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長篇連載]回億外婆家的那個暑假 (14-15/17)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本帖最後由 martties0321 於 2012-6-25 21:28 編輯



我打開電視,往沙發上一躺,心裡還是不能釋然,總覺的很受傷。

 小舅媽走了進來,手上拿了一條濕毛巾,坐到我身邊,為我擦了擦臉,然後笑著說:「小寶,還在生小舅媽的氣啊?」

 「哼」我耍小性子,轉過頭去不看小舅媽。

 小舅媽扳過我的頭,俯下身子,又在我嘴上親了一下,然後說道:「小寶,聽小舅媽把話說完好嗎?」

 我不啃聲,紅彤彤的小臉崩的緊緊的,心裡卻是在回味剛才的親吻。

 「小寶,你是不是以為小舅媽反悔了?」小舅媽問道,眼裡卻滿是笑意。

 「難道不是麼.......有什麼好笑的。」我狠狠的說道。

 「咯咯咯,小寶,別這樣啦,小舅媽跟你說對不起,好不好。」小舅媽笑的花枝亂顫。

 「哼.......」我臉色越來越臭,額頭上隱隱有了一條黑線。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小舅媽可沒反悔哦,是你自己沒讓小舅媽把話說完的。」小舅媽俯下身子又親了我一下。

 「嗯?」沒反悔?

 「你看早上發生這麼多事,小舅媽心裡妳亂,所以才推開你的,沒想到你個小鬼頭這樣就生氣了,而且脾氣還挺大。」小舅媽輕輕的捏了捏我因為酒精發紅的小臉。

 「真的,你不是又騙我吧?」我「撲通」一下坐了起來,本已死去心又開始活了起來,患得患失的問題。

 「真的,小舅媽可沒騙過你哦。」小舅媽一臉好笑。

 「那小舅媽現在給我好不好。」所謂夜長夢多,藉著酒精的作用,我毫無估計的說出來。

 「臭小鬼,現在不行啦啦隊等會素素就要來了。而且你畢竟是我外甥,給小舅媽一些時間來接受,好不好。」小舅媽聽我露骨的要求,臉色一紅,捏了捏我的鼻子說道。

 「可是.......」我很是失望,誰知道等妳想通了還會不會反悔呢?

 「好啦,這樣,小舅媽答應先讓你......先讓你.....摸摸,好不妳?別這麼不相信小舅媽啦!」小舅媽好像知道我的擔心,有點害羞的說道。

 「說話要算數哦,我們拉鉤。」嗯,我還是不放心。

 「咯咯咯,好好,拉鉤就拉鉤。」小舅媽笑著拉起我的手。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我和小舅媽就此約定。

 「哦......太好了.....小舅媽以後是我的了......」我得意的叫道。

 「輕點,別讓人聽到了。」小舅媽趕緊摀住我的嘴。突然小舅媽又說道:「小寶,剛才在你外婆那真是差點沒被你嚇死。」

 啊,開始興師問罪啦,趕緊撒嬌道:「好舅媽,我不是故意的啦。」

 你還說,明明就是故意的啦。」

 「你還說,明明就是故意的,你知道小舅媽心肝差點都被嚇出來了。」小舅媽有點心有餘悸,接著話鋒一轉:「不過你這個小鬼頭還真是會編,什麼錄像帶,3塊錢的.......咯咯咯咯..........」

 「嘿嘿........」我撓撓腦袋,邀功道:「那小舅媽妳怎麼獎賞我啊。」

 「咯咯咯咯,你這個小鬼頭,這麼快就想邀功啦,沒門,功過相抵啦,不過小舅媽大人有大量,讓你親一個下了。」小舅媽嬌媚的笑道。

 「哦,太棒了......我愛死妳了小舅媽。」我高呼一聲,然後對著小舅媽嬌艷的小嘴就吻了上去,這次小舅媽很配合我,香舌暗吐,讓我品嚐。

 我雙手不停歇,輕輕的解開小舅媽皂胸襟,露出了小舅媽皂胸圍。我放開小舅媽的小嘴,小舅媽已經是滿臉通紅,不斷皂喘息著,眸子裡的春意,有如春花般綻放。

 「小舅媽我要吃奶........」我用頭在小舅媽的胸前拱來拱去,最後說道。

 「嗯,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了,你怎麼知道我有奶的?」小舅媽羞答答的說道,可是卻伸手拉下孕婦裙,伸手到背後解開了胸圍。

 我終於可以好好的看看小舅媽雙峰了,小舅媽的乳頭是仍舊是粉紅色的,乳暈有點大,因為懷孕的關係臌脹臌脹的,不過卻還是很堅挺。我珍寶般輕輕的捧其一個,然後埋頭下去,輕輕的用舌頭挑了一下。

 「哦.......」小舅媽輕吟了一下,然後催我道:「小寶別玩了,快吃吧,素素就快回來了。」

 我想想也是,來日方長,而且拉過鉤不怕小舅媽反悔。就含住了小舅媽的乳頭,輕輕的一吮吸,小舅媽甘垂鮮美的奶水就流到了我的嘴裡,我擡起頭,「吧噠吧噠」了嘴巴,裝做很享受的樣子。

 「死小鬼...........」小舅媽嬌羞卻又好笑的點了一下我的額頭。

 小舅媽畢竟還未生育,奶水才一點點,很快兩個乳房的奶水都被我吃完了。

 最後一口我捨不得就這樣喝下去,心裡不禁起了一個戲弄的念頭。

 我抱住小舅媽,然後吻了上去,然後把嘴裡的奶水渡到了小舅媽的嘴裡。小舅媽臉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推開了我。

 「小舅媽,自己的奶好吃嗎?」我得意的問道!

 「死小鬼,臭小鬼,就估道欺負小舅媽。」小舅媽柔媚的嗔道,那神態就像一個小姑娘在像情郎撒嬌。

 我側身抱住小舅媽,雙手在她的雙乳輕輕的搓揉著,小舅媽嬌羞的把頭埋在我的頭上。

 「小舅媽,讓我看看妳的下面,好不好?」我忍不住問道。

 「嗯,不過只許看.......」小舅媽羞的都快趴下了,聲意輕的像蚊吟,卻也答應我。

 我扶著小舅媽躺下銎舅媽的臉已經紅的像吃過一大碗的燒酒楊梅,閉著眼睛不敢看我,任我施為。

 我把小舅媽的孕婦裙拉到隆起的肚子上,然後輕輕的扒下小舅媽的白色棉內褲。

 「別,別脫掉.........」我本來想把小舅媽的內褲完全脫掉,不過拉到膝蓋處就被小舅媽阻止了。

 我掙開小舅媽的雙手,把內褲拉了下來,放到一旁。強耐心中的激動,撐開小舅媽的雙腿,小舅媽的陰部異常豐滿,豐腴隆起陰阜很像一個小山包,陰戶藏在濃密烏黑的陰毛後面若隱若現,像是在誘惑你去尋幽探勝,讓人難耐心中目睹其芳容的渴望。我撥開小舅媽的陰毛,成熟肥滿的陰戶整個暴露在眼皮低下,兩片嫩紅肥美的陰唇緊緊皂閉合著,夾雜出一絲誘人的罅隙,一些水跡分佈在肉罅上,甚至有一些開始流了下來。

 我不由自主的撫了上去,入手一絲溫潤柔軟。

 「哦..........」小舅媽雙手捂面,全身顫抖,呻吟了一聲。

 失全身的血液上湧,眼睛赤紅,我輕輕扳開兩片嫩肉,露出了裡面嫩紅的甬道,還有埋藏在肉罅裡的陰蒂。我忍不住埋下頭,狠狠的吸了一下,一股濃郁的香味入鼻,還有一絲淫騷味。再也難耐心裡的衝動,我伸出舌頭舔了起來。

 「哦......不要,小寶,不要,髒........髒.........」小舅媽長長的呻吟了一聲,雙手想推開我的頭。

 我按住小舅媽的雙頭,舌頭不停的舔著肉罅,小舅媽的蜜液無色卻有一股攝人心魄的味道,我如獲珍寶,一點都不放過。

 「噢........噢.......小寶,不要了........等會素素就要回來了........」小舅媽呻吟道。手上的反抗卻越來越弱。

 我不理她,舌頭伸進肉罅裡使勁的絞了,一邊舔一邊吸,小舅媽的蜜液我一滴都不放過。

 小舅媽也開始情動了,把手縮到胸部,然後撫摸著自己的胸部,嘴裡不時發出誘人的呻吟。

 我舔了一下小舅媽充血的陰蒂,然後輕輕的撕咬起來,雙手不停的撫摸著小舅媽的大肚子。

 「噢.....哦.......小寶,你好棒,小舅媽好舒服........哦.........哦.......」小舅媽輕聲浪叫道,隔著大肚子我看不到小舅媽的臉,不過肯定是春情勃發了。

 我伸出一個手指,慢慢的插入了小舅媽的蜜穴,小舅媽的蜜穴又熱又濕一團團軟肉把我的手指緊緊的包裹著,我的手指輕輕的抽插著,嘴還在使勁的舔著,小舅媽的蜜液越流越多,有些都濺到我的臉上了。

 突然小舅媽全身一緊繃,雙手使勁的按住我的臉,大聲的長吟著:「哦.......我要到了......我要到了.....噢.........」

 我被小舅媽壓在陰部,鼻子剛好頂在她的陰蒂上,我舌頭沒停著,繼續舔著肉罅,手指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噢.......」小舅媽長吟了一聲後,身子就軟了下來,只剩下大口的喘氣。

 小舅媽高潮的蜜液噴了我一臉,我舔了舔嘴邊,然後又俯下身幫小舅媽舔乾淨濕漉漉的陰部,然後站了起來。

 小舅媽仰躺在床上,臉色緋紅,媚眼含春,大口的呼吸著,孕婦裙被拉到肚子上,胸圍打開著掛在脖子上,雄偉的雙乳隨著心跳不停的抖動,雙腿張的大大著,陰部一片泥濘。

 我拉下短褲,露出猙獰的雞巴,說道:「小舅媽,我的雞雞不舒服,妳給我揉揉。」

 小舅媽看了我的雞巴一眼,忍不住掩住小口,滿眼都是驚駭,半晌才回過神來,眼裡的驚駭已經變成了難掩的春意,羞簽答的說了聲:「小寶,你的雞雞好大,差點沒嚇死小舅媽。」雙手卻已經撫上了我的肉棒,還不停的撫弄著。

 小舅媽媚眼裡都快滲出水來了,她堪堪忍住羞意,靠在我身上,雙手不停的上下抽動。

 唔,好舒服,第一次享受別人的服務,我很興奮,忍不住摟過小舅媽,又吻了起來。

 「小舅媽,妳給我舔舔好嗎?」我想起了錄像裡的情景,就有點期待的說了出來。

 小舅媽嬌羞的看了我一眼,嘴角動了卻也沒說什麼,低下頭去就舔起來了我的龜頭。

 「噢.......」我忍不住呻吟起來,一陣要升天的快感從龜頭上傳了過來。我低頭看去,小舅媽雙手在我的雞巴根本不停的撫弄著,俏舌在我的龜頭上舔來舔去。

 接著小舅媽嬌艷的嘴唇包圍了我的龜頭,她的小嘴含住了我整個龜頭,像我吃她的奶那樣吮吸起來。不過顯然小舅媽是第一次幹這事,動作是=很是生澀,牙齒不時碰到我的龜頭。不過就算這樣,那快感也是無與倫比的。

 無比的快感籠罩了全身,我嘶喊道:「小舅媽,我要射了。」

 聞言,小舅媽賣力的吞吐著我的肉棒,我感覺道她的小嘴吮吸的力度也加大了。

 「哦......哦......小舅媽......我.......我喜歡死妳了小舅媽......啊.......」轟,我在小舅媽的嘴裡射了,我全身一陣舒暢。

 小舅媽嘴裡全是我的精液,有些還從嘴角邊流了下來,顯的相當淫靡。我以為小舅媽會吐掉,誰想到小舅媽卻朝我拋了媚眼後,全吃了下去,還伸出嫩紅的舌頭把嘴角的也舔了進去。這淫浪的表現跟剛才的羞怯形成了強烈的反差,我都懹疑這是不是同一個人。



回億外婆家的那個暑假 (15)
「彭」樓下開門聲傳來,糟了,小表姐來了。

 我趕緊把雞巴塞進了短褲,小舅媽手忙腳亂的拉上衣服,扣上胸圍,結果連內褲都不給穿,只好把內褲塞到了枕頭底下。

 「啊.......好熱......好熱........咦?‘‘‘‘‘‘‘‘‘們在幹什麼呢?........」小表姐臉紅紅的囔囔道,然後奇怪皂看我們一眼。

 我們頓時緊張了。

 小舅媽定了定心神,然後說道:「我們準備看.....不,睡午覺的。素素,妳的臉怎麼了?怎麼紅紅的?」

 「小嬸嬸,我好像醉了呢?好難受哦。」小」表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臉蛋。

 「那剛好,一起睡午覺吧,醒來就好了。」小舅媽深怕小表姐發現什麼,使勁催道。

 「嗯.......」小表姐看來是真醉了,直接脫去短襯衫和褲子,留件小背心和一條小可愛就上床了。

 「小寶,我們也睡吧。」小舅媽拉著我。

 小舅媽沒脫孕婦裙,都沒穿內褲呢,怎麼敢脫。我倒是無所謂,脫的只剩短褲。

 小表姐閉著眼睛,也不知道睡了沒有,我想了想就睡在在她們中間了。

 過了會,估計小表姐己經睡著了,我就大膽皂抱住了小舅媽,雙手開始不老實的遊動。

 可是小舅媽卻把我的手按在她的雙峰上,輕聲說道:「乖,摸這裡就好了。讓小舅媽睡會好嘛,小舅媽好累。」

 「哦...........小舅媽好好睡。」我想想也是,一個早上這麼多事情,小舅媽的確很累了。就抽回雙手,老實了一回。

 沒老實多久,我又把主意打到了小表姐身上。

 我挺起身子,近距離打量著小表姐。小表姐精緻的臉蛋現在是一片通紅,雙眼緊閉,長長的睫毛不時抖動幾下,小嘴微張呼出清香的酒氣。我忍不住對著嫣紅的小嘴親了一口,可能有所感覺,小表姐俊俏的鼻子皺了幾下。我趕緊躺好,發現染動靜後,我故意一抱,頓時是軟玉溫香抱滿懷。我不敢動,等了些許時間,發現小表姐沒醒過來,我的手悄悄的摸上了她粉嫩的酥胸。小表姐的胸部不大,看起來就是一個饅頭一樣的隆起,我一手就可以完全掌握,摸起來也不像幾個舅媽那樣的柔軟,但是卻很堅實。小表姐的乳頭也很小,我用手指都夾不住,只好輕輕的捏了捏。

 覺得這樣很舒服,又親了小表姐一下,然後我也沈沈睡去了。

 半睡半醒間,覺得有人叫我,一掙紮,醒了過來,發現是幾個表哥在外面叫我。

 低頭看了看小表姐和小舅媽都睡的昋,就不弄醒她們了,不過卻發現,什麼時候小表姐的小背心被我拉到了胸部以上,那兩個可愛的蓓蕾甚很可愛,沒時間欣賞,低頭咬了一口,幫她把衣服拉了下來,又親了兩個人一下,穿好衣服就輕輕的下樓了。

 看到幾個表哥手上拿的東西,我頓時呆了。

 那都是什麼啊,用武俠書裡寫法就是碗口粗的木棍啊.......這是不是太狠了點?

 好吧,我承認我的確是很想狠狠的揍劉痞子一頓,但是我對天發誓,我絕對沒想過直接把他打死。

 「幾個表哥.....你們這........」我指了指木棍。

 「^_^,小寶怕啦,放心,放心,打不死人的.......」大表哥笑道。

 我嚥了嚥口水,你確定這東西打不死人?這可是碗口粗的木棍啊,我的天.......

 「一邊走邊說。」二表哥拉著我就走。

 「小寶,不知道了吧,打人其實也是很又技術含量的。」大表哥得意的說道。

 我乖乖的低頭聽教。

 「這棍子你往人家頭上打,別說這麼粗的,就算細上一圈,也會出人命的。」大表哥拿起棍子,做了個心劃。

 「所以嘛,你不能打人家要害,你得往人家身上肉最多的地方打。」大表哥對準六表哥,又是一個示範。

 「屁股?」我問道。

 「對,不虧是我的表弟,果然聰明,還有大腿,打這些地方別太狠是死不人了的。」大表哥得意的說道。

 得,我算是認清這幾個表哥皂真面目了,本以為他們都是乖乖熊,沒想到那只是做個家人看的。

 一路有說有笑的,不過卻把幾個路過的嚇的不輕。這又是棍又是棒的,準備去開片呢。

 劉痞子這廝完全沒想到自己的苦難就要來了,正躺在竹椅上愜意的睡覺,還滿臉口水,甚是噁心。

 「Hi.........劉痞子,快快出來送死。」我大喊一聲,畢竟有幾個表哥撐腰,平時我還真不敢喊。

 不過卻沒什麼動靜,那廝照睡不誤。好吧,我承認我人小,聲帶都沒發育完全。

 對於這廝的反,我很是氣憤,怎麼說都得給點面子不是。拿起棍子就朝他的,嗯?哦,對,屁股在下面呢!那就大腿吧,狠狠敲下去。

 「哎喲........」劉痞子大叫一聲,坐了起來。

 這反應我很滿意,得意的大喊道:「你老母、我外母。」

 劉痞子掃了我們一眼,算是瞭解什麼事了,剛想說話,就被在外面曬了好一會太陽的幾個表哥拖了出去,接著就是「哎吔,哎喲!」的慘叫聲。

 看著幾個表哥那模樣,我不禁猜想到,你們都多久沒打人了啊,飢渴成這樣。不由又為可憐的劉痞子的默哀,可是想想小舅媽,我頂住條中氣,拿著棍子也湊了上去。

 幾個表哥果然是能手,這樣慘烈的打法,劉痞子竟然還有力氣叫喊,我不禁佩服。

 「小寶,氣出了沒有?差不多了吧。」大表哥打的滿頭大汗。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把他拉進去先........」看看劉痞子其實中氣還挺足的,不過畢竟不敢把事情弄大,萬一這傢夥破罐子摔破,那就得不償失了。

 「表哥你們先出去一下,我跟他說幾句話。」我用棍子捅了捅劉痞子說道。

 「好........」幾個表哥估計以為我有什麼酷刑,十分配合。

 「嗨,嗨,我說劉痞子,你就別裝死了。你仔細聽好了哦。」我蹲下來在他旁邊說道,看他不理我,又用棍子狠狠的瞧了他的屁股一下,這下他才轉過頭老實的聽我說。

 「嗯........我外公說了,最近他老人家心情好,所以這次只是輕輕的教訓你一頓,嗯,我外公還說了,如果你嘴巴不嚴,透露出一點點讓我們家丟人的話,後果你自己清楚.........嗯嗯,他說,最好你能自覺的在村子裡消失。」我裝做大人的樣子說道。「哦,對了,你不會懷疑我外公的決心吧?」

 劉痞子聽到我說到外公,他眼裡的驚訝絕對不是裝的,他一定很驚訝我外公竟然會為小舅媽隱瞞,估計按照他的想法,那事被是外公知道後,他和小舅媽肯定會死的很慘。其實這也是事實,只不過他沒想到的是,外公外婆根本就不知道。

 說外公老好人,那是對親戚朋友而言。外公這村長一當可就是幾十年的,一個老好人能當這麼久?聽媽媽說,當年因為跟隔壁的移民村發生土地糾紛,外公可是帶著幾十號人拿刀去砍人的。前幾年,因為糧食收購的問題,外公還親手把一個奸商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

 「聽明白了沒有?要再說一遍嗎?」我站了起來。

 「我一定搬,一定搬.......」這傢夥被外公的名頭鎮住了,一臉奴才像的說道。

 「嗯.........」我一臉滿意的走了出去。估計這傢夥也不敢在棧子裡待下去了,以他的小聰明肯定知道,如果再待下去,以後條命仔凍過水機會肯定不少。

 「小寶,出氣啦?」五表哥問道。

 「嗯嗯........謝謝表哥。」我乖乖的說道。

 「謝什麼,欺負你就是欺負我們家嘅人,當然不能輕饒了,要往死裡打,不然真當我們家人沒人啊。」大表哥這話一出,幾個表哥同時附和。真看不出,這幾個家夥竟然還有這麼一面,平時看他們戴個眼鏡斯斯文文的。

 「我們遊泳去?」二表哥提議道。

 「現在?是不是太早了點?」想到小舅媽和小表姐那美妙的胴體,我心裡不禁一陣火熱,恨不得一下子就飛回去,現在去遊泳?實在是太浪費了。

 「是有點早,不如我們先去祠堂那打會牌吧,過會再遊泳好了。」大表哥擡頭看了看天說道。

 幾個表哥立刻附和,我心裡十萬個不願意,可是也不好意思說出來,也只好跟著大隊走了。

 祠堂院子裡有棵大榕樹,枝繁葉茂的,一到夏天人們就喜歡在這裡乘涼。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有很多人了,乘涼的,下棋的,打牌的,還有些小孩子在旁邊跑來跑去,一番平和的景象。

 果然,一打起牌幾個表哥就把我揼埋一邊了。我無聊的在旁邊溜來溜去,實在無趣。

 我想起了還不知道拿阿光怎麼辦呢?不如去他那處看看。

 阿光住在村頭,離祠堂很近,幾步路就到了。村頭旁邊是一座小橋,過橋就是公路了,直通到鎮上。村頭正準備建新房,但是因為地基而發生糾紛只好暫時閒置了,所以現在只有一排惹眼的地基,在地基旁邊就是阿光的那兩間矮木屋,屬於私自搭建的建築物,因為沒有妨礙到誰,所以現在還沒人去管,估計新房建好後,他就有麻煩了。

 兩間矮木屋,一間是阿光的睡房,另一間則是出租錄像帶的店面以及廚房,在店面的旁邊雜亂的堆放著幾個汽油桶,這就是他的另一個生意了。

 我到的時候,阿光正在他的店裡睡覺。

 走到屋子旁邊,剛在外面還是淡淡的汽油味立刻變得濃烈起來,我忍不住皺了皺鼻子,站定後我仔細的打量著這個簡陋的錄像帶出租店,裡牆擺著一個高櫃,上面擺放著一排排的錄像帶,高櫃旁邊是一個矮櫃,一臺破舊的17吋電視機放在上面。冉就是一張桌子,上面擺了一個爐竈,下面是一個媒氣筒,以及一些亂七八糟的用具。其它就是一張竹椅,以及幾張矮板櫈。

 旁邊的屋子門關著,讓我想一探究竟的夢想破滅了。

 這個時候阿光醒了過來,疑惑的看了我幾眼,接著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你不是村子家的那個小寶嗎?」

 我沒想到他醒過來,愣了一下,答道:「是啊。」

 「進來坐,進來坐,來借錄像帶嗎?」阿光熱情招呼道。

 我有點心虛,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傻傻的站在門口。

「Hi,先進來,別站門口啊。」阿光看我不動,又招呼道。

 「哦.........」我有點茫然的走了進去。

 「你是不是來借錄像帶的啊?」他又問了句。

 「我........」我還是沒想到怎麼說,來他這裡的除了借錄像帶我想沒其它藉日了,只好鬱悶的撓了撓頭。

 「哦.........」阿光看我一臉的窘困,臉上露出瞭然於心的表情,不懷好意的看了看我。






















0.0136182308197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