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小姨子的除夕倒數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我和老婆結了婚兩年,上個月她剛剛爲我誕下了我們的寶貝兒子。因爲我們

聘請的印傭要過了年之後才上工,嶽母大人怕寶貝女産後沒人照顧,二話不說的

便搬了過來幫手。



  我和老婆爲了迎接即將降臨的愛情結晶,在暑假期間已經搬到了現在的新居。

新居位於西九龍的新住宅區,不但有三個房間,而且對正了維港,擁有無敵的煙

花海景。唯一可惜的,是我們付不起錢租方向最好的單位,客廳的大窗只能夠斜

斜的看到海景,反而不及從廚房窗口看出去那麽清楚……



  嶽母大人的幾個子女都移民到國外了,留在香港的除了我老婆之外,就只有

今年才剛滿十七歲的麽妹。這愛玩的小妮子知到我們新居可以看到煙花,便硬是

要在除夕那晚帶幾個朋友上來玩。連老婆跟嶽母都拗不過她,我當然也只有答應

了。



  她們家的女孩都長得好像「餅印」一樣,這小妮子跟我老婆也長得蠻像的,

就是胸脯小了一點,遠遠不及那個得到我長年滋潤的老婆那樣豐滿。



  除夕那晚吃過晚飯後,老婆應酬了小姨子的同學一會便開始倦了,抱歉了兩

聲之後,便回到睡房喂奶和哄BB睡覺;嶽母大人一把年紀,當然也沒興趣跟那

班小丫頭繼續鬧下去,在囑咐我要好好招呼客人之後,也回房間睡了。



  我這個堂堂男主人倒像是變了個工人似的,不斷的從廚房裏跑出跑入,汽水

薯片不停的供應給那幾個剛剛才吃飽了飯,但胃口卻已經好得像連一條牛也可以

吃得下的瘋女孩。到差不到快到十二點了,那班女孩才滿意的搓著肚皮,吱吱喳

喳的擠在客廳的窗台上,等待著維港對岸「國金二期」的跨年花火表演。



  我松了口氣,趁機執拾了一下那四散的紙杯紙碟和小食包裝袋,先抛到廚房

裏,否則推到明天,就算不發臭,也一定會幹到我腰酸背痛的。



  我踏了兩腳,才可以蓋上那堆得滿滿的垃圾箱,抹了抹額上的汗水,終於也

可以歇一歇了……還好那班臭妮子不知道廚房裏看煙花的角度更好,否則她們全

部人擠了進來,又不知會打破多少碗碟了?



  正當我想靜靜的享受一下除夕倒數前的甯靜的時候,忽然有人推開了廚房門

閃了進來,還馬上關上了天花燈。



  「誰啊?」我還聽到了按下門闩的聲音,不禁訝異的問道。



  「老婆,是妳嗎?」從窗外透進來的微弱燈光中,我隱約的看到了那個熟悉

的輪廓。



  那人在黑暗中飛快的撲了過來,在我懂得反應之前,已經仰首封吻著我的嘴

巴。



  我下意識的環抱著她的小纖腰,大嘴不客氣的享受著那甜美的香吻。其實自

從她懷孕後期再加上産後這兩個月,我們已差不多有半年沒親熱過了;我的小堅

堅塵封了那麽久,現在忽然懷抱溫香軟玉,當然是馬上立正見禮了!



  咦?不對!老婆的胸脯怎麽變小了?



  這……這個……不是我老婆!



  「不準說話!」我那突然僵硬了的動作一定是叫懷中的女孩發現了。她松開

了我的口,雙手卻沒放開我。我這次終於看清楚了……真的是我的小姨子!



  「妳……怎麽?」我失聲的叫道。



  「你想死嗎?」她一手掩著我的嘴巴,另外一只手卻已經隔著我的褲裆,一

把抓著我那還不肯低頭的小弟弟:「你是不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在非禮我了?」



  「我……非禮妳?」我瞠目結舌的,這個是甚麽世界了?



  她得勢不饒人的繼續欺上來:「其實我是知道你跟姊姊已經很久沒愛愛了,

爲了防止你的小弟弟日久失修,變成不舉,讓我的姊姊以後要守活寡;又或者要

你向外沾花惹草尋求慰藉,所以才會大發慈悲的來安慰你一下,就當是報管你今

晚這麽落力招呼我的朋友好了……」



  「多……多謝了……不……不用了吧……哎……」我喘著氣,好辛苦才忍得

住,沒在她小手的搓弄中丟了臉。



  「不用再裝正經了,你的小兄弟已經出賣了你!」她忽地蹲了下來,拉開我

的褲鏈,一手把我那擎天一柱掏了出來,含進了小嘴裏!



  「呀……」我爽得幾乎忍不住尖叫起來!這小妮子的口技比起我那久經調教

的老婆,竟然也不遑多讓呀!算了!反正已經箭在弦上,我幹脆也轄出去好了,

雙手抓著小姨子的頭發,挺起了腰享受著那青春無敵的小嘴。



  「嗯……你……好大……好粗……好燙……」小姨子口齒不清的說,她努力

了好一會,仍然不能把我弄出來,只有先吐出來歇一歇。



  我的欲火可才剛燒紅了,才不會讓她慢慢來,馬上一把抱起她,把她壓在窗

緣上,一手扯開了她的上衣,捏在那雙嬌小玲珑的美乳上;而另一只手,更已經

三扒兩撥便扯下了她的內褲。粗大的手指一伸,已經插進了那個緊窄的小花洞裏。



  「哎呀!會痛的啊!」小姨子回頭惱怒的嘟長了小嘴:「人家那裏只被幹過

一次,還很鮮嫩的啊!」



  「噢!那對不起了!」我聽到她原來才剛開苞,登時好奇的問道:「妳人小

鬼大啊!究竟妳的處女豬是怎樣失去的?」



  她一面扭著屁股,一面嬌聲的說:「不就是前幾天平安夜嘛,我被一個學長

灌醉了,胡裏胡塗的便跟他睡了!原本我是打算把第一次留給……姊夫你的!」



  「甚麽?」我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小妮子原來在暗戀我。



  「那妳後悔嗎?」我問道。



  「有甚麽好後悔?不過是一小塊肉吧了,我喜歡的還是你……」她苦笑著說:

「你不要多說了,快來吧!上次我喝醉了,除了痛之外,根本不知道愛愛的滋味!

我聽姊姊說你是很厲害的,常常把她幹得半死,你對我可要溫柔一點啊!」



  「當然!當然!」我口裏這麽說,胯下的小弟弟卻已經凶巴巴的頂住了人家

嬌嫩的小妹妹了。



  「妳……不會告訴妳姊姊的吧?」在刺進去之前,我又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你會嗎?真長氣!」說著小屁股竟然主動的向後撞過來。我那足有六個月

沒嘗過肉味的巨大棒棒馬上一個不客氣,剖開那兩扇嬌嫩的花唇,「蔔」的齊根

便全塞了進去!



  「哎呀!」幸好我早有準備,用手掩著了她的小嘴,否則她這聲痛叫一定會

把全屋人都吵醒的。



  ……連她那被我操了一年有多的老姊都受不了我這樣的「雷霆一劍」,她這

才剛破處的嫩丫頭沒馬上痛昏已很厲害了。



  我一杆到底,馬上停了下來,讓她慢慢適應,同時也乘機好好的感受一下這

剛開苞的小處女那異常緊湊的秘道。被我撐得快要崩潰的的小花芯在猛烈的顫動,

那些剛被撕開的幼嫩肉折不受控的急遽蠕動著,緊緊的包裹著我那根脹硬的大棒

棒……這滋味,跟她老姊被我破處那晚的感覺真是一模一樣啊!



  「要……要……要死了……」小姨子氣若遊絲的嬌喘著,兩條像風中柳葉一

樣的美腿不停的在打顫,那些又濕又燙的愛液正滴滴答答滴到磚地上。



  「這只不過是用來填填牙縫的前菜罷了!」我雙手緊捏著她那雙青澀的小乳

房,俯身湊到她耳邊小聲的笑著說:「重頭戲現在才上演呢!」巨大的龍頭往前

在小花芯上再抵了抵,讓她又忍不住痛叫了起來。



  當我的巨龍高速的倒退出來的時候,她才終於有機會喘過一口氣:「呀…

…呀……姊夫,輕……輕一點……」她應該是感覺到我的巨龍已經在洞口剎住了,

正在蓄勢待發的準備著下一輪猛烈的轟炸了……



  「快十二點了,時間無多,我們還是速戰速決的好。」大龍頭在洞口輕入淺

出的挑釁,把這初嘗肉味的小妮子引得春水橫流的猛在抖顫。



  「快……快來吧!都聽你的好了!」她恨的牙癢癢的,幾次挺後了屁股都被

我躲開了。



  「是妳自己說的啊!」我還沒說完,堅硬的火棒已經重重的搗了進去,還一

下便炸開了她緊合的花芯!



  她雙手緊緊的抓著廚房窗口的窗花,咬緊了牙關不讓自己叫起來。



  我也不再忍了,大開大合的,堅硬如鐵的巨炮在她狹小的花徑中左沖右突的,

下下直出直入,把她撞得整個人直往前推,才插了百來下,她已經被迫得幾乎貼

到窗口的玻璃上了。



  對岸「國金二期」的燈光突然亮起,客廳外面那班小瘋妹的尖聲狂叫也隔著

緊閉的廚房門透進來了……



  除夕倒數終於開始了……



  「十……九……八……七……」高聳入雲的大樓上燦爛的燈光不停的閃爍,

我也抓緊了已經被我操得金星直冒的美麗小姨子,展開了最後的沖刺。



  「五……四……三……二……一……零!」



  「轟」的一聲,「國金二期」的樓身爆出耀眼的火花,我的大龍頭也適時的

炸開了小姨子的幼嫩花芯,在她的處女子宮裏噴射出火燙的陽精……



  「轟、轟、轟……」的,圍繞著「國金二期」的大廈樓頂陸逐的爆出美麗的

煙火,就好像順著我大爆炸一下下的節奏一樣。



  懷中只有十七歲的小姨子,早己被我的賀年禮炮炸得昏厥了過去。



  爽!



  我喘著氣的休息了一下,胯間的巨龍還沒完全軟化。但廚房外面那班小時妮

子的呼叫聲又響起了,我還隱約的聽到她們這時終於發現小姨子不見了……



  雖然還是吃得不太飽,不過在現在的情況下,我也不得不先行鳴金收兵,打

道回府了。馬上拖泥帶水的抽回那沾滿了精漿愛液的巨龍,胡亂的塞回褲子裏,

又手忙腳亂的搖醒了臉上還帶著個滿足微笑的小姨子,替她拉她了衣衫。到我們

剛剛收拾好,外面那班女孩已經在大力的扣著門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正以爲一切妥當,反手打開了房門的時候,卻看到我剛才

射進去那些混白色的陽精,正開始在小姨子那晶瑩剔透的白嫩大腿上汨汨的流出

來。而那白色的磚地上,更是黏糊糊的流滿了一大灘我們剛才那場盤腸大戰「制

造」出來的「副産品」。



  這時想再關門也已經來不及了……



  房門「砰」一聲的被撞開,那班女孩像傻了似的,看著我身後的小姨子……



  我心中暗暗叫「糟」,回頭一看,才看到她手裏拿著個空杯子,身上、腳上、

地上都滿是可樂!



  「甚麽嘛?」她滿面通紅,還在猛喘著大氣的惱罵道:「沒見過人打翻汽水

嗎?」



--------------------------------------



  那次之後,我那可愛的小姨子便時不時跑來找我重溫那晚的舊夢了,雖然有

時也會向我要些零用錢,但多數都是免費的。她還說我們那一晚躲在廚房裏親熱

的事,最後還是瞞不過去,有幾個女孩已經開始在懷疑了;爲了制止她們亂說,

她提議我把她們的嘴巴「塞」住!一方面付點掩口費,一方面把她們也拖下水、

拉上床……



  呵呵……原來娶到一個溫柔賢淑的老婆固然幸運,但如果還有個又美麗又開

放的小姨子的話,那便更加精彩了……



                (完)

















0.016112089157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