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動漫修改]神樂雙胞胎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日本,擁有最崇高地位的人莫過於『天皇』。也因此保衛天皇的安全是一
件非常重要的事,能被選為天皇的保衛者是一種莫大的榮耀。但是三流之輩豈能
擔當如此重任,能擔當天皇保衛者的人,個個都是能獨當一面的強者。

  而其中最有名的,莫過於『三大家族』--草薙(『ㄊ一ˋ』,不要再唸成
『ㄓˋ』了)、八神以及神樂。

  不過『保衛日本天皇』只是三大家族為了掩人耳目罷了,三大家族真正守護
的是封印著『大蛇一族』的三神器。

  大蛇一族--這是一個非常神秘的種族,這個種族的人數雖然不多,但卻個
個都有著操縱大自然的力量。

  曾有人預言若是『大蛇一族』的神『大蛇』一旦復活的話,那不僅是日本,
全世界都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而唯一能鎮壓住『大蛇』的,就只有『三神器』
--草薙之拳、八尺瓊勾玉以及八咫之鏡。

  三神器世世代代都由三大家族的人分別守護著,同時也只有三大家族的直系
血親才能使用三神器的力量。

  三神器的力量是一環扣著一環的--草薙之拳擊潰大蛇,八尺瓊勾玉鎮壓大
蛇,八咫之鏡封印大蛇。

  也因此三大家族歷代都彼此交好。若是有其中兩家交惡的話,那『大蛇』就
有機會甦醒。

  很不幸的是,草薙家和八神家這一代的傳人--草薙京以及八神庵卻像是上
輩子老婆被對方姦了一樣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不過,那跟本人沒有太大的關係,所以本人也不再加以追究。

  本大人姓破魔、名殺神,最喜歡既美麗、又強悍的女人,所以,那些參加過
KOF的女強者個個都令我慾火焚身、精蟲上腦。

  因此本殺神立志要用我強大的力量及能力來征服那些女強者,讓她們在我的
跨下婉轉嬌啼、放浪形駭,爽到不知今夕是何年!

  神樂家的傳人--神樂千鶴就是我征服女強者之路的第一個目標。試想將三
大家族之一的高貴女性壓在床上恣意玩弄、姦得她苦苦求饒的情景就讓人快受不
了了。

  想到這,我不禁更加快了速度朝著神樂家前進。

  神樂家•修練場--

  一名穿著米白色寬袖上衣、黑色緊身褲配上黑色高跟鞋的長髮女性,正一式
又一式的演練著神樂家的武技。

  只見一時間女性似乎多了好幾個分身,虛虛實實讓人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
是假。

  這名女性正是神樂家這一代的傳人--神樂千鶴。

  「呼……」演練完最後一式後,神樂千鶴一邊收式,一邊將濁氣緩緩吐出。

  「唉……還是不能做得像『她』那麼好,我果然還是比不上『她』……」神
樂千鶴喃喃自語道。

  啪!啪!啪!……

  「誰!?」神樂千鶴被突然發出的鼓掌聲嚇了一跳,急忙向聲音來源望去。

  神樂千鶴被嚇得可不輕,因為她居然一直到對方發出聲音才察覺到有人。有
能力做到這一點的,世上可不超過10個啊!

  當神樂千鶴望向聲音來源時,卻又愣住了--根本沒人啊!?

  「難道是我練功練得太累,起了幻聽嗎?」神樂千鶴這個念頭才剛出現,馬
上又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跳。

  「千鶴小姐果然沒有令本人失望,美麗、高貴、誘人……」一個擁有磁性嗓
音的男聲緩緩的說道。

  「……連汗水的味道都比那些沒品味的女人抹的香水還好聞。」在神樂千鶴
肩上深吸一口氣後,男人又接著說道。

  神樂千鶴何時被男人這麼『無禮』過?

  「理面八拾伍活•零技之礎!」

  既驚又羞且怒(驚的是來人的速度之快;羞的是來人的輕薄之辭;怒的是來
人的放肆之舉)的神樂千鶴一轉身就來個絕招,希望能先發制人。

  神樂千鶴反應的速度可說是非常快的,只是對方卻比她更快。神樂千鶴轉身
後已經不見了對方的身影,而『零技之礎』當然就打在空處啦!

  一擊揮空後,神樂千鶴當機立斷的往道場的牆壁靠去,她可不想對方再次跑
到自己背後佔自己便宜。

  由於神樂千鶴是背對牆壁後退的,所以她沒想到自己正準備投懷送抱……

  神樂千鶴以為自己即將靠上冰冷的牆壁,但沒想到卻是靠在一個散發著強烈
男人味的懷裡。就在神樂千鶴還沒反應過來時,男人的手一隻已經緊緊的箍住她
的小腹,而另一隻手則是大膽的襲上她傲人的雙峰。

  從沒被男人碰過的女性重地正被無禮的侵犯,這讓一向冷靜的神樂千鶴也忍
不住張口欲呼。

  而男人竟趁著神樂千鶴嘴唇張開的瞬間狠狠的奪去了她的初吻,不僅如此,
男人更放肆的將舌頭伸進神樂千鶴的嘴裡,將神樂千鶴的香舌『挑』回自己嘴裡
不住攪動。

  神樂千鶴一開始先是呆住了,被男人強吻的震驚讓她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
而被奪去初吻的失落感讓她不禁滴下了眼淚。

  直到意識到男人更加放肆的舉動後,神樂千鶴猛的爆發出全身的力量來掙脫
出男人的懷抱。

  「你……你竟敢……」神樂千鶴眼中猶帶著淚花,惡狠狠的對著男人說道。

  終於跟男人照面的神樂千鶴除了憤怒外,還帶著一絲訝異。

  男人的身高約180公分,身材雖然不很粗壯,但是肌肉的曲線卻是無比的
完美,讓人一看就知道蘊藏著無限的爆發力。男人的臉孔雖然不很俊美,但是卻
很耐看,而且神樂千鶴總覺得男人的面貌好像無時無刻都在改變,但是仔細一看
卻又似乎是一成不變。

  而讓神樂千鶴感到訝異的,就是男人臉上那略帶著邪氣的笑容。

  那原本是神樂千鶴最討厭的笑容--走在街上那些地痞流氓一看見她所露出
的就是這種笑容。

  眼前的男人雖然也是露出這種笑容,但是她卻不會覺得討厭!?真是怪了!

  不過當神樂千鶴一想起剛剛男人對自己做的事後,馬上就把那些異樣的情緒
拋到一邊去了,只剩下滿滿的怒意。

  看著男人那痞子般的笑容,神樂千鶴再也忍不住了!

  「理面壹活•三籟布陣!」

  只見神樂千鶴突然分離出一個分身,分身一邊不斷的揮動著雙手舞出奇妙的
姿勢、一邊往男子攻去。

  這一招最令人感到頭痛的地方就是那不斷舞動著的雙手,她會從你意想不到
的角度快速的朝你攻來。

  神樂千鶴對這一招是相當有自信的,但是接下來男子的行動卻讓她的信心崩
潰了。

  只見男子緩緩的伸出左手,拇指扣住中指然後輕輕一彈,半空中就突然出現
一顆拳頭大的水球將神樂千鶴分身攻來的手抵擋住。

  隨著男子不斷的彈指,神樂千鶴知道自己的攻擊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於是
她將分身的力量收了回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擁有『那一族』的力量?」盯著那男子好一會
後,神樂千鶴緩緩的問道。

  「敝姓破魔、名殺神。妳說的那個什麼『那一族』跟我沒有關係,我也不想
跟『他們』有關係。」男子突然臉色一變並冷冷的回答道。

  「聽他的口氣以及表情,分明是跟『那一族』有關係,不過他好像對『那一
族』挺反感的……這是為什麼呢?」神樂千鶴心中暗忖道。

  「殺神先生,請問你來這裡有什麼事嗎?還有,剛剛你的行為對淑女來說未
免太無禮了吧?」神樂千鶴臉色不悅的問道。

  「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妳成為敝人的第一個女人啊!還有剛剛的事怎
麼說是無禮呢?那可是『周公大禮』呢!」殺神用著嚴肅(?)的語氣回答道。

  「你……你……」神樂千鶴聽完後氣得說不出話來。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大剌
剌的輕薄她,偏偏對方又是自己對付不了的人。

  不過除了生氣以外,神樂千鶴感到自己心裡似乎也有著一絲躍動……察覺到
這一點的神樂千鶴一時間愣住了,難道自己心裡是渴望被男人擁有嗎?

  見到神樂千鶴似乎在發呆,殺神見機不可失立刻繞到神樂千鶴的背後再度將
她擁進懷裡。

  而這一次,出奇的神樂千鶴並沒有反抗。

  「我知道我打不過你……所以當你『逞兇』完後最好立刻殺了千鶴……」

  沒等神樂千鶴說完,殺神就狠狠的吻住她的唇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我不會殺千鶴的,我有自信事後千鶴一定會愛上我的,然後千鶴會心甘情
願的當我的小女人……」殺神輕輕的在神樂千鶴的耳邊說道。接著,殺神就抱著
神樂千鶴往外面走去。

  「小寶貝,告訴我妳的房間在哪?」
神樂千鶴猶豫了一下便指了一個方向:「那一間就是了……」

  由於神樂家主要是依靠陣法及機關來防止外人入侵的,所以除了外院以外,
神樂家內院並沒有留人看守。

  隨著神樂千鶴的指示,殺神來到了一間名為『玉鶴齋』的閣樓前。

  走進閣樓裡,殺神不禁為房間裡的格局擺設讚嘆,這個房間就如同它的主人
一樣高貴、典雅。

  輕輕將神樂千鶴放在床上,殺神這才仔細地欣賞起她的玉容及傲人的身材,
感受到灼熱視線的神樂千鶴忍不住閉上眼睛將頭轉了開去。

  過了不知多久,神樂千鶴感覺到一雙溫暖的手輕輕的�起自己的腳,將腳上
的高跟鞋卸下,接著那雙手就溫柔的按摩著自己的腳底,那舒服的感覺讓神樂千
鶴忍不住輕呼了一聲。

  神樂千鶴感到原本緊繃的身體隨著一下下的腳底按摩漸漸的放鬆了。感覺到
神樂千鶴放鬆了後,那雙手接著緩慢卻堅定的脫掉神樂千鶴剩餘的衣服。

  當胸罩被取下的時候,神樂千鶴還是下意識的雙手環住自己的胸部,而殺神
見狀只是笑笑就開始脫那件黑色的緊身長褲。

  憑著敏銳的感覺,神樂千鶴知道自己身上只剩下一件丁字褲。之所以會穿著
丁字褲,主要是因為穿著緊身褲的時候比較不容易看見內褲的痕跡,只是沒想到
這樣卻給了眼前這可惡男人大飽眼福的機會。

  「千鶴小寶貝,妳穿的這件丁字褲真是性感極了……」殺神一邊說,一邊用
食指順著丁字褲上那隱約可見的裂縫由上而下輕輕的劃過。

  「啊……」突如其來的刺激讓神樂千鶴忍不住呻吟了出來,連她都可以清楚
的感覺到丁字褲底部有些微微的濕了。

  接著殺神將神樂千鶴的臀部微微的�起,然後雙手的食指插入兩邊腰部的丁
字褲裡,將丁字褲緩緩的褪了下來。

  察覺到男人意圖的神樂千鶴不禁緊緊的夾住雙腿,不過丁字褲最終還是一點
一點的被脫掉了。

  當丁字褲被丟在一邊後,殺神開始欣賞眼前完美的裸體。

  容貌就不用說了,那34D的乳房就足以傲視一切,光是現在看神樂千鶴還
緊緊的壓住她的乳房,而乳房卻只有微微的變形這一點來看,就可以知道那對乳
房的彈性會有多麼驚人。

  而那23吋的小蠻腰、修長結實的雙腿,以及那一看就知道被精心修剪過的
『禦花園』更是令人心癢難耐。甚至可以說只要看著這副裸體打手槍,那幾乎大
部份的男性就可以滿足了。(所以請各位讀者開始打手槍吧!^^)

  「千鶴小寶貝剛剛流了不少汗啊,讓為夫幫妳淨身吧!」殺神已經不知羞恥
的自稱為夫了。

  神樂千鶴還來不及反應,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緩緩被一股力量包圍起來,神
樂千鶴睜眼一看,才發現原來包圍住自己的是『水』。但是跟平常不同的是,她
完全感受不到水溫--這表示水的溫度跟自己的體溫是一模一樣的啊!

  「他連我的生理狀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果然比我強太多了,失身給這樣
的人也許沒什麼好遺憾的了吧……」神樂千鶴在心裡靜靜的想道。

  過了不久神樂千鶴就被『洗』得乾乾淨淨,洗去一身汗漬的神樂千鶴更是有
如出水芙蓉一般;而原本緊緊護住胸部的神樂千鶴似乎是想通了什麼似的將雙手
攤開,讓點綴著粉紅色乳頭的傲人乳房暴露出來。

  「千鶴小寶貝,妳這是……」殺神見狀感到有些驚訝因此忍不住出口問道。

  「千鶴想通了……來愛千鶴吧!」

  殺神聽完後一陣熱血上湧,忍不住抱起神樂千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這次神
樂千鶴沒有抵抗,而是柔順的張開唇讓兩人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在熱吻的同時,
殺神的雙手也沒有閒著,一手一個的襲上神樂千鶴的玉乳。

  「嗯……哼……」從來沒有感受過的快感讓神樂千鶴輕哼出聲。

  一輪熱吻完畢後,神樂千鶴被輕輕放回床上躺好,而殺神則是將嘴轉向了左
邊玉乳上的那顆櫻桃。殺神先是用舌頭在乳暈週圍打轉,這讓神樂千鶴感覺到比
用手搓揉還要舒服,但是她卻覺得好像還差那麼臨門一腳,從沒有經驗的神樂千
鶴當然不清楚還差哪一腳。

  不過殺神也沒有讓她等得太久,當他感覺到神樂千鶴似乎在期待著什麼的時
候,突然用力的吸住那顆已經充血的乳頭。

  「啊……嗯……」神樂千鶴從來都不知道乳頭也可以為自己帶來這麼大的快
感,現在她已經開始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了。

  而殺神也沒有讓她等太久,不過當他離開神樂千鶴的玉乳時,兩隻玉乳已經
被吸得又紅又腫的,看起來更加艷麗。

  殺神接下來就是順著腹部、肚臍一路向下直到玉門之前。

  女性私處被男人盯著看的神樂千鶴則又是害羞的閉上眼睛,但是閉上眼睛卻
讓她的感覺更加敏銳。

  她先是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大大的分開,接著就感覺到一股股的熱氣噴在玉
門上,異樣的感覺讓她的玉門又吐出一股清泉來。

  「嗯……啊……好舒服……嗯……不……不要舔啦……那……那裡髒啊……
不……嗯……不要鑽啦……」

  毫無預警的突襲讓神樂千鶴大聲的呻吟起來,玉門被舔的刺激遠遠大過於剛
剛玉乳被舔的刺激。

  神樂千鶴一直以為玉門是專門用來容納男人的陰莖的,從來沒想過舌頭也是
可以入侵的。

  「啊……不……不要……不要停……再用力點……對,就是那……嗯……」

  原本還有些排斥的神樂千鶴馬上就被強大的快感淹沒了,她甚至沒有發覺到
自己的雙手不知何時壓住了殺神的頭,彷彿要將他擠進自己空虛的陰道內。

  「啊……不行了……要飛了……我要飛了……啊啊……啊∼∼」殺神感覺到
神樂千鶴的陰道一陣顫動,那強烈的收縮甚至將自己的舌頭給擠了出來。緊接著
陰道內突然噴出一道清泉,恰好噴進了還張著嘴的殺神口裡。

  「嗯……甜甜的,還滿好喝的……」殺神一邊品嚐著神樂千鶴的陰精,一邊
說道。

  而剛達到一次小高潮的神樂千鶴則是還在回味著剛剛彷彿飛在雲端的快感,
過了一會,她感覺到自己的雙腿被放在男人的肩上,接著一個灼熱的物件就輕輕
的抵住自己的玉門。

  「小寶貝,準備好了嗎?」殺神對著神樂千鶴輕輕的問道。

  神樂千鶴微微的點了點頭。

  緊接著一陣撕裂的痛感從下體傳來,一絲絲的血跡染紅了潔白的床單。

  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痛,這有一半要歸功於男人充足的前戲。

  「唉……」失去處女的失落感讓神樂千鶴忍不住嘆出一口氣。

  不過男人並沒有給她太多感嘆的時間,插入後沒多久就開始一下又一下的抽
插起來。

  神樂千鶴感覺到男人的陰莖將自己的陰道完全的撐開來,前端緊緊的抵住自
己的花心。

  「嗯……啊……太……太深了啦!」

  「怎麼會呢?待會妳說不定會嫌我入得不夠深呢!」

  「喔……啊……不……不……怎麼會那麼爽……天啊……啊……」

  「我可以讓妳更爽喔!」

  殺神一說完,馬上將神樂千鶴的雙腿放下來,然後將她抱進懷裡跟自己面對
面,接著雙手握住她的腰一上一下的吞吐著自己的陰莖。

  這個姿勢加上神樂千鶴本身的重量,讓陰莖刺得比剛剛更深入。

  「喔……天啊……太……太深了啦……啊……啊……嗯……」

  「雙腳纏住我的腰……快……」

  神樂千鶴一將雙腳纏住殺神的腰後,殺神馬上托著她的臀部站起身來,同時
以更大的幅度抽插起來,每當神樂千鶴往下坐時,殺神同時也用力地往上頂,神
樂千鶴幾乎可以感覺到陰莖破入自己的子宮了。

  「啊……啊……要飛了……我要飛了……飛了……飛了啊∼∼」

  在神樂千鶴高潮的瞬間,她的陰道也緊緊的纏住殺神的陰莖,其力道之大讓
殺神忍耐已久的陽精再也忍不住的在神樂千鶴的子宮裡爆發出來,兩人同時達到
高潮。

  隨著激情過去,殺神的感官漸漸的恢復常態,他發覺到門外躲著一個人在欣
賞他們的活春宮。

  從氣息來判斷對方應該是一個女性,想到這殺神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看來
今晚可以一箭雙雕了……



 
  第二話 神樂雙胞胎(下)


  人家常說雙胞胎之間會有一種微妙的聯繫,尤其是『同卵雙生』的雙胞胎。
當一對雙胞胎其中一個的感覺或情緒有很大的波動時,另一個也會感受到相同的
滋味。

  這一種說法有沒有經過科學的證實?我不知道。不過,過了今天之後……我
相信!

  神樂家一直以來都隱藏著一個鮮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神樂家每一代的傳人
必定都是女性,而且必定是『同卵雙生』的雙胞胎。

  這個秘密之所以鮮為人之的原因是雙胞胎姊妹很少在公共場合裡一同出現,
通常是一個在明、一個在暗。而這一代神樂家傳人主要是由神樂千鶴來擔任對外
公開的角色,而隱藏在暗處的則是神樂千鶴的姊姊--神樂MAKI(由於『萬
龜』實在太難聽,所以用英文代替。-_-)

  時間回溯到殺神剛見到神樂千鶴的時候。

  神樂家•封印秘境--

  「唉!『八咫之鏡』的封印之力最近好像有鬆動的跡象,莫非災難又要降臨
了嗎?」一個穿著純白色寬袖上衣、黑色緊身褲的長髮女性喃喃自語道。

  若是殺神此時也在這裡的話,保證會嚇一大跳,因為眼前這位女性無論是長
相、穿著還是氣質,都和正在修練場練功的神樂千鶴一模一樣。

  「……奇怪?千鶴她怎麼會出現這麼大的情緒波動?這種情況已經很久都沒
有過了啊!」憑著雙胞胎之間的微妙聯繫MAKI感覺到妹妹的不尋常。

  (此時正是神樂千鶴被殺神的掌聲嚇一跳的時候。)

  「難道出了什麼事了嗎?可是陣法和陷阱都沒有反應啊……」MAKI喃喃
的說道。

  「還是去看看吧,記得她說要去修練場練習的……」MAKI一邊說著一邊
走出了封印秘境。

  在確認完封印秘境的入口完全關閉後MAKI朝著修練場的方向走去。

  幾分鐘後MAKI抵達了修練場,但此時修練場已是空無一人。

  「難道已經回房間了嗎……咦?這個是……」原本想要離去的MAKI突然
發現了不尋常的地方。

  在靠近修練場邊緣的地板上有著一攤攤尚未乾枯的水跡。

  按照慣例神樂家的修練場是不能攜帶任何液體進入的,因為液體一但滴落在
木質地板上會讓木材容易被腐蝕,所以就算是洗地板也要很快的擦乾。雖然以神
樂家的財力不至於會去在意地板的花費,但是換地板卻需要一定的人力,而神樂
家絕對不會樂意讓太多外人進入內院。

  這個規定神樂千鶴當然不會不知道,因此才會讓MAKI感到不尋常。

  當MAKI走近查看水跡時發現一件更不尋常的事--所有水跡所在的木質
地板全都微微的下陷了近半公分。

  依照物理學來看,那得花多大的力量才能用水在木質地板上打凹半公分啊!

  MAKI四處的觀察了一下發現不只是地板,連牆壁和天花板也有相同的痕
跡。

  「千鶴雖然有能力徒手將木質地板打陷半公分……但是這些水又是怎麼回事
呢?」MAKI被眼前的情況搞得腦袋有點混亂了。

  雖然不清楚當時的情況,不過她確定千鶴一定出了什麼事。

  既然水不是神樂千鶴帶進來的,那弄出這些水的肯定是另有其人。

  「如果千鶴是用『三籟布陣』來攻擊而對方把這些水擲向千鶴的話,那這一
切就能解釋的通了……」MAKI在腦中分析著當時可能發生的情景。

  「但是能逼的千鶴使出『三籟布陣』的人可不多啊……而且對方可能擁有操
縱水的力量……操縱水……難道是『那一族』的人!?」MAKI被自己的推論
嚇了一跳。

  「可惡!難怪剛剛『八咫之鏡』會出現異常的反應,我怎麼這麼晚才發現到
呢?」MAKI一邊暗罵自己的粗心,一邊快速的衝出修練場。

  原本不知道應該去哪裡尋找神樂千鶴的MAKI看見『玉鶴齋』的房間裡燈
光是亮著的。「難道千鶴她根本沒有事嗎?」心中稍微鬆了口氣的MAKI朝著
『玉鶴齋』快步走去。

  想想也是,憑著雙胞胎之間微妙的聯繫,如果神樂千鶴真的有什麼萬一的話
身為姊姊的她不會沒有任何感覺的。

  原本心中稍定的MAKI發現自己越靠近『玉鶴齋』,身體的感覺就越不對
勁。MAKI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情感,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深藏在女性身體
的慾望被一點一點的挑起。

  MAKI知道自己不會平白無故的產生這種感覺,必定她的妹妹千鶴傳遞給
她的。想通這一點的MAKI更是加快了速度往『玉鶴齋』奔去。

  但就在MAKI剛踏上第一層階梯的時候,她感覺到自己的胯間,女性最隱
密的地方突然感覺被電流劃過一般,那強烈的快感讓MAKI差點腿一軟坐倒在
地。而MAKI在重新站穩後才發現自己的私處竟然因為剛剛那一下而微微的濕
了。

  此時MAKI也已經能微微的聽到神樂千鶴的聲音,雖然那種聲音像是貓在
叫,但是MAKI絕對肯定那就是妹妹的聲音。而隨著距離越來越近,MAKI
幾乎能完全感受到神樂千鶴現在所享受到的快感。

  其實在正常的情況下雙胞胎雖然能有一定的聯繫,但是絕不會像MAKI所
感受到的那麼強烈。

  MAKI一直都很疼愛自己的妹妹,身為姊姊的責任感讓她時時刻刻的都在
為妹妹著想。不過她不可能時時刻刻的都待在妹妹的身邊,所以她就利用雙胞胎
之間那微妙的聯繫來確認妹妹的安全。

  為了增強和妹妹之間的感應她不斷的訓練自己的精神力,配合上神樂家的密
法,讓她對妹妹的感應力比以前增強了好幾倍。而這種效果是單方面的,如果現
在姊妹的立場對調的話,神樂千鶴恐怕就不會有多大的感應。

  好不容易來到門外的MAKI雖然心理已經有了準備,但還是被房間內發生
的事情給驚呆了。

  她從沒見過妹妹這麼艷麗的模樣。

  在她的記憶裡神,樂千鶴一直都是以自己為榜樣,不管自己做什麼她都緊緊
的追隨在後。所以當MAKI看著自己的妹妹時,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另一個自己
就活生生的站在面前一樣。

  看著妹妹那微瞇著的眼睛、紅嫩的臉頰、輕喘著氣的小嘴、不著一絲半縷點
綴著瑰麗色彩的赤裸嬌軀,MAKI不禁有些癡了,她甚至沒有注意到那個微微
散發著『那一族』氣息的男子眼睛朝著門外的她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了壞壞的笑
容……

  就在本大人發現門外躲著一個女性的時候,我那邪惡的大腦已經飛快的運轉
起來,沒多久一個邪惡的主意就從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來。

  依照殺神我的觀察,門外的女性在看了剛剛的活春宮以後已經進入動情的狀
態,而女性在動情的時候意志力和理性都會變的比平常薄弱,因此我若再加把勁
就可以讓門外那位女性的慾火變得更加一發不可收拾,到時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殺神其實並不知道MAKI早就跟神樂千鶴一樣洩得幾乎快軟腳了,若不是
靠著房門根本就站不住腳。現在MAKI倒是有點後悔當初不應該增強跟千鶴的
聯繫的。

  就在她還未從高潮中平靜下來時,她看見那個可惡的男子居然將神樂千鶴擺
弄成幫小孩子把尿時所用的姿勢,而且還正對著門口。

  這樣一來MAKI清楚地看見妹妹妖艷的私處,在那微微張開的裂縫之間,
男子的精液正一滴一滴的流出並落在地板上。

  看見這一幕的MAKI發現自己居然移不開眼睛,她感覺到自己原本就已經
濕透的私處再度湧出了新的蜜液。仔細看,可以發現她身下的地板其實已經濕了
一大片。

  緊接著MAKI就看到男人那粗壯的陰莖緩緩的進入妹妹的陰道,那緩慢的
程度簡直就好像是故意要讓她看的更清楚似的。同一時間,MAKI也感覺到自
己的陰道也傳來似有若無的充實感。

  突然間MAKI感到很羨慕自己的妹妹,她多麼希望那跟粗大的陰莖現在是
穿梭在自己的陰道啊!

  一邊盯著眼前那根時而出現、時而隱沒在蜜肉裡的陰莖,MAKI一邊將手
緩緩探進自己的私處。就在手指碰觸到那粒已經充血的肉芽時MAKI差點呻吟
出來,那美妙的感覺是她以前從未嚐過的。

  接著MAKI伸出食指緩緩得插入自己的陰道內直到第二指節沒入為止,然
後開始模仿陰莖的動作抽送起來。

  MAKI不知道她現在的做法就有如飲鳩止渴,隨著食指的摳弄她不但沒有
得到舒緩,反而愈摳愈癢。那搔不著癢處的感覺讓MAKI難過得快掉下眼淚,
連男人已經來到了門邊她都沒有發現到。

  剛看到門外那位女性的長相時殺神不禁有點錯愕,再回頭看看床上那依舊喘
著大氣的神樂千鶴後,殺神這才確定這世上還有一個跟神樂千鶴長得幾乎一模一
樣的人。

  錯愕歸錯愕,該做的事還是要做,殺神依照原定的計劃將門突然的打開,而
依靠在門上MAKI一個不穩就往門內倒去。

  就在MAKI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已被一隻有力的手抱起並朝著床頭走去。

  此時神樂千鶴已經稍微恢復了一點體力,一張眼就看到『夫君』(神樂家畢
竟是傳統家庭……)抱著一個女人進來。

  「姊……姊姊!」神樂千鶴訝異地看著自己的姊姊,尤其是姊姊的手還放在
私處……

  MAKI此時也恢復了一點神智,看著妹妹驚訝的雙眼,讓她還放在私處的
手真的是放著也不是,抽出來也不是。
「原來是小鶴兒的姊姊啊,怪不得這麼長的那麼像。」殺神適時的打破了沈
默。

  「姊姊……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在……」神樂千鶴說到一半就停口了,
她知道姊姊聽的懂她的意思的。

  「我……我……」MAKI被這麼一問,還真不知道要從何說起。

  「我是感覺到妳有點不對勁,又在修練場發現了不尋常的事,所以才急著來
找妳,但卻沒想到……」

  「沒想到卻看見我和小鶴兒在行夫妻之禮是吧?」殺神壞壞的插口說道。

  「夫……夫君……」神樂千鶴聽到殺神的話後不禁有點臉紅了。

  趁著神樂千鶴稍微分神的時刻,MAKI很快的將還插在褲內的手抽出來,
手指上還沾滿著剛剛出爐的蜜液。

  「你要抱到什麼時候?還不快放開我!」勉強克制住慾望的MAKI生氣地
說道,殺神只是笑笑,沒說什麼就很爽快的放開了MAKI。突然失去了攙扶的
MAKI差點又坐到地上去,她的腿到現在還是微微在顫抖呢!

  看到這一幕的殺神明白MAKI只是在逞強罷了,現在若是來個『霸王硬上
弓』肯定會成功,不過這樣一來就少了很多樂趣了,他要MAKI主動地向他求
歡,求自己用大陰莖狠狠的操她的小穴。

  於是殺神再度將主意打在神樂千鶴的身上,他發現MAKI似乎可以和神樂
千鶴體會到相同的快感。雖然人家都說雙胞胎之間會互相感應,但是像MAKI
這樣未免太離譜了,不過這種情況對他來說是挺有用的,所以他也沒去太過在意
這種現象。

  經過兩次激情後神樂千鶴的身上早就香汗淋漓了,於是殺神又故技重施的將
神樂千鶴的身體洗了一遍。

  「啊!」原本很享受的神樂千鶴突然驚叫一聲,「夫君……那裡是……」神
樂千鶴慌張的說道。

  「那裡是小鶴兒可愛的小菊花啊!有什麼問題嗎?」殺神故做不解的問道。

  原來這次殺神操縱的水不僅是身體表面,連『身體內部』都照顧到了。水流
化成一道小水柱,並像是一條有生命的小蛇似的鑽進神樂千鶴的菊花裡,因此神
樂千鶴才會驚叫出聲。

  「夫君……你想要玩妾身的後庭嗎?但是那裡很髒啊!」

  「所以我才要幫小鶴兒『洗乾淨』啊!而且還能順便濕潤一下,等一下比較
容易進去。」

  知道今晚破菊難免的神樂千鶴轉而提起了另一個問題:「夫君,你打算怎麼
『處置』姊姊呢?」神樂千鶴一邊感受著後庭不斷傳來的異樣快感,一邊輕聲的
問道。

  「小鶴兒介意多一個『姊妹』嗎?」殺神刻意的強調『姊妹』兩個字,言中
之意已經相當明顯。

  「說不介意就是騙人的,不過妾身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完全獨佔夫君你的,
要想『滿足』夫君的需要勢必會讓妾身多出很多位『姊妹』吧……」神樂千鶴幽
幽的說道。

  「小鶴兒真是善解人意,為夫一定會好好『補償』妳的……」

  而被兩人冷落在一旁的MAKI呢?在小穴的痕癢都還未止住就又突然接收
到由菊花傳來的異樣感覺,讓原本就站不穩的MAKI馬上坐倒在地再也無法站
起。

  受不了小穴傳來的痕癢讓MAKI再度將手指伸進小穴裡摳弄起來,同時眼
睛則直直盯著殺神的大陰莖緩緩地沒入神樂千鶴的菊花中,在同一時刻,她的菊
花也傳來滿滿的充實感。

  而MAKI也終於忍不住的呻吟起來,不過聽得出來那完全是欲求不滿的呻
吟,跟神樂千鶴滿足的呻吟比起來更是讓殺神心癢難耐。

  「還差一點……再一點就行了!」殺神在心中想道。

  一下又一下地將陰莖插入神樂千鶴的菊花,殺神再度將水蛇凝聚出來然後讓
它鑽入神樂千鶴的小穴中,接著讓水蛇逆時鐘旋轉100圈,再順時鐘轉100
圈。

  「啊……不……不要轉啦……啊……麻……麻掉了啦……嗯……啊!!」水
蛇輕易地將神樂千鶴送上一個高潮。

  高潮的結果讓神樂千鶴的菊花夾得更緊,同時帶來更大的快感。

  隨著神樂千鶴的高潮,有一道牆也跟著崩塌了。

  「求……求求你……」一道微不可聞的聲音傳進了殺神的耳裡:「求你也讓
我跟妹妹一樣好嗎?」MAKI用著顫抖的聲音說道。她體內的慾火已經無法平
息,女性的生理需求讓她選擇投降。

  「一樣什麼?」殺神壞壞的問道。

  「一樣……一樣被你的……被你的大陰莖玩弄……」MAKI鼓起勇氣說出
羞人的話語。

  不過有人覺得不過癮,「說妳想讓我的大雞巴搞妳的小穴!」殺神將已經爽
昏過去的神樂千鶴安頓好後,轉身對著MAKI說道。

  「請……請用大……大雞巴搞……搞我的小穴!」MAKI咬了咬牙後輕輕
的說道。

  「說大聲點!」

  「請用大雞巴搞我的小穴!」

  「很好,自己脫光衣服躺到床上。」

  MAKI很快的將上衣脫下,但由於整件緊身褲幾乎都濕透了,因此脫起來
費了不少時間。

  接著MAKI躺在神樂千鶴那一張足夠三人同睡的大床上,看著妹妹那滿足
的表情令MAKI又是羨慕又是期待。

  而殺神也沒讓她等太久,輕輕的將MAKI的雙腿放在自己肩上,連前戲都
可以免了,下一刻殺神的大陰莖已經深深的進入MAKI的陰道深處。

  「啊……好脹……好充實……跟剛剛從千鶴那邊傳來的感覺比起來根本就是
兩種境界啊!」MAKI在心中狂叫道:「啊……好棒……再用力點……幹死我
吧……啊嗯……好……」

  聽到這種浪叫聲,大該沒有人會相信她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高貴、矜持的女性
吧!

  聽到這種浪叫聲的殺神興奮地將MAKI擺弄成野獸交合的姿勢,MAKI
也無師自通的將屁股高高�起,接著殺神的陰莖再度插入飢渴的小穴中。

  「啊……好害羞……但是……好棒啊……比……比剛剛更深入啊……嗯……
啊……要……要來了……要來了……我到了……啊∼∼」

  最後一擊殺神抓住MAKI的兩隻玉乳,陰莖深深的進入陰道,前端甚至頂
入子宮,並射出大量的生命精華。

  「好熱……肚子好熱……」同時達到高潮的MAKI小穴自動地壓搾著殺神
的陰莖,直到最後一滴精液也被搾出來為止。

  (呼……好累的一天……早點休息吧……)這是殺神睡著前最後的念頭。
第一話 神樂雙胞胎 (上)


  時間是介於兩屆KOF之間的那段空窗期,曾經參賽過的強者們此時也過著
跟普通人一樣的生活(應該是吧……?)

 

















0.015935897827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