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蒼蠅人與蜘蛛女俠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戒備深嚴的美國生化研究所內,來了兩個稀客——自由報的女編輯謝茜
嘉,及攝影記者積夫。
  根據安全條例,這里是被列入一級保密名單的,除非得到白宮恩準,否
則一概閑雜人等均摒諸門外。若非研究所內的基因研究權威韋特博士獲得國際性
獎項,政府希望藉宣傳此事而吸納更多競爭對手的科研人員,謝茜嘉及積夫也不
能身處這有如監獄的建築物��不過,能夠擊敗其他近百多個同行而作獨家采訪,
除了自由報是暢銷的保證外,還有一項不爲人知的原因∶謝茜嘉的先父——阿曆
斯博士,是韋特博士的好朋友,所以便特別關照這個世侄女了。
  作爲第一批的訪客,謝茜嘉及積夫卻沒有半分欣喜,甚至開始有點後悔了。
  只是基本的身分核實手續,便足足讓他們呆等了半小時,效率之慢足可媲美
申領社會保障津貼。
  在他們等候期間,身邊總有四個「貼身保镳」,令他們除了乖乖端坐之外,
便甚麽也不能做,彷佛是辦理入獄手續似的。
  一連串腳步聲打破沈默,在謝茜嘉及積夫面前,站著一個印第安裔的中年男
子。雖然身穿剪裁合身的名牌西服,架上金絲眼鏡,但從一米八的身高及壯碩的
線條,謝茜嘉覺得他像職業摔角手更多於學者。

  「謝茜嘉。阿曆斯小姐,積夫。禾菲先生,歡迎莅臨生化研究所。本人
K·史密斯博士,是本研究所的副所長。」他向謝茜嘉伸出碩大的右手,表示友
好。

  「啊,K博士太客氣了,能夠成爲第一批訪客,是我們的榮幸。」她口上雖
然客氣,但心里不知將別人祖宗咒罵了多少遍,可是別人以禮相待,也不能太過
小器了。
  「兩位,這里是搜身同意書,在帶兩位去訪問韋特博士之前,必須經過簡單
的搜身程序。」
  「┅┅如果我們拒絕簽署呢?」謝茜嘉覺得這有點強人所難,遂試探K博士
的反應。
  「那麽┅┅我只好說聲抱歉,請你們離開了,畢竟這兒有太多東西涉及
機密,所有規定都是爲保障利益爲依歸。」
  雖然K博士臉帶笑容,但謝茜嘉及積夫知道他是不會通融的,而且也不想白
白花了這個機會,只好接過同意書,仔細閱讀條款。
  這紙同意書也蠻簡單,只是列出兩項條款∶
  1、「爲了安全,本人完全同意接受研究所對本人進行的零級搜身」
  2、「一經簽署,必全力配合負責人員的指示,如有反悔,則視同叛國。」
  「┅┅K博士,何謂零級搜身?而且第二項不是太嚴苛了嘛!」
  「如果你們簽署了,稍後便知道甚麽是零級搜身,既然同意了,也不會反悔
罷,第二項則可不是甚麽了。若然不同意,那更加不用說了。」
  在爲傳媒,謝茜嘉也對政府運作非常熟悉,知道搜身程序大概分作三級∶一
級搜身——經金屬探測器及搜查隨身物品,一般是大形國際性活動,對記者及與
會人的基本保安安排;二級搜身——除了一級搜身的程序外,更加以人手作觸碰
式檢查,通常是針對嫌疑犯的行動;三級搜身——被搜者必須一絲不挂,讓負責
人員仔細檢查,而且還屈辱的被「通櫃桶」,即將被搜者身上所有窟窿,包括口
腔、耳洞、肛門,如是女性則包括陰道及子宮,確保身上沒有藏匿任何東西,通
常是適用於入獄的罪犯。
  不過,所謂零級搜身還是首度聽聞,謝茜嘉雖然不知就里,估計不外乎一級
搜身的程度而已,所以也不太猶豫的簽署了。
  積夫見到她的舉動,也不好拒絕的揮筆一簽了。
  「既然兩位已同意進行搜身,請跟我往搜身室走罷。」未待謝茜嘉及積夫的
反應,便領頭往一旁的通道走去。他們對望一眼,便跟著去了。
  通道的盡頭是兩扇門,K博士指一指左邊的鋼門說∶「積夫先生,請往那里
走,待會兒見。謝茜嘉小姐,請跟我來。」
  甫進入搜身室,謝茜嘉不禁一呆,接著卻是面紅耳熱。
  面積達四百平方多米的房間,與其說是搜身,不如形容爲一間理科實習室,
顯微鏡、電腦、不�鋼台┅┅甚至放射線掃瞄器。不過,最令謝茜嘉不安的,卻
是一個位於房間中央的透明坐廁,還有四角的監視攝影機。
  正當她不知所措的時候,K博士將一小杯液體奉上∶「謝茜嘉小姐,請將這
杯P液體飲下,然後將身上所有衣服、飾物除去。」
  「┅┅甚麽?我拒絕┅┅」
  「謝茜嘉小姐,請你合作好嗎?否則我們將以叛國罪拘捕你的。」
  「┅┅這┅┅」
  謝茜嘉雖然有被騙上賊船的感覺,但無奈同意書是自己在自願的情況下簽署
的,還能做甚麽?她只好乖乖的將那小杯P液體飲下,幸好味道還不算太差,有
點像濃縮橙汁的味兒。
  在衆目睽睽之下寬衣解帶,謝茜嘉感到有點爲難,當外套、襯衫、短裙及一
衆飾物逐一褪去後,剩下的誘人胸罩及巴掌大的丁字褲卻令她有點猶豫,不過在
K博士灼灼的注視下,她也只好磨磨蹭蹭的除下。被羞恥心驅動下,一絲不挂的
她唯有以兩手去遮遮掩掩。
  「謝茜嘉小姐,爲了防止有人利用生體攝錄儀器進行盜錄,所以本研究所設
置了這部站立式、全方位放射掃瞄器,在它掃瞄之下,一切內置生體儀器均無所
遁形。現在,我便要替你拍攝一張體內沙龍,請跟我來。」
  走到掃瞄器那里,謝茜嘉被安置在像電話亭的空間內,K博士利用鍵盤輸入
了一些指令後,儀器的頂端便緩緩降下。
  遵照K博士的指示,謝茜嘉擺出羞人的姿勢——雙手高舉緊握把手,凸顯了
胸部驕人的曲線;兩腳分開而立,把女性的禁區無遮掩的敞開。
  在鍵入一連串的指令後,位於謝茜嘉身後及兩側的掃瞄器開始進行拍攝,慢
慢從頭顱降至腳踝。
  曆時僅兩分鍾的掃瞄過程,謝茜嘉卻覺得像一個世紀般,無遮掩的羞恥令她
臉紅耳熱,雖然大部份工作人員均忙於檢查她的隨身物品,然而她總是感覺到他
們貪婪的目光。
  不知是不是受不了灼熱的注視,謝茜嘉感到腸胃有點不適,而且,那種想排
泄的沖動愈來愈強烈。原本把牝戶掩蓋的手,爲著減低腹部的不適,已不經意的
往上放,緊緊的按著刺痛的小腹。隨著點點冷汗的浮現,臉上也流露出痛苦的表
情。
  「是否需要使用洗手間呢?謝茜嘉小姐。」
  「┅┅是的,可不可以讓我披上外套,出去┅┅」
  「我想不必了,請你使用這個坐廁罷,因爲這也是搜身的其中一個程序。」
  「┅┅」
  「謝茜嘉小姐,有件事希望你明白,當你簽署同意書後,你必須遵從我們的
指示。這間坐廁本來是用於緝毒方面,令懷疑體內運毒的嫌疑犯強制性腹瀉,從
排泄物中搜集證據,爲防弄虛作假,遂采用開放式的透明素材。而我們則稍加改
良,用以檢查你體內是否藏有「違禁品」。不妨對你說,早前喝下的P液體,是
我們開發的一種強烈瀉藥,足以令你由胃部開始,以至大、小腸內一切物體排出
體外,照估計,時間也差不多了。」
  謝茜嘉清楚知道K博士並沒有扯謊,因爲身體的感覺已告之詳情,她甚至可
以感到絲絲液體已從肛門悄然無聲的滲了出來。權衡輕重後,也只好進入那令人
反感的透明廁所內。
  幾過多次山洪暴發,謝茜嘉感到解放後的快感,同時又帶著惱人的羞辱感。

  對於女性來說,在衆人面前赤身露體還可以忍受,但在衆人面前排泄卻比強
奸她還難堪。
  腸髒肌肉抽搐的現象逐漸消失,謝茜嘉知道P液體的效力已然消散。
  透過透明馬桶進行監視的K博士也發現這點,因而按動其中一個按鈕。
  「啊┅┅唔┅┅」馬桶的前後各噴出一道水力頗猛的水柱,剛好打在謝茜嘉
的蜜穴及屁眼上。黏在穴邊的垢漬,經水柱的噴射下,紛紛隨水流走,但她的牝
戶吃這刺激下,竟然萌生絲絲快感。
  謝茜嘉不禁閉上眼睛,幻想昨晚洗澡時,用花灑按摩陰戶的情景。她的雙腿
不經意張開,雙手伸向兩片陰唇處,向兩旁翻開,讓不絕的水柱直接的打在牝戶
內┅┅
  「咳┅┅」K博士的咳杖聲將謝茜嘉拉回現實,見到自己不知羞恥的行爲,
不禁有點腼腆,臉紅紅的從廁所內走出來。
  「謝茜嘉小姐,只要完成以下的檢查,整個搜身程序便正式完結的了。」
  K博士陪同謝茜嘉走到一邊的角落,那兒擺著一具奇怪的儀器——豎立了五
支柱的長形不�鋼台子。當她依吩咐趴在台子上時,助手們便七手八腳的調節五
支支柱的高度——中間最粗的一支,頂端附帶一塊丁方的金屬板,位置剛好處在
小腹之下,上面連上皮帶及鋼扣,令謝茜嘉的身軀固定不動。另外四支支柱則各
附有一套皮圈,較好位置後便將她的四肢綁牢。
  這時,謝茜嘉見到K博士穿上醫用長手套,及拿著一瓶潤滑膏,內心不禁升
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謝茜嘉小姐,息間你可能會有點難受,但只要忍耐片刻便可。」
  「等等,K博士,你不是要「通」┅┅啊┅┅不要┅┅啊┅┅」
  K博士不理會謝茜嘉的反應,塗上潤滑膏的手已伸向她的菊穴。
  受P液體的影響,括約肌比正常來得松弛,加上潤滑膏的幫助下,整只手掌
已順利進入體內。屁眼的肌肉由於被無情撐開,四周均顯得蒼白及繃緊。
  「┅┅啊┅┅啊┅┅」K博士再度發力,插進肛門的手順道而入,整條前臂
已被溫暖的直腸所包圍,而謝茜嘉則陷入夾雜興奮及脹悶的混亂中┅┅
  ����***����***����***����***
  訪問韋特博士的過程中,謝茜嘉及積夫均如坐針氈,韋特博士只好投以諒解
的笑容,對於好朋友的女兒,更多了三分歉意。
  爲時一小時的訪問尚算順利,對於自己獲獎的研究——昆蟲基因改造技術,
韋特博士雖然只略述皮毛,但也令兩人覺得不枉此行。不過,最美中不足的是,
K博士的全場監控,令他們均有未能暢所欲言之歎。
  韋特博士及K博士目送謝茜嘉二人離去後,收到研究員傳來的噩耗,二人不
禁臉色一沈,尤其是K博士,更是臉如死灰┅┅
  ����***����***����***����***
  紐約,一個繁榮與腐敗並存的都市。
  紐約的地下水道,一個沒有人願意停留的地方。
  但凡事總有例外,一個僅得三尺高的小童在這里穿插,近看卻發現小童不是
小童——他是一個壯健的侏儒。
  他手上拿著一支試管,腋下卻夾著一本厚厚的書刊,在迷宮般的下水道,左
拐右拐的進入了一個滿布儀器的密室。
  「哈林,得手了嗎?」
  「是的,夏高博士。」
  從黑暗中走出一個白發蒼蒼,身材瘦削的老人,灼灼的眼神流露出驚人
的野心。
  「哈┅┅不愧是我的得力助手,哈┅┅十二年了,終於有機會向國研會那些
老不死報仇了。哼,當年阿曆斯及韋特兩個臭家夥居然將我從基因研究中開除,
誣我那偉大的研究爲瘋狂,哼,今天我要讓全世界知道我是多麽偉大。哈┅┅只
要有了阿曆斯老匹夫的研究筆記,加上這些基因改造蒼蠅,嘿┅┅」
  夏高博士從哈林手上接過筆記簿,便不住的翻揭,最後停留在其中一頁上,
滿布皺紋的臉上現出興奮的笑容,便趕緊走向擺滿化學藥劑的角落。
  「哈林,快幫我準備基因合成囊,將扒回來那只基因改造蒼蠅安置在提取儀
內。嘿┅┅我的構思很快就可以實現了,嘿┅┅」
  他無暇理會助手哈林的忙碌,只是依循筆記上記錄的程式,配制最重要的化
學藥液。
  當他配制成功後,助手也將儀器設定妥當。
  夏高博士想也不想,便將藥液咽下,然後進入合成囊——他竟然瘋狂的將自
己作爲實驗品!
  侏儒助手哈林鍵入執行的指令後,合成囊的活門慢慢關上,提取儀內的蒼蠅
轉瞬間被分解爲分子,透過輸送管,進入合成囊的注射器上。
  透過活門的監察口,可以見到夏高博士已陷入昏睡的狀態,含有蒼蠅分子的
注射器,刺入位於脊柱內的延髓,將所含分子注入┅┅
  ����***����***����***����***
  一星期後,積夫連跑帶跌的沖入自由報的編輯房——謝茜嘉的辦公室。
  「積夫啊!雖然你是我的老朋友,但下次入來前可不可以先敲敲門呢?」
  「唏唏,緊急狀況嘛。收到市民報告,倉庫區發現一只巨型蒼蠅,我已
準備了直升機,快去采訪罷!」
  「┅┅積夫,我尚有一個重要的電話訪問,你先去現場拍攝,我稍後盡
快趕去。」
  「好罷,不要太遲啊!」言猶在耳,積夫已飛快的離去了。
  謝茜嘉將房門帶上,並將窗簾放下∶「我當然會盡快出現,不過不是以謝茜
嘉的身份而已。」
  她將身上的衣物褪去,把它們存放妥當,然後轉動赤裸裸的身體。
  再次站定的謝茜嘉不再是一絲不挂,除了一頭烏黑的秀發及迷人的小嘴外,
全身已披上了一層鮮紅的薄膜,前臂、小腿及面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現嬌豔的鮮
黃,小腹上也有一方成菱形的鮮黃色塊。
  變身後的她,身份是——蜘蛛女俠。
  她將雙手舉起,兩腋下現出一對由蜘蛛網編成的「翼」,然後從高樓的窗戶
躍下,藉氣流的流動而自在飛行。
  ����***����***����***����***
  近岸的倉庫區已被警方封鎖,即使是記者也不準進入。渺無人迹的糧食倉庫
里,傳出陣陣糧食被昆蟲蛀食的聲音。
  蜘蛛女俠從破爛的倉門飛入,在她面前的是一頭人大的蒼蠅,四翅、六足、
複眼,完全是昆蟲的形態,但令她驚訝的是,「他」竟然口吐人言。
  「┅┅交。配┅┅繁。殖┅┅交。配┅┅繁。殖┅┅」
  盡管驚訝,蜘蛛女俠也不太擔憂,心想∶「只要將「他」打倒生擒,便清楚
事件的來龍去脈,而且,蜘蛛是蒼蠅的天敵,哼!」
  看到蒼蠅人迫近,她便從兩手的食指放出比鋼索更堅韌的強化蜘蛛絲。誠如
蜘蛛女俠所願,蒼蠅人被緊緊的捆綁住,機不可失下,她補上淩空飛踢。有如炮
彈般,蒼蠅人將貨倉的牆壁撞破,飛出露天的通道。
  「虛有其表嘛!」
  自信滿滿的蜘蛛女俠剛踏出倉庫,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
  蒼蠅人不單沒有預期的負傷不起,而且,連堅韌的蜘蛛絲也不太有效,只見
「他」稍一發力,蜘蛛絲便四散各處。
  「┅┅交。配┅┅繁。殖┅┅交。配┅┅繁。殖┅┅」口中念念有詞的蒼蠅
人,一步步迫向蜘蛛女俠。
  她不會束手待斃,蜘蛛絲如機槍段連連發射。
  不過,她犯了兩個不能彌補的錯誤∶同一招式不會連續兩次生效;空曠的地
方是蒼蠅無敵的戰場。「他」振起那兩對翅膀,在空中自在的飛翔,輕易的便避
開所有攻擊。
  「┅┅交。配┅┅繁。殖┅┅交。配┅┅繁。殖┅┅」
  蜘蛛女俠意識到危機迫近,制起腋下的「翼」,意圖暫離戰場。可是蒼蠅人
的反應更快,「他」急速拍動翅膀,制造出高頻的音波,射向欲逃的蜘蛛女俠。
  無形的音波直轟腦部,蜘蛛女俠抽搐了幾下,便失去知覺。
  一招得手的蒼蠅人,飛向倒地的女俠,四只手將她挾起,往外海逸去。
  「┅┅交。配┅┅繁。殖┅┅交。配┅┅繁。殖┅┅」
  黃昏,群衆在倉庫區發現的,只是毀壞了的糧倉及遍地的蜘蛛絲┅┅
  ����***����***����***����***
  外海的一座無人孤島上,斷崖近水平線處,有個僅容一人通過的海蝕洞。沿
洞而入是曲折的窄徑,急遽的向上攀升近十米,而後急轉直下至五米處,是一個
面積約一百方米的洞穴。
  這里即使退潮也不易發現,更何況漲潮時將洞口淹沒,這里卻偏偏出現兩個
身影——蜘蛛女俠及蒼蠅人。
  「┅┅交。配┅┅繁。殖┅┅交。配┅┅繁。殖┅┅」不斷重複的說話,使
人明白「他」的意圖∶蜘蛛女俠已被視爲交配繁殖的對象。
  從口上流出的唾液帶有強烈的腐蝕性,蜘蛛女俠身上薄膜戰衣唯一的弱點,
一滴口水沾在豐臀處的薄膜上,一陣青煙後,不易損毀的戰衣裂出一大缺口,整
個臀部,甚至大半牝戶暴露於空氣之中。潮濕的冷空氣令蜘蛛女俠打了寒噤,但
仍舊昏迷不醒。
  蒼蠅人也不理會她是否清醒,四只手將她扶起,讓昂首的生殖器對準目標,
一蹴而入。
  在缺潤滑之下,摩擦的痛楚將蜘蛛女俠從昏迷中喚醒,當她發現被嘔心的怪
物強暴時,內心感到無比悲憤,失去超能力更令她如墮冰窟。
  「┅┅不┅┅要┅┅停┅┅啊┅┅不┅┅」失去一切力量,被蒼蠅人強奸的
蜘蛛女俠,唯一可以做的是歇斯底里的狂呼。
  「┅┅交。配┅┅繁。殖┅┅交。配┅┅繁。殖┅┅」
  「不┅┅不┅要┅┅爲┅┅何┅┅我┅┅的身體┅┅不┅┅」
  ��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受創的身體産生了激烈的變化,潛藏體內的蜘蛛
基因開始吞噬著原本的人類基因,最明顯的是生殖器官,原本一月一粒的卵子竟
然暴增,已然有十粒成熟的卵子黏在子宮壁上。身體開始與思想分離,不受控制
的呼應蒼蠅人的抽插。
  不住的變化令蜘蛛女俠絕望,隨著最後一滴淚水,人類意識已進入了冬眠狀
態,現在和蒼蠅人交配的,只是一只人形蜘蛛而已。
  瘋狂的抽插下,蒼蠅人的生命一點一滴流向女俠的牝戶里,隨著生命之火的
消逝,蒼蠅人的人類意識再度喚醒,悲慘的迎接死亡。
  「┅┅哪里出錯了!哪里出錯了!┅┅我知道了,那只基因改造蒼蠅┅┅想
不到我夏高會敗在一只蒼蠅之下┅┅哈┅┅」
  蒼蠅人夏高博士瘋癫的向洞外走去,最後只聽到「噗」一聲┅┅
  ����***����***����***����***
  三小時後,洞內只剩下蜘蛛女俠,她身上的戰衣已消失殆盡,現出謝茜嘉的
真面目,只是,原本明亮的眼睛,現在只剩下黯淡空洞的眼眸,平坦的小腹脹鼓
鼓的隆起,兩片陰唇向外翻開,像是隨時可以生産般。
  這時,茫然若失的她,竟然敏捷的以四腳爬行的姿勢走向比較溫暖乾燥的角
落。兩片敞開的陰唇間,赫然發現一個乳白色,軟軟的物體排放出來。
  經過三分鍾的辛勞,一個大小形狀有如橄榄球的卵子面世了,原本空洞的眼
睛變回明亮閃耀,人類的意識竟然奇迹地從産卵的過程中回複,不過從汪汪的淚
水中,可以明白,謝茜嘉情願從未覺醒┅┅
  半小時後,地上整齊的排列了十個蟲卵,而赤裸的謝茜嘉再次失去本性。
  這十個蟲卵,其中有三個開始蠢蠢欲動,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快速成長┅┅一
小時後,那三條幼蟲已「長大成人」,樣貌十足他們的父親般,從他們胯下的粗
大利器,可知是雄蟲無疑。
  這三只甫成形的東西,挺著利器往「生母」走去,開始昆蟲世界開枝散葉的
神聖生存任務,雄蟲過千次的抽插,謝茜嘉默默的配合著——昆蟲世界是一個沈
默世界啊!
  他們重複著父親的曆程,播種後便孤獨的往外離去,靜靜的死去┅┅
  山洞內只剩下謝茜嘉及不能孵化的蟲卵,被蜘蛛基因支配的她,做出母蜘蛛
的特有行爲——把沒有生存希望的親兒一一吞噬,她拿起其中一顆卵子,一口一
口的咬碎、咽下┅┅
  ����***����***����***����***
  半年後,紐約市流傳出兩段耐人尋味的新聞∶
  「紐約市附近海域半年內出現大量巨型蒼蠅屍骸,科學家也未能查出原因,
唯一知道的是發現的均是雄性成蟲┅┅」
  「紐約自由報的美麗女編輯已失蹤半年,沒有勒索信、沒有發現屍骸,失蹤
前所穿著衣物,一件不漏的留在辦公室,是人間蒸發?┅┅」
  外海的無人孤島,隱密的山洞之內,謝茜嘉正在和不知第幾代的雄蟲進行交
配┅┅韋特博士,首先恭喜你的研究獲得國際性獎項。不知道是甚麽原因促使你
研究改造昆蟲的基因呢?而這些研究又如何改善人類生活呢?」
  「嗯,衆所周知,現今世上有很多疾病是由病毒引起,而當中又以昆蟲作爲
媒介的傳播途徑的影響范圍至廣。諸如登革熱、霍亂、傷寒、瘧疾等,莫說落後
的地區,即使發達如歐、美、日本、香港等地亦偶有發生。雖然說注意衛生及杜
絕傳播媒介可以控制擴散程度,但是昆蟲,尤其能傳播病毒的昆蟲,它們的繁殖
能力不是人類所能估計的。
  面對如此龐大數目的高危病源,透過基因改造以控制甚至滅絕它們,不是一
個令人心動的課題嗎?其實這個研究早在十年前已有初步構思,只是當時負責的
阿曆斯博士因爲不願透露的意外而曾經中斷,後來更留下計劃的初稿及心得,毅
然離開研究所。而曾經作爲他助手的關系,於是我便提出接手研究的建議,終於
在兩年前繼承阿曆斯博士的遺志,幸好也總算有所成就。」
  「韋特博士所說的成就,是不是指已經可以完全控制由昆蟲引起的病毒傳播
問題?」
  「呵┅┅離這目標還有好一段距離,不過總算邁出了重要的一步。其實,作
爲傳播病毒的昆蟲,主要是蚊及蒼蠅兩大種類爲禍至深,其中尤以蚊的危險性最
高,所以蚊是研究的初步對象。根據昆蟲學家長期以來的觀察,吸食人、畜血液
的都是雌蚊,它們能將血液中的蛋白質吸收,作爲繁殖的能量,而當它們吸啜血
液的同時,亦留下令人病倒的病毒。
  根據它們這種特性,我首先從雄蚊的體內抽取成熟的精子,改動它的遺傳密
碼,令它的兩組泄色體均出現異常。當母體的卵子受精後,理論上精子內的X泄
色體跟卵子的X泄色體結合後會發育成雌性胚胎;而精子內的Y泄色體跟卵子的
X泄色體則會發育成雄性胚胎。但是,一經更改後┅┅」
  「全部變成雄性胚胎,所以不再有雌蚊爲患┅┅唉唷!謝茜嘉,你爲甚麽捏
我?」
  「別自作聰明罷┅┅韋特博士,抱歉打擾了你。」
  「哈┅┅沒相干,沒相干。其實結果跟積夫先生所理解的差不多,的確只有
雄性胚胎能夠繼續生長,而雌性胚胎則只是充滿蛋白質的卵子而已。換言之,雌
蚊爲患的情將不再出現。」
  「韋特博士,能夠成長的雄蟲又會有甚麽不同?」
  「基本上和正常的沒有甚麽分別,只是它們的遺傳基因是覆制自雄性原體,
因此同樣的情況將繼續出現,簡單來說,每隔一次交配周期,雌性成蟲將會大幅
減少,甚至消失,剩下的雄性亦會步向滅亡。」
  「照博士的推斷,蟲患豈不是於幾年間便完全解決?」
  「理論上說,是的。不過,一切都只是試驗階段,現時成功的只是數十種蚊
子,而蒼蠅亦只是剛剛開始,結果如何,還是有待驗證的。另外,有兩個問題是
需要觀察研究的∶當同種類的雌性昆蟲消失殆盡時,剩馀的雄性會否出現突變,
或者找不同科的雌蟲交配呢;再者,基因改造的昆蟲會不會導致其他品種的基因
出現變化呢?一切一切均有待考驗┅┅」
  ����***����***����***����***
  半年多後的美國研究所外的公路旁,一個手拿攝影機的身影瑟縮在垃圾
箱做成的暗角處。透過長距離鏡頭的協助,積夫從遠處監視一切。
  自從當日和謝茜嘉進入這里訪問了韋特博士之後,接著便發生一連串駭人聽
聞的事件,其中謝茜嘉的失蹤更是令他震撼不已。基於作爲記者的直覺,積夫深
信韋特博士是所有事件的關鍵,無奈地,有關當局以缺乏證據及純屬猜測而拒絕
他的采訪要求。艱苦等待似乎成了積夫唯一的手段,不過爲了知道真相,更加是
爲了失蹤的好朋友,他已是義無反顧。
  上帝還是眷顧苦心人,十多天的餐風宿露終歸沒有白廢,積夫終於發現韋特
博士的蹤影。
  一輛銀白色的小轎車經過守衛森嚴的閘口後,向公路徐徐駛出。苦等了多天
的積夫以最快的速度彈出,欲把韋特博士的車子截下。可是,一個矮個子突然出
現在轎車前不遠處,看來即將發生嚴重的交通事故了。
  當積夫舉起手上的攝影機捕捉面前一刻時,鏡頭下的景像卻令他感到愕然。
  「砰∼」的一聲,那矮個子不單沒有預期的被撞倒,反而是轎車像撼到石墩
般的凹陷,氣笛更「嗚∼」的響個不停。
  當所有目擊者均張口結舌時,矮個子已走到駕駛席旁,如撕碎紙張似的將車
門搗毀,挾住韋特博士斯斯然往下水道走去。呆了半晌的積夫,眼見博士被擄,
也不顧自身危險,急急腳的追去。
  沿鋼梯往下爬,積夫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透過手電筒的微弱光線,他只能以緩慢的步速前進。幸好這一段是單程路,
通過傳來的步伐聲,他也不怕會跟丟了。
  蹑手蹑腳的追蹤了一段時間,在地下水道拐了兩個彎後,出現眼前的是錯綜
複雜的彙集處,失去線索叫積夫苦不堪言。
  「先生,迷路了?」
  背後陰沈的聲音把積夫嚇一跳,很明顯自己已曝露了行蹤。他也不回話,便
用一招「後旋腿」攻擊對方,「噗∼」的踢中了敵人,不過接著來的慘號卻出自
自己口中。
  一輛小轎車尚且奈何不了那矮個子,何況區區一下踢腳。矮個子趁積夫撫腳
呼痛的時候,右拳已如炮彈般窩在胸口處,劇烈的沖擊令他一下子便進入休克狀
態,在暈倒前一刻,隱約聽到一把久違了的熟悉聲音┅┅
  「住手!」
  話音剛落,兩縷柔韌的絲索已從暗處激射而出,將矮個子緊緊的纏住,剩下
斗大的光頭還可移動。
  剛把來人制伏,一個身穿紅色緊身衣的女子從暗角處走出來,赫然是久違了
的蜘蛛女俠。蜘蛛女俠的英姿不減當年〔半年而已〕,不過她身上多了條令人突
兀的迷你裙——用蜘蛛絲編成的古怪短裙。
  「蜘蛛女俠?」
  「正是。爲什麽要擄走韋特博士?」
  「嘿嘿┅┅想不到會遇到這麽理想的母體,夏高博士的夢想很快┅┅嘿嘿嘿
嘿┅┅」
  「你說甚麽?┅啊┅┅你┅是┅┅」
  趁蜘蛛女俠分神間,哈林〔矮個子〕的右眼珠意想不到的彈射而出,在她面
前爆破,一股色帶粉紅的迷煙將蜘蛛女俠包裹著,不慎吸入迷煙的蜘蛛女俠,不
消兩秒便告昏迷不醒。
  失去了右眼珠、纏滿蜘蛛絲的哈林,小腹處噴出一股強酸,將前面大幅的蛛
絲溶掉,輕易便從纏繞中掙脫出來。
  「蜘蛛女俠算甚麽,還不是落在我手里?不枉夏高博士將我改造成生化再造
人,嘿┅┅夏高博士偉大的計劃將會由我完成,嘿┅┅是嗎?謝茜嘉小姐。」
  ����***����***����***����***
  四個小時之前,外海的孤島洞穴內。
  「┅┅嗯┅┅啊┅┅快┅點┅┅嗯┅┅嗯┅┅」一個赤裸的女體正以母犬的
姿態,和一只蒼蠅模樣的怪物交合著。三十多公分長的墨綠色肉棒,以難以置信
的高速,在嬌嫩的蜜穴內抽插。
  「噗滋∼噗滋∼」的聲音下,謝茜嘉更不斷的扭動腰肢去作出配合,口里還
「哼哼唧唧」的吟唱連連∶「┅┅嗯┅┅啊┅┅快┅點┅┅嗯┅┅嗯┅┅」
  相對於沈醉快感的肉體,謝茜嘉的思路卻無比清晰。
  自從半年前失手被擒,爲一只前所未見的巨大蒼蠅強迫「交配」之後,潛藏
謝茜嘉體內的蜘蛛基因受到另類基因的沖擊而活躍起來。首當其沖的生殖器官雖
然外觀上沒有明顯變化,但原本每月排放一粒卵子的人體生理周期卻出現徹底的
轉變,成爲了一部排放卵子的機器。
  不穩定的基因異變,一度令謝茜嘉陷入失去意識的狀態,變成徹頭徹尾的人
形昆蟲,交配、産卵、交配┅┅日複日的重複不絕。
  隨著時間的流逝,謝茜嘉沈睡已久的人性再度蘇醒,醒過來的第一個意識便
是∶羞赧。羞赧的原因不是被怪物強暴,而是身體竟然産生快感,甚至不自覺的
去配合對方的行動。
  「自殺」的念頭蓦然升起,不過卻被另一股本能所擊潰。當她發現小腹微微
鼓起時,天生的母愛油然而生,而且更萌生不可能出現的幸福感覺┅┅
  羞澀、快感、絕望、幸福┅┅被如過山車般的感覺沖擊後,謝茜嘉開始爲自
己的遭遇及末來反覆思考。
  韋特博士的訪問被再次喚起,他當日所擔心的事情似乎已被一一證實,只是
實驗對象是謝茜嘉自己罷。曆經多次的反思,她意識到能拯救自己命運的人,只
有韋特博士而已。
  要找著韋特博士,首先要化身蜘蛛女俠,離開這個山洞,不過間歇出現的超
能力爲她帶來煩惱。
  接著的日子里,謝茜嘉一面忍受〔享受?〕交配及産卵爲身體帶來的歡愉,
一方面暗地里觀察身體的轉變及反應。
  連日來的觀察,讓謝茜嘉發現了一件事∶只有在交配後及産卵前之間的短暫
時期,超能力才能恢複過來。不過,這可令謝茜嘉苦不堪言了,此段時間說多不
多,才三小時多點,要離開不難,但要找人就真的時間太少了。
  左思右想之下,終於讓她找到個不是辦法的辦法——用意志去推遲産卵的時
間!!
  辦法雖然笨拙,但在謝茜嘉努力以赴之下,數月來已將間隔的時間延至
五個多小時,不過卻帶出另一個可怕的問題。逐漸加長的孕育時間,令能夠受精
的卵子不斷增加,從起初才誕下十枚卵子,直至對上一次的三十枚,足增長了二
百巴仙;而雄蟲的出現率亦相對的形成正比。
  可是,最令謝茜嘉擔憂的,是雄蟲的不斷進化。
  初時,每一條成長的雄蟲都像它們初代祖先夏高博士一樣,甫交配完便因耗
盡生命能量而殁。隨著滯留謝茜嘉子宮的時間逐漸增長,因而受她的超能力影響
更形深遠,體質亦開始逐代改善,不單生殖器官愈來愈發達,而且生命能量亦比
以往旺盛。
  單以現在與謝茜嘉激烈交合中的新生代爲例,這一代便有八枚卵子能成長爲
雄蟲,生殖器官雄偉龐然不說,每一只的生命能更是數倍於初代成蟲,與謝茜嘉
前後三次交合才耗盡生命之火,而且每一次均能支持個多小時,即使是一個壯健
的普通人也要自愧不如。
  ��
  本來她預期將時間延至八小時才出發聯絡韋特博士,可是,恐怕那時新一代
的蒼蠅人已進化到不可預測的程度┅┅
  「啊┅┅啊┅┅」隨著色泛微藍的精液噴往母體的花心處,這一代最後一只
蒼蠅人的生命之火也漸次熄滅,變得軟趴趴、墨綠色的肉棒也從牝戶中脫下,那
兩片充血的陰瓣隨即緊緊的閉合,將所有陽精鎖定在子宮內。
  蒼蠅人離去後,洞穴內只有渾身香汗的謝茜嘉,孤伶伶的躺在那兒。
  「沒有太多時間了,要快點離開這兒┅┅」
  渾身乏力的謝茜嘉掙紮而起,然後轉動赤裸裸的身體,站定後全身已披上一
層鮮紅的薄膜,前臂、小腿及面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現嬌豔的鮮黃,小腹上也有
一方成菱形的鮮黃色塊——終於再次化身爲蜘蛛女俠。
  不過,仔細一看,她這時的裝束卻有點不同,小腹以下至大腿根部,包括牝
戶及豐臀,竟然仍是光脫脫的!謝茜嘉也不花時間考究原因,唯有以蜘蛛絲編織
成一條迷你裙,剛好把裸露的部分遮蓋。
  她沿狹窄的管道前往洞口,然後全速飛至生化研究所那兒,正好碰到哈
林擄獲韋特博士的一幕┅┅
  ����***����***����***����***
  一般人都會將地下水道和汙穢劃上等號,非不得已也不會隨便進入,更何況
長期逗留。但世事總有意外,紐約市的地下水道一角,不單有人長期居住,甚至
放置器材充當研究場所。
  雖然這個「研究所」的主人已失蹤多時,但作爲助手的哈林卻繼續其未遂之
志。今天,他更請來三位特別嘉賓——韋特博士、積夫及蜘蛛女俠。
  有飼養蜘蛛作爲寵物的人,都會將它們置身於透明膠箱之內,以方便欣賞觀
察。
  悠悠醒轉的蜘蛛女俠,便有被當做觀賞蜘蛛的感覺,因爲她發現自己正身處
一透明的密室內。
  「哦,偉大的女英雄終於蘇醒,滿意你的新居嘛?」
  「┅┅你┅┅是┅┅誰?爲什麽┅┅不!┅┅你┅┅你┅┅」
  「嘻┅┅對不起,你那條迷你裙太別致了,所以┅┅不過,想不到平日高傲
的蜘蛛女俠竟然是暴露狂,若隱若現的短裙之下,原來是┅┅嘿嘿嘿┅┅」
  一臉窘態的蜘蛛女俠,對於哈林的嘲弄,出奇的沒有表現憤怒,因爲她發現
一件令她震驚的事。
  那原本緊閉的肉縫,這時已無力的擴張,並不斷滲出黏稠的液體;一雙乳頭
變得挺拔,乳房更因爲乳汁的不斷分泌而脹痛;特有的超能力正逐漸消退,身上
的戰衣亦逐點剝落;小腹以難以想像的速度隆起°°産卵的一切徵兆均先後出現
了。
  蜘蛛女俠通紅的臉蛋已然轉爲異常的蒼白,接著聽到哈林的說話,她更恍若
跌落絕望的深淵┅┅
  「方才替你脫下迷你裙時,「不經意」地見到你的肉縫分泌了些液體,故此
「不經意」的取了點樣本,我又「不經意」的拿去作化驗分析,最後「不經意」
的發現你身體竟含有昆蟲基因,而且┅┅嘿!很快便成爲媽媽了,你是否感到很
興奮呢?蜘蛛女俠,啊,不不不,應該是 謝 茜 嘉 小 姐。」

  謝茜嘉沒有時間去傷心,因爲成熟了的卵子已乘陰道間的黏液徐徐而出,接
近一半的長度已從兩片唇瓣處探頭出來。
  不知是本能反應,還是半年來的習慣使然,謝茜嘉已雙手觸地,半蹲著的兩
腳誇張地分開,作出方便排卵的惱人姿勢。「唔∼」的一聲,一個兩頭尖尖、橄
榄形的蟲卵帶著絲絲黏液,聳立在透明密室內。
  謝茜嘉稍稍移開幾公分,讓已經出頭的第二枚卵子有立足的空間┅┅
  時間如白駒過隙,透明密室內已整齊排列了四十多枚沾滿黏液的蟲卵,黏液
從蟲卵那兒延伸至母體的牝戶內,成爲她們之間的聯系。
  透明密室的秘門徐徐升起,哈林推著一部冷藏儀器進入,將地上的蟲卵逐一
撿起收藏。俯臥著的謝茜嘉已然筋疲力竭,只冷冷的瞄一瞄哈林,便繼續無力的
喘息,連動一動手指頭也力有不逮。
  當四十多粒的蟲卵妥善收藏後,哈林連同儀器已悄然而退。
  雖然謝茜嘉沒有動彈的力氣,但腦海還能飛快的運轉,一個接一個的疑問湧
上心底°°
  韋特博士及積夫究竟被關在哪兒?
  這個侏儒是甚麽來曆?
  爲什麽會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又有甚麽陰謀?
               ┅┅
  在謝茜嘉胡思亂想之間,秘門已再度開啓,哈林也慢慢的走近。他用手在豐
腴的臀上來回撫摸,感到心的謝茜嘉才略作掙紮,無情的手掌已重重的拍下,「
啪∼」的一聲,雪白的肌膚上烙上嬌紅的掌印。
  給掌掴屁股對她來說是一種屈辱,更何況下手的是陌生人,可是乏力的身體
莫說反抗,即使閃躲也不能,她只有緊閉櫻唇,不發出軟弱的聲音,作出沈默的
對抗。
  �啪∼」「啪∼」的擊「股」聲響徹密室每一個角落,每一下的掌掴雖然爲
肉體帶來痛楚,但心靈所受的沖擊卻更大。謝茜嘉倔強的表現激起哈林的狠勁,
下單下手的力度更猛,速度甚至更快。
  半晌,她的防線開始崩潰,虐打的痛楚爲她帶來了快感,異變了的生殖器官
竟不斷分泌出吸引雄性的淫液,牙縫間不時漏出夾雜痛苦及快樂的呻吟。
  「唔∼」「嗯∼」的聲音讓人感覺不到究竟是痛苦還是快樂,即使謝茜嘉自
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感受。
  當謝茜嘉仍沈醉在迷惘之中時,虐打屁股的手卻突然停止,猝不及防的空虛
感令她情不自禁地沖口一句∶「不!┅┅」
  「嘿嘿┅┅還道蜘蛛女俠有多堅強,原來只不過是一個有暴露狂、被虐狂的
臭婊子而已!」
  一臉绯紅的謝茜嘉連出言反駁的勇氣也沒有,方才的表現不啻是一個欲求不
滿的淫婦嗎?
  在她懊悔的當兒,哈林已把一根钛金屬的棒子湊近濕漉漉的陰道口,於兩片
唇瓣間來回揩拭。謝茜嘉剛壓下的情欲被再次挑起,身體已不自覺的配合棒子的
動作而擺動。哈林捉狹似的,棒子每一次都是掠門而過,這可讓謝茜嘉著急了,
雖然渾身乏力,她還是耗盡每一分力氣去配合。
  「臭婊子,想要的便開口求我。」
  雖然已是欲火焚身,尚存的一分羞恥令謝茜嘉不發一言,不過身體卻忠實的
出賣了她,有如狒狒般的屁股翹的高高,把早已滿溢的蜜穴無恥的暴露出來。
  「啪∼」「啪∼」謝茜嘉得到的,不是期望中的棒子,而是令她又愛又恨的
虐打屁股。每一下的掌掴,均爲牝戶加添一分難耐。
  「┅┅求┅┅你┅┅給┅┅我┅┅」倔強的謝茜嘉終於屈服,以細若蚊蚋的
聲音請求。
  「甚麽?我聽不到你說甚麽!」
  「┅┅求你用那棒子插入我那淫穢的陰戶吧┅┅啊┅┅唔┅┅」
  哈林將手中冰冷的钛金屬棒狠狠地塞入謝茜嘉的體內,循九淺一深的規律活
動。冰冷的棒子跟熾熱的陽具不同,但那種刺激的感覺卻不分軒轾,加上紅腫的
豐臀仍舊被拍打,早已被欲火支配的謝茜嘉,很快便踏進忘憂的境界。
  抽插才一會兒,她已一陣哆嗦的丟了,哈林這時將金屬棒死命的往內塞,將
花心頂得牢牢的,然後按下末端的暗鈕,藏在棒內的液體便不斷的灌入子宮內。
  「小婊子,現在滑入你體內的是新提取的昆蟲基因及改良的培養液,很快你
就會成爲一具生産蟲人兵士的繁殖儀器。嘿嘿┅┅你知道是甚麽昆蟲的基因嗎?
就是那被昆蟲學家喻爲産卵機器的白蟻后的基因,很吻合你的素質罷?哈┅┅」

  樂昏了的謝茜嘉已聽不進哈林的說話了,或者,她的心已然接受了將來的命
運┅┅
  ����***����***����***����***
  韋特博士失蹤三個月後,地下水道研究所因爲一只饑餓的老鼠齧破其中一個
容器而導致強烈腐蝕性液體泄漏,引發了一場小爆炸,一切設備及資料均化爲烏
有。
  被驚動的政府有關部門深入調查後,除了發現兩具焦屍外,還發現一堆
人形般的電子零件及一個由強化物料制成的透明密室。
  整件事情沒有被公開,一切被存入X- File┅┅
  至於謝茜嘉,則由於身處透明密室內而逃過一劫,爆炸後從縫隙中離開,帶
著幾百只白蟻人潛回自己居住半年的小島上,建立一個與世隔絕的王國。



















0.0122871398926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