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淫仙夢境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小時候常聽人講,鏡子是最陰的東西,它會吸取人的三魂七魄,所以不要在三更半夜照鏡子,因爲很容易看到不乾淨的東西,當心有妖魔鬼怪跑出來纏你,尤其是有些年代的古董鏡子要小心喔,說不定你哪天照鏡子,會發現自己被困在鏡子里面,永遠出不來……2 \4 s+ r" |4 `( i# |/ y2 B

# @: r) l0 T+ \' G# n% q  X

    ~~緣由~~~~

3 Z  H9 B1 f' o. p) @: r# E3 I, ~

    在中國曆史上,文治武功最鼎盛的朝代,就屬大清王朝的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這三位皇帝共計在位一百年,在位期間百姓人民豐衣足食,對外征戰無一不勝,開疆闢土無往不利,這三位皇帝如何統治這麽龐大的百姓土地呢?關鍵原因,就在于一個秘密………一面鏡子

  n( F. e& n% h' _9 o; v7 {

    話說當年清朝,康熙皇帝即位,有幸遇到一位道家名師,名爲“無道子”,康熙向他請教“長生不老"的方法,“無道子”被年幼的康熙皇帝的誠意(金銀珠寶)所打動,答應爲他尋覓方法,爲此“無道子”還被康熙冊封爲國師,道家最高深的一門學問,也就是世人熟知的“采陰補陽”“返老還童”之術,而“無道子”就是專爲皇帝研究如何能“青春永駐,長生不老”的方法,在康熙皇帝的支持下,“無道子”從海內外四處網羅,各地方美少女及健壯勇士,少女年齡必須要在初經來潮后,三年之內的處女(少女大約是十二、十三歲開始有月經),喂食特殊的中藥材,然后收集她們每個月的經血,密煉成丸,稱爲“血紅丸”,此藥有“返老還童”之效,食用“血紅丸”之后,皮膚細致永無皺紋,白發變黑發,脫落的牙齒又再長出來,長期服用真有“神智清明,調經養脈”療效“無道子”本人,又從軍旅之中,親自挑選身強體壯的勇士,教導“聚陽不倒”的神功,等到少女年過十六歲,不能再采煉經血時,再授與”男女交歡合合之術”,讓男女性交,每次性交一個時辰以上,等到男女性高潮后,收集男女雙方的淫穢物,密煉成丸,稱之爲“白精丸”,此物非比尋常,服用后筋骨強健性慾勃發,長期服用有“返老還童,長生不老”之效,這“無道子”本人,爲了方便控制這群男女,特別施法打造一面鏡子,名爲”玄天陰陽鏡”,方便收集與呼喚男女,“無道子”離去時,就將這面鏡子獻給康熙皇帝,並教導使用方式,這鏡子另一個好處,就是鏡中男女,在“無道子”的盡心教導下,人人都是淫慾能手,讓晚年的康熙皇帝盡情縱慾,皇位傳到雍正,雍正皇帝得到”玄天陰陽鏡”后,深感它的妙不可言,色慾熏心的整日亵渎,最后卻落得失去蹤影,從人世間消失不見(曆史上說,雍正死亡時,項上人頭被呂四娘砍去,事實上雍正皇帝失蹤,太監隨便找個無頭屍充數)0 d# x, ]. J' m% i, R



    乾隆(弘曆)繼承皇位,這乾隆皇小心利用”玄天陰陽鏡”,所以是中國曆史上在位最久的皇帝,乾隆在位六十年,喜歡四處遊覽買春,就是因爲他充分利用”玄天陰陽鏡”的神妙,乾隆死前還交代,要讓這面”玄天陰陽鏡”陪葬,(這也造成滿清皇朝后面七個短命皇帝)直到近二百年后,因爲盜慕賊張狂,這面”玄天陰陽鏡”,有再度重現世人的機會



    (一)夜半女歌



    在北京市的真仁堂胡同巷子里,黃天德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在街上,當他經過一家古董商店的門口時,目光不由得被店里頭幾件佛像雕刻給吸引了過去,忍不住駐足在窗口張望著「老板…來坐啊…我們里頭賣的可都是好東西呦…保證都是貨真價實的上好古董,歡迎進來看看嘛」這間專售明清皇室古董店,老板熱情的邀約,讓黃天德無法拒絕他的好意,信步走了進去「嘿嘿…老板真是內行人…我們這間老店有一百多年曆史啦!里頭賣的可都是皇宮珍品,明清朝代的好東西呦…保證你別處都瞧不著的上等貨,您可要慢慢選…仔細的瞧」  f8 i, M0 ~$ d) B, A; s4 ]

3 B  j& S9 e$ Y( x; R+ ^

    這老板賣力的推銷,黃天德仍自顧自看著一尊白玉觀世音佛雕,黃天德雖然是個成功殷實的商人,但是對于古董一直很感興趣,不論是家里頭或是辦公室,通通都有擺設他從各地方,收集來的古董文,所以每一回來到北京,一定會來到這一條專門賣古董玉器的胡同閑逛,看看能否尋得些寶物,拿回台北家里收藏,經過多年的鑒賞經驗,已經可以算是個專家了,他將眼前的這尊白玉雕像拿在手上仔仔細細的研究「老板…這可是紫禁城里頭的寶物啊…我們好不容易給拿了出來,如果老板喜歡…不彷出個價,我們就當成有緣知音賣給你…如何」

/ B; c; k- a8 `0 ?- Q

    「我出二萬塊…再多也沒這個價…」黃天德無視于標簽上面十萬塊的定價,狠狠的從二折價出起「嘿嘿…老板你真愛說笑,您是內行人,應該知道這可是御用珍寶,是皇帝才有資格收藏的東西,絕對不只這個價,如果老板真是有緣人,不能這樣出價嘛…要不然…賣你七萬…如何」- m. y! f* o- h



    這老板看到買主出了價,一張笑臉馬上貼在黃天德身邊,比手劃腳的說起典故來,看看能否說動他,十足奸商的嘴臉「好…最多五萬塊…」黃天德被這佛像深深吸引,加上這塊漢白玉,材質溫潤,雕像刻工精美,被古董店老板講得有些心動「老板…你再加一點啦…至少六萬嘛,我當你是朋友…才願意將這寶物便宜割讓ㄋ…」% o5 D5 D( g! Q. Z9 b/ h

- W2 k0 {) W% ], d. l  d% x

    古董店老板一直極力推銷,讓黃天德陷入一陣考慮「董事長…您要去餐廳了嗎…您跟鄒老板約12點吃飯,路上怕塞車,是否要早一點出發…」

5 B  a/ b' }8 z

    門外的司機小陳,好心的進來跟黃天德提醒,他中午還有一個行程,黃天德看了看手表,猛然想到還有工作要忙,既然喜歡這佛像,也就不再堅持了「好…不然你連同下面那個盒子一塊賣給我,要不然…我下回來北京,再來你這光顧囉…」

: t6 Y' a; g- K4 t" h& q# X4 B

    黃天德早就留意到,在佛像櫃子下方地上,淩淩亂亂擺滿許多未經整理過的盒子,箱盒子上面還有一層厚厚的灰塵,似乎看起來應該有些曆史了,黃天德只是想要將手上的佛像,有個盒子來收藏保護「好…當然沒問題囉…老板您自己隨便挑一個吧…嘻嘻…」



    想到能做到這筆大生意,送他一個不值錢的盒子有什麽關系ㄌ,其實擺在地上的這些盒子,是古董店老板進貨之后,經過特別篩選過,既然會擺在地上,都是認定爲比較沒價值的東西黃天德看了看地上幾件盒子,指著一件顔色最深沈,尺寸大小剛好的長方型木箱盒,于是就交代司機小陳拿上車,就與古董店老板到櫃台前,將錢算清楚,總算是賓主盡歡到了晚上,黃天德好不容易應酬一整天,回到飯店里頭,這會總算能夠有時間,能坐下來仔細把玩今天買來的戰利品,他拿著白玉佛仔細的擦拭一番,越看是越愛不釋手,拿在手上把玩許久,心滿意足極了,這時忽然想到該有個盒子來收藏它…………9 ]5 M( ~. h# L: y

" C' f! C2 M  J$ E4 ~

    司機小陳將那深黑色的盒子,就擺在房間里頭的書桌上,黃天德小心翼翼的拭去塵埃,露出盒面精雕細琢的花紋,那紋路有點像是道家的符咒,又像是皇室的徽章,雕工非常的精細(這東西肯定也是個寶物), U# o4 I; M/ _& N; @- ^

& F6 f* j) n' T- O

    憑藉著多年的經驗,黃天德相信自己的眼光,因爲他嗅到一股迷人的檀木清香,聞到讓人精神一陣,推測應該是很稀有的黑檀木做成的,所以非常的沈重,足足有三十斤吧!!

/ j# k/ T3 Y( S- \) _, k1 X; `5 g0 O

    小心翼翼打開木盒子,放在里頭的只有一面金屬圓盤,圓盤正面光滑細致,幾乎可以當鏡子使用,但是卻又沒有像一般鏡子都有手把可以支持,盤面長約一尺,周圍雕飾有蟠龍圍繞,盤面發出冷烈的金屬光芒,一點也沒有鏽蝕的痕迹,東西彷彿是昨天才鑄造的新品一般新潁,黃天德實在想不透它的用途,忍不住將它拿在手上,卻感到有些輕盈,讓人猜不透是何材質,圓盤的背面倒是清楚的刻上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完全讓人摸不著頭緒,因爲這金屬盤太完美無缺,黃天德推斷不會是古董,所以看了有些失望,就先將圓鐵盤棄置在梳妝台上,將白玉佛像擺進黑檀木盒之中,仔細收藏在衣櫃當中黃天德忙了大半天,精神有些睏窘,剛才那頓晚飯還喝了不少的酒,全身都發起熱來,于是脫光了全身上下的衣服,進去浴間洗澡去剛洗澡完的他,赤身裸體的來到梳妝台前整理頭發,今年45歲的黃天德,因爲事業有成,加上喜愛運動健身,外表給人一種年輕有爲的形象,平時他也特別注意養身,所以一直很自豪自己體態完美,只見他赤裸裸著身體在鏡子前舞弄身體,露出胸膛糾結的肌肉手臂,和肚子上六塊強壯的腹肌,似乎對自己的身材滿意極了……………' Q" F3 [7 U0 j( g! _

6 e8 v, i& Z  R4 b

    ~~~突然間~~~一雙滑不溜丟的小手,貼在黃天德的腰際輕輕撫弄,嚇得他趕緊回頭,只見一名全身赤裸裸的小女孩,驚慌失措的跪倒在他面前「主人…奴婢春蘭…向您請安…」黃天德被眼前赤裸裸的少女舉動嚇了一大跳「妳是怎麽跑進來的…妳怎麽沒有穿衣服……」黃天德顯得又驚又喜,講起話來都結巴了「奴婢春蘭今晚上…是要來侍奉您的,希望主人喜歡…」

) }5 ?0 `8 t1 c! ^

    不愧是商場上的打滾多年的老鳥,馬上就能恢複鎮定,黃天德仔細打量眼前的少女,只見她身高約四尺半,身軀雖然瘦弱卻不見骨,留著長發及腰,瓜子般細致的臉蛋,一雙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臉上又是嬌羞,又是淫媚的直視著他,嘴角淺淺的小酒渦,笑盈盈的煞是好看,全身肌膚粉嫩白兮,胸前一對饅頭小山形狀嬌美,小巧乳暈像是朵雪里紅梅似的,隨著呼吸而不住輕輕地顫動著,黃天德看的二眼發直,下體不禁蠢蠢欲動「呵…嗯…妳說…妳是叫春蘭吧…先起來…坐著說話…」5 t$ a( O! `- x" z  m* }



    黃天德覺得自己又乾又熱,講起話來顯得不自然「春蘭…妳今年多大囉…」  P/ W! S9 e8 D+ F0 {



    「回主人的話…奴婢今年十七歲…襄陽人氏…」2 Y2 H' i5 p; e

) \8 \& G3 U) }& t' |/ t

    (嗯~~17歲嗎,那不是跟芷芸差不多大)黃天德想到自己的女兒,也是這樣的年齡……* G  v9 _/ |( Q6 m: R

" h9 G2 X; x  e6 |8 O& \6 q

    少女盈盈再拜,然后怯生生的站在黃天德面前,全身上下肌膚,毫無隱藏的讓人一覽無遺,黃天德越瞧越滿意,這少女有著細巧的頸脖子曲線,小巧玲珑的乳峰,完美有致的蠻腰,粉雕玉琢般的修長雙腿,以及勻稱結實的豐臀,目光直視少女的大腿根,只見幾條稀稀疏疏的陰毛,淺淺的蓋在無?

4 `/ m1 ]5 d8 B0 w- q

    (嘿~~嘿~~一定是小陳那小子安排的,真是有心~~~)黃天德心里頭默想黃天德幾時見過如此幼齡女子,體內慾火一發不可收拾,下體開始起了反應,肉棒馬上高高舉起,碩大無朋的龜頭指著少女胴體,散發出駭人的雄偉氣息,黃天德恨不得立即就能鑽進她體內少女發現黃天德下體,逐漸澎漲的變化少女看見黃天德慾火中燒的模樣,馬上跪倒在他面前,兩手緊緊抱住他的腰際,張著櫻花小嘴,開始吸吮起肉棒來,少女動作既精確而且熟練,舌頭舔遍整根火熱的肉棒,忽緩忽快的前后套送,黃天德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在體內快速流竄著,主人…奴婢這樣做…行嗎…」少女用著天真無邪的眼神望著他……

1 j1 t9 t% }$ `7 t" `0 w

    原本陰莖只有五余長的實力,現在卻變得更加粗壯,足足有六多長,龜頭暴怒有如一顆棒球般大小,少女顯得吞食困難「嗯…嗯…好…」黃天德對于自己陰莖的表現滿意極了看著春蘭賣力的吞吐著自己肉棒,黃天德整個人感到有些飄飄然,他的雙手撫摸著發絲,用力的搖擺下體,把喉嚨當做陰道抽送,少女蹙著眉表情痛苦,黯然的接受「主人的東西好大ㄚ…」少女吃完肉棒,不忘照顧下方的睪丸,春蘭吐出肉棒來,服侍著黃天德躺在大床上,自己主動爬上去,將下體靠在他眼前,用著女上男下69姿勢繼續幫他吹著喇叭「哇…真是美啊…」黃天德貼近著春蘭的陰阜,兩眼直視少女的股間,白兮粉嫩的后庭讓人一覽無遺,仔細欣賞著這件幾近完美的藝術品,他用手指剝開陰唇兩側,霎時少女的花蕊便完整無淫水,輕輕嗅著體味,一點也不腥氈的幽香,迫不及待地伸長著舌尖,輕輕去嘗起味道來,少女的淫液既淡且稀,嘗起來鹹鹹苦苦的滋味,讓他停不了口,還用靈巧的舌頭剝開陰唇,用舌尖去挑逗陰蒂,舌尖繞著陰蒂周圍打轉,引著淫水洞口汨汨流出來,春蘭忍不住搖晃著下體,加快了她的嘴巴套送的速度「ㄚ…主人…」春蘭發出了一陣嬌呼春蘭似乎被舔弄得很興奮,搖搖擺擺的將下體迎向肉棒,主動騎上了黃天德,扶著一根火熱的肉棍,想讓自己的潮濕潞潞的淫穴吞沒它,無奈自己的小穴,無法容納這根大陰莖,兩個人耗費許多氣力,才勉強讓龜頭鑽進洞穴里頭「啊…主人…你的肉棒好大ㄡ…你好強啊…真是淫死奴婢了…啊…啊啊…」

9 b& A' w; D+ D, \

    春蘭吃力的挺腰打擺,讓陰阜慢慢吞進肉棒,透明晶瑩的淫液,讓二人下體的陰毛黏濕在一塊兒,少女緊緊夾住括約肌,陰莖享受到的緊迫感,是他不曾經曆的美妙滋味,春蘭一雙手巧手,頂著胸膛開始前后馳騁起來,身體一上一下的盡情套送,她那一頭烏黑秀麗的長發,也跟著左右甩動(這少女似乎不太會叫床耶~~~)只見春蘭閩著唇,哼哼唧唧忍氣吞聲黃天德輕松的癱在大床上,興高采烈欣賞她媚態,尤其是春蘭的嬌巧身材,天使般的臉孔,令人有玩弄小女孩的錯覺,好似剛發育的一對柔軟的雙峰,雙手剛好可以盈握,被他一雙粗糙又碩大的手掌死命地搓,乳頭也被捏的發硬變紅,強烈的慾潮侵襲而來,因此臉上泛起朵朵紅潮,發出動人的呓語「啊…主人…我又要丟了…啊…奴婢要升天了…啊…啊啊…」5 ^/ e) `. [& a4 x3 [1 H8 A



    黃天德看著春蘭嬌媚動人的模樣,不禁感到心神蕩漾,一道強烈的快感迅速流竄過脊椎,來到慾望的最頂端,承受不住如此劇烈的快感,黃天德發出了怒吼「啊…啊…啊啊…」對著春蘭的子宮,噴發出此生最美的一次射精,足足有三分多鍾的高潮………( J" B* d4 U( {9 D' r( x

" o& }5 ~: _; k) }

    很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射精之后的陰莖完全沒有疲軟的迹像,反而是越戰越神勇,繼續維持勃起的狀態,春蘭繼續在腰際騎馳,她無懼于體內粗大的肉棒,身體有節奏的上下起伏,隨著玉臀盡情搖擺,胸前一對軟綿綿的胸乳,毫無規律的胡亂跳動,讓黃天德意亂情迷無法克制,滾燙的精液像是火山爆發般,一次又一次的噴灑進子宮里頭……% v4 K  t, a" d  l; O' C# }



    經曆過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戰,黃天德顯得疲憊不堪,整個人癱瘓在床上,連根手指也動不了,只見春蘭小心翼翼的爬下來,趴在他的腿根處,重新將陰莖含進小嘴里,仔細的將精液吞進肚子里,還順便將陰囊附近汙穢不堪的淫汁,全部用舌頭仔細清理乾淨「主人…天即將要白,主人請您先歇息一下,明天一定要記得再喚奴婢喔…」春蘭在他耳邊低語「春蘭…春蘭別走…留下來陪我…。」黃天德實在對她依依不舍「主人…春蘭是您的奴婢…只要您呼喚我,我就會馬上出現,來到您身邊啊…」



    「那要怎麽做…快告訴我啊…」黃天德顯得有些急迫「嘻嘻…主人…我就住在鏡子里頭啊…只要太陽一下山,主人可以在鏡子前面裸著身體,呼喚奴婢…奴婢聽見主人叫喚…自然會來到主人面前,聽候主人差遣啊…主人可要記住喔…。」1 T; s+ V8 N  B" f+ p9 F9 B) n, N) P

4 N  s% {7 {/ Q2 ~: f9 k9 [

    一瞬間,嬌媚可人的少女憑空消失在眼前,黃天德也因爲疲勞過度,沈沈的睡覺了………——4 @# G+ X/ x2 p  R- X6 G



    第二天,黃天德一直睡到下午四點才起床,對于昨晚的一場性戲,彷彿春夢般,感到清晰又陌生(會不會只是一場春夢呢)4 R3 ~& E3 W$ ~0 a



    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昨天所發生的事情,但是鼠蹊部傳來隱隱酸痛,提醒自己昨晚狂歡后的遺迹(嘿~~嘿~~我昨天雞巴漲的好大喔,勃起插入該有一、二個鍾頭吧~~)$ U4 z3 H, m8 J- e- _  E

8 d' {! R5 X* X. C5 Q

    光想到自己的戰績,就得意起來,黃天德匆匆忙忙吃了頓飯,趕緊打電話連絡客戶,因爲自己的晚起床,已經LOSE二個客戶,好不容易忙完手邊的工作,天色就晚了(不知道等一會兒,春蘭會不會來)黃天德只要想到少女美妙的肉體,全身就火熱起來,將手邊的工作收拾好,還請飯店送來豐盛的酒菜,擺滿一桌子,等到一切就緒,馬上將自己脫的赤裸裸,在鏡子前面跳起舞來,十足滑稽模樣「主人…主人…奴婢春蘭夏竹…一起向您請安了…」. i3 t8 Z# _2 v, C, Y- m

; w4 F- T4 n) p* `

    黃天德聽見身后傳來少女聲音,猛然一回頭,果然看見二名赤裸少女,低著頭跪倒在地「啊…請起…請起來說話…」黃天德顯得樂不可支,二名大約只有16~17歲的小姑娘,笑臉盈盈的向他請安,又向他輕叩萬福,少女們的態度始終恭敬,就像女奴對皇帝般的尊崇,少女站直了身體,讓黃天德瞧得仔仔細細,黃天德左瞧右看,對眼前二位少女都滿意極了,站在左邊那位,就是纏綿一整晚,讓他百般思念的少女春蘭,右邊那位長像可愛的少女夏竹,綁著二條小辮子有著甜美笑容,眼睛清澈明亮含情默默看著他,小巧的鼻尖輕嘟著小嘴,兩粒尖挺的乳頭散發著粉紅色的光澤,不斷隨著胸部的晃動,輕輕晃動著,黃天德貪婪的往下瞧,在少女的小腹處,只一片稀疏微微卷曲的恥毛,勉強地覆蓋在恥部上方,完全覆蓋不了那一條粉紅色的肉縫,從那紅潤的肉縫當中,隱約可以看到由二片嫩肉,巧巧構築的小山谷,少女完美無「好…好漂亮的小姑娘啊…來…來坐過來…嘻嘻…」

- T" s# X! K) w

    黃天德喜不自勝,一手拉一個摟抱在身邊,在體內熊熊燃起了慾火,忍不住緩緩托起了女孩的臉頰,將嘴伸進夏竹的櫻唇中,他用舌頭頂開少女的貝齒,純熟地逗弄著滑膩的香舌,兩人同時嘴里發出喘息聲……3 e" K8 l9 i, v, y( j" V



    「嗚…嗚…」夏竹大膽的吞下他的口水,靈巧的卷動舌尖回應著黃天德感到下體一熱,原來,春蘭跪倒在他的膝灣處,將逐漸勃起的肉棒含進小嘴里「喔啊…好快活啊…」懷里頭的少女,突然鑽進胸膛,用她油滑的舌頭,舔在他的乳頭上黃天德放松全身的肌肉,仰臥在大床上,任憑二位少女用舌頭舔遍身體,專心享受這種神仙般的舒暢,感到無限的滿足和興奮,少女在他面前暴露出恥部,黃天德用那淫邪的眼光,一直盯在股溝間,忍不住用手指剝開來看「啊…真是美啊…」; B) j  d# u- A: l+ r9 A" P+ }" r



    少女從肉縫里頭,透出了粉紅色的光芒,隨著淫水的滋潤,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由于淫水不斷從里頭洩出來,陰戶四周圍全都沾滿了濕答答的愛液,黃天德試著將手指插進陰阜,馬上就被吸進窄縫中(真不愧是少女的陰道,真是緊實啊~~)



    用食指在陰核上輕輕壓著,指尖在花蕊四處磨擦,少女馬上發出一陣驚呼「喔啊…主人…您好棒啊…奴婢被您玩出火來…喔喔…」少女嬌喊完,馬上又將肉棒吞進去「喔啊…真爽啊…」少女強食著肉棒,輪流吞進嘴巴吸吮,春蘭這時也移動自己的下身,主動將豐滿的白臀迎向黃天德,讓他能同時欣賞倆人雪白屁股,黃天德並攏雙指當做陽具,趁著淫水的滑潤,插進二名少女的陰阜中,在滑不溜丟的陰道里頭,盡情嬉戲陰莖被舔食的完全暴怒起來,黝黑的肉棍不羁的跳動著,少女給予的口舌服務,已經不能滿足慾望,黃天德翻過身子,粗暴的將夏竹壓在下身,將她的雙腿用力扒開,腳踝夾在腰際上,按著少女纖弱的身體,用?長的大雞巴對準陰阜來回磨擦,用力將龜頭挺進去,想不到少女嬌小的身軀,居然能夠容下巨炮「喔喔啊…主人插死奴婢了…」少女多水的淫道,讓他無礙的深入,就像處女陰道般緊實的包裹住肉棒,黃天德發出野獸般的嚎叫,下體就像是攪拌器,在她體內沖撞不停,往複的做活塞運動,可憐的夏竹,整個陰阜被巨大的肉棍侵入,陰阜整個都鼓漲起來,也不管少女是否會經受不住,一昧的猛推急抽,夏竹一對秀眉都蹙在一起,表情又是痛苦又是興奮,張著小嘴大口喘息「喔主人…奴婢丟了…」少女的求饒,激起他更大的慾望,奮不顧身的向著花心頂進去「啊…喔喔…」精液猛烈的沖爆出來,全撒進夏竹的陰阜里面,陰莖絲毫沒有疲軟的樣子,黃天德拔出潮濕淋淋的肉棒,奔向一旁的春蘭,將她翻過身子露出雪白屁股,提著肉棒就往股縫里頭鑽,春蘭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小白豬般,蹶著屁股讓人發洩「喔…真是緊啊…」黃天德揮汗如雨的賣力工作,將少女的一對豐美白臀操演的有聲有色,此時,夏竹爬到春蘭下身,捧起她的一對淑乳吸吮起來,兩女互相捉對乳房撕殺,三個人玩的不亦樂乎「…啊啊…主人…。主人是否要玩春蘭的后庭呢…」夏竹指著春蘭的肥臀「喔…后庭啊…妳是指玩屁眼嗎…」黃天德瞪大眼睛,喜不自勝「是啊…主人…。您可以試試看呢…」夏竹用指頭摳著菊花,還在春蘭的屁眼上吐些口水,夏竹細心的捧起肉棒,用小嘴先舔食一遍,確定龜頭已經充分潤滑后,主動扶著陰莖龜頭抵向肛門口「啊…主人…。您可要輕一點…奴婢怕死了…。」春蘭搖晃自己的臀縫,努力以赴接納它「啊…好緊啊…」在三個人齊心協力,龜頭終于突破窄門,黃天德只覺得陰莖被腔道緊緊包圍住,比插進陰道更熱更緊迫的感覺,抽插起來,真是有說不盡的好滋味,黃天德干著肛門,心中不由的暗暗稱奇,不甘不澀的直腸,干起來出奇的順利,少女居然能夠控制自己的括約肌,收放自如的吞吐肉棒,他完全沒想到少女的直腸,居然可以容納下他整根6寸粗長的陰莖,感到令人匪夷所思,還來不及細想,身后的夏竹已經趴在二人接合處,伸長著舌頭在睪丸四周遊走,走完一遍之后,就將嘴堵在春蘭的陰核上,對著花蕊綿密地吸附著,春蘭那能經受如此的二面夾攻,突然間雪白的身體猛然抽搐,全身都激烈地顫抖著,從陰道中噴出大量的液體,緊繃的直腸壁一吸一夾,讓黃天德精門不固,對著直腸噴射出寶貴的體液「…啊啊…」慾仙慾死的快感,讓人無法抵擋,黃天德從肛門口拔出肉棒,夏竹搶在第一時間,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腥玷的陰莖含進嘴里,將陰莖表面的黃白垢,全部吸吮進嘴里頭,黃天德才剛射出精液不久,原本垂軟的海綿體,在少女的嘴中迅速膨脹起來「主人…等一下要換奴婢喔…& `, j9 r5 N9 C# @1 v



    嘴唇還含著肉棒的夏竹,自顧自的撫慰自己下體,說話的眼神,春情欲滴,少女臉上露出淫蕩的表情「好……就成全妳這淫娃」聽見少女如此的嬌喊,黃天德再度雄心勃勃夏竹擺布成一只母狗的姿勢,等著黃天德仰腰一送,龜頭便撐開狹窄的菊花蕊門,少女自動將屁股往后送,一直插到腹部才停了下來,夏竹擺動腰際的同時,不忘夾緊括約肌,讓黃天德不斷竄起強烈的快感「啊……」黃天德全身顫抖著,在連續的高潮過后,已經瀕臨虛脫的狀態「主人…我還要…」少女同時發著浪聲,向他索求,黃天德放盡氣力癱瘓在大床上,陰莖卻仍然仰仰挺立著,少女輪流用著身上三處地方套著陰莖,嬉戲到天明…………………: I6 i" S7 }/ M3 u) Q* G

! I% H1 n  L; u. E0 N+ ]

    第二天~~~黃天德睡到傍晚才起床,昨天的一場床第大戰,一個人獨戰二名少女,在他的整治之下,讓她們高潮連連,完全崇拜在自己的肉棒之下,真不敢相信自己的體力,居然如此旺盛,想來不禁得意(在回台北之前,一定要再找她們倆個玩)



    少女青澀的臉龐,完美無真是神奇,黃天德一點也不覺得疲憊,反而覺得精氣十足神采奕奕,彷彿體內有發洩不完的精力,吃下比平常多一倍的晚餐,天色一黑,黃天德脫光自己,準備好要呼喚她們了「春蘭…夏竹…春蘭…夏竹…妳們出來吧…。」黃天德裸著身,捧著鏡子聲聲呼喚著「嘻嘻…主人安好…奴婢們春蘭、夏竹、秋菊、冬梅、一同拜見主人…主人萬福…。」+ P) h; J2 _: T: U

* }; J5 s+ K9 ~7 i0 X

    黃天德聽見背后有異,一轉身,看見身后跪倒著四名赤裸裸的少女,更加樂不可仰「來…來…都起來黃天德色淫淫的走向前,一個個扶起只見四名年約16~17歲少女,全身脫的赤裸裸的,落落大方的一字排開,個個臉上笑容可掬,少女們散發出濃烈的脂粉味,霎時,房間內春色無邊「奴婢春蘭…。」「奴婢夏竹…。」「奴婢秋菊…。」「奴婢冬梅…。
















0.017215013504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