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霸占柔母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

        趙敏最近遇到了一些讓她感到心煩的事情。

  自從丈夫幾個星期前去外地出差以后,一系列怪事便開始發生在她的身上。

  原本保持著良好作息習慣的她突然發現自己的保持了好幾年的習慣突然被打破了。

  每天早上七點都會準時起來的她,總是會給自己的兒子準備早餐,然后督促兒子上學。

  可是最近這幾天來,她往往都是一覺睡到兒子來房間叫醒她,她才會起來。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每次她起來之后,都會感覺到渾身疲憊。

  就好像做過什麽劇烈運動一樣。

  剛開始她並沒有注意太多,可是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了快一個星期。每次她都得支撐著疲憊的身子才能起來。

  而且晚上都會做惡夢,夢里仿佛一個年輕強壯的身軀壓在自己的身體之上,但是自己卻還不能反抗,連一絲力氣也使不上。

  持續好幾天了。她越來越感覺到奇怪。

  同樣的問題好像還不只出現在她身上,就連自己高一的兒子也一樣。每天起來都是一臉的疲憊。連續幾天下來,黑眼圈都浮現在臉上。

  雖然說疲憊,可是每次起來之后,她都感覺自己的身體異常充實,就好像做了什麽理療一般,整個一天都十分的精神。

  按道理來說,丈夫離開了好幾個星期之后,也沒有性生活,應該會感到異常的空虛才對,可是,事實卻正好相反,她不但沒有空虛寂寞的感受,反而有些精神煥發。

  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公司里的同事見著了還直誇她氣色好。這讓她也一陣竊喜。

  雖然今年已經是三十好幾的人了。可是對于自己的形象她還是十分注重的。

  本來加上她自身的條件並不差,稍微的一喬裝打扮,便依舊顯得年輕貌美。

  不少公司里面的男同事都被她迷得兩眼發光。可是她性格卻十分保守,從來不在外面做些背叛自己丈夫、自己家庭的事。就連公司老板屢次向她示好,都被她厲聲拒絕。

  在她心中,自己的身體,除了丈夫之外,是任何人都不能碰得。

  這天晚上,她還是如同往常一樣,睡前喝了一杯白開水,有利于睡眠質量和身體健康。但是一直感到不對勁的她留了一個心眼。睡前,將家中的DV打開,偷偷的藏了起來,對著自己的床位,看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同樣的情況,再次出現了。第二天一大早,她依然感覺到異常的疲憊。起床之后,她第一時間將藏好的DV給拿了出來,打開觀看著里面的錄像。里面的畫面讓她頓時呆住了。

  ***    ***    ***    ***

       我看著媽媽早上起床之后那略顯憔悴的樣子,和苗條的身軀,頓時讓我胯下的肉棍爲之一震,一股強烈的欲火頓時從我的小腹傳來。

  雖然昨天晚上已經做過一次了,可是現在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疲憊。依然興致高漲。

  此時的媽媽正穿著一件雪白的睡裙。肩上的吊帶還一邊滑落到了肩膀下面,露出了肩胛部分大片雪白的肌膚。雖然不豐碩,但是卻高挺翹起的雙峰,纖細的腰肢,以及白色束裙下那兩條雪白而修長的美腿。頓時讓我幾乎克制不住自己。

  我偷偷的透過門縫看著此時的媽媽正專注的注視著手中的DV,她的一張俏臉顯得異常的蒼白,嘴唇還在不住的顫抖。渾身微微的在發顫。我知道,她此時一定異常的氣憤,和羞辱。

  趁著媽媽此時沒有注意到我正在房間之外,我悄悄的推開了房間的門,腳步輕盈的向她走去。悄悄的來到了她的身后……

  一雙強健而有力的臂膀將趙敏從背后給死死的抱住,她頓時驚嚇得連手中的DV也掉落在了地上。掙扎中回頭一看,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個人是居然是他……

  我伸出雙手緊緊的環抱住了媽媽瘦弱的嬌軀,兩只大手手掌順勢撫摸上了媽媽高聳而酥軟的雙峰。五指毫不停歇的開始抓弄起那小巧的玉乳起來。

  「啊……小杰,你……混蛋。」

  媽媽頓時臉色難堪的扭頭怒斥道。

  她的一只手立馬撫上了自己的胸口,試圖將我握住她雙峰的手給拽開。但是我並沒有給她這個機會,雙手愈發用力的抓捏著她的酥胸,同時,上身狠狠的往下壓去,將她纖瘦的身子壓到了牆壁上。

  因爲身體失去了重心,她不得不騰出一只手來按在牆壁上,才避免摔倒的后果。

  「媽咪,沒有想到吧,居然是你的兒子每天晚上在那麽賣力的喂飽你空虛寂寞的身體。還不好好感謝感謝我?」

  我邪笑著繼續大力的抓弄著她的一對玉乳。

  她臉色潮紅,嬌軀微顫,帶著幾乎怒斥的音調責罵道:「畜生,你不是人,連自己的媽媽也……啊……」

  還未等她把話說完,我便松開她的身軀,將她像一旁的床上用力一推,讓她整個身子都坐到了床上。不待她反應過來,便俯下身子,一把將她雪白柔軟的右腿納入了懷中,同時手上微微用力一掰,將她雙腿根部分了開來。

  只見那同樣乳白色的絲質內褲透過裙底展現在我的面前,媽媽似乎被我粗暴的反應一下子給鎮住了,居然忘記了反應。任我輕松的掰開了她的右腿,同時左腿似乎還配合的曲起來,踏在床的邊沿上,形成了一個十分淫蕩姿勢。

  「啊……不要。」

  隨著媽媽又是一聲驚呼,我將她那小巧的絲質內褲一把從她的胯間撕裂。露出了兩瓣迷人弓起的肉丘,一片稀疏卻又柔軟的黑色毛發頓時印入我的眼簾。

  「媽咪,就先讓兒子爲你服務一下吧,讓我也來嘗嘗媽咪你淫蕩的味道。」

  說完,我埋頭,將脖子探長,伸入到了媽媽的私處。

  我的左手用力一掰,媽媽那原本小巧而又精致的兩瓣肉丘被我拉了開來,露出了里面鮮紅的肉色。兩瓣酥軟的密唇被我拉扯成一個擴開的形狀,將媽媽里面的隱私部位徹底的暴漏在我的面前。

  媽媽緊緊一皺眉,不顧眼前那淩亂的秀發的遮攔,匆忙的伸出雙手想要制止我的惡行,但是我卻搶先一步咬上了她敏感的密唇。一陣酥軟而又嫩滑的感覺從我齒間傳來。

  「啊……不,不要……快松開。」

  媽媽頓時一下子慌了神。失聲驚呼而出。

  我的侵犯沒有絲毫的停歇,先是讓媽媽疼痛的失去了反抗了,隨即立馬伸出長長的舌頭,開始對著那鮮嫩的蜜穴開始了新一輪的進攻。

  媽媽一只小手慌忙的捂上了自己的嘴唇,另一只手不停的推擋著我的頭,試圖不再讓我更加接近她的私處。可是媽媽的力氣卻十分的小,她那推擋就好像在無力的撫摸著我的頭一般,再加上此時她的私處正遭受著我舌頭的襲擊,更加讓她無力阻攔我的行動。

  「不,不要……你怎麽……怎麽,可以這樣子……對媽媽,快……快松開,不然我……啊!嗯哼……啊……」

  媽媽的話語顫顫抖抖,而且還爲等她說完,便被我那舌頭的舔弄給弄得不能控制的低吟出來。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媽媽身上的敏感部位此時早已被我摸熟,此時我不斷的加快舔弄的速度,讓她不斷的哼唧著。

  她秀美的長頸微微的向上揚起,細細的黛眉微微緊皺,優美的腰身因爲刺激用力的向后仰起,弓成一道美麗的弧線,如果不是她身后是床的圍欄的話,說不定此時她早已仰癱在床上了。

  雖然她的左腿並沒有被我給牽制住,但是此時卻一點力氣也使不上,只能放任它曲起,就好像在配合我的舔弄一般,無力的搖蕩著。

  我的頭在她的胯間頻繁而有節奏的聳動著。不斷的伸出舌頭劃過她密唇和蜜穴周圍的嫩肉。她的胸部也隨著我的動作而不斷的起伏著。

  「不要……快停下……」

  媽媽撅著嘴角,微眯雙眼,一臉痛苦的呼喊道。

  唯一還在掙扎的右腿此時被我牢牢的摟在懷中,任我在她的私處爲所欲爲。

  右腳緊致小巧的腳趾微微因爲身體的興奮而在不斷的向上翹起。

  我的兩只手指順勢來到了她的密唇處,隨著嘴上動作的更加深入,食指和中指將她的兩瓣密唇微微的分開,露出了里面已經微微有些濕潤的嫩肉,粉嫩的紅色足以說明,媽媽這性感的嬌軀被爸爸開發得還不夠好。

  隨著我越來越快的舔弄速度,我感覺到媽媽似乎渾身猛的一顫,身子緊緊繃直,從她鼻音里面發出陣陣尖銳似得哭音。一陣潮濕的液體順著我舔弄的蜜穴慢慢湧了出來。

  沒想到,她居然這麽輕易就被我舔到高潮了……

  

(二)



      「果然是個淫蕩下流的媽咪啊,連自己親生兒子的舔弄都可以讓你這麽快到高潮,原來平日里你高高在上,溫柔娴淑的樣子是裝出來的啊?裝給外人看得是吧?媽咪?只有在自己的親生兒子面前才表現出你最真實的自己是吧?我親愛的媽咪?」

  我擡起頭,一臉貪婪的看向了還在高潮之中,不斷痙攣的媽媽。

  或許是媽媽太久沒有經受過高潮,又或許是這樣一次突如其來的高潮讓她實在是接受不了。在高潮過后,盡然讓她一時間沒有了反抗,也沒有了掙扎,只是單純的癱倒在床上,無力的喘息著。

  我欲火攻心的撲向了床上依然軟綿無力的媽媽,摟住了媽媽那高挺翹起的酥乳,粗魯的將媽媽的身子,抱起來,扭轉了一個方向。

  媽媽的嬌軀被我那略帶粗暴的動作給拉扯得身子失去平衡,差一點從床上滑落下去。在我用力的動作下,媽媽此時只是不斷的搖擺著一頭秀美亮麗的黑發,希望我能夠停下來,可是,此時的我已經是欲火中燒,哪是她說停就能停得下來的。

  我一邊伸出手掌一把狠狠的扶助了她差點滑落床下的下半身,一邊掀開那本來就不怎麽長的睡裙。用力一提,將她整個柔弱的軀體完全的推上了席夢思上。

  或是是我過于急促的動作,使得媽媽的嬌軀側坐在席夢思的邊沿,擺出了一個及其誘惑的姿勢,兩條雪白修長的雙腿側擺在身體的一側,就仿佛受了委屈的女孩一般,渾身顫抖。

  「小杰……聽我說,你這樣,是違法的,是違背道德的。我是你的媽媽,我們不可以這樣子……」

  媽媽一雙美眸扭過頭看向了我,哀求的說道。

  「是嗎?可是媽咪,誰叫你太漂亮了呢?每次看到你我都忍不住會勃起,我正在長身體的時候,當然會有需求呢,要怪的話,不要怪我,就怪你自己太漂亮太誘人了。」

  我邊說邊將雙掌拖住了媽媽雪嫩的雙臀,用力往上一推,讓媽媽的屁股高高的擡了起來,正對著我的眼前。

  那鮮紅的兩瓣嫩肉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個生過孩子的母親的私處,反而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處世不久的人妻少婦一般鮮嫩。濕淋淋的淫液已經布滿了她的私處,媽媽美妙的身軀已經將她現在饑渴的內心給出賣了。

  「看,媽咪,你果然有夠淫蕩的,下面都濕成這個樣子了,還在強撐什麽,就好好放松下自己的身體,跟兒子一起享受一下快樂吧。」

  我稍稍的一抹媽媽的蜜穴,沾上了些許她的蜜液,倉促的塗抹在了自己早已怒脹的肉棍上頭,蓄勢待發,準備與自己的親生媽媽合爲一體。

  媽媽最后時刻,臉色上布滿了恐懼神色,大聲的呼喊:「不……不要,我們這是在亂倫。不能再錯下去了……」

  她的嬌軀不斷扭動,想要擺脫我的控制,可是媽媽一個柔弱女子又怎麽會是我一個正直壯年的男性的對手呢?

  我不顧媽媽的抵抗,將她的上半身往下一壓,使得她的臀部更加的翹起,拍了拍她肉感十足的玉臀,邪笑道:「媽咪,準備接受兒子的敬愛吧……我相信你會愛上這種感覺的。我來啦,媽媽!」

  隨著我一聲低沈的怒吼,右手掐住媽媽左半邊雪臀,用力往外一掰,左手握住堅挺的棍身,半蹲在媽媽的身后,對著那泥濘的蜜穴慢慢的壓了上去。

  隨著媽媽嬌軀猛然一震,那粗大的龜頭頂開了兩半柔軟的密唇,對著那濕熱的密道插了進去。

  「不……啊!」

  媽媽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痛聲呼喊。

  趁著我的肉棍剛剛插入媽媽溫暖而又濕潤的體腔內,我立馬雙手張大,分別的按在了媽媽的兩瓣肉臀之上,微微用力一掐,緊接著將她已經無力抵抗的嬌軀往后一拉,順勢下身向前一頂,將我的肉棍完完全全的插入到了媽媽的體內,我和她的私處此時已經是緊密的結合到了一起。

  「啊,媽媽,我終于又回來了。回到我剛出生時的地方了。我終于故地重遊了。媽咪,你的逼逼好緊,好濕熱啊。夾得我好爽。」

  「啊……好疼啊,不要,快停下啦……太大了。」

  媽媽痛苦的側扭過臉,貼在床單上,哀求道。

  「那麽,我就要開始享用了哦,媽咪,就讓兒子今天好好嘗嘗你淫蕩肉體的滋味吧。」

  說完,我開始將肉棍緩緩抽出媽媽的軀體,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便毫不客氣的再次將肉棍全根插入。

  「哇……啊……」

  媽媽那帶著哭意的鼻音立馬從小嘴中傳來。

  又是一次用力的插入,我的胯部狠狠的撞擊到了媽媽酥軟的肉臀之上,一陣肉波的蕩漾立馬隨著我與媽媽的撞擊,從她雪臀上傳開。

  媽媽此時依然無力的支撐起上半身,想要向床的另一端爬去,但是此時的她似乎已經渾身無力了,就連雙臂支撐起自己的身體也變得異常的艱難。

  看到媽媽想要逃離我的控制,我不但沒有絲毫的阻止,反而隨著媽媽的移動跟著移動自己半蹲在她身后的身體。始終讓那粗大的肉棍緊緊的貼合在她的蜜穴之上。

  右手放肆的在她嬌嫩的臀部撫摸著。帶著滿腔成就感的侵犯著她那高貴的軀體。

  「媽咪,才剛插進來,就忍不住想要動了?屁股扭得這麽騷,那好,就讓兒子好好成全你,幫你這個蕩婦解解饑渴,好好享受著吧。哈哈。」

  我舒暢的在媽媽的體內抽插著陽具,感受著媽媽狹小的密道帶給我的舒適,隨著我的每一次挺動,媽媽的嬌軀都會克制不住的向前微微一抖,同時也將她的嬌軀慢慢向前挪動一點。

  我不急不忙的聳動著胯部,慢慢的感受媽媽的溫暖。同時將媽媽那潔白的睡裙慢慢的向上挽起,纏繞在她的腰間,兩邊的肩帶也被我蛻下,挂在背胛上,露出了兩只渾圓秀氣的乳房。

  媽媽那盈盈一握的纖腰正扭曲成一個斜側的角度,默默的承受著身后那欲望的頂撞。兩只粉嫩白皙的胳膊無力抵抗的側擺在身體一側,隨著我的每一次動作而不停顫抖。

  那平日里被她保養頗好的一頭烏黑秀發,也隨著我的動作而不斷變得愈發散亂。

  我此時舒暢的在媽媽身后,那妙曼的曲線盡收我的眼底,就連媽媽臀縫間那微微泛紅的小菊花也不停在我的眼皮底下收縮著。

  「快停下……疼,小杰,不要……」

  媽媽眉頭緊皺,不斷的向我哀求道。

  我粗糙的五指深深的陷入她酥軟的臀肉當中,媽媽雪白的肌膚和我黝黑的膚色形成鮮明的對比,那細膩的觸感讓我更加的迷戀。

  「媽咪,你的屁股好美,我早就想插進去了,讓你一天到晚那麽騷,我要好好懲罰懲罰你,接招吧。我的媽咪。」

  我又一次深深的將肉棍插入媽媽的蜜穴,稍作停頓,感受著那蜜穴內擠壓的感覺和滑膩。手掌穩穩的在她雪白的臀部拍擊了一下。「啪」隨著那肉體的聲響發出,媽媽更加痛苦的皺起眉頭,刻意的抑制住自己的悶哼聲。

  我茂盛的黑色恥毛也不停的隨著身下的聳動而觸碰刮擦著媽媽的酥臀。兩個碩大的蛋丸也不斷的飛擊著她的密唇周圍。甩蕩著發出陣陣肉響。

  媽媽秀臉緊皺,那亮麗的秀發早已在我粗暴的動作中散亂一臉,就連媽媽那原本秀氣細長的雙眉也扭曲起來。

  媽媽不能自主的慣性移動著軀體,在床上挪動著。「啊……太大了,不要,不要再進來了,會……壞掉的。」

  「媽咪,怎麽樣?我的肉棍大不大啊?講出來聽聽。」

  我戲谑的看著媽媽痛苦的掙扎,故意問道。

  「啊……你,你……混蛋……哇,哇……」

  還不等媽媽說完,我又是一次大力的頂撞,那粗大的肉棍分開了她嬌小的軀體,刺入深深的體腔內部。

  「好像,頂到底了,頂到花芯了,媽咪,你的身體,好棒啊!真是一種享受啊。」

  媽媽只能無力的用著那幽怨的眼神看著我,卻無法再發出什麽斥責。

  那纖細的長腿此時無力的支撐起她的屁股,小腿則扭曲的向外撇成一個外八字型,我的每一次努力都使得她小腳緊繃。

  我騰出雙手慢慢的跟著我的抽插撫摸上了媽媽那光潔的背脊,粗糙的皮膚和媽媽那光滑的肌膚摩擦觸碰著。不僅是手感上得到了極大地滿足,就連視覺上也是一種享受。

  「媽咪,你的身體真的好美,給爸爸一個人享用實在是太浪費了,應該把好東西拿出來大家一起分享分享,女人長的那麽漂亮就應該給男人干得,尤其是自己的媽咪,我說得對嗎?」

  「不……不呀,你……別亂……哇……啊,輕……輕點!」

  媽媽被我下身粗壯的攻擊頂得語無倫次。不斷的被自己的呼喊,和急促的嬌喘給打斷。

  「說!騷貨,是不是該讓兒子好好干一干?」

  我邊大力的刺入,邊大聲的問道。

  「沒……沒有……不是……這樣,不要……那麽大力……呀……」

  媽媽此時聽到我那羞辱的言論,不停的搖擺著烏黑的秀發,否認道。

  「不承認?我要干到你承認爲止。」

  我不由分說的伸出雙手扣住了媽媽平坦光滑的小腹,半蹲的身子站直起來,雙手同時用力一擡,將媽媽從席夢思上拖拽了起來。

  媽媽那無力柔軟的嬌軀此時根本提不起意思反抗。就像失去了支撐的布娃娃一樣任由我擺布著。

  我拖著媽媽的下半身慢慢的往床下走去,整個過程中媽媽只是象征性的踢了踢自己一雙秀氣的玉足,不僅沒能和我擺脫開來,反而更激起了我淫虐的欲望。

  我一把扯住了她那已經淩亂不堪的秀發,將她的上半身從床上拉了起來,將媽媽整個人箍著摟下了席夢思。

  右手從下往上探握住媽媽右腿纖細的腿彎,向兩邊用力的分開,將她整個身體推到了床的邊沿。

  並用力的將她的臀部拉高,形成了一個雙腿叉開,上身下伏,雙手撐著床沿的姿勢。

  稍稍固定了一下她的臀位,見媽媽並沒有太大反抗,便再次從身后摟住她的纖腰,將肉棍向蜜穴深處塞去。

  「啊……」

  媽媽再次失聲呼喊出來。

  或許是姿勢的一下子突然改變,讓媽媽重心失衡,那種自上往下的插入借代著重力的影響,使得那粗大的肉棍插入的力度變得更加的大,一下在她顯然無法適應過來,不斷的扭擺著頭部,失聲呼喊。

  那黝黑而又猙獰的肉棍就仿佛打樁機一般重重的插入到媽媽嬌小柔弱的軀體之內,嫩紅的密唇在肉棍粗魯的進入和拔出之時而不斷的往外卷翻著。帶著絲絲潤滑的淫液,不斷飛濺而出。

  「說!我們在干什麽?媽咪!」

  「啊……不,不可以……太深了……」

  媽媽痛苦的迷上雙眼,不斷喘氣的答道。

  「說不說?不說,那就干到你說爲止,騷貨。」

  我更加專注和賣力的對著媽媽那嬌小的蜜穴抽插著,一邊穩穩的將媽媽的纖腰固定在我胯間的高度,如果不是我雙手用力的攙扶的話,那麽媽媽肯定會立馬癱倒在地上,無力站起。

  和媽媽那稀疏的恥毛相比,我的更加的濃密,一次一次的撞擊中,就連那毛發也顯得那麽的纖弱無力。

  「你在干什麽?」媽咪,說!

  「啊……不要,不……好……羞人,你怎麽……可以這樣……我是,媽……啊呀……」

  「干得就是媽媽你這個騷貨,平日里裝清高,裝貞潔,現在不還是被自己親生兒子干得淫水直流?你要是不這麽騷,我這個做兒子的怎麽會看到你就沖動?就是你騷才會這樣!是不是!騷貨!」

  「不……沒有……我……不是……你,混蛋……啊……不。」

  媽媽的小嘴此時只能微張才可以勉強發出回應。但是此時的她依然苦苦的堅持著一個母親最后的尊嚴,不肯配合我的脅迫。

  「好,讓你嘗嘗我的厲害,讓你不說!讓你騷!讓你淫蕩!騷貨!」

  我每一次怒罵都咬牙使勁往媽媽下體撞去,每一次都發出巨大的肉響,媽媽的纖腰如有折斷了一般挂在我的雙臂之間,隨著我的不斷聳動,有韻律的在空中搖擺著,如果不是她的雙手此時還支撐在床沿邊上的話,那麽她肯定垂到在地。

  「啊……啊……啊呀,不要……我,說……太……大,力……啊了。」

  在我一連串迅速的撞擊之下,媽媽終于忍耐不住痛楚,哀聲求饒了。

  看著她那腰間潔白趁一團的絲質睡裙在空中不斷飄蕩,我羞辱道,「什麽?媽咪?你剛說什麽?我沒聽錯吧?你說你是?騷貨?」

  「嗯……啊哼……呀,是……是啊,你輕……輕,哇……點……啊。」

  媽媽失聲哭喊了出來。

  「平日里那麽清高,溫柔的媽咪,居然親口說自己是騷貨?媽咪,我沒聽錯吧?」

  「嗚……嗯……我,是……求你……了,小,一點……啊,力氣,唔……啊太大了,會……壞掉的。」

  「哈哈,原來媽咪你果真是個騷貨啊,天天被男人干得騷貨,平常在外人面前都是裝的啊?騷貨就是騷貨,被自己兒子干,還這麽爽,是不是騷啊?既然媽咪你也承認你自己是個騷貨了,那麽你說,騷貨是不是該被男人干呢?一直干到死啊!」

  「唔……求你了,放……過媽,媽……我真……啊,的不行……了,好……哇……難受。」

  媽媽不停的哀求著。

  那兩只形態優美的嬌乳就如同短線的風筝一般在空中不斷飛舞,潔白的皮膚在陣陣粗暴的撞擊中不斷的留著絲絲汗珠,那縷縷秀發也隨著我和媽媽舞動的身體而不斷四處飛揚。

  那兩修長纖細的玉腿就連自己穩穩的站在地板上也做不到,完全依靠我的扶持才能勉強不到下去。媽媽的蜜穴里面不斷傳來火熱的緊湊感,淫液也分泌得越來越多,就連皮膚也變得一片绯紅。

  身子還在不斷的顫抖。「騷貨,是不是應該多干幾次?尤其是像媽媽這麽淫蕩的騷貨。干到死都值得,對不對?媽咪?」

  「恩,是啊,是……啊,不……啊……要那麽……呀……大力……嗚嗚……了,求……嗯哼……你了。媽……媽不……啊……行了。」

  我突然身子猛的向前一探,用力的將媽媽已經酥軟的軀體推向了床鋪之上。

  一個踉跄,我和媽媽先后撲倒在了席夢思之上,我健碩的下體依然結實的插在媽媽的密道之內。她已經無力跪倒在床鋪之上。

  兩瓣雪白的肉臀,被我剛才激烈的撞擊給沖撞得一片通紅,胯間的私處已經是一片狼藉。

  還沒等她的身體穩住,便一下子如同爛泥一般,側倒在了穿上,優美的身體曲線毫無遮攔的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伸出雙手,抓住了她瘦小的腳腕,往后用力一拉,將她拖拽到了我跟前。

  此時的媽媽早已神智迷糊,任由我掰正她的粉臀,按壓在了席夢思之上,重新跨坐在了她的身上,再次按住她的嫩臀,將肉棍繼續頂入她的密道內。

  此時的媽媽一只腳擺在床上,無力的彎曲著,另一只雪白的大腿則順著床沿滑落到了床下,無力的曲著腳趾,上身倒在床上,被我用雙手緊緊按住了她的柔臀。

  「我的肉棍干得你爽不爽啊?媽咪?」

  「嗚嗚……不要……再這樣了,我們這樣……下去,怎麽對得起你的……爸爸啊。」

  媽媽稍微的得到了一個短暫的空隙得以舒緩自己敏感的身體。便立馬想起了用爸爸來抑制我的獸行。

  「爸爸?他要是知道,自己的兒子這麽『能干』他一定會高興的。自己外出出差,兒子居然能把自己的媽媽照顧得這麽的好,他肯定會很欣慰的。」

  「不……」

  媽媽最后發出了絕望的哭聲,任憑我再次將肉棍深深的插入了她的體內。

  跨坐在媽媽身體上的我就如同勝利的獵人,而媽媽則好像是我的獵物,在獵人的身下,獵物被肆意的淫虐和蹂躏。

  「媽咪,你要是不那麽騷,我肯定不會像今天這麽做的。要怪不要怪我,誰要你每天穿制服,穿短裙,穿絲襪,還有高跟鞋的?你穿成這樣,又故作清高,排斥男人,其實骨子里面卻是一副賤樣,等待男人來插你的話,我是不可能干你的。做母親的沒有一個做母親該有的樣子,所以,就別怪我這個做兒子的不客氣了。一切都是因爲你,知道嗎?我的騷貨媽媽。你才是才引起這一切的根源。」

  當媽媽聽到我斥責的話語的時候,再也無法忍受住自己的屈辱,眼淚立馬嘩嘩的流了出來。

  我俯下身子一拉將她秀美的長發拉起,看著她布滿淚痕的臉蛋,同時下身依然不間斷的在她蜜穴里面抽插著。

  撫開了她淩亂的秀發,看著她屈辱的表情,一邊忘情的抽插說道:「媽咪,你說是不是你的錯?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干一干你呢?懲罰懲罰你。我親愛的媽咪。」

  「唔,小杰,媽……媽錯了,求……你了,快停……下吧,我以后不……會再穿成那樣了。」

  媽媽用著乞求的眼神看向了我。

  「不!媽咪,從今以后,在我面前,你必須穿成那樣,而且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許穿上胸罩和內褲,知道了嗎?媽咪?」

  在媽媽恐慌的眼神和我淫邪的笑聲中,我更加賣力的將肉棍頂入媽媽的軀體呢。

  我的雙手死死的扣住了媽媽的兩瓣臀肉,開始了最后的沖刺。

  「啊……不……要丟了……要來……了啊,不……」

  此刻間媽媽嬌柔的軀體繃得異常的緊密,渾身不住的顫抖,我知道她要高潮了。所以我牟足了勁,毫不停歇的沖著她的小嫩穴抽插著。

  「爽不爽?媽咪?兒子曆不厲害?比爸爸能干吧?」

  「啊……嗚嗚,好熱,快來了……你厲害,你……呀厲……害啊……」

  我此時全身壓倒了媽媽的身體上,將她重重的壓在了床上,不停的挑撥著她的嬌軀,親吻著她的脖子。

  「來了……來了……啊……要丟了……」

  媽媽在高潮達到的這一瞬間仿佛再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軀體,變得異常的敏感,更加主動的扭動起自己的粉臀,配合著我的抽插。

  在她最后一聲長長的呻吟聲中,全身痙攣,達到了那罪惡的最高潮仿佛忘卻了是自己的兒子在強奸自己,有的只是無限的欲望,和性愛……
















0.0130369663239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