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大唐師徒雙飛二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看到她有將自己的玉手伸向自己的胯間的打算,楊立名更加的興奮了。站在門口下體如機關槍一邊啪啪啪啪的撞擊著婠婠的肉穴。每一下都是深入最里面。

  “啊……啊……啊……好舒服……舒服……夫君……輕點,師傅在……婠兒不要師傅……看婠兒太淫蕩……啊……哦……”……”

  婠婠用極快的速度向下拱著香臀,她清晰的體會著愛人的大肉棒是蹭過自己腔壁的每一寸嫩肉,圓硬的龜頭兒對自己子宮的每一下的撞擊。想到師傅正在門口聽著她被干的聲音,妖女身上的血液流動更加是加快了不少。

  院子里回響那一下接一下的撞擊聲,以及少女那如哭如啼的嘤咛,仿佛天地萬物都在屏息靜氣地觀看著眼前的淫戲。

  “啊……啊……完了……婠兒不行了……夫君……啊啊……”

  少女酥軟的雙腿用盡最后一絲氣力夾緊體內的男根和男人虎腰,那沒有經過多少人事的稚嫩花莖頓時變得緊窄異常;嬌嫩的身子高高的挺立了起來。

  可愛的嘴角甚至流出了一絲絲的玉液。

  高潮中的陰道一陣收縮,狹窄的花莖緊緊咬著肉棒,溫熱的陰精傾灑在碩大的龜頭上。 粘乎乎的愛液潤滑著男女的交合之處。

  楊立名見她高潮了也不客氣,他的習慣就是,一旦進入的女人的身體,就要射一發,反正他恢複能力驚人,也不怕射過之后,不能短時間里硬起來繼續滿足別的女人。

  猛地抽送幾下,低吼一聲,粗長的肉棒直抵花莖最深處,龜頭緊緊貼在少女神聖的花蕊上。粘稠火燙的精液暢快淋漓地傾射而出,瞬間便灌滿妖女細小的秘洞,溢出的精液順著兩人合體處緩緩流下。

  當楊立名拔出肉棒的時候,婠婠急喘著,香汗淋漓的玉體無力的倚著房間的門,嬌挺的雪峰隨著吸呼而急劇起伏,修長的雙腿因爲強烈的高潮而微顫,花莖被滾燙的精液灌滿,花唇口不時溢出多余的精液。

  “我們進去安慰你師傅吧。可不要忘記了和夫君的約定哦。楊立名挑著眉毛說道。

  “哦……”

  婠婠無力的應了一聲。突然想起似乎少了什麽。擡頭四處看了看說道:“夫君啊。楚楚妹妹他們呢?我們這麽大動靜怎麽不出來?”

  “楚楚和淑妮?”

  楊立名經過婠婠提醒也是奇怪。閉上眼睛。將自己的精神力籠罩向了董淑妮的閨房,卻看到了讓他剛剛射過的小兄弟再次無限膨脹的一幕。

  原來楚楚和淑妮互相光溜溜著身子交纏在一起的睡著了。這還不算什麽,真正讓楊立名激動的是,楚楚和淑妮兩個小妞的下體竟然是連在一起的。用來做連接的工具的,正是楊立名送她們兩女的雙頭龍,也就是有兩個頭的假陽具。

  “哈哈哈,我們不用擔心那兩個小妞,這里是王世充的府邸,她們不會有什麽危險的。還是進去安慰你的師傅吧。她可是等的很苦哦。”

  楊立名放下有點腿軟的婠婠。

  推了推門笑道。正在里面失神的撫摸自己的桃園之處的祝玉研突然驚醒了過來。因爲她發現外面的聲響已經停下來了。而且背后的門上有一股力量傳來。顯然楊立名已經搞定了她的徒兒來和她玩生孩子的遊戲了。

正文 第252章 師徒雙飛(三)(完)

  正在里面失神的撫摸自己的桃園之處的祝玉研突然驚醒了過來。因爲她發現外面的聲響已經停下來了。而且背后的門上有一股力量傳來。

  “不許進來。”

  祝玉研臉頰通紅的喊道。不說她現在下面的裙子濕淋淋的一片不好見徒弟,單單是知道楊立名進來后有什麽后果,就足以讓祝玉研羞澀的拒絕了。當著自己的徒弟被男人干,這個心里準備可還沒有做好。

  “玉研啊,快點開門,夫君和你這麽久沒有見面了。可是很想哦。”

  “不開,就是不開,你這個臭小子是想用壞東西欺負我才是吧。”

  祝玉研玉背緊緊的壓著門,小嘴撇了撇說道。也只有在楊立名面前她才會露出這種小女兒態。雖然她年紀是七老八十了。但是以她仍然絕世無雙的容顔而言,這樣的小女兒太卻很是可愛。

  “真的不開。”

  楊立名問道。

  “就是不開。”

  祝玉研道。卻突然覺得不太對勁。楊立名的聲音怎麽就在自己的耳朵邊響起。而耳邊熱熱的風聲和呼吸聲……

  猛的轉過腦袋來,卻看到那張壞笑的臉,正緊緊的貼著自己。連自己的徒弟婠婠,也抵著腦袋恭敬的站在自己的身邊。

  “啊……你……你怎麽進來的?”

  祝玉研說完,四處看了看,當她確信這個房間沒有哪個地方被暴力破開的時候更加的吃驚了。

  “哈哈哈,玉研你好可愛啊。”

  楊立名伸手就抱起坐在地上的,四處張望的祝玉研哈哈大笑道。

  他現在已經是破碎虛空的強者了,瞬間移動和穿牆自然可以辦到了。甚至帶個婠婠也沒有問題。只不過瞬間移動的距離不能太遠,而且比較耗費真元力罷了。

  “唉,小混蛋,也只有你敢這樣說我了。竟然說人家可愛。笑死人家了。”

  祝玉研無奈的靠在楊立名那散發著她無限喜歡的氣味的胸口,認命一樣的說道。如果被一般的武林中人聽到楊立名竟然抱著陰后說她可愛,非下巴掉下來不可。

  楊立名看著懷里的祝玉研,心里充滿征服感的同時,亦是一陣的疼愛。也許他說不上對自己的每個女人都有愛。但是喜歡卻是每個都或多或少的有的。不然也不會千方百計的將她們泡上手了。

  “玉研知不知道夫君現在想做什麽?”

  楊立名對著祝玉研她老人家的耳邊念叨。

  “還能干什麽?不就是……不就是……想將人家和婠兒放在一起欺負嗎?”

  “呵呵,還是玉研了解夫君啊!”

  楊立名道。

  “哼,我吃過的鹽比你這個小壞蛋吃的飯還要多,連自己的身子都給你了,難道還看不透你嗎?”

  祝玉研一副老氣橫秋的說道。卻換來了楊立名拍的一聲,大手拍在她的屁股上的結果。

  “不許在我面前擺年紀大。”

  楊立名道。‘雅典娜老婆幾萬歲了都沒有在自己面前擺年紀。你這個小妞才幾歲就開始擺了,不是找打嗎?不過那屁股的彈性還是這麽好啊!’“你……”

  祝玉研臉頰紅彤彤的一片。感受著屁股上大手的熱度。又感受到徒弟的目光,她都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麽了。只有抵著腦袋紅紅俏臉了。

  “我什麽我,竟然知道夫君是要欺負你。那就好了。夫君也不用客氣了。”

  楊立名看著祝玉研小羔羊發出一陣陣標志性的嘿嘿淫笑聲道。

  一邊的婠婠看的大顛眼鏡。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原來楊立名在師傅面前和在她面前沒有什麽兩樣。還是毫無顧忌的那副色魔的模樣,亂欺負人。只不過欺負的對象換成了師傅罷了。而且看自己師傅的模樣,似乎也和自己一樣毫無辦法。

  “壞蛋,婠兒也在。不許讓我太難堪。”

  祝玉研認命的閉上眼睛說道。只是她眼神的深處還帶著一絲絲的期待,畢竟已經很久沒有和楊立名做了。對於已經在楊立名身上嘗到甜頭的陰后而言,內心深處,還是很想快點再次被楊立名的壞東西插入的。

  楊立名見祝玉研“臣服”了。一雙大手粗暴地頃刻間伸向了祝玉研和她的徒弟婠婠。將兩個師徒一把一手一個抱了起來。同時扔到了那張他特意吩咐王世充定做的大床上面。

  被放的兩女都是閉著眼睛,一臉的緊張樣子。雖然她們都有過和別的女人共同侍候楊立名的經曆但是這回的對象卻不同,讓兩女都不得不緊張。多少都有些放不開。

  楊立名輕車熟路的慢慢的退下祝玉研身上的白衣(電視劇里是貂皮大衣,但是原著里是淡雅的白衣。抓住她的肚兜向上一扯,就把那對曾今讓楊立名捏了無數遍的乳房暴露了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重新見到楊立名。美麗的乳房,不斷的輕微跳躍著。搖晃著那顆嫩紅的乳頭。

  “這對寶貝還是這麽美啊!”

  楊立名低頭在兩邊的乳頭上各自親吻了一下說道。卻讓祝玉研全身一顫抖,特別是肉貼肉的感受到旁邊自己的徒兒那赤裸裸的身子后。

  楊立名自然不可能只退下祝玉研的上衣就滿足了。

  右手順著她的纖腰向下摸索著,突然向下用力一扯,白色的裙褲便被他一把拉到小腿處,只見一個久違的倒三角型的陰戶毫無保留地暴露在他和婠婠的眼前。將祝玉研剝的和婠婠一樣光溜溜的一片之后。楊立名抓住她的一只精致玉足就吻了上去。一點點的向上親吻而去,路過那的陰戶是時候,也不忘壞笑的伸出粗長的舌頭狠狠的舔上一下。舌頭甚至伸進陰后的洞穴里面攪拌了幾下。

  “啊……”

  祝玉研雙手掩著自己的面,遮掩住自己的表情不讓徒兒看見。但是在楊立名吻上她的禁地的時候,仍然是全身一震,整個身子向上彎曲了一下。

  楊立名無視祝玉研的呻吟,繼續向上吻行著,有一股不親遍陰后她老人家全身就不罷休的態勢。好一會后,當楊立名在祝玉研的兩個大乳房頂上留下了一片口水后,才一把抓住陰后兩只遮掩著玉臉的小手,將它們用力拿開。一口含住陰后粉紅的嬌唇,吸含著那條柔軟的。

  在他將祝玉研親吻的意亂情迷。腦袋不清不楚的時候,立刻大手在虛空中劃了一下,取出一個事物扔向了一邊的婠婠。

  婠婠接過來一看,正是不久前楊立名給她的玩具,那個讓她用來對付她師傅和師妃暄的武器。男人的假雞雞。頓時她就明白了男人的意思。

  “不過卻也沒有表示什麽,只是白了一下那個正在欺負著她師傅的壞蛋。就將那條假雞雞帶上了。今天她也看出來了。如果楊立名執意要讓自己用這個弄師傅。恐怕師傅也沒有辦法反對。

  “你還在等什麽,婠兒,快過來啊。看你師傅都等不急了。”

  楊立名邊親吻著祝玉研邊傳音給婠婠說道。”

  他現在一身的修爲早就超過了武功的界,就算大嘴正狠狠的吸允著祝玉研的小嘴兒。也可以通過精神力對婠婠傳音。

  “我看是夫君。你等不及了吧。大色狼。”

  婠婠喃喃道。卻不得不在楊立名的淫威下屈服。一步步的走向祝玉研。下面帶著的假雞雞還一晃一晃的。

  楊立名見婠婠已經來了。便離開了祝玉研的小嘴,低頭將陰后左邊整個的乳尖含在嘴里,輕輕的往后拉扯著,然后放開嘴,整個乳房馬上彈來彈去。一邊用舌頭在鮮紅的蓓蕾上舔弄著,口水將整個乳房都打濕了。一邊通過大嘴向祝玉研的身體里傳輸著浴火焚身真氣。

  很快祝玉研就明顯的情動了,嘴里不時地發出哼哼的嬌吟,本來還因爲徒弟在場而有些放不開的神情也舒展了來。

  “夫君……我……我想要了……”

  “玉研也會叫夫君了,哈哈哈,不是一直叫臭小子的嗎?”

  “你,混蛋……啊,……啊……不要捉弄玉研了。”

  祝玉研帶著哭腔說道。

  “嘿嘿嘿,好啊。玉研。那我要進來了哦。”

  楊立名說道。然后將自己的身體漂浮在空中,再次一口含住祝玉研的小嘴。將她的眼睛遮掩住。

  同時兩只大手,將祝玉研的兩條腿拉成了一字形,陰后的私處再沒任何遮攔,赤裸裸暴露地在婠婠這個徒兒的面前。美麗的花瓣張開嘴,發出淫邪的光澤,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立著。

  楊立名將一只手手指放在嬌嫩花瓣上,向左右分開成V字性,最后一拍婠婠的小屁股,將她推了過來。抓住不知所措的婠婠胯間的假雞雞。對著祝玉研那流著玉液的洞,就直接按了過去。婠婠的身子也在楊立名力量的帶動下,進入了祝玉研。

  “啊……臭小子,夫君,嗚嗚嗚……感覺怎麽不……一樣了。啊啊……”

  “嗚,”

  祝玉研話音未落,小嘴就再次被堵上了。楊立名這丫的明顯就是在遮掩陰后的視線。暫時不讓她知道現在是誰在干她。

  “感覺有什麽不一樣的啊?”

  楊立名腦袋遮掩著祝玉研的眼睛后,松開她的小嘴問道。

  “啊啊……啊……夫君……臭小子,感覺不一樣……不知道……啊……“祝玉研口口聲聲說著不一樣卻說不出什麽所以然來。”

  只能一聲聲的迷醉的叫著,雖然假陽具缺少了男人的體溫,但是已經欲火焚身的祝玉研可管不了這麽多。只是覺得這次楊立名的雞巴怎麽沒有以前那麽舒服和有沖擊力了。當然,這並不妨礙她的快樂。

  “嘿嘿,原來不知道啊。那你把眼睛閉上,那我現在去和婠兒也玩一會了。”

  楊立名道。身體在空中一瓢就來到了婠婠的身后,將她來回挺動的小屁股下面的小內褲拉開了一條細縫,挺著大肉棒也撲哧一聲插了進去。

  “啊……”

  又是一聲不同的尖叫響起。只是這聲卻不是祝玉研的而是正學者男人平時干自己的時候的動作干自己師傅的婠婠的。

  聽到婠婠的叫聲,本來聽話的閉著眼睛享受著下體傳來的快感的祝玉研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因爲男人的氣息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不見了。而自己的兩條大腿夾著的身軀似乎遠遠沒有男人的身軀那麽的雄壯。

  終於她忍不住了,美目大張,看到自己的男人此時正在自己的徒兒身后抽插著,她一驚卻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因爲她兩腿之間的小穴里正夾著一條男人的肉棒呢。雖然這條肉棒感覺和平時不太一樣,但是也是肉棒啊。整個房間只有自己的男人才有肉棒。但是明顯此時他正在自己的徒弟的身體里進進出出。那自己夾著的是什麽?

  低頭一看。

  “啊……”

  一聲尖叫從祝玉研的小嘴里面發出。因爲她終於發現干自己的不是自己的男人。而是自己的徒弟。只見自己的小穴正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徒弟的肉棒。而自己的男人卻在自己的徒弟的身后從后面干著徒弟。

  “婠兒。”

  祝玉研一把推開婠婠和婠婠身后的楊立名。婠婠的假雞雞也啵的一聲從她的小穴里掉了出來。此時她才想起自己的徒弟明明是個女孩。怎麽會有男人的東西呢?難道是眼花了。

  “哈哈哈,玉研,嚇了你一跳吧。”

  楊立名邊在婠婠身后插著她的小穴,一邊哈哈大笑道。

  “你……你……壞蛋……原來用這個……你怎麽可以讓婠兒用這個欺負人家呢?”

  祝玉研一臉通紅假羞怒的喊道。她終於想起曾今在地下的楊公寶庫的時候,楊立名也曾今“逼著”小鶴兒那個可愛的小女孩,帶上一條假陽具和自己玩。那次被他纏的不行,自己也答應了。雖然心里叫著荒唐。壞蛋。但是卻也很是享受。

  但是沒有想到,如今他卻叫自己的徒弟帶著那個壞東西欺負自己。荒唐的水平更加的高了一些。

  “現在做都做了。玉研生氣也沒有用,要不你咬我解解氣啊?”

  楊立名停下抽插,在妖女的一聲顫抖的呻吟聲中,從婠婠的身體里將雞巴拔出來。走向祝玉研說道。還將自己那上面還留著她徒弟的愛液的雞雞伸到祝玉研的眼前淫笑的說道。意思就是要堂堂陰后給他舔鳥。

  看著楊立名那無賴的樣子,祝玉研是小鼻子都氣歪了。不過身體里的欲望之念卻讓她看到楊立名伸過來的肉棒的時候,呼吸頓然加重了起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想的,竟然當真伸手抓住楊立名那還帶著自己徒弟的水迹的大肉棒。仰過小腦袋。一口將那顆大龜頭含了進去,細細的吸允著。反正今天她在徒弟面前的面子都掉光了,還不如破罐子摔倒底。懷著如此複雜的心思。陰后將心目中的小壞蛋的大肉棒,吸了又吸。含了又含。舔了又舔。而且弄的噌噌有聲,那淫蕩的聲音兩一邊的婠婠都聽的臉紅。

  “玉研真乖。”

  楊立名也沒有想到祝玉研如此的合作。本來還以爲她會跟自己鬧一下小脾氣呢。

  當下拔出在她嘴里的大肉棒。

  抱起她柔若無骨的身子,對著婠婠道:“小妖女,在床上趴下。我要將老……哦不……是大妖女放上去。”

  “嘻嘻,好啊。”

  婠婠聽話的趴在了被子,她看師傅都開始毫無顧忌了。自己難道還有什麽放不開的嗎?當下趴了下去。當師傅的肉墊,反正以她的武功就算背上的是個一千斤的巨人也受得了,何況是體型比自己還要嬌小的師傅呢。

  當兩師徒的玉背靠在一起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所感。都是渾身一陣陣的顫抖。背上(背后)彼此粉嫩的玉背更是讓彼此都生出了異樣的情緒。因爲那粉嫩的背部的主人的身份對於她們彼此來說可是很特殊的。

  “楊立名看到兩師徒的這個姿勢,大肉棒翹的更加的激情四溢的。

  一雙胳膊抱住祝玉研的兩條玉腿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面。

  巨大的肉棒緩緩地、輕輕地插入美貌陰后緊窄的陰道,他感覺著肉棒插入她那緊窄異常、嬌小嫩滑的“花徑”和祝玉研背下的婠婠的震動。

  俯身低頭,含住了那一粒嬌小玲珑、因玉女情動而充血勃起的硬挺乳頭,“唔∼∼”一聲春意蕩漾的嬌喘,祝玉研如被雷擊火噬般嬌軀一震,情不自禁地呻吟出聲,隨即又暈紅雙頰,麗色含羞,芳心嬌羞無限。她可是在徒弟的背上被干啊!

  理智在那銷魂蝕骨的快感刺激中完全消失……下身傳來的那種緊脹、充實,隨著“它”進入對陰道內嬌嫩肉壁的擠刮,讓祝玉研不知不覺地沈倫在那如火如荼的肉欲淫海中。

  楊立名一手揉搓著陰后的陰蒂,一手愛撫著她的椒乳,大嘴含住了她的乳頭,下身肉棒在陰后體內深處輕聳緩頂著。清純嬌羞、美貌動人的陰后被他四處的撩逗、挑引弄得情難自禁,全身玉體不由自主地有了火熱反應。

  本來就沒有經曆過多少男女之愛的陰后哪堪這個色狼淫魔的邪淫情挑,每當楊立名從她體內抽出肉棒時,每當將肉棒刺入那狹窄的嬌小陰道“花徑”時,都是發出一聲聲可愛的淫叫。聲音很是悅耳。

  “哎……嗯……唔……哎∼∼哎∼∼你……你……唔……嗯……哎……壞蛋……會壓壞婠兒的。∼”祝玉研小穴里的嫩肉死死蠕動著擠壓著楊立名的龜頭的同時,喊著呻吟道。因爲她被楊立名撞的一下下的往后傾。身下的婠婠被她一下下的壓著。

  “是啊。人家的奶,被床壓爆了。”

  婠婠惡作劇的喊道。師傅的屁股和自己的屁股隨著男人的抽插一下下的碰撞著,讓小妖女有強烈異樣的快感産生。說話也肆無忌憚起來。

  楊立名聽到婠婠的話。猛的拔出被祝玉研陰道里的嫩肉咬著的肉棒,往下狠狠的一頂,破開了婠婠的肉穴的入口。直達子宮里面。並且在她的花心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夫君……欺負……啊……婠兒……”

  “嘿嘿,誰叫你這個丫頭亂說話,你的奶子只會被夫君捏爆。不會被床壓爆的。楊立名狠狠的在婠婠的花心上撞擊了幾下說道。

  然后在次拔出進入淫水橫流的祝玉研身體。夾著徒弟的淫水的肉棒無情的進入了師傅的子宮里面。揉捏著里面的嫩肉和花心。下身抽插的同時。

  大手揉弄起豐滿的乳房,大嘴含住早已翹立堅挺的粉嫩乳頭來一陣猛烈添弄。

  “啊……哦……臭小子……插死人家了……舔死人家了……”

  如此環境下,乳頭被如此吸吮,小穴被如此的抽插,陣陣刺激湧上芳心。祝玉研下體的穴噴出了絲絲淫水迷亂的叫道。

  飛濺的淫水隨著楊立名的來回抽插,一股股的沖出子宮,打在楊立名的肉棒上,以及身下徒弟的大腿和屁股蛋上。

  “啊……恩,壞蛋輕點,……大妖女要被你插死了……啊!……啊恩!……輕點!”

  祝玉研被撫弄的嫩白的玉體亂顫,肉欲狂升。

  “啊……好漲……又頂進人家的肚子里面了。啊啊……”

  祝玉研饑渴的嫩穴被粗大的肉棒充滿,每次深入都能帶出大量淫液,春光散發的柔軟嫩穴緊緊的裹住堅硬的大肉棒,淫聲呻吟,期待著每次火熱肉棒的深入,抽出時小穴忽感空虛,卻被下一次的刺入充實而飽滿,小穴內嫩嫩的肉壁被大龜頭緊密的磨擦著。背后徒弟光滑的玉背也是如此的讓她舒爽。

  “不對,啊……寶貝。叫子宮里了。不是肚子里了。”

  楊立名邊抽插邊糾正道。

  很快楊立名加快了抽插,每下都猛烈的刺入嫩穴深處,忽的感覺嫩穴一緊,一股遠遠多於平時的淫水從嫩穴深處濺出。

  “啊……瀉……了!……啊!好舒服的……感覺……啊!”

  祝玉研交歡不多,經驗尚少,幾下猛烈的抽送就把她插的欲仙欲死,陰精四濺。她的陰精沖洞中噴出。順著白嫩的屁股流下,路過她的大腿,滴落在徒兒的屁股蛋上,然后在順著徒兒的屁股蛋,流向徒兒的小穴上,有一些甚至流進了婠婠的小穴里面。

  楊立名還沒盡興,當下肉棒從師傅的肉洞里面抽出。往下一頂,闖入了徒弟的洞里面。

  “啊!……”

  兩人同時叫起。

  “啊!……我要……夫君我又要不行了……啊!……恩……啊!”

  婠婠今天雖然泄過很多次了,但是這次緊閉的小穴被突如其來的大肉棒進入依然快活無邊,充實而飽滿,隨著大肉棒的一次次插入,浪水一波波的湧出,肉棒粗暴的進出著嫩小的肉穴,陰唇不斷翻滾,柔軟的肉壁緊緊套弄著火熱的大肉棒,感受著它的滾燙和堅硬,一波波的快感沖擊著婠婠的身體。

  兩只誘人的乳房也隨著楊立名的一下下的撞擊和被子一下下擠壓著,楊立名抓住祝玉研白嫩的雪乳挺著肉棒大力干著婠婠的小穴,大龜頭粗魯的開墾著緊窄的嫩穴,每次進進出出,大腿都拍打在兩師徒的雪臀上帶起一陣陣浪水發出“啪,啪”的聲音。

  婠婠散著秀發擡起頭和師傅的頭碰撞在一起,扭動著雪臀和師傅的屁股摩擦著。高亢的呻吟著,美麗的臉頰充滿欲望,“啊……好舒服,用力!……恩啊,用力!……夫君真好……進去了……子宮……夫君的教的子宮啊……”

  “啊!……我要……我要不行了!……恩。啊好舒服啊!”

  大量陰精沖關而出,濺向小穴中的大肉棒,此時婠婠已瀉身,卻挺著豐滿的雪臀繼續承受著楊立名更加強烈的沖刺,任由堅硬的大肉棒肆虐自己的嫩穴,每下都重重的撞在花芯上。

  幾十下激烈的抽插后,肉棒頂進花芯,噴射出滾燙的精液,澆的婠婠欲仙欲死,趴在床頭,挺著美臀摩擦著師傅的屁股,低聲呻吟,嬌軀狂顫,小穴卻貪婪的吮吸著大龜頭,想將每一滴陽精納入嫩穴深處。但是楊立名卻不給她這個幾乎,他硬生生的忍住另外一半的精液,從婠婠的身體里拔出來。向上一頂,進入了祝玉研的子宮里,繼續噴射出另外一邊。讓兩師徒共享自己的一泡精液……



看起來應該不錯看~給你推推~感激您的分享





















0.0195009708405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