愛的媽媽,小肥穴丈母娘!」

梁韻花說:「死相!」

在晚餐時,梁韻花在她的朋友前介紹的說:「這位是性福大學的學生羅殲威先生,租居在我家對街的那一間房屋裡。殲威,這位是何太太,這位是孫太太這位是梁太太,她們都是我的好朋友。」

羅殲威一邊吃飯,一邊細觀三位太太的容貌和身材;何太太五十開外,小眼圓臉,雙奶肥大而下垂;孫太太四十出頭,臉形身材是高高的,雙奶尖尖小小的;梁太太二十六、七歲,可以說是風姿絕代,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雙奶豐滿而漲漲的,迷人極了。

羅殲威心中已決定要玩玩何太太和梁太太二人,嚐嚐四十開外的婦女,以及二十餘歲的少婦風味。

晚上,梁韻花在床上摟著羅殲威,問:「小寶貝你看中那位太太?」

羅殲威說:「我喜歡何太太!」

梁韻花說:「嗯!何太太都四十多了,她的丈夫已經六十多歲可能不能辦事了,那倒好辦。」

羅殲威說:「好呀,你怎麼說都可以。來!讓我今晚好好的侍候你一頓豐富的宵夜點心,作為謝禮。」

於是,羅殲威把那一根早已硬蹺蹺的大雞巴,拿出來大搞這位未來的丈母娘。從那晚起羅殲威和葉碧霞母女雖然和羅殲威同床共眠,但是梁韻花不許羅殲威再和她母女性交,要羅殲威在這三天內養足精神,以便迎戰何太太。

三天後正逢星期六,葉碧霞的學校舉辦兩天一宿的郊遊,家中只有羅殲威和梁韻花,她叫羅殲威暫時在葉碧霞房中等待,她則打電話邀何太太,而成其好事。

何太太來後梁韻花陪她談起來。

何太太說:「葉太太,你不是說要打牌,怎麼沒有一個人來呢?」

梁韻花說:「我是先打電話給你的,再打給其他二位太太,她們說要在家陪先生和孩子,等明天再來打,真不好意思。」

何太太說:「沒關係,家裡人都出去不到晚上是不會回來的,反正一個人在家也無聊。」

梁韻花說:「說的也是,我的先生一個月有二十七天不在家,我那個丫頭嘛,她一上學去,我也是一個人在家裡,無聊透了,所以打打牌消磨時間。說真格的,何太太!你比我好多了,不管怎麼樣,晚上睡覺還有先生陪著你,不像我晚上都是一個人冷冷清清的,有時候一夜失眠,渾身難受死了。」

何太太說:「葉太太!各有各人的苦衷,是無法說出來的。算了!不說也罷。」

梁韻花說:「何太太,說說不妨嗎!我們都是女人,有甚麼關係,說給我聽聽,到底你有甚麼苦衷,何不互相想辦法來研究一下去解決這種無聊的日子,你看怎麼樣呢?」

何太太說:「好吧!你可不能對別人亂講呀。」

梁韻花說:「你放心,我的目的是想聽聽你的事情以後,看看有甚麼方法來打發這種無聊的日子。」

何太太說:「你說我晚上睡覺有先生陪著,但是他已陽萎多年了,我才四十三歲,身體也很健康,當然還需要性安慰,可是他已經不行了。我本來想到外面找一個男人來替我解決問題,但又怕找到不良份子,所以只好忍耐著,每天打牌到天亮,免得想到那性事就難受,而睡不著覺,失眠到天亮。」

梁韻花說:「照這樣看來,你的情形和我差不多,我的先生他每月回家二、三天,和我行房連三分鐘的能耐都沒有,使我天天盼他回家。回來了不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弄得我不上不下的更難受。何太太我倆真的是同病相憐的苦命人。何太太,我有一句話問你,你必需真心誠意的回答我,不要不好意思講,好嗎?」

何太太說:「好的,請說吧。」

梁韻花說:「那你想不想找一個年輕力壯的來替你解決生理上的需要呢?」

何太太說:「想、當然想呀!可是年青的他會喜歡我這個老太婆嗎?再說我的身材也不美了,他會要我嗎?」

梁韻花說:「那可不一定呀!男人嘛,是各有所好。有的喜歡已婚的少婦,有的喜歡豐滿成熟的中年婦人,這就是各人的喜好不同。眼前就有一位喜歡像你我這種既豐滿又成熟的年輕人,就看你敢不敢要了。」

何太太說:「那是誰呢?你認識他嗎?」

梁韻花說:「就是羅殲威,上星期不是還一同晚餐的嗎?」

何太太說:「喔!是他呀,我記起來了,長得蠻英俊健壯的,你怎麼知道他喜歡豐滿成熟的中年婦人的。哦!莫非你已經跟他有過了!」

梁韻花說:「何太太,我就對你老實的說了吧!我因為太寂寞空虛,已經和他發生關係幾個月了,為了怕我的女兒知道了,會告訴我的丈夫,所以把女兒也給他玩過了。若是你有意的話,我叫他來侍候你一番,他很欣賞你那豐滿成熟的胴體,何太太是否願意呢?」

何太太說:「這個!我!」

何太太粉臉羞紅難當地說不下去了。

梁韻花說:「何太太,別害羞了,反正我們又不是沒經驗,為瞭解決性的需要,嚐嚐年輕力壯的味道也未嘗不可。再說羅殲威那孩子,不但人長得英俊健壯,而且他生有一條粗長碩大的陽具,能持久耐戰,功夫又棒,每次跟我性交時,都把我纏得要死不活的,那才真要命呢?何太太,我是把你當作大姐看待,你若有意,我就叫他來陪你。你若不願意就算了,千萬別傳漏出去,你考慮考慮吧。」

何太太說:「可是,他的年紀比我的兒女還小呢?那、那多難為情嘛。」

梁韻花說:「哎呀!我的何大姐,你又不是給他做太太,管他年紀是大是小。我我為了要享樂,連女兒都給他玩了。怎麼樣,你考慮好了沒有?」

何太太說:「嗯,既然他很欣賞我,我也很需要異性的安慰,好吧。」

何太太被梁韻花的一番遊說,春意上眉稍,渾身發熱,情慾也興奮起來,而陰戶中開始騷癢濕潤了。

於是,梁韻花拉起了何太太的玉手,一同走到臥房,二人坐在床上,梁韻花則對何太太說道:「何大姐,你先在這裡坐一下,我去叫他馬上來。」

何太太說:「怎麼大白天的就!就!那多羞死人呀。」

梁韻花說:「哎呀!大姐,你管它是白天或晚上,我和他只要是興趣來了,也不管是白天或是晚上,關起房門就辦事。尤其在白天辦起事來,更能增加彼此的情趣,玩得更痛快。」

過了一會,羅殲威來到臥房,將房門鎖好,走到床邊坐在何太太身邊,只見何太太那圓圓的粉臉,羞紅的低著,雙眼也不敢看我,知道此時何太太已經春情淚蕩,心情混亂了。

於是,羅殲威用左手摟著她那稍嫌粗大的腰,右手擡起她羞紅的粉臉,用嘴先去親吻她的面頰說:「何媽媽,你好漂亮,又豐滿成熟,我想你好久了,謝謝你今天能讓我達成心願。我要好好的愛你、疼你、侍候你。」

何太太這時閉著雙眼,呼吸急促的嬌喘,粉臉羞紅過臉。羅殲威則將嘴過去吻上她的嘴唇,雙手一齊伸到她的胸前,開始揉搓那一雙稍稍下垂的乳房,時而用手指去捏弄兩粒乳頭。

何太太被羅殲威這一陣調弄後,竟自動的將香舌伸入他的口中。

何太太好似忍受不了了,也開始用力的吸吮我羅殲威的舌尖。羅殲威感覺到她比他還會吸吮,而且雙手緊緊的抱緊羅殲威的頭,羅殲威被他吸得大雞巴挺硬高蹺起來了。

羅殲威再也忍不住,替何太太寬衣解帶,她也很順從的讓羅殲威把她全身脫得精光。羅殲威看她全身雪白豐滿。羅殲威用手撥開何太太的雙腿,她則自動張開得大大的,兩片大陰唇,淫水滑潤的,紅色的肉洞,己經濕濕的流滿了淫水。

何太太急忙把羅殲威拉到她的胴體上面,將羅殲威夾在她的兩腿中間,肥臀向前挺動,口中浪叫道:「小寶貝,快、快給我插進去,我裡面癢死了。」

於是,羅殲威握住大雞巴,對準她的肉洞,用力猛的一插至底。「噗滋!」一聲,羅殲威因用力太猛,東西又大,只聽她叫著說:「啊!哎呀!嗯!哎呀!哦!我的媽媽呀!好痛!啊!」

何太太雖年屆四十餘歲,老騷穴雖然已和她丈夫玩過近卅年了,又生過三個兒女,但是其夫年老物小,那個小肥穴又長得肥厚,好似還沒生育過的少婦一樣緊小異常,被羅殲威這樣一插到底,怎不痛得大聲叫呢?

何太太的雙手雙腳將羅殲威緊緊纏住,他用手揉摸著何太太的大乳房,說:「何媽媽!還痛嗎?」

何太太被羅殲威這一問,過了半嚮才說:「嗯!小乖乖!哦!你怎麼這麼狠心!嗯!一下子就插到底,差點沒把我痛死!嗯!哦!喔!啊!」

羅殲威看何太太粉臉轉紅,媚眼蘇麗娥絲,心中倒也平添了不少情趣,於是羅殲威開始緩緩地抽插起來。

何太太這時仰躺在羅殲威的身下,她的一雙媚眼緊緊看著羅殲威的臉,粉臉不時的發出微笑,嘴唇微張嬌喘著。

羅殲威忽然發覺何太太的肥臀也開始在擺動起來,嬌聲浪語的說:「嗯!小心肝!大雞巴的親兒子!快用力插!嗯!哦!插死何媽媽吧!我好舒服,啊!人家花心被你碰得酥麻死了!哎喲!我要!嗯!哦!洩了!哦!喔!啊!」

羅殲威感到何太太的陰道漸漸發熱起來,加速抽插,才插了卅多下,她子宮內的淫水,往外直流。我的大龜頭被她那一股熱流激得麻癢癢的,忙將陽具抽了出來。

羅殲威說:「何媽媽你洩了好多啊。」

何太太仰躺在羅殲威的身下,嬌聲嗲氣的說:「不、不要看嘛!也不要問人家嘛,羞死人了。」

何太太那雙小而嬌媚的眼睛,半閉、半張著,享受那第一次高潮的異味。何媽媽此時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美感。

這也難怪,何太太自從嫁了丈夫至今將近卅年了,老頭子的陽具生得短小,在年輕時還算可以,中年以後從來沒有使自己滿足過。所以今天被羅殲威的大雞巴,才幹了數十下就已洩了那麼多的淫水。

當何太太正在回味這種奇異的快感時,羅殲威那一根大雞巴已全根拔出來,這叫她如何忍受得了。

何太太呼叫著說:「喔!小寶貝!喔!不要抽出去嘛,人家好!好難受啊!嗯!哦!喔!啊!」

羅殲威故意的逗何太太,說:「何媽媽,你甚麼地方難受呀?」

何太太說:「嗯!死相,你真壞!明明知道,還來問我。」

羅殲威說:「何媽媽,你又不說,我怎麼知道你那裡難受嗎!是!是那裡嗎?那裡?又是那裡呢?」

何太太說:「嗯!我不來了嘛,你知道還假裝不知道,你呀壞死了,我的心肝寶貝!別再逼我嘛,人家要你再!啊!」

何太太被羅殲威逗弄得把小嘴蹺得高高的,假裝一付生氣的樣子,嬌媚動人。

羅殲威說:「我要你叫我一聲好聽的,讓我聽得舒服過癮了,我就!」

何太太說:「嗯!那你要我叫你甚麼,才聽得過癮呢?喔!啊!」

羅殲威說:「我要你叫我一聲親哥哥和親丈夫,還要說,妹妹的小穴癢死了,要親哥哥、親丈夫的大雞巴插進去幹死我。」

何太太說:「啊!要死了,我怎麼叫得出口嘛!我的兒女都比你大,這、這叫我怎麼叫得出口嗎?嗯!哦!啊!」

羅殲威說:「這有甚麼關係,在做愛的時候,叫聲越親熱,動作越淫蕩,玩起來才能盡興。我們現在是為了滿足雙方的性慾需要,而正在偷情。偷情的滋味是又緊張、又刺激、又滿足嘛!」

何太太說:「嗯!小寶貝,我真愛死你了,要是我能夠年輕個三十多歲,一定非嫁你不可,你真是我的親丈夫、親哥哥!哦!喔!來吧!妹妹的小穴癢死了,要哥哥的大雞巴快點給妹妹插進去,替妹妹止止癢,解解飢餓親丈夫。」

何太太激動的用手抓住羅殲威的大雞巴一陣套弄,嘴裡嬌聲的說著,那種迫不急待的模樣,再加上她玉手套弄我的陽具,這一陣淫蕩的動作和浪語,使羅殲威慾火燃燒得更激烈了。

羅殲威怕又弄痛了何太太,所以用手握著大陽具,對準她那紅紅的肉洞,慢慢的插了進去。

何太太說:「唔!唔!好漲!嗯!哦!喔!啊!」

淫水濕潤著何太太的肉洞,羅殲威只挺了數下,他的那一根大肉棒已全根盡插到底,大龜頭已頂到何太太的子宮口了。

何太太說:「嗯!哦!親哥哥,你又頂到人家!人家的花心了!啊!好漲!嗯!啊!好酸!嗯!哦!喔!啊!」

羅殲威說:「親妹妹還會不會痛啊?」

何太太說:「嗯!哦!親丈夫,現在不再痛了!嗯!哦!只是好漲喔!大龜頭頂得妹妹的穴心好酸!喔!啊!好癢!小寶貝!哦!喔!啊!動嘛、快動嘛!嗯!哦!喔!啊!」

羅殲威是越抽越快,越插越深,左右插花,到底時來陣旋轉使大龜頭磨擦她的花心。

何太太說:「啊!親丈夫!嗯!哦!頂得小穴好美!我的大雞巴親哥哥!嗯!哦!喔!啊!」

羅殲威說:「親妹妹你好浪啊。」

何太太說:「嗯!哦!人家忍不住了嘛,你還!還羞我,啊!要命的親丈夫、親哥哥、親兒子!啊!你要幹死我了呀!嗯!哦!喔!啊!」

何太太現在已樂得纏在羅殲威的身上,雙腳高高擡起纏在我的腰上,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擺動著,拚命上挺來迎合我的抽插和猛頂。

何太太說:「嗯!哦!親愛的!哦!快一點!啊!嗯!哦!喔!啊!」

羅殲威說:「何媽媽!你美不美!」

何太太說:「嗯!哦!好美!美死我了,妹妹愛死你了,我一個人的親哥哥!嗯!哦!喔!啊!」

羅殲威的抽插加速了,大龜頭每次頂到她底部敏感的花心時,一吸、一吮著他的大龜頭,她的身體也隨著抖動幾下。何太太每次正在享受這酥美的餘韻時,大雞巴往外一抽,小穴裡又是一陣麻癢。

何太太從來沒有享受過的滋味,她怠到真是太甜美、太舒暢,也太棒了,使她去體驗這性愛的異味。這時候若要她把一切都奉獻給我,她都願意的。

何太太這時嬌聲說:「嗯!哦!心肝寶貝的親哥哥!我要死了!嗯!啊!我又要洩!哦!喔!啊!洩了!嗯!哦!喔!啊!」

羅殲威這時也累得停止了抽插,俯在何太太的胴體上休息一陣。

何太太說:「嗯!哦!哎呀!親哥哥,不要停呀!妹妹難過死了!我還要!喔!啊!」

何太太雙手抱緊羅殲威的屁股,把臀部拼命挺起,說:「親哥哥!快插呀!你怎麼停下來嘛!你、你真會作弄人,我要被你弄死了,快動!快插呀!」

羅殲威說:「親妹妹,我以為你已經滿足了,才停下來的嘛。」

何太太說:「嗯!哦!親丈夫,我還不夠!我還要!求求你!心肝寶貝快!嗯!哦!喔!啊!點嘛,我要哥哥的大雞巴!哦!不然!我不依!啊!」

羅殲威知道何太太已浪到極點,這才又猛的抽插了廿多下。

何太太說:「啊!大雞巴頂到花心了!美!嗯!哦!美死妹妹了!嗯!哦!喔!啊!」

羅殲威故意的又停了下來,用手揉捏著她的大奶房和乳頭。

何太太說:「嗯!哦!!我的親丈夫!小祖宗!別!別再作弄我了!嗯!啊!求求你!小心肝!嗯!哦!妹妹的小穴難受死了!快、快插妹妹吧,唔!嗯!哦!喔!啊!唔!」

羅殲威這時才拿出真功夫,開始狠抽猛幹,下下盡根,次次著肉,連續抽插了一百餘下。

何太太這時被羅殲威幹得欲仙欲死,接連洩了三次之多。

何太太說:「嗯!哦!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你插死妹妹了,小心肝!哎呀,我的水快流乾了!大雞巴哥哥!你饒了我吧,停、停一停!哦!喔!啊!不能再!再插了,我!我又洩了!哦!喔!啊!。」

何太太再次洩的時候,羅殲威感到一種奇妙發生了,小肉穴的子宮口大大的張了開來,把羅殲威整個大龜頭一下咬住,緊緊不放,過了大約二分鐘左右,則慢慢的放了開來,連續不停的。

羅殲威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位看起來不太起眼的何太,他想不到她的花心能把他整個大龜頭緊緊包得那麼久都不放開,這還是第一次玩到生有於此名器的婦人。

何太太說:「嗯!親哥哥,妹妹這一陣好舒服!嗯!哦!太美了,哥哥!妹妹的小穴好!嗯!喔!啊!不好!心肝寶貝!你舒服嗎?嗯!哦!喔!啊!」

羅殲威也急忙停止了抽插,讓大龜頭被花心吸吮。

羅殲威說:「啊!我的親妹妹!親太太!親媽媽!你的小穴真棒!吮得我的雞巴頭爽快死了!我真願意死在!你那小穴裡!」

何太太說:「嗯!哦!唔!親哥哥!妹妹好愛你!好愛你!只要你喜歡!你需要!妹妹的小穴隨時都等你來幹!我的親丈夫!小祖宗!別!別再作弄我了!求求你!小心肝!嗯!哦!喔!啊!妹妹的小穴難受死了,快!快插妹妹吧!哦!喔!啊!唔!嗯!哦!喔!啊!唔!小心肝!嗯!哦!喔!啊!何媽媽以後一天都少不了你,一天都不能沒有你了!我要命的心肝寶貝肉。」

他們兩人摟成一團,何媽媽為了討好羅殲威這位大雞巴的親哥哥,她的小浪穴的花心不停的吸吮龜頭,肥白的粉臀也不停的擺動磨轉。

全裸的兩具胴體緊緊的纏在一起,淫態百出,羅殲威真是有生以來所玩過的其他四位中年美婦人,都比她的功夫差一籌。

羅殲威拼命的猛抽狠插。

何太太說:「嗯!哦!哎喲!小心肝!小寶貝!我要死了,我忍不住了,又要!洩!洩給大雞巴的親丈夫!親哥哥!喔!嗯!哦!喔!啊!」

何太太前後共洩了五次,渾身不停的喘。雙目緊閉,別說她沒有還手之力,就連招架之力也沒有了。

何太太那小淫穴裡面淫水一陣陣不停的往外流,兩條粉腿,隨著羅殲威的猛抽狠插,不斷的一伸一縮。

何太太的嘴裡叫著說:「小祖宗!別別再動了,喔!嗯!哦!喔!啊!喔!我要被你幹死了,我、我不行了!求求你!饒!饒了我吧!哦!喔!啊!」

羅殲威此時也快達到射精的高潮,他見何太太肥臀停止不動,實在忍不住。羅殲威急忙抓住何太太的兩條小腿,拉至床邊,將她的雙腿分開放在肩上,使她的肥穴挺出。羅殲威手握大雞巴猛的插入後,像狂風暴雨般的拼命抽插。

何太太說:「哎呀!我的媽媽呀!哦!喔!啊!小祖宗!小老子!你要頂死我啦,你真要了我的命了,我、我不行了!嗯!哦!喔!啊!」

羅殲威說:「親妹妹快,快挺動你的大屁股,我!我要射精了!」

倆人同時叫著:「啊!哦!嗯!哦!喔!啊!啊!」

何太太的雙腿垂在床邊的地下,羅殲威則雙腳站在地上,而上身俯壓在她的胴體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何太太醒來後,她發現兩人赤裸裸的壓在一起,不由得粉臉一紅。何太太沒想到今天竟跟一個比自己的兒女年齡還小的男孩子,發生了肉體關係,真是羞死人了。但是剛才那種甜美和舒暢的餘味,還在自己身體內激蕩著。

但是,羅殲威的大陽具還插在何太太的小穴裡面,雖然已經軟了下來,但是比何太太丈夫的陽具硬起來時,還粗長碩大。

何太太想起剛才的戰況,使她連洩了五次之多,這小男孩真是行,幹得自己渾身舒暢。想著、想著。何太太小穴又開始癢了起來,淫水也流了出來。

何太太把羅殲威推醒,叫羅殲威好好的睡上床去,雙手摟緊我一陣親吻著說:「小寶貝,你真利害,剛才差點把何媽媽要弄死在你手裡了。」

羅殲威用手揉捏著她的大奶頭,奶頭馬上堅硬起來。另一手指伸入陰戶中摸著,說:「要叫親哥哥、親丈夫。你要不要叫。」

何太太被羅殲威弄得渾身亂擺,嬌聲的叫著說:「嗯!哦!喔!啊!親哥哥、親丈夫、我心肝寶貝的親哥哥!哦!喔!啊!別再逗弄我了!嗯!嗯!哦!喔!啊!哦!喔!啊!」

羅殲威聽了滿意的笑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陰毛和陰戶道:「你真是我的親妹妹、親太太、我的乖女兒。」

何太太說:「嗯!要死了,怎麼叫起你的乖女兒來了,你真欺負人,人家連外孫都有了,你做我的乖兒子還差不多呢。」

羅殲威說:「真想不到,你都做了外祖母了,小浪穴還那麼緊緊、小小,吸吮雞巴的功夫又棒,淫水像自來水的流個不停,真是人間的尤物。剛才你那個小穴把我的雞巴頭包得緊緊的,抽都抽不出來,你這個小浪穴真是女人中的妙品好棒啊!」

何太太說:「嗯!我不來了嘛!越說、越難聽,你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真壞死了!我不依!我不依!」

何太太那一份嗲勁、媚勁、浪勁,看得羅殲威緊緊摟著她,猛親狂吻。何太太也摟緊羅殲威瘋狂的吻著,把個小穴磨擦羅殲威的大陽具,纏綿不休的浪叫著。

何太太說:「嗯!哦!小寶貝!我好愛你,不要離開我,跟我永遠在一起好嘛!我的心肝寶貝!小丈夫!親哥哥!親兒子!哦!喔!啊!不要離開何媽媽,好不好嘛!嗯!哦!喔!啊!」

何太太那如瘋似狂的模樣,看得真使人心神激漲。

羅殲威說:「何媽媽,我也好愛你,我也捨不得離開你,我親愛的妹妹!親太太!親媽媽。」

羅殲威被何太太上磨下擦得慾火上升,大雞巴硬漲起來。

何太太急忙把羅殲威推臥在床上,再俯身在羅殲威的腰上,用一隻玉手握住羅殲威的大陽具,嬌聲說:「哦!好大的一條寶貝,真愛死人了,來!小乖乖!讓何媽媽吻吻它,再給你舔,讓你嚐嚐那滋味。」

羅殲威說:「真的你沒騙我呀。」

何太太說:「小心肝!何媽媽絕對沒騙你,你嚐過了以後,可能每次在和女人性交之前,都要叫她給你舔呢。」

何太太說完話後,張開了小嘴,輕輕地含著羅殲威那紅漲的大龜頭,塞得她的小嘴滿滿的。她不時用香舌舔著大龜頭的四週、馬眼,不時的吸吮,舔咬,吐出吞進的玩著。

羅殲威說:「啊!何媽媽!親妹妹,喔!好舒服!啊!好癢!那!那個馬眼被你舔得好癢!啊!」

羅殲威被何媽媽吸吮得心頭酥癢,雖然玩過四個中年美婦,她還是頭一個用嘴來舔吮羅殲威大龜頭的女人。

以前是羅殲威為了引女人才是舔吮她們的陰戶,以提高她們的淫慾,來達到抽插她們的小肥穴。想不到何媽媽來這一套口交,使羅殲威嚐到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美好的滋味。

於是,羅殲威把何媽媽的兩條粉腿拉了過來說:「何媽媽!把你的大腿放到我的身上來,讓我也來舔吮你的小肥穴,讓你嚐嚐我的舌功,使你也舒服舒服痛快痛快。」

何太太一聽急忙把大腿放上來,把小肥穴對準在我的嘴邊,羅殲威用雙手撥開她那大陰唇,露出了小陰唇。

羅殲威張開大嘴,先含住那兩片小陰唇,用嘴去舔吮,又將舌尖舔著那大陰唇,不時用嘴唇吸吮,用牙輕咬,輸番的撥弄著。

何太太說:「哎呀!親哥哥!嗯!哦!喔!啊!我被你只得癢死了!啊!你好會舔!哦!喔!啊!好會吸!喔!啊!好會吮!啊!嗯!哦!喔!啊!不要、不要咬那粒陰核!哦!我被你咬得!酸麻死了!哦!喔!啊!又出水了!你!你的舌頭真厲害!嗯!哦!喔!啊!」

羅殲威不管何太太的叫喊,他繼續猛舔猛吮,猛吸猛咬,可是羅殲威的大陽具也被她舔吮得酥麻,酥癢傳遍全身,舒服暢美到了極點。

何太太大概被羅殲威舔吮得心花怒放,肥臀不停的擺勁,小肥穴的淫水,直往外流。

何太太說:「啊!親丈夫!妹妹!哎呀!美死了!哦!喔!啊!,我受不了了啦,哦!酸死了!我!我洩了!出水了!嗯!哦!喔!啊!哦!喔!啊!」

何太太只感到陰戶中,是又麻、又癢、又酸、又酥的五味雜呈,舒適暢美極了。慾火高漲,心跳加速,把那肥白的大屁股,猛往下壓,前後左右的擺動。

何太太說:「嗯!哎呀!親丈夫!小心肝!你舔得妹妹的小穴,好!難過!難過死了!也好空虛!我要親哥哥的!大雞巴!快插進來,我!我不行了!癢死了!哦!喔!啊!嗯!哦!喔!啊!啊!爽死!嗯!哦!喔!啊!」

何媽媽浪叫一陣,急速的翻過身來,坐在羅殲威的小腹上,玉手握著大雞巴,就朝自己的心肥穴裡套,連連套動了幾下,才將羅殲威的大雞巴全根套盡到底。

















0.0169749259949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