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媽媽是成人小說家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深夜,媽媽兀自坐在她的筆記本電腦前,用鍵盤敲打著字。



  「媽媽,你還不睡覺嗎?」



  「寶貝,你先睡吧,媽媽還要在寫一會。」



  我的媽媽是名小說家,她的筆名叫思雨,真名叫田思琪,她寫過很多書,雖



然還在念高中的我從沒讀過媽媽寫的書,但我知道喜歡媽媽小說的人不少,因爲



家里常常會收到媽媽的書迷們寄來的信。



  放假的時候,媽媽會在鄉下租一套房子,和我一起住在里面,這鄉下地方離



我和媽媽住的縣城很遠,媽媽說她寫書需要靈感,在這里她容易有靈感,我不明



白媽媽說的靈感是什麽,但每次放假的時候,我都會乖乖的跟媽媽來這個鄉下地



方。



  媽媽走過來,替我拉好被子后,她又重新回到了桌旁,繼續寫她的小說。



  我看著燈光下媽媽柔和的倩影,沈沈的睡去。



  第二日,我起床的時候,媽媽已經做好了早餐,我吃飯的時候,媽媽一個人



出門散步,她說想看一看鄉下的風景,找一點小說的靈感。



  每次來這,媽媽都是這樣,她會在早上出門散步,到中午的時候才回來,然



后爲我做好午餐之后,她開始寫作,有時一口氣寫到晚上,有時到了下午,她還



會出去一次。



  有幾次,我想和媽媽一起去散步,但媽媽說她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不想我



打擾她,我從出生時,就由媽媽一個人把我養大,她從來沒和我說過我的爸爸是



誰,我也沒有問過她,我了解媽媽的脾氣,媽媽想一個人靜一靜的時候,最好不



要打攪她。



  我一個人待在房間里,其實也不會無聊,媽媽給我買了遊戲機,有許多遊戲



可以陪我玩,只是我來這鄉下好幾次,都沒有機會好好的像媽媽一樣,欣賞這鄉



下的風景。



  快到中午的時候,媽媽回來了,她不知什麽時候換了身衣服,早上出門時穿



著的套裝不見了,現在身上穿著一件粗布衣裳,還有她下身的裙子換成了褲子,



只是媽媽腿上穿著的絲襪沒有脫,我看見她褲管下面露出的穿著絲襪的嫩腳,媽



媽的腳很好看,又嬌又嫩,肉肉的,深色襪頭下面的腳趾若隱若現,十分的勾人,



已經知道男女性事的我,有時看見媽媽穿著絲襪的小腳,就有些忍不住,甚至有



上前親一親媽媽嫩腳的沖動。



  「媽媽,你身上的衣服怎麽換了?」



  「放在劉嬸那了,問劉嬸借了身衣裳,在這兒穿裙子不方便,還是穿粗布衣



裳舒服。」



  媽媽說的劉嬸是地道的農村婦女,人長的又壯又結實,是干農活的一把好手,



我們租的房子,就是劉嬸家的,每次媽媽從城里來鄉下,都會給劉嬸帶一些城里



的禮物,劉嬸也會送我們鄉下的土特産,玉米啦、雞啦,都會送給媽媽,有時還



做農家菜給我們吃,是很好的人。



  說到劉嬸,順便說一下劉嬸的老公,劉東家,劉嬸本來不信劉,嫁給劉東家



后,才改的姓,這是鄉下的習慣,劉東家人沒有劉嬸這麽壯實,劉東家的人精瘦



精瘦的,像根竹竿,他也不像劉嬸那樣每天做農活,他喜歡坐在家門口,抽他的



煙杆子,偶爾放一放牛,管一管雞,其他的家務,他都交給劉嬸一個人做。



  媽媽:「今天給你燒紅燒雞,劉嬸今天送了我們一只。」



  「好诶!」我心里高興,媽媽燒的紅燒雞最好吃了。



  夜里,媽媽像往常一般,勤奮的寫著她的小說,今天她似乎特別有靈感,手



指在鍵盤上飛速的敲打著。



  我聽著媽媽敲打鍵盤時發出的有節奏的聲音,漸漸的進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睡意朦胧的我隱約聽見敲門聲,跟著媽媽起身,走去開門,



我微微的眯開眼睛,看見寫字台前的燈還亮著,媽媽卻不見了,我朝門口望去,



看見媽媽站在門邊,似和什麽人說著話,媽媽說話的時候,不時的回過頭來看向



我這邊,她似在猶豫著什麽。



  我看著媽媽站在門邊的朦胧的倩影,又沈沈的睡去,一覺睡到天亮,我睜開



眼睛,看見劉嬸正在把蒸好的香噴噴的饅頭擺到桌上,我叫了一聲劉嬸,劉嬸微



笑道:「醒啦,來嘗嘗劉嬸做的早飯。」



  我起身走到劉嬸的身邊,道:「嬸嬸,我媽媽呢?」



  「你媽媽忙,她中午的時候會回來。」



  我應了一聲,跟著洗臉刷牙,吃著劉嬸燒的早餐,我一面將饅頭塞進嘴里,



一面對身邊坐著的劉嬸道:「劉嬸,你能不能帶我看看這里的風景,我每次來,



媽媽都一個人去看,卻從來不帶我看,我也想看一看。」



  劉嬸笑道:「鄉下地方,有什麽風景不風景的,慢點吃,吃完再說啊。」她



說著,給我遞來一杯豆漿,我「咕咚咕咚」的喝下,對劉嬸道:「這豆漿真好喝。」



  「你媽媽早上磨的。」



  「啊?我怎麽沒看見媽媽有磨豆漿。」



  劉嬸聽見我的話,臉上的表情似有些尴尬,但這表情轉瞬即逝,她道:「那



時你還沒起床呢。」



  吃完了早餐,我再次纏著劉嬸帶我去外面看看風景,劉嬸似乎被我纏的沒辦



法了,對我道:「那好,一會跟劉嬸去看做農活怎麽樣?」



  我一聽劉嬸肯帶我出去,興奮道:「好啊,我也要做農活。」



  劉嬸摸了摸我的頭,道:「傻孩子,做農活有什麽好玩的。」



  跟著劉嬸來到田間,田里搭著帳篷,里面種著綠色的蔬果。



  劉嬸帶著我四處轉了會,跟著走進帳篷做起了農活,我跟在劉嬸的屁股后面,



一面看她做,一面學起來,劉嬸似見我有模有樣的跟她學著,不禁呵呵的直笑。



  我:「嬸嬸,我想撒尿。」



  「別尿在棚里,出去找個地方尿吧。」



  「這里有沒有廁所?」



  「你人小,隨便找個地方尿吧,廁所那里髒,你去啦,說不定還會掉進茅坑,



還是出了棚子找個地方吧。」



  我聽劉嬸的話,走出棚子,找地方尿尿,但我實在不習慣在這光天化日下撒



尿,所以一路憋著,想找個相對隱蔽的地方,走著走著,不禁繞回了劉嬸家,劉



嬸的家像北京的四合院,我和媽媽住在東面,劉嬸他們住在南面,北面是柴房。



  媽媽和劉嬸都不在,劉東家不知去了哪里,大概去放牛了,我沒有回房間的



鑰匙,我看見北面柴房的門沒有鎖,于是想走進去看看里面能不能尿,我走到門



邊,用手輕輕的推開木門,卻聽見一絲女人的呻吟,我嚇了一跳,忙退后了一步,



我在門口呆了半響,大著膽子將臉湊到門邊,細聽里面的聲音,門里似乎沒有聲



音,我心說,是不是我聽錯了,于是又將眼睛湊近門縫,想看一看里面有什麽東



西,可是屋里沒有亮燈,里面黑漆漆的,我什麽也看不到。



  我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去推木門。



  隨著木門的「吱呀」聲,門縫漸漸擴大,外面的陽光射了進去,我看清了屋



里的情景,只見一個被一塊黑布蒙著雙眼的、全身赤裸的女人,她的雙手被反綁



著,被吊在屋子的里面,她的一條被繩子綁住的大腿懸空著,另一條腿吃力的點



著地面。



  「嗚嗚!」女人似乎聽見了木門打開的聲音,又似乎感覺到有人的接近,她



不禁發出害怕的呻吟,女人頭上的黑布蒙著女人大半張的俏臉,使我看不清她的



面容,但只見女人的胯間,一道透明的水柱正從她隆起的恥丘處,順著她修長的



大腿流到了地上,在地上積起了大大的一灘水漬,她失禁了。



  此刻站在門口的我已經不知所措,我甚至忘了當初來這的目的,滿眼滿腦都



是眼前這個被麻繩捆綁著的、全身赤裸的女人,我看見她勃起的乳頭上,還淫蕩



的夾著兩只木頭做的曬衣夾子。



  她是誰?這個女人是誰?怎麽會被綁在這里,難道劉嬸他們是綁架犯,是他



們把這個女人綁在這里的?想到這里,只覺得心口升起一股寒意,我關上木門,



飛快的跑出了大院……



  「小宇,小宇,你在哪里?」



  是媽媽的聲音,是媽媽出來找我了,「我在這!媽媽我在這!」



  媽媽見到我向她招手,飛快的奔了過來,一把摟住我道:「這孩子你跑哪里



去了!劉嬸和我都快急死了。」



  「我!我!」我不知道怎樣像媽媽解釋,只覺得解釋起來會很複雜。



  這時已經傍晚,劉嬸提著燈籠向我們這邊跑來,此刻我看見劉嬸,已不覺得



她和藹可親,她現在給我的感覺,就像是童話里的狼外婆。



  入夜,我睡在床上,媽媽躺在我的身邊,今晚媽媽沒有寫作,她用手撫摸著



我的額頭,溫柔的道:「以后不許亂跑了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但心里又想起早上看到的那個在柴房里被吊著的女人,我想對



媽媽說,媽媽卻用手指點住我的小嘴,道:「很晚了,有事明天再說。」她說著,



順手關上了燈,屋子瞬間變得黑漆漆的,我鑽進媽媽的懷里,一只手抱住媽媽,



沈沈的睡去。



  夜里,我被噩夢驚醒,我夢見我和媽媽都被劉嬸綁了起來,劉嬸似惡魔般的



怪笑著。



  我被噩夢驚醒的時候,下意識的想去抱住媽媽,卻發現身旁的媽媽不見了!



  這時,我只覺自己的頭皮一陣發麻!險些大叫了出來,我坐起身,發現屋子



的房門虛掩著,周圍安靜的出奇。



  我躺下身子,將被子蒙住腦袋,心里恐懼的想法層出不窮,剛才噩夢的情景



再一次浮現在我腦海里,心里只想要媽媽快點來救我。



  過了許久,我發覺自己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屋子的門仍舊開著,外面的風吹



在木門上面,木門輕輕的搖著。



  我躲在被子里,只敢用一只眼睛窺視外面的情形,這時,我看見一個人影走



了進來,屋子很暗,我依稀認出是媽媽的身影,媽媽身上披著一層淡淡的月光,



她竟是全身赤裸裸的,身上連一件衣服也沒有穿,她現在的樣子,讓我猛的想起



昨天早上我在柴房里看到的那個被麻繩吊著的女人。



  媽媽走進屋里,輕輕的掩上房門,跟著她轉過身,我看見她的胸前的兩只乳



頭上分別擒著一只曬衣用的木夾,木夾將媽媽兩粒肉嫩的乳頭夾的扁扁的。



  媽媽走到我的身邊,我忙閉起了眼睛,過了片刻,我再次偷偷睜眼,我看見



媽媽背對著我走到了衣櫥邊,她的手里多出了一只照相機,媽媽打開衣櫥的大門,



衣櫥大門上鑲著一面鏡子,媽媽將門打開180度,讓鏡子正對著自己,然后她



在鏡子前蹲下身子,大大的分開雙腿,我看見媽媽的下體竟是如雞蛋般,光滑的



沒有一根毛發,和我在a片里面看到的那些歐美女人,一摸一樣,她那兩片微微



外翻的陰唇上,也同樣被一對木夾夾著,媽媽用一只手提著相機,另一只手伸到



胯間,撥開自己兩片濕潤潤的陰唇,對著鏡子按下了照相機的快門,照相機的閃



光燈閃了一下,我看見鏡子里的媽媽淫蕩的伸著舌頭,似渴望吸吮男人的肉棒,



她臉上的表情,又似羞怯,又似興奮,我從沒見過媽媽這般表情,她現在的樣子



讓我褲裆里的雞巴直挺挺的堅硬著。



  之后媽媽又給自己照了幾張,她站起身,小心的取下夾在乳頭與陰唇上的木



夾,在她取下木夾的時候,她的喉嚨里不禁發出了幾聲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呻



吟。



  這時,事實不由得我不去猜想,媽媽就是那個赤裸裸的被綁在柴房里的女人。



  媽媽取下木夾,將四個木夾拿在手里,然后和照相機一起,放進了寫字台的



抽屜里面。



  媽媽穿好睡衣后,躺在了我的身邊,我發覺她的身子熱熱的,胸口起伏著,



似心里難以平靜,她在床上躺了一會,跟著又爬起身,走到寫字台邊打開電腦,



鍵盤「噼啪噼啪」的響了起來。



  第二日一早,媽媽像前日般爲我做好了早餐,然后出去散步,我等媽媽走后,



迅速的爬起身,打開了媽媽寫字台的抽屜,照相機和木夾都在抽屜里面。



  我取出照相機,心髒「噗通噗通」的亂跳,喉嚨里似有塊東西卡住一般。



  打開照相機,翻看照相機里照片的內容,我看到了許多我從來不曾想到的東



西,從來不曾想過的東西,照片大部分都是媽媽的自拍照,還有幾張是媽媽和男



人群交的照片,媽媽趴在床上,撅著屁股,幾個男人圍在她的周圍,下一張照片,



我看見離媽媽最近的一個男人拿著一支筆在媽媽的屁股上寫字,再翻到下一張,



我看見媽媽撅起的肉臀上,被人寫上了「母狗」兩個大字。



  看到這,我已經忍不住了,我感覺自己的褲裆快要爆炸了,我把手伸進褲裆,



快速的揉搓起自己怒漲的老二,另一只手一頁頁快速的翻看媽媽下一張的照片。



  我看見了柴房,看見劉嬸和劉東家幫忙把媽媽吊在柴房里,媽媽的表情沒有



不情願,反而似在教導劉嬸和劉東家一般,教他們如何吊綁自己。



  爲什麽媽媽要這樣做……爲什麽媽媽會和這麽多男人發生過關系,我的媽媽



到底是一個什麽樣的女人。



  我射了,精液射在褲子里,褲子的前面濕了一大灘……



  中午,媽媽回來屋子,我坐在凳子上,呆呆的望著走進屋的媽媽,看見媽媽



走路時搖晃的屁股,腦海里又想起昨晚媽媽光著屁股,背對著我蹲在地上的樣子,



我褲裆的雞巴又翹了起來。



  媽媽爲我燒好午飯,她看見我褲子前大大的一灘濕痕,對我道:「這是怎麽



弄的?」



  我見媽媽眼睛瞧著我的褲裆,瞬間臉紅到了脖子根,忙解釋道:「洗手的時



候,被水濺到的。」



  媽媽笑著搖了搖頭,過來幫我脫褲,我雙手拉住褲衩,對媽媽道:「我自己



來。」



  媽媽見到我惶恐的表情,不知我心里有鬼,笑道:「小宇長大了啊,知道害



羞了。」



  我跑到床邊,背著媽媽脫下褲子,將褲子上面黏著的精斑,使勁的用手擦了



擦,然后才遞給媽媽,媽媽沒有看見我的內褲,她不知道,我的內褲其實比外面



的褲子濕的更加厲害,我不敢給媽媽看到自己沾滿精液的內褲,一直用手擋著褲



裆。



  媽媽將褲子拿到屋外洗了后,回屋讓我自己吃飯,她則躺到了床上休息,我



知道她昨夜寫文寫到很晚,近乎一夜沒睡,此刻一定累壞了。



  看見媽媽沈沈的睡去,我蹑手蹑腳的走到媽媽的身邊,媽媽的身體散發著一



種女人特有的香味,以前都沒有注意過媽媽身體的這種氣味,此刻聞起來,讓我



有一種想抱她的沖動。



  媽媽閉著眼睛,鼻息平緩,她似乎睡的很香,她身上穿著劉嬸借給她穿的粗



布衣裳,腳上穿著一對肉色的短絲襪,我湊到媽媽的腳邊,用鼻子用力的嗅了嗅,



媽媽的腳沒有腳汗的臭道,媽媽的腳味和她的身體一樣,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香味,



我不禁又將鼻子湊近了一點,忽然大著膽子,一口含住了媽媽深色襪頭下的腳趾,



媽媽的腳趾軟軟的很有彈性,加上絲襪細膩的口感,讓媽媽的腳趾吃起來特別的



有味,讓我身不由己的像嬰兒吸吮乳頭般,吸吮著媽媽的腳趾。



  媽媽似乎感覺到了什麽,她輕輕縮了下腳,我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不敢再



對媽媽進一步的放肆,我走回桌旁,一面吃著媽媽燒好的飯菜,一面看著睡在床



上的媽媽。



  媽媽一直睡到下午,劉東家跑來敲門,我在屋子里玩遊戲機,聽見劉東家敲



門,便跑去打開了門,劉東家站在門口,對我道:「你媽在不?」



  我:「我媽在睡覺。」



  劉東家聽見我媽在睡覺,臉上不禁露出爲難的表情,但這時,身后傳來媽媽



在屋里說話聲:「誰啊?」她似乎睡醒了。



  媽媽從床上起來,走到門口,看見劉東家,朝劉東家妩媚的一笑,劉東家看



著媽媽,一張老臉竟紅了起來。



  「有事嗎?」



  「田老師,這會有空嗎?」



  我問過媽媽,爲什麽劉東家和劉嬸都喜歡管媽媽叫老師,媽媽說,劉東家和



劉嬸都很可憐,沒有讀過書,他們喜歡把比自己有文化的人稱爲老師。



  媽媽回答劉東家道:「現在有空,等我梳一下頭發就來。」



  劉東家答應了,臉上的表情似顯得十分高興和興奮。



  我不知道劉東家要媽媽去干嘛,媽媽關上門以后,在鏡子前理了理頭發,然



后關照我在屋里等她回來后,便出門去了。



  我趴在窗口,看見媽媽走向劉東家住的屋子,這時,我的心里不禁湧起想跟



上去的沖動,于是在我打定主意后,從屋子的窗口爬了出去,之后將窗戶虛掩住,



我沒有家門的鑰匙,等會回家的時候,還得從這窗戶里爬回去。



  我走到屋外,一點點靠近劉東家住的屋子,就在我快要接近時,劉東家屋子



的門忽然打開了,媽媽和劉東家從屋里走了出來。



  我連忙竄進身邊的一個角落,躲在一堆柴火的后面。



  劉東家帶著媽媽走出院子,等他們走出院門后,我立即跟了上去。



  鄉下的村子很大,劉東家帶著媽媽不知繞了幾個彎,來到一所庭院的前面。



  我躲在離她們不遠處的一棟矮牆后面,看見媽媽和劉東家站在庭院的門口,



劉東家對媽媽說了什麽,只見媽媽似有些扭捏的開始解開身上的衣服,劉東家的



眼睛一瞬不瞬的看著媽媽,臉上的肌肉似乎在顫動。



  媽媽脫光了衣服,然后脫掉鞋子,將脫下的衣服和鞋子遞給了劉東家,她的



全身只剩下了腳上穿著的一雙短絲襪,劉東家替媽媽拿好衣服,只見媽媽慢慢的



蹲下了身子,將自己赤裸的嬌軀面對著院子的大門,然后分開了雙腿,踮起腳尖,



挺起園翹的屁股,她的兩只手同時的伸到了胯間,手指各捏住自己一片肉嫩的陰



唇,將陰唇向兩邊拉開,讓翻著嫩肉的濕漉漉的肉洞向外吐露著。



  「開門!開門!」劉東家用拳頭敲起庭院的木門,木門發出咚咚的響聲。



  很快,一個和劉東家差不多的鄉下漢子打開了門,他的身旁還站著幾個鄉下



漢,他們似乎都在等劉東家上門。



  劉東家看見那幾個漢子,得意洋洋的站在他們面前,道:「好好看看!把你



們的眼睛都擦亮咯。」



  幾個漢子順著劉東家的視線望下去,看見了地上蹲著的赤裸媽媽。



  他們幾乎不約而同的張大了嘴巴,都似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情形是真的。



  劉東家對那幾個漢子攤開手掌,大聲道:「看見了沒,給錢!給錢!」



  其中一個漢子對著地上蹲著的媽媽吞了下口水,口齒激動的道:「你……你



就是田老師!」



  媽媽似害羞的不敢直視那些人的目光,她側著俏臉,輕輕的點了點頭。



  劉東家道:「快點給錢,少廢話。」



  「再讓俺看清楚點!」那漢子蹲下身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媽媽的裸體,



從媽媽的胸口一直看向下體,媽媽的陰唇被自己的手指捏著,向外拉開著,原本



藏在陰唇間的肉洞此刻一覽無遺,肉洞在男人的目光下,緊張的收縮住,一絲透



明的黏液從媽媽的肉腔里流了出來,順著媽媽的股溝,滴到了地上。



  「還看什麽,快點給錢!」劉東家將手伸在那幾人的面前,催著那些人要錢,



幾個漢子紛紛從兜里掏出錢幣,拿給劉東家,他們在給錢的時候,眼睛卻仍不住



的望向媽媽,貪婪的看著媽媽的裸體。



  那個蹲在地上看媽媽的漢子也從兜里掏出了錢,在他要把錢交給劉東家的時



候,媽媽紅著臉道:「我參與你們贏錢,不分我一點嗎?」



  莊稼漢傻傻的看著媽媽,連聲道:「是是。」跟著似想把手里的前塞給媽媽。



  媽媽道:「我沒有手拿。」媽媽說著給那漢子一個妩媚的眼神,我看見這時



的媽媽,她視線瞟過那幾個盯著她裸體的癡癡的漢子,臉上的表情似因爲他們傻



傻的樣子而有些嫣然,我心中猜想,這時媽媽的心里一定覺得這幾個老實的莊家



漢子比自己還要膽小。



  莊稼漢拿著錢,卻不知如何交給媽媽,媽媽的目光盯著那個莊稼漢,視線往



自己的下體移去,那莊稼漢似乎猜到了媽媽的意思,他重重的咳嗽了一聲,然后



將手里的錢幣捏成一團,塞進了媽媽的屄里。



  媽媽看著莊稼漢將錢幣一點點的塞進自己的肉洞,她捏住兩瓣陰唇的手指似



在微微的發抖,錢幣在進入她腔道的瞬間,媽媽迎合著錢幣挺起了自己的屁股,



就像迎合男人抽插她肉穴的動作一般。



  劉東家贏了錢,一路哼著小曲和媽媽一起回家。



  劉東家:「田老師,謝謝你啊。」



  「不要謝我,說起來,還是我麻煩你比較多。」



  「不麻煩,不麻煩,只要田老師喜歡,在這住越久越好。」



  這時媽媽已穿好了衣服,雖然她穿著一身粗布的衣裳,卻一點沒有農村女人



的感覺,白皙的皮膚,清雅美麗的面龐,讓人一眼便識得她脫俗的氣質,媽媽走



在劉東家的身旁,和劉東家一路聊著天。



  劉東家;「田老師,我沒讀過書,也沒機會去城里逛逛,有件事我不明白,



你們城里的女人都像你這樣嗎?」



  「像我什麽樣?」



  「就是……就是像……」劉東家似乎不知道怎樣表達,他說話的時候,眼睛



瞟著媽媽的胸口。



  媽媽似乎悟道劉東家的意思,笑道:「都像我這麽騷?」



  「田老師你說什麽?」



  媽媽似不知劉東家是否故意裝作沒聽見,她有些害羞的道:「我說我騷。」



  「騷什麽意思?」



  媽媽聽見劉東家的問話,狐疑的看向劉東家,她似看見劉東家一本正經的模



樣,好像不似僞裝,于是道:「騷就是浪的意思,就是不要臉。」



  劉東家聽見媽媽說出的解釋,不禁頓了一下,喉嚨咕噜噜的吞了幾口口水。



  媽媽道:「城里的女人當然不都像我這樣,我大概比較特別吧。」



  「那田老師,你爲什麽要這麽做?」



  「我嘛……」媽媽的眼睛望向天空,臉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天空中彩霞斑斓,



太陽快要落山了,媽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道:「爲了尋找靈感吧。」



  「靈感?靈感是啥東西?」



  「靈感就是促進我寫作的一種感覺,我需要它。」



  「田老師,你出的書多嗎?」



  「算有一點吧。」



  「那都是些什麽書?」



  「我寫的是成人小說,專門講性方面的故事,有機會的話,我讀給你聽。」



  「好!好!我要聽,到時候我叫全村的人都來聽你講小說。」



  媽媽聽見劉東家的話,臉上的表情又似羞臊,又似隱隱感到一絲期待……



  太陽落入山后,媽媽和劉東家回到了屋子,我一直跟著他們,在媽媽入屋前,



從窗口爬進了屋子,媽媽打開屋門,看見我坐在屋里,對我笑道:「怎麽一個人



坐著,燈也不開。」



  「啊,忘了。」



  媽媽打開燈,走進房間里的廁所,我悄悄的跟了過去,從門縫里看見媽媽脫



下了內褲,她用兩根手指伸進陰道,將還塞在里面的紙團拿了出來,錢幣沾著媽



媽的淫水,變得軟軟的,媽媽將錢攤開,紙幣的中間還夾著幾枚硬幣。



  媽媽看著手里的錢幣,雙頰微微的泛起了紅暈。



  媽媽從廁所出來后,看見我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她走到寫字台邊,從抽



屜里拿出相機,藏在手中,跟著又走回了廁所,在媽媽進去廁所的一刹那,我連



忙跟了過去,眼睛貼著門縫朝里面望去,只見媽媽蹲在廁所里面,左手臂向前伸



直著舉著相機,將相機的鏡頭對準她自己雙腿分開的胯間,我看見媽媽又將取出



的錢幣重新塞回了屄里,只是她塞的不深,錢幣只進去了一半,夾在媽媽兩片陰



唇的中間,露在陰道的外面,媽媽按下照相機的快門,將自己塞著紙幣的肉屄記



錄進了照相機里。



  吃過晚飯以后,媽媽坐在寫字台前,開始寫作,鍵盤「噼啪」的響著,好似



沒有停頓。



  直到今天下午我才知道,原來媽媽所謂的靈感,就是那些不堪入目的淫戲,



而她寫的小說,竟是被人當做淫穢刊物的成人小說。



  隔日,天蒙蒙亮時,我就醒了過來,我看見劉嬸站在屋子門口,和媽媽小聲



的說著話。



  「又一夜沒睡啊?」



  媽媽點了點頭,道:「感覺來了,就多寫一點。」



  「要磨豆漿了。」



  「嗯,我這就來。」



  媽媽說著,回屋合上了電腦,然后一面解開身上衣服,一面跟著劉嬸走出屋



子。



  我從床上躍起,拖鞋都來不及穿的跑到窗邊,看見媽媽已脫光了身上的衣服,



清晨的空氣有些寒冷,媽媽的雙手抱在胸前,和劉嬸一起站在院子里,院子的中



間擺著一個石磨。



  劉嬸道:「這豆漿本來都是用驢子來磨的,田老師可辛苦你了。」



  媽媽道:「我也是體驗生活。」她說著用嘴咬住了劉嬸遞來的一根木棒,木



棒連著繩子,栓在石磨的把柄上。



  劉嬸拿來一塊黑布,戴在了媽媽的臉上,這黑布我見過,那天媽媽被吊在柴



房里,臉上蒙的也是這塊黑布。



  媽媽戴好黑布后,牙齒咬緊木棒,開始圍著石磨轉圈,木棒的繩子拖著石磨



的把柄,將石磨轉動起來,媽媽赤裸著嬌軀,像驢一般,繞著石磨磨起了豆漿,



白色的豆漿從石磨間流了下來,猶如媽媽下體間滲出的淫水。



  劉嬸從旁邊拿起一條用麻繩和竹竿做的鞭子,一鞭子抽在了媽媽撅起的肉臀



上,媽媽「嗚」的一聲,咬住木棒的小嘴不禁哼出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呻吟,



劉嬸站在邊上,媽媽每次步伐慢下來的時候,劉嬸就會給媽媽來上一鞭子,媽媽



被黑布蒙著眼睛,不知劉嬸的鞭子何時會落下,而且劉嬸每次抽的部位都不一樣,



有時是屁股,有時是乳房,甚至有時鞭子會落在媽媽兩瓣翹臀中間的嫩屄上,或



者是挺起的乳頭上,打得媽媽嬌吟連連。



  我看見媽媽顫抖著身子,似乎幾次想停歇下來,卻又被劉嬸無情的鞭子趕的



快跑起來。



  媽媽在院子里磨豆漿,一直磨到太陽升起,清晨的陽光下,媽媽香汗淋漓,



汗水在陽光的照耀下,似露珠般閃著光芒。



  劉嬸替媽媽打來一桶井水,把水燒開了,讓媽媽在院子里沖澡,媽媽在沖澡



的時候,似還在回味著剛才磨豆漿時的情景,她將劉嬸剛才給她咬在嘴里的那根



木棒,插進了自己的陰道,一只手抽插著木棒,一只手扣著自己的屁眼,原本陪



在媽媽身邊的劉嬸,這時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似不好意思再看媽媽的淫戲。



  媽媽在院子里手淫到了高潮,她從桶里搖起一大勺水,從頭淋至腳底,舒服



的甩了甩頭,被水淋濕的秀發在空中散落開來,晶瑩的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似



珍珠般一顆顆的落到地上,媽媽沖完澡之后,穿回衣服,回進屋子,她把磨好的



豆漿放在桌上,然后轉身走出屋子,開始爲我準備今天的早餐。



  我躺在床上,一直等媽媽喊我起床,才爬起來。



  我吃早餐的時候,媽媽像前幾日般說要出去散步,這時候的我,已清楚的知



道媽媽出去是要干嘛,我送媽媽走出屋子,關上門的刹那,我飛跑到了窗口,看



見媽媽一路走進了北面的柴房,媽媽進去柴房沒一會,我便看見劉嬸和劉東家拿



著麻繩跟進了柴房。



  劉嬸從柴房出來后,走去了農田,劉東家提著煙杆,吹著小曲,出門后不知



去了哪里,這會一所四間屋子的大院里,只剩下了我和媽媽,我打開屋門,深深



的吸了一口氣,擡腳朝那間柴房走了過去……



  我用手推開柴房的木門,門「吱呀」的一聲開了。



  「嗚嗚!」媽媽呻吟著,正如那天我看到的那樣,她的臉上蒙著黑布,雙手



被麻繩反綁著,懸吊在柴房的里面。



  然而今天媽媽的胸前多了一塊不大不小的木牌,吊著木牌的細繩,連在夾著



媽媽兩只乳頭的木夾上面,媽媽的兩只乳頭因爲木牌的重量,向下耷拉著。



  我看見木牌上寫著「淫婦田思琪」五個大字,這字的筆記,似乎是媽媽自己



寫的。



  媽媽的陰唇上也夾著木夾,木夾連著吊襪帶,吊襪帶的末端連著鐵夾,分別



夾在媽媽兩條腿上穿著的絲襪的蕾絲邊上。



  媽媽的一條腿被麻繩吊在半空,另一條腿的腳尖,吃力的點著地面,這種綁



吊的方法,讓媽媽的雙腿一上一下的向外分開著,分開的雙腿牽扯到夾著絲襪的



吊襪帶,吊襪帶再牽扯到夾在媽媽陰唇上的木夾,將媽媽的兩瓣陰唇一左一右的



扯了開來,使媽媽的肉洞向外翻開著。



  在我推門入屋的刹那,我看見媽媽鮮紅的肉洞緊張的收縮住,里面滴出了許



多的愛液。



  我看著媽媽淫蕩的裸體,心髒「噗通」的亂跳,舌頭一陣陣的發干。



  「是誰?」媽媽似乎感覺到有人接近,她緊張的問道。



  我不敢答話,害怕媽媽認出我的聲音,我屏住呼吸,顫抖著伸出一只手,摸



上了媽媽高聳的胸脯,媽媽在我手指接觸到她肌膚的一刹那,猛的顫抖了一下,



我知道,媽媽的心里一定萬分的惶恐,然而我不知道,媽媽是否能猜到,此刻看



著她的裸體,摸她乳房的人是我。



  「是劉東家嗎?嗯嗯……是劉嬸嗎……」媽媽惶恐的問道。



  她在我手的撫摸下,哼出細小的呻吟,我感覺到媽媽的身體很燙,我看見她



下體流出的愛液越來越多,甚至已經流到了大腿的內側,順著大腿的內側往下淌



落著。



  媽媽的嬌軀在我手掌的撫弄下,淫蕩的扭動著,我發覺漸漸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的身子和媽媽貼得越來越近,媽媽身體上散發出來的女人味好香、好濃,這味



道就似春藥一般,讓我渴望媽媽的肉體,我想要,想要媽媽,我掏出了自己的雞



巴,讓雞巴的龜頭磨蹭著媽媽大腿的內側。



  「劉東家,是你嗎?不要,你不能這樣,我讓你肏沒關系,但是劉嬸會恨我



的,我不想讓劉嬸傷心啊……」媽媽似乎感覺到了我頂在她大腿內側的陽具,媽



媽不知道是我,她還以爲是劉東家,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媽媽嘴上說著不要,但我明顯的看見媽媽那張開的肉洞收縮的越來越厲害,



似嬰兒渴望吸吮奶嘴的小口般蠕動著,一絲晶瑩的愛液從她的肉洞里流了出來,



愛液滴在我的龜頭上,是溫的,殘留著媽媽辛熱的體溫。



  我已經把持不住了,我一下抱住媽媽,正面將雞巴頂進了媽媽的肉洞,我的



身高不及媽媽,我伸出舌頭貪婪的舔著媽媽的脖子,低頭吸吮著媽媽被木夾夾著



的乳頭。



  「啊……啊啊……」媽媽在我插入的瞬間,猛的高亢的叫出了聲音,這聲音



似讓媽媽壓抑了很久,此刻一下宣泄了出來,我害怕屋外的人聽到,慌忙的用一



只手捂住了媽媽的小嘴。



  媽媽的腔道里面又濕、又滑、又軟,讓我一下進入到了深處,她溫熱的腔道



緊緊的裹住我的肉棒,這就是女人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肏女人,沒想到第一次



肏的女人,竟會是我的媽媽!



  我抱著媽媽,媽媽在我激烈的攻勢下,那只本點在地面上的嫩足,幾乎已接



觸不到地面,媽媽的腳趾緊張的蜷起著,渾身刺激的痙攣著,肉屄一夾一夾的迎



合著我的抽插。



  我想和媽媽接吻,于是放開了捂住媽媽小嘴的手,然后使勁的踮直腳尖,將



嘴努力的湊到媽媽的唇邊,與她深深的吻在一起,媽媽的舌頭繞著我的舌頭,與



我緊緊的糾纏在一起,此刻的媽媽不再矜持,她似乎抛棄了理智,放肆的與我做



愛,與我這個親身兒子愉悅的交歡著。



  「哎呀!」



  我只聽背后忽然傳來一聲女人的大叫,我回頭看去,猛的驚見劉嬸正對著我



們,我和媽媽的性器正密和的貼在一起,媽媽的淫水濺在我的褲裆上面,打濕了



一大片。



  劉嬸張著嘴巴,似說不出話來。



  媽媽似乎聽出剛才是劉嬸的叫聲,她慌亂的道:「別……別怪劉東家……是



……是我太……太不要臉……」被黑布蒙著眼睛的媽媽,還以爲肏她的人是劉東



家。



  劉嬸張了半天的嘴,似乎已說不來話了,只聽她哆嗦的聲音道:「田……田



老師……你……你兒子。」



  媽媽聽見劉嬸的話,忽然身子劇烈的一震,恍若五雷轟頂一般。



  「小……小宇……」



  就在這時,我蓦然精關一麻,精液從龜頭的馬眼口噴薄而出,在媽媽的屄里



射了精,媽媽的雙手被麻繩反綁著,她夾住我肉棒的陰道似乎感覺到了我滾熱的



精液,嬌軀控制不住的痙攣起來,屁股抽搐般的一挺一挺,媽媽的上排牙齒咬著



自己的嘴唇,這神情,似羞臊、又似恐慌、又似背德的刺激……



  劉嬸給我和媽媽各倒了一杯茶,然后走出屋子,關上門,讓我與媽媽單獨的



呆在屋子里。



  我低著頭,看著茶杯里的水,心里七上八下,腦海里亂糟糟的一團。



  許久,還是媽媽先開了口,媽媽道:「小宇,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是個壞女人?」



  「沒……」我立即的回道,但頭還是低低的,不敢擡頭看媽媽。



  「小宇,你沒有做錯,來,擡起頭看著媽媽。」



  我擡起頭,看見媽媽慈祥的看著我,她還是那個溫柔的媽媽,一點也沒有變。



  「小宇長大了,知道要女人了。」



  我聽見媽媽的聲音,回想起剛才對媽媽做的那些事情,我忽然感到好后悔,



我不禁鼻子一酸,哭了出來。



  媽媽看見我哭鼻子,一只手溫柔的將我拉到她的身邊,讓我坐在了她的腿上。



  「小宇不要哭,媽媽沒有怪你的意思啊。」



  「嗯。」我點了點頭,媽媽用手幫我抹去臉上的眼淚,她道:「既然你知道



了媽媽的秘密,那媽媽把事情全都告訴你好不好?」



  「嗯。」



  「小宇,知道你的爸爸是誰嗎?」



  「爸爸?我不知道。」媽媽從來都沒有和我提過爸爸,以前我問媽媽的時候,



媽媽都選擇閉口不談。



  「其實媽媽也不知道你爸爸到底是誰。」媽媽說著,臉上的表情似回憶起了



往事。



  「爲什麽媽媽也不知道我爸爸是誰?」我問。



  媽媽苦笑了下,道:「媽媽小時候住在像這里一樣的鄉下,家里哥哥弟弟有



好多,你外公外婆都喜歡男孩子,不喜歡媽媽,每天啊,就讓媽媽在田里做農活,



一直做到天黑才回家,有一天晚上,媽媽回家的時候,遇到了壞人,被那些壞人



給綁走了,那些壞人每天都強迫我做很多不喜歡做的事情,一開始他們還打我,



后來我就習慣了,不用他們命令,我自己就會做了,還學會了討好他們,我跟了



那些壞叔叔們三年,三年中有了你,他們對你到是挺好的,都很喜歡你,但他們



不是好人,之后全被警察抓了起來,于是我就自由了,帶著你在城里討生活,那



時媽媽沒有本事,只好靠身子賺錢,但媽媽知道妓女不是門好職業,所以媽媽一



邊賣屄,一邊拼命的讀書。」



  媽媽說到「賣屄」的時候,不禁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覺的自己說的



有些太露骨了。



  媽媽頓了頓,繼續道:「日子一天天過,你漸漸長大了,你6歲的那年,媽



媽終于拿到了城里的戶口,讓你在城里上了學,我自己也拿到了大學的文憑,不



用再靠賣身子賺錢了,那時候的媽媽找了一份報社的工作,每天撰稿寫文,發些



故事,漸漸的,媽媽喜歡上了寫文,于是就自己寫起了小說。」



  「那媽媽什麽時候開始寫成人小說的呢?」



  媽媽聽見我的問話,臉色一變,她似乎沒料到我會知道她在寫成人小說,我



看見媽媽驚異的看著我,于是老實的把這幾天偷偷跟蹤媽媽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媽媽聽完我的敘述后,臉上的表情又似尴尬,又似羞愧,又似無奈,她苦笑



了下,對我道:「沒想到,都被你看到了。」



  「媽媽,我錯了。」



  媽媽用手撫摸著我的頭,道:「是媽媽不好。」她跟著續道:「媽媽一個人



生活寂寞,有時我甚至有點想念以前和那些壞人在一起的日子,雖然他們喜歡虐



待媽媽,但那時的媽媽生活的很充實,而且媽媽的身體似乎已習慣了那種生活的



方式。」媽媽說到這的時候,我看見她的神情似乎變得些許扭捏起來,她的面頰



變得暈紅暈紅的,連她呼出的氣息都似乎變得燙了。



  媽媽拿起水杯,喝下一口涼水,跟著她舒了口長氣,似乎穩定了下自己的情



緒后,道:「媽媽找不到地方發泄,身體像得病似的越來越難受,但我想不出解



決的辦法,只有偷偷的又做回了妓女,那時媽媽白天在報社上班,晚上就和不同



的男人上床,這樣才讓我身體空虛的感覺漸漸消失,媽媽做雞的時候,認識了一



個叫斌哥的男人,他是我的常客,他說我很會玩,所以經常找我,那男人經營著



一家sm俱樂部,他問我要不要去那里嘗試做一次性奴。」



  我驚訝道:「性奴!媽媽當過性奴嗎?」



  媽媽似有些難堪的道:「你會嫌棄媽媽嗎?」



  「我不會,媽媽永遠都是我最愛的人。」



  媽媽聽見我肯定的答案,臉上的表情又似欣慰,又似感激,她有些激動的道



:「小宇也是媽媽最愛的人。」跟著,媽媽繼續講起她的故事,她道:「斌哥要



我做他俱樂部的性奴,我猶豫了很久,最后還是扛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去那里玩



了一次,可是沒想到我去了一次之后,竟對那個地方産生了留戀,之后我又去了



幾次,最后發覺自己開始上瘾了。」



  「上瘾?媽媽很喜歡那個地方嗎?」



  「是有一點喜歡,但更多的,還是媽媽離不開那里帶給我身體的刺激,那里



的人都很會玩弄我,每次都讓我欲仙欲死的,自己要是連著幾天沒去,屄就會像



塗了藥一般發癢。」媽媽說到這的時候,似忽然回過了神,她羞怯的道:「怎麽



說著,說著,自己又開始胡說八道了,小宇別聽媽媽對你亂講哦,你不能去那種



地方,知道嗎?」



  我想象不出媽媽說的sm俱樂部是什麽模樣,媽媽叫我不要去,讓我心里更



加的好奇,心說,以后有機會一定要讓媽媽帶我去一次。



  媽媽道:「之后我就答應了斌哥,同意做了sm俱樂部里的性奴,做性奴的



感覺就像是被人當成了玩具,那些來到俱樂部的客人們,都喜歡虐弄我的身體,



而我的身體也喜歡這樣的感覺。」媽媽說到這的時候,似有些得意的笑了下,她



對我道:「你別看媽媽比一些女人年紀大,但媽媽可是斌哥俱樂部里最紅的性奴



哦,喜歡玩我的男人,比那些小女人們可要多的多了。」



  「爲什麽男人這麽喜歡媽媽呢?」



  媽媽聽見我這個問題,似遲疑了一下,跟著她將目光正視著我,似鼓足勇氣



的說:「因爲媽媽夠騷、夠賤、夠浪,是俱樂部里最不要臉的婊子。」媽媽說這



句話時,是一口氣說完的,讓我覺得自己不像是第一個聽見媽媽這樣說的人,這



句話,媽媽似乎對很多人說過,我心里猜想,那些到俱樂部里來玩的男人,多多



少少都聽媽媽這樣形容過自己。



  媽媽道:「自從做了俱樂部的性奴后,我便不再做雞了,晚上就去斌哥俱樂



部里上班,做sm性奴,我寫成人小說也是因爲斌哥,我寫的小說都是由他幫我



發售的。」



  「媽媽,我能不能看一看你寫的小說?」



  媽媽聽見我要看她的小說,不由得神情變得羞澀,媽媽道:「那都是很下流



的故事。」



  「我想看。」



  媽媽猶豫了一下,然后讓我從她的身上下來,起身走到了書桌旁,打開了筆



記本電腦,我從來沒看過媽媽的電腦,平時媽媽的電腦都是上鎖的。



  我跟著媽媽來到電腦前,我看見電腦的桌面竟是媽媽自己的淫照,媽媽半裸



著身子,一對碩大的乳房垂在胸前,她兩只勃起的乳頭竟被一根細長的銀針穿過,



橫在兩只乳頭的中間,銀針的中間挂著鐵鏈,鐵鏈連著帶在媽媽手上的手铐,媽



媽的雙手抱著自己的后腦,她像小狗一般吐著自己的舌頭,臉上的表情又似痛苦,



又似歡愉。



  媽媽的下身則穿了一條近乎透明的肉色的褲襪,褲襪的里面塞著兩支大號的



按摩棒子,分別插在媽媽翻開陰唇的肉屄里,和括約肌外翻的屁眼里,媽媽雙腿



分開的蹲在地上,兩只被褲襪裹住的嫩足,吃力的踮起著,雖然照片是靜止的,



但我似乎能感覺到媽媽當時的腿在顫抖。



  媽媽打開一個文件夾,里面整齊的排列著2行文件,都是媽媽寫的小說,大



部分小說的名字都不一樣,只有幾本好像分了上下集。



  媽媽隨便點開一本名爲《母狗母親》的書,我將頭湊了過去,仔細看著。



  第一頁是序,媽媽寫道:「母狗母親,不是一本書,我想寫的是一個人,那



個人是我自己,我時常覺得自己很矛盾,白天我的兒子叫我母親,他尊敬我,夜



里,我則會被人牽著,像母狗一樣在地上爬行,他們覺得我很下賤。有人說,像



我這樣的人怎麽配做母親,也有人說我很偉大,把母親光輝的一面留給了兒子,



自己則承擔著做母狗的屈辱。其實我想說,我可以作母親,更喜歡當母狗。」



  媽媽點擊鼠標,翻到了下一頁。



  我看見書上印著媽媽的照片,媽媽告訴我她的書都是圖文並茂的,我這才明



白媽媽爲什麽會一直給自己自拍,原來是出書用的。



  照片上的媽媽穿著一件風衣,似冬天的時候拍的。



  媽媽道:「還記得嗎?這是你上中學時第一次開家長會。那天媽媽就穿著這



件衣服到你們學校來的。」



  我一面聽媽媽訴說,一面看著電腦屏幕上小說的文字。



  那日家長會定在晚上,平日里,媽媽晚上要去斌哥的俱樂部做性奴,這天媽



媽向斌哥提出請假,斌哥卻不同意媽媽休息,因爲喜歡來玩媽媽的客人很多,來



俱樂部的人大部分是找她的,于是媽媽在斌哥的安排下選擇了調休。



  當天媽媽按照斌哥的要求,中午去到俱樂部,爲客人服務,然后說是服務到



下午6點下班。



  俱樂部房間的一張大床上。



  「對……對不起……我……我時間快來不及了……」



  媽媽被2個男人一前一后的抱著,男人的雞巴分別抽插著媽媽下體的兩個肉



洞,媽媽眼睛看著牆上的挂鍾,呻吟著對玩著她身體的兩個男人哀求道。



  可是男人根本沒有理會媽媽的哀求,一個男人從床邊的盒子里拿出一根細針,



手指摸到媽媽的肉屄中間的陰蒂處,撥開陰蒂的包皮,將細針對準媽媽肉漲的陰



蒂,一下刺了進去。



  「啊!」媽媽哀嚎,下意識的弓起身子,就在這時,媽媽身后的男人卻猛的



拉住穿在媽媽乳頭里的細鏈,不讓媽媽的身子向前弓起,媽媽被陰蒂和乳頭上先



后傳來的痛苦,弄得無助的不知所措的在半空中僵持著。



  兩個客人一人拽著媽媽的乳鏈,另一人抓著媽媽兩瓣豐滿的圓臀,猛烈的肏



著媽媽的肉屄和屁眼,把他們的精液澆灌進媽媽滾燙潮濕的腔道。



  床頭櫃上的電話響了,服務小姐問客人是否要加時間,兩個客人先后從媽媽



的身體里退出雞巴,他們爽完之后,竟沒有結賬的意思,他們告訴服務小姐要加



時間。



  媽媽被那兩個男人肏的似乎有點虛脫了,她趴在床上,小口喘息著,微微撅



起的屁股中間,嫩肉外翻的肉屄和屁眼還似留有余韻的抽搐著,精液從兩只肉洞



間流到了床上。



  男人:「再給我們加2個小時。」



  媽媽道:「對……對不起……不能再加了,我還有事。」



  男人聽見媽媽似要離開的意思,不高興道:「性奴有資格拒絕嗎?」



  媽媽不說話了,她被男人的話頂的不知如何回答。



  另一個男人道:「這麽急,去干嘛?」



  媽媽道:「今天我要去開兒子的家長會。」



  「家長會?」兩個男人面面相觑,然后其中一個男人忽然笑了一下,對媽媽



道:「那我們陪你一起去。」



  媽媽看著男人不懷好意的笑容,臉色一變,道:「不……不用了。」



  男人卻不理會媽媽,他撥通服務小姐的電話,交付了帶媽媽出台的費用。



  兩個男人開車帶著媽媽來到學校。



  這時天已經黑了,學院教室的窗口亮著燈光。



  兩個男人先后下車,一個男人的手里拽著一根鏈條,他站在車門的邊上,用



手扯了一下鏈條,不一會,只見一個女人赤裸著,從車里爬了出來,她是媽媽。



  「會……會被人發現的。」媽媽爬在地上,身子卻緊張的蜷縮住,似乎是因



爲冬天寒冷的空氣,又似因爲她此時這幅羞恥的模樣。



  男人牽著媽媽,一直將媽媽牽到學校的門口,學校的門口平時都有保安,但



幸運的是,那天保安室里好像沒人,媽媽說,她只看見保安室里的燈暗著,具體



有沒有人,她也不知道,她那時緊張的要死,連視線都變得模糊了。



  男人命令媽媽趴在學校的門前,然后讓媽媽翹起一條大腿,讓媽媽學公狗一



般在學校的門口撒尿,媽媽一開始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男人要她在我學校門口



撒尿的要求,但馬上她意識到,她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一個男人蹲下身子,抓



起媽媽的一條腿向上拎起,然后他的手伸到媽媽的胯間,用手指揉弄著媽媽的尿



道,很快的,媽媽就感覺自己堅持不住了,剛才在車上男人給媽媽喝了很多的水,



此刻媽媽在男人手指的刺激下,一縷尿液從媽媽的尿道口崩潰般的傾瀉而出,男



人看見媽媽開始撒尿,笑著站起身退后了兩步,抓著媽媽腳腕的手也放開了,然



而地上的媽媽卻兀自翹著一條腿,在我學校的門口,像公狗一樣撒著尿……



  男人領著媽媽走進學校,他們一左一右的走在媽媽的身旁,這時媽媽的身上



披上了一件風衣,她的步子卻邁的有些蹒跚,但媽媽還是努力裝出一臉若無其事



的表情,她漂亮的面龐,高挑的身材,讓不少男人在經過她的時候,都不由得駐



足觀望。



  看到這里,我依稀記起中學開家長會的時候,似曾有兩個陌生的叔叔和媽媽



一起來到學校,但他們的樣子,我已經記不清了。



  媽媽在兩個叔叔的陪同下走進了教室,媽媽是最后一個到的,她進教室后,



向講台上講話的老師不好意思的點了下頭,然后向坐在前排位置的我招了招手,



媽媽走到教室最后一排,最后一排放著讓家長們坐的椅子,其他的家長們都坐著,



媽媽看了看座位,卻沒有坐,而是站在座位的邊上。



  媽媽進教室時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陪著2個男人,這讓不少家長有些奇怪



的望向媽媽,似乎都摸不透這兩個男人和媽媽的關系。



  我問媽媽:「你那個時候爲什麽不坐座位啊?」



  書桌前的媽媽,臉紅紅的沒有回答,她點下鼠標,書很快的翻到了下一頁。



  只見下一頁媽媽的照片,她竟將自己的風衣解開了,從解開風衣的口子里看



進去,媽媽的風衣里面,只穿著一件黑色的、透明的露乳、露屄的連身絲襪,媽



媽裆部挂著一條t褲,t褲里面放著兩只黑色的按摩棒,分別頂在媽媽的肉屄和



屁眼里轉動著,在俱樂部時,穿在媽媽乳頭里的鏈子這時又出現在了媽媽的胸口,



還有那根細針,直挺挺的插在媽媽脫出包皮的腫起的陰蒂上,男人的一只手摸著



那根細針的尾端,似正將細針往媽媽陰蒂的深處插去。



  媽媽身邊的家長全沒有注意到媽媽這邊的情形,他們正聚精會神的看著老師



在黑板上寫著什麽。



  媽媽對我解釋道:「媽媽不是不想坐,那時我腿酸的要命,但屄里和肛門里



都被插著按摩棒,根本沒辦法坐。」



  媽媽就這樣在男人的玩弄中,替我開著家長會,然而那次家長會媽媽幾乎沒



聽見老師在講什麽,幸而我很懂事,將家長會上老師講的內容都記在了本子上,



回家后向媽媽複述了一遍。



  我瞧著媽媽在教室里露出的照片,對媽媽道:「媽媽,你膽子好大。」



  媽媽聽見我的贊語,臉紅紅的微笑著,表情又似羞臊,又似喜歡,她對我道



:「你不覺得媽媽是個變態嗎?」



  我搖搖頭,道:「我喜歡這樣的媽媽。」



  媽媽聽見我的話,忍不住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然后道:「媽媽也喜歡小宇。」



  「媽媽寫這段故事的時候有個錯覺。」媽媽說到這時,忽然停頓住,似乎覺



得自己說錯了話。



  我道:「什麽錯覺?」



  「沒什麽……」



  我知道媽媽有話要說,卻羞于啓齒,于是纏住媽媽不放道:「快說嘛。」我



喜歡聽媽媽說刺激的話。



  媽媽見我一臉好奇的樣子,抿了抿嘴,小聲的道:「那時候我錯覺玩弄我身



體的是你同學的家長,他們都知道媽媽不是好女人,在開家長會的時候一起欺負



我,還在你同學的面前說我壞話,說我是個可以隨便肏的妓女。」媽媽說到最后,



聲音已經細不可聞,我聽見媽媽的話,褲裆硬起的雞巴一跳一跳的,似乎就快要



沖破褲裆一般。



  就在這時,我感覺媽媽的手放在了我的褲裆上,輕輕的往下按著,媽媽的頭



和我貼得很近,我能聞到從媽媽嘴里呼出的熱熱的帶有女人香味的氣息,我道:



「媽媽我想要你。」



  媽媽聽見我的話,竟沒有遲疑的一下吻住了我的唇,然后抱住我,把我壓在



了身下……



  長假一晃而過,我和媽媽要回去了,媽媽答應劉東家下次長假的時候,她會



來村里給男人們讀成人小說,如果他們喜歡,只要村里的女人不怪罪媽媽的話,



媽媽可以讓那些想要肏她的人,像小說里一樣玩弄她。



  劉東家聽見媽媽的話,老臉紅紅的,手卻一個勁兒的擺著,他對媽媽道:「



那是不成的,田老師,你是城里的作家,怎麽能給俺們這些粗人日屄。」



  劉東家說到日屄的時候,他喉嚨沙啞的似被核桃卡住了一般,一張老臉漲得



紫紅紫紅的,眼睛卻不由自主的往媽媽的下身瞄著。



  媽媽這時換回了她來時穿著的套裝,看起來得體大方,她上身穿著白色的襯



衫,襯衫外面套著一件小外套,下身是一條米色的裙子,裙子里面是一雙肉色的



連褲絲襪。



  媽媽道:「什麽粗人不粗人的,給你們日屄,我高興。」媽媽將日屄兩個字



故意說得很重,似故意說給劉東家聽的,好像表示自己並沒有看低鄉下人的意思。



  劉東家聽到媽媽的話,激動的一個勁的點頭。



  劉嬸對我道:「小宇,回去了要聽你媽媽的話,別淘氣知道嗎?」



  我聽話的點頭,劉嬸將一大包他煮好的玉米塞到我的手里,對我道:「路上



吃。」



  媽媽看見劉嬸給我東西,忙對劉嬸道:「劉嬸,這怎麽好意思。」



  劉嬸道:「一點玉米算什麽,你送我的東西,還好咧。」



  媽媽見劉嬸執意的樣子,摸著我的頭道:「快謝謝劉嬸。」



  我道:「謝謝劉嬸。」



  劉嬸哈哈的笑著。



  劉嬸和劉東家一直送我們到村口,來到村口的時候,看見幾個漢子朝我們這



邊跑來,劉東家見到他們,驚訝道:「你們怎麽來啦?」



  其中一個漢子氣喘籲籲的道:「來送送田老師,田老師你走也不和我們說一



聲,差點就錯過了。」



  我認出這幾個漢子就是那天和劉東家賭錢的人,他們都把錢輸給了媽媽。



  媽媽似乎也認出了他們,道:「真是不好意思,害你們還趕過來。」



  其中一個漢子道:「田老師,下次來村子玩的時候,住我們家吧,我們家院



子也挺大的,保管田老師住的舒服。」這說話的漢子,就是那天把錢塞進媽媽屄



里的男人。



  媽媽道:「那到時候要麻煩你了。」



  那人呵呵的笑著,道:「田老師要是肯來,我王申一百個高興,到時候殺一



頭豬給田老師和兒子補一補。」



  劉東家道:「嘴上說的到很好聽,我怎麽不看你把豬帶來。」



  王申聽見劉東家的話,道:「我現在就去把豬牽來。」說著便即回身,媽媽



忙拉住王申的胳膊,對他道:「別去,別去,我相信你啦。」



  王申聽見媽媽的話,回過了身,他雙眼看著媽媽的俏臉,臉上洋溢著高興的



笑容。



  媽媽牽著我的手,在劉嬸、劉東家、王申幾個人的目送下走出了村子,往去



城里的汽車站走去,我和媽媽走出一段距離后,回過頭,看見他們還站在那里,



王申看見媽媽回頭,激動的朝媽媽揮手。



  這時媽媽將她肩上的背包遞給了我,然后轉過身,朝王申他們站著的方向跑



近了幾步,忽然掀起了自己的裙子,只見媽媽的下身竟沒有穿著內褲,她的屁股



光溜溜的被肉色的褲襪包裹著,她那沒有毛的肉屄的兩瓣陰唇上面,分別各夾著



2只木夾,媽媽朝他們挺起自己的胯間,對男人們喊道:「下次來的時候,我給



你們日屄!」



  我們回城要坐長途客車,來到車站,媽媽買好了票,和我坐在候車廳里的座



椅上,等汽車出發。



  媽媽道:「小宇,這次長假玩的開不開心。」



  我想也不想的道:「開心,比以前來的時候好玩多了。」



  媽媽聽見我的話,不禁嫣然,她笑著對我嗔道:「臭兒子,什麽時候學壞了。」



  我不解的道:「我哪里壞啦。」



  媽媽道:「你說好玩多了,是指媽媽好玩是不是?」



  我吃驚道:「沒有,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媽媽看見我一臉無辜的樣子,似乎感覺我不像在說謊,她道:「是媽媽壞,



媽媽想多了。」



  我道:「媽媽一點也不壞,玩媽媽我最開心了。」



  媽媽聽見我的話,忙對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后羞怯的偷偷的望了眼四



周,似在注意有沒有人聽見我和媽媽的談話。



  一位坐著的似和我們一樣等車的男人,聽見我說到「玩媽媽」時,他的眼睛



不禁朝媽媽瞟了一眼,然后似乎看見媽媽生得漂亮,他的視線在媽媽的身上停頓



了好幾秒。



  我湊到媽媽的耳邊道:「媽媽,那些木夾,還夾在你的屄上嗎?」



  媽媽聽見我的話,似羞臊的一下臉紅了起來,我看著媽媽,只見媽媽輕輕的



向我點了點頭。



  我又湊到媽媽的耳邊道:「你敢不敢把屄露給別人看。」我說完這句話時,



我發現媽媽的身子似乎動了一下,然后她似乎有些緊張的貼到我的耳邊,對我道



:「露給誰看?」



  我看著媽媽,眼睛瞟了瞟身邊那個坐著的男人。



  媽媽臉上的表情似在猶豫,過了半響,媽媽蓦地將她肩上的挎包遞給我,然



后起身走到了男人的對面,坐在了那男人對面的座位上。



  我看見媽媽坐上那的位置時,男人的目光跟著媽媽的身影移了過去,偷偷看



著媽媽。



  媽媽坐在男人的對面,似乎感覺到了那個男人正在看她,媽媽朝我這邊望了



一眼,我朝著媽媽肯定的點了點頭,然后向她偷偷的豎起一根大拇指,媽媽看見



我對她鼓勵的動作,不禁有些好笑,但她還是忍住了,我看見媽媽輕輕的撫了下



自己的秀發,似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其實我知道媽媽的心里和我一樣十分



的緊張。



  媽媽在男人的對面坐了一會,那男人的視線始終有意無意的瞟向媽媽,目光



好幾次落在了媽媽伸出裙底的並攏的雙腿之間。



  這時,我看見媽媽微微分開了雙腿,媽媽的俏臉側在一邊,目光遊移著,似



不敢看向那個男人,又似渾然沒注意到那對面的男人,正緊緊盯著她即將分開的



雙腿,只見媽媽的雙腿越分越大,直至讓那個男人看清了她裙底的春光,媽媽那



被肉色褲襪包裹住的光溜溜的肉屄,兩片陰唇的上面各夾著2只木夾,木夾緊緊



的貼合著褲襪的裆部,夾著媽媽的陰唇,一左一右的分開著,嫩紅色的肉洞在透



明的褲襪下面,一合一張的吐著淫液。



  我看見男人的表情似乎看傻了,他整個人的動作,像是靜止了一般。



  忽然媽媽不等那個男人接下來的反應,猛的從椅子上站起身子,幾步跨到我



的面前,拉住我的手就跑。



[ 本帖最后由 0768 于 2012-10-12 00:07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0768 金幣 +20 轉貼分享造福大衆,論壇所有會員向您致敬! 2012-10-9 18:11



引用 使用道具 報告 回複



本貼共獲得感謝 X 77



TOP   放入寶箱 已有 2 人把本帖放入寶箱  



作者的其他主題:



【殒落城市第六部】不倫人妻美由子1-4(缺第三集)作者:曉秋 【女特務的SM特訓】(綠帽外傳上)作者:綠野(我的筆名) 【人妖雅琪之公共浴室】(人妖文不喜勿入)作者:綠野(我的筆名) 人妖肛交美少婦 作者:不詳 求此圖片的影片[1P] 只有媽媽與妹妹的生活(1-58)



把手給我



LEVEL 0(等待刪除)



帖子



133



積分



-3



金幣



80 枚



支持



10 度



感謝



0 度



推廣



0 人



注冊時間



2010-1-8



個人空間發短消息加爲好友當前離線 查看寶箱



2樓大中小 發表于 2012-10-7 16:38  只看該作者



借樓存文



3



  媽媽拉著我,跑到另一個候車廳,她滿臉通紅的,臉上的表情像是驚魂未定。



  我看著媽媽,目光接觸到她的視線,我們互相對視了一秒,蓦地兩個人都笑



了出來。



  我對媽媽道:「刺激嗎?」



  媽媽遲疑片刻,然后朝我點了點頭,道:「我還是第一次敢在外面這麽露。」



  我道:「你在鄉下的時候,不都露給劉東家他們看嗎?」



  媽媽道:「那里不一樣。」



  我問道:「哪里不一樣了?」



  媽媽回道:「我了解那里的人,他們從小在鄉下出生,在一塊地方長大,到



老了都可能沒有機會走出他們的村子,他們看見的東西少,接觸的人少,所以心



比我們干淨,人都很淳朴,你看媽媽在他們的面前脫光衣服,他們都不敢對媽媽



怎麽樣,不像這車站里的人,又雜又亂,全國各地各式各樣的人都有,萬一遇上



的是壞人,那就遭殃了。」



  我聽見媽媽的話,心里覺得剛才讓媽媽在陌生男人面前露屄,真的欠缺考慮,



如果剛才的男人是壞人,還真的有可能給我和媽媽造成危險,怪不得媽媽會拉著



我跑,避開那個男人。



  我朝媽媽點了點頭,道:「媽媽,以后我不會再讓你做這樣危險的事了。」



  媽媽看見我臉有憂色,對我道:「小宇,你也不要把這件事看得太嚴重了。」



跟著她露出微笑道:「不過剛才到真的挺刺激的。」



  上車的時間到了,媽媽領著我走上長途客車。



  車廂的座位分成兩排,每排兩個座位,最后一排六個位置。



  媽媽和我隨便挑了兩個座位坐下,坐下后,媽媽從包里拿出了她的筆記本電



腦,放在腿上打開電腦。



  我道:「媽媽,你又要寫小說嗎?」



  媽媽道:「是啊。」



  「媽媽,你爲什麽會寫成人小說?是那個斌哥叫你寫的嗎?」



  「不是,是媽媽自己要寫。」



  「是因爲寫成人小說很刺激嗎?」



  「一方面吧,但媽媽寫小說,不光是爲了寫那些下流的故事,媽媽想寫的是



自己。小宇,你現在雖然還小,但媽媽要你知道,這個社會是殘酷的,現實更是



冷冰冰的,不會和你講道理,就像媽媽,連你的爸爸都不知道是誰。」媽媽說到



這時,不禁苦笑了下。



  我看著媽媽,卻想不出說什麽話來安慰她。



  媽媽瞧我一臉關切她的神情,輕輕的握起我的一只手道:「雖然現實不會和



你講情面,然而我們做人不能只去看現實醜陋的一面,所以媽媽寫小說,是想告



訴許多人,雖然人有時候會很不幸,但只要你不放棄,就有機會把那些不幸,變



成一種只屬于你的財富。」



  「他們能懂嗎?」



  媽媽聽見我的話,自嘲般的微笑了下,對我道:「男人的腦子,大部分都缺



一根筋,他們只喜歡看表面的東西。」



  「媽媽你是說我嗎?」



  「傻孩子,媽媽怎麽會說你,我知道,小宇最了解媽媽了。」



  車上的人到齊后,車子便即啓動。



  媽媽一直專注著她的小說,我看見她有時候打字打的很快,有時候則打字打



得很慢,似乎一邊在寫,一邊在思考,我將頭往媽媽筆記本電腦的屏幕湊去,看



見媽媽的文章正寫到一半,我看見那段文章的標題叫《長途客運上的騷貨》。



  看見這個標題,我心里不由得一動,難怪媽媽一上車就拿出了筆記本,她這



時在寫的故事,就發生在長途汽車上。



  回來的前一天,我讀了媽媽寫的好幾篇小說,她寫的那些故事,幾乎都是她



自己真實的經曆,就算有些故事誇大其詞,但媽媽說她多少體驗過故事里那種類



似的感覺,而且媽媽寫作的時候,似乎特別需要身臨其境,甚至親身體驗,好像



那樣才能給她充分的靈感。



  媽媽的手在鍵盤上停住了好一會,然后我見她合上了筆記本。



  我道:「媽媽,寫不出了嗎?」



  媽媽:「有點沒感覺了。」



  「我寫作文的時候,有時候也會沒感覺。」



  「媽媽現在就和你寫不出作文的時候一樣。」



  「媽媽,你是不是需要有體驗,才會有靈感?」



  媽媽聽見我的話,臉上蓦地浮起了兩片紅暈,她目光似不好意思與我接觸般



的移到了旁邊。



  「媽媽,我有個主意,你想不想聽?」



  媽媽聽見我說的話,羞赧的眼神中似乎閃過了一絲沖動的光芒,她對我道:



「你說說看。」



  我湊近媽媽的耳朵,小聲的說出了我的主意,可是不料媽媽沒有聽完,便即



躲開了,她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又似羞臊,又似難以接受我剛才對她所說的話。



  我道:「那樣做不好嗎?」



  媽媽道:「不行。」



  「爲什麽不行。」



  媽媽將臉與我靠近了一點,然后小聲的道:「我不是說了嗎?車上的人我們



都不熟悉,萬一遇到了壞人怎麽辦?」



  我這時只覺得剛才自己告訴媽媽尋找靈感的點子很不錯,于是有些急道:



「那你做妓女的時候怎麽不怕遇到壞人?」



  媽媽聽見我的話,她原本害羞的表情倏然變得又似淒涼,又似傷心,她有些



生氣的道:「你是說媽媽生來就不要臉嗎?」



  我聽見媽媽的口氣變了,忙解釋道:「不是,我是說……」



  媽媽卻打斷我的話道:「好了別說了。」跟著她側過身子,將臉面向右手邊



的走道,似不想再和我羅嗦。



  我曾經也惹媽媽生氣過,知道媽媽不想理我的時候,自己最好不要再去煩她,



于是我也躺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索性閉上眼睛,打起了瞌睡……



  車子平穩的在高速路上行駛著,當我因爲覺得口干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完



全暗了下來,只看見車窗外來回穿梭的車燈。



  我下意識的將手摸向身邊的媽媽,想問媽媽有沒有水可以解渴,卻發現媽媽



不在她的座位上。



  我擡起頭望了眼前面的車廂,沒有媽媽的影子,乘客大部分都睡著。



  「小宇,你醒了?」媽媽的聲音,從我的背后傳來。



  我回過頭,看見媽媽的兩只手抓著我身后的椅背,下巴靠在椅背上面。



  「媽媽,你怎麽坐到后面去了?」



  媽媽朝我笑了一下,可是我覺得她笑起來的表情怪怪的,我道:「媽媽我想



喝水。」



  「在……在……在包里,你自己拿。」



  媽媽說話的聲音似乎有些急促,帶著些許的喘息,但我這時只想著喝水,我



拿起媽媽放在我身邊的挎包,從里面找出礦泉水,打開瓶蓋,來不及似的一口接



著一口的喝了下去。



  我喝完之后,回頭問媽媽;「你要不要喝?」



  她搖了搖頭。



  我道:「媽媽,你還在生我的氣嗎?」



  媽媽又搖了搖頭。



  我道:「那媽媽你干嘛坐在后面。」



  媽媽聽見我的問話,卻似不知如何回答,我看著她,看見她抿著自己的嘴,



臉上的秀眉越鎖越緊,忽然媽媽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的身子劇烈的聳



動起來,我被媽媽的樣子嚇了一跳,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卻見到座位后面的



媽媽,竟是衣衫褴褛的,坐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身上,正被那個男人抱著身子,被



那個男人使勁的肏著屁股。



  男人看見忽然站起來的我,似乎也嚇了一跳,等他看清我是個孩子后,他朝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似在叫我不要壞他的好事,跟著他又繼續使勁的干起我的媽



媽,他的雙手摸到媽媽的胸前,一把抓住了媽媽露在衣衫外面的渾圓的乳房,我



發現原本夾在媽媽陰唇上面的木夾,此刻有兩只夾在了媽媽勃起的乳頭上,媽媽



的絲襪被男人扯破了一個大洞,男人將雞巴從破洞中伸進去,來回的抽插著媽媽



的肉屄,將媽媽的屁股肏得上下一顛一顛的。



  我呆呆的看著他們,媽媽在被男人奸著的同時,倏然目光與我接觸在了一起,



媽媽的眼神,又似羞臊,又似興奮,迷離的望著我。



  很快,男人低吼一聲,趴到媽媽的背上,雙手將媽媽抱得死死的,下身似頭



公豬般的拱著他懷里的媽媽,嘴里道:「射了,全射給你。」媽媽則一只手捂著



自己似要叫喊出來的嘴,另一只手抓著她身前的椅背,低垂下頭,將額頭頂靠在



椅背的上面,身子痙攣般的戰栗著,我看著媽媽的樣子,她似乎也達到了高潮。



  等那個男人把雞巴抽出媽媽的下體后,我看見原本坐在媽媽和男人身邊的一



個漢子,馬上接替了上來,他同樣的已剛才那個男人干媽媽的姿勢,將媽媽抱著



坐在了他的身上,但那漢子沒有立即的插入媽媽,而是將自己的手指伸進了媽媽



那剛剛被肏完的盈滿精液和淫液的肉屄,從媽媽的陰道里摳出了許多剛才男人射



在媽媽體內的精液,漢子看著手里的精液,表情嫌棄的望了眼旁邊的男人,我瞧



那漢子的樣子,似乎和剛才奸媽媽的男人並不認識。



  媽媽跨在漢子的腿上,似乎一直等不到漢子的進入,她回過頭看向身后的漢



子,看見那漢子正將手里沾著的精液,擦在她翹著的屁股上面,媽媽似乎感覺到



男人嫌她的屄髒,她紅著臉對那個男人小聲的道:「給你肏屁眼吧。」說著,她



對著男人翹高屁股,用手掰開自己的兩瓣豐臀,將緊窄的菊眼露在那個漢子的面



前,那漢子猶豫了一下,跟著將一根手指插進媽媽的肛門,媽媽似乎克制不住的



呻吟了一聲,然后對那個男人道:「拔出來看看,髒不髒。」



  男人拔出手指,手指干干淨淨的,只黏著些許透明的黏液。



  男人道:「婊子夠浪的,是不是經常給男人玩屁眼。」



  媽媽道:「做我這行的,有哪個洞沒給男人玩過。」她說著,將自己的雙手



伸到臀縫處,雙手的手指一左一右的撥開臀眼,似讓男人看清楚她屁眼內里的直



腸。



  男人再也把持不住,他猛的挪動了下身子,擡起腰,將雞巴對準媽媽的屁眼,



讓媽媽坐了下去……



  汽車從夜里一直開到第二天早上,淩晨的時候,媽媽才從后面的位置,回到



了我的身邊。



  我看見周圍有一些乘客似乎醒了,我不知道他們是被媽媽和男人交歡時的動



靜吵醒的,還是自己醒的,但見他們看媽媽的眼神,仿佛心照不宣。



  媽媽從包里抽出幾張紙巾,伸進大腿內側,將流在她腿上的精液擦拭干淨,



然后她從包里取出筆記本,將先前寫到一半卡住的小說,快速的續了下去。



  臨近中午時,客車終于到站了。



  下了長途客車,我和媽媽接著要轉坐火車,我們從長途汽車站往長途列車站



走去。



  一路上,媽媽牽著我的手,我看向媽媽,然后試探著道:「媽媽,你心情好



點了嗎?」



  媽媽聽見我的話,似對我有些愧疚的道:「媽媽在車上不應該生你的氣,我



想通了,小宇給我出主意,是在幫我啊。」她說到這時頓了頓,又道:「媽媽現



在決定,以后只要小宇出的點子,媽媽都聽你的。」



  我聽見媽媽這麽說,心里一陣激動,有些得意忘形的道:「那媽媽敢不敢在



這里把裙子脫了?」



  媽媽聽見我的話,倏地停住腳步,我忙道:「我是開玩笑的。」



  卻見媽媽似沒有聽見我說的那句「開玩笑」一般,她一只手伸到腰間,竟解



開了裙子上的皮帶,然后松開了裙子的紐扣,裙子順著媽媽修長的美腿,一下滑



到了地上,媽媽內里可是真空的啊,她的內里只穿著一條黑色的半透明的連褲絲



襪,她昨天穿著的肉色的連褲絲襪,被那兩個在車上把媽媽當做妓女肏的男人給



扯破了,媽媽此刻下體穿的這雙絲襪,是她去廁所的時候新換上的,雖然從遠處



看,媽媽下身仿佛穿著一條緊包著屁股和美腿的彈力褲,但走近看時,還是能清



晰的看見媽媽黑色褲襪下隆起的恥丘,和她那翻開在肉洞兩邊的肉嫩的陰唇。



  我驚訝的看著媽媽,只覺得心口熱血上湧,沒想到我隨便說出來的一句話,



媽媽竟然當真了,媽媽從地上撿起裙子,將裙子疊好放進挎包,然后牽著我的手,



在周圍幾個看見媽媽異樣舉動的人的驚愕的目光中,和我繼續的朝列車站走去。



  我走在媽媽的身邊,不時的偷偷的望向旁邊,看有沒有人在注意我們。



  我對媽媽道:「媽媽,你不怕被人看見嗎?」



  媽媽道:「怕啊。」



  媽媽說這話的時候,我確實能感覺到她很緊張,媽媽拉著我手的手心都汗濕



了。



  我道:「媽媽你還是把裙子穿上吧。」



  媽媽卻搖了搖頭,道:「既然答應小宇,要聽你給我出的點子,我就要努力



的去完成。」



  我心里感動,用手握緊了媽媽的手掌,道:「媽媽我愛你。」



  媽媽聽見我的話,臉上洋溢出甜蜜的笑容。



  和媽媽回到城里,我們的小日子一如既往,只是生活中添加了一絲香豔。



  一年前媽媽辭掉了報社里的工作,只是偶爾會去報社充當一下臨時的寫手,



其余的時間媽媽一般待在家里,有時候寫她自己的成人小說,有時候則什麽事情



也不干,躺在床上休息,養金蓄銳,等到了晚上的時候,去斌哥開的俱樂部里作



sm性奴。



  這天早晨,媽媽替我做好早餐后,在房間里換上了一件她外出時候穿的套裝,



並從她梳妝鏡前的抽屜里,拿出一副她去報社時才戴的黑框眼鏡,媽媽將眼鏡戴



在臉上,在鏡子前照了照,然后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我對媽媽道:「媽媽,今天你去報社啊?」



  媽媽道:「是啊,你怎麽知道?」



  我指了下媽媽臉上戴著的眼鏡,對她道:「你每次去報社的時候,都會戴著



它。」



  媽媽走到我的面前,笑眯眯的看著我道:「媽媽戴眼鏡的時候好不好看?」



  我點頭道:「好看。」



  媽媽聽見我的肯定,跟著向后跳了一步,微笑著道:「媽媽這身打扮像不像



你們學校的老師?」



  我看著媽媽,媽媽的上身穿著收腰的西裝外套,下身穿著條直筒的魚嘴套裙,



玲珑的身段在衣服的襯托下,曲線畢露,讓我不禁看得陶醉。



  媽媽看見我癡楞楞的樣子,俏臉微笑著,勾引我似的朝我擡起了一只腳,將



那只她穿著黑色的透明絲襪的嫩腳,擱在了我的腿上,媽媽藏在深色襪頭下面的



腳趾並攏著,將被絲襪包裹住的嫩足慢慢的滑近我的胯間,我已經硬了。



  媽媽的腳在快要碰到我脹起的硬物時,忽然收了回去,然后只見她壞笑的看



著我,臉上的表情,又是妩媚,又是誘惑,我看著媽媽此時的神情,忽然覺得媽



媽恍若變了一個人般,她變得不再像我的媽媽,而像是變成了我的女人。



  我想要用手去抓媽媽穿著絲襪的嫩足,可是媽媽卻躲開了,她對我道:「上



課要遲到了。」



  我看了下牆上的挂鍾,發現時間真的不早了,我將手里的面包塞進嘴里,然



后奔進房間,拎起書包,對在桌子前收拾碗筷的媽媽道:「媽,我去上學了。」



  媽媽道:「路上小心點。」



  我應了聲,然后跑到了門口,就在我穿好鞋子準備出門的刹那,身后蓦地傳



來媽媽叫我的聲音,我順著聲音回過頭,只見穿著衣裙的媽媽蹲在地上,媽媽的



裙子被她撩在了腰際的上面,她穿著黑色褲襪的性感的雙腿,向兩邊近乎180



度的分開著,同時媽媽深色襪頭下的腳尖,努力的朝上踮起著,她的雙手隔著絲



襪,按在她胯間兩片陰唇的上面,手指將褲襪下面的陰唇向旁邊撥開,向我袒露



著她鮮紅的濕漉漉的肉洞。



  媽媽臉紅紅的看著我,表情又似羞赧、又似有些興奮的對我道:「母狗田思



琪歡送小宇主人出門。」然后她向著一臉又吃驚、又激動的我,壞笑著吐了下舌



頭。



  我走在路上,腦海里兀自回想著剛才出門時,媽媽對我擺出的那個淫蕩的姿



勢,雞巴硬邦邦的軟不下來,自從我知道媽媽的秘密以后,媽媽似乎變得年輕了



許多,性格似乎也開朗了,好似原本壓在她肩上的擔子,一下全卸了下來,有時



我看著媽媽和我開玩笑的樣子,甚至覺得她倒比我更像個孩子。



  下午放學后回到家,一個人在房間里做著功課,不一會,媽媽也回來了,她



用鑰匙打開了房門,我看見媽媽的手里抱著花,戴著金絲邊眼鏡的何叔叔立在媽



媽的身邊。



  何叔叔是和媽媽一起在報社工作的同事,他好像很喜歡媽媽,今天媽媽手里



抱著的花估計就是他送的。



  「老何,進來坐一下吧?」



  「不麻煩吧。」



  「怎麽會麻煩,進來坐。」媽媽說著,將何叔叔領進了屋,她把花放進客廳



里的花瓶,然后走去廚房,替何叔叔倒了杯水,媽媽和何叔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聊著天。



  他們聊了不到片刻,媽媽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起身接起電話,剛「喂」



了一聲,臉上的表情卻似顫動了一下。



  媽媽手里拿著電話,對何叔叔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就來。」



然后媽媽快速的轉身走進了家里的衛生間。



  何叔叔一個人在客廳里坐著,他看見正在做功課的我,起身走到我的面前,



道:「小宇在複習功課啊。」



  我「嗯」了一聲,埋著頭繼續寫我的作業。



  何叔叔道:「上課累不累。」



  「累,每天都有好多功課要做。」



  「呵呵,現在你們讀書是挺辛苦的,想想和我們那會比,你們的壓力可真大



了不少,聽你媽媽說,她還給你報名周末補習英語是不是?」



  「嗯,媽媽說學好了英語,將來可以走遍世界。」



  「對,你媽媽說的一點沒錯。」何叔叔說著,贊許般的點了點頭。



  我擡起頭,看著何叔叔道:「何叔叔,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媽?」



  何叔叔聽見我忽然來了這麽一句話,竟似不由得臉紅了起來,他有些尴尬的



看著我,卻似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問話。



  過了半響,何叔叔才小聲的對我說:「是你媽媽告訴你的?」



  我道:「媽媽沒有說過,是我自己猜的。」



  何叔叔聽見我的話,蓦地笑了出來,他用手刮了下我的鼻子,道:「小鬼頭。」



  媽媽打電話過了好久都不出來,她的人一直待在衛生間里。



  我看見何叔叔的一杯水都喝完了,道:「何叔叔我再去給你倒一杯。」



  何叔叔客氣的道:「不用,不用,你自己忙吧。」



  我道:「我去廁所間看看媽媽好了沒。」跟著我替何叔叔打開家里的電視,



然后走到衛生間的門邊,用手敲了敲門,門里面的媽媽卻似沒有動靜。



  我握住門的把手,輕輕一扭,門開了,我將頭探進門縫,朝里面望去。



  但見到媽媽背對著門,正雙腿開開的,蹲在衛生間里的瓷磚地上。



  媽媽穿著絲襪的腳尖,幾乎成直角般的踮起著,她穿著的職業套裙撩在她的



腰際,被黑色褲襪包裹著的豐滿的圓臀,正翹挺挺的對著門口,那兩瓣肉臀中間



夾著的肉屄和屁眼,在黑色褲襪的下面若隱若現。



  看著媽媽的這個姿勢,讓我不禁回想起早上我出門時,她對我做的動作,這



個動作我曾在媽媽的小說中聽她提起過,是身爲犬奴的女人在見到主人時,所需



要擺出的象征禮貌的姿勢。



  媽媽的一只手舉著電話,將電話貼在耳旁,似乎在認真的聽著電話,而她的



另一只手卻伸在自己的胯間,用手指撥開著她騷屄的兩瓣陰唇,她那紅色的肉洞



在黑絲褲襪的下面,一張一縮的抽動著。



  媽媽似乎聽見了門被打開的聲音,她驚恐的回過頭,然后看到是我,才似定



下神來,我只聽她對著電話說道:「母狗明白了,今晚期待主人的調教。」



  媽媽挂上電話,忙起身,拉下裙擺,然后走到我的身邊,小聲的道:「何叔



叔呢?」



  我道:「何叔叔在客廳里看電視,我幫他開了電視機。」



  媽媽稱贊我一般的微笑了下,然后她撫了撫下身有些皺巴巴的裙面,走出了



衛生間。



  我望著回到客廳與何叔叔繼續聊天的媽媽,望著她舉止端莊、講話文雅的樣



子,心說,有誰能想到剛才那個在廁所里面朝著電話,擺出母狗奉承主人姿態的



女人,就是我的媽媽。



  何叔叔走的時候,媽媽一直將他送到樓下,她回來的時候,順便在底樓的信



箱里,拿了一疊信上來。



  我知道這些信,大部分應該是媽媽的書迷寄來的。



  媽媽關上門,將那些信攤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跟著她拉上客廳里的窗簾,坐



在凳子上,小心的將信封一一拆開,然后開始讀信上面的內容。



  我好奇的探頭過去,拿起一封媽媽看過的信,只見信上寫道:「賤貨,每次



看到你寫的故事,就忍不住想要肏你,你真的是我見過最淫蕩的婊子,什麽時候



我們約出來見面,讓我干爛你的肉洞。」



  我順著字讀下去,發現信上大部分的內容都汙穢不堪,讀到最后,我看見了



媽媽的回複,她直接在信上寫了回複,媽媽寫道:「賤婊子思雨,很高興收到你



的來信,我看見你罵我的話,我的騷屄就忍耐不住一陣陣的發癢,好想你能來蹂



躏我的騷屄,如果你真的想干我的話,就來俱樂部玩吧。」跟著媽媽將俱樂部的



地址寫在了下面。



  媽媽讀完所有的信后,她走去了書房,從書房出來的時候,媽媽的手里多了



一台立拍得相機,她把相機遞給我,對我道:「幫媽媽個忙好嗎?」



  我「嗯」了一聲。



  媽媽聽見我答應后,開始脫去身上的衣服,直至脫的一絲不挂,然后她爬到



了桌上,分開自己的雙腿,從桌上擺著的文具盒中,取出一個別針,將別針穿過



信封,再將別針的尖刺對準了胯間肉屄上面的陰蒂,媽媽的手指仔細的撥開陰蒂



上面的包皮,然后將別針的尖刺一下用力的穿過了肉嫩的陰蒂,別針刺穿陰蒂的



同時,媽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悶叫,她的大腿抖顫不止,那別針連著信紙,將信



挂在了媽媽騷屄的前面。



  媽媽面對著我,臉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帶著變態的歡愉,媽媽道:「幫



我拍一張。」跟著她朝我挺起自己的胯間,讓挂著那張信紙的肉屄盡可能的呈現



在我鏡頭的前面。



  晚上,媽媽照慣例要去斌哥的俱樂部里報道,她在去之前,替我準備好了晚



飯,並告訴我吃完以后將碗筷放著,他會回來收拾的。



  以前,我還不知道媽媽的秘密的時候,媽媽總是騙我她要出去跑步,鍛煉身



體,一跑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候我睡著了,還等不見她回來。



  現在,我知道了媽媽的秘密,她也便不再瞞我。



  媽媽將從早晨出門時一直戴到現在的眼鏡脫了,放進了櫃子,然后她坐在梳



妝鏡前,將自己的頭發披散下來,開始化妝,我看著媽媽,看見媽媽把自己原本



清秀的臉龐,漸漸的變得妩媚動人。



  媽媽化好妝以后,她去衣櫥里面拿出了一條黑色的連衣裙,我以前還不知道



媽媽秘密的時候,媽媽她從沒有像這樣當著我的面化妝和換衣,她說她那個時候,



爲了瞞著我,她都是到了俱樂部以后才化妝和換衣的。



  媽媽將黑色的連衣裙穿在身上,然后撫了撫裙擺,她那穿在內里的黑色的半



透明的連褲絲襪沒有換,依然穿在她的下身,以前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媽媽的裙



子底下,很少有穿內褲的習慣,然而此刻媽媽穿在身上的裙子,不像她早上穿得



套裝裙那樣長,現在她穿著的裙子很短,只剛好掩住她的兩瓣翹臀,裙底下豐滿



的圓臀將裙擺微微的撐起,勾勒著肉臀性感的曲線。



  我心說,媽媽穿這麽短的裙子,走路時裙擺隨風飄起,她那豐滿挺翹的肉臀



不露出來才怪,這裙子和不穿有什麽區別。



  媽媽穿好衣服,臨出門時,她從梳妝台的抽屜里拿出一只木箱,她打開木箱,



從里面取出一只紅色的項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媽媽戴這東西,不解的問道:「媽媽,你戴的是什麽啊?」



  媽媽甩了一下秀發,然后將被套在項圈里的頭發抽到外面,對我道:「這是



狗項圈。」



  我吃驚道:「爲什麽要戴狗項圈?」



  媽媽聽見我的話,不好意思般的看了我一眼,跟著道:「還記得媽媽早上出



門時對你說的那句話嗎?」她說著,向我吐出了自己的舌頭,然后學小狗輕輕的



叫了一聲。



  看著媽媽學狗的樣子,我腦子里一下反應過來,結結巴巴的道:「因……爲



……因爲媽媽是母狗!」















0.0172600746155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