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職場激情]科學家與孕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傅禮國是一個科學家,[轉載] 科學家與孕婦[轉載] 科學家與孕婦伊莉討論區伊莉討論區

今年34歲,目前還是單身漢。取得博士學位後覟觨觫觩,閥閩閡閤便投入生物科技相關研究工作。雖說在科學界年資不算太久,但提出的幾篇論文、報告相繼刊登在國際知名科學期刊上夤夢奪奩,幣幕幘幔讓其他人不敢小覷。科學界將他視為新一世代的指標性人物;但禮國性情古怪,離群索居嶂嵷嶊嶉,嫣嫗嫕嫳不少認識他的人稱之「瘋狂的怪胎」。



      禮國雖是有名氣的科學家,他仍住在出租公寓裡。最近墁境墇墑,滶滴漹滿他發現自家對面搬來一名少婦,年紀在28歲上下,長得美貌動人。個子高挑,粗估170左右。比較特別的是,她挺著碩大渾圓的肚子,一看就知道是個孕婦。禮國初次望見她就怦然心動。孕婦他不是沒看過,但這位卻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孕婦:腹部呈現極完美而標準的圓弧曲線。此時正值盛夏,禮國常在樓梯間遇見她穿著薄薄的孕婦裝上下樓梯。看著她不時用手拖著肚子艱難地和樓梯奮鬥的樣子,禮國簡直被迷住了。



      自禮國知道對面住進這位鄰居的那天起,他幾乎夜不成寐。她的大肚子太迷人、太性感,禮國每天朝思暮想,全都是伊人倩影。可惜的是,美人雖近在咫尺,但他一直沒機會好好認識她。她的誘惑實在太大,禮國也怕自己在她面前有失態、踰矩的舉動。

  

      一個週日下午,禮國難得沒事在家午睡,好夢正酣之時,「叮咚~」一聲,門鈴無情擾了他的清夢。禮國睡眼惺忪地開了門,頓時眼睛一亮,他心目中的女神,也就是對門的少婦,居然站在跟前。渾圓的性感大肚直對禮國。他臉上一陣面紅耳赤,半晌說不出話。

     「你好,我是住你的鄰居。」少婦說話了。「我姓郝。我家水龍頭壞了,能否麻煩你去看一下?」她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撫著自己的肚子。禮國當下直盯著少婦,差一點就要撲身上去,抱住這誘人的龐然大物,哪還聽清楚她說什麼。

     「啊...哦!可以!沒有問題,我跟你去看...看。」禮國結巴地回答道。

     「謝謝你啊!真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她微笑說道。禮國這時才確實聽清楚她的聲音,真是溫柔婉轉。他幻想著她生孩子時的呻吟聲,心想終於有和她搭上話的大好機會了。禮國跟隨少婦進屋,偷偷地從旁看著她。Oh!My Goodness!真是太美了,薄薄的連身裙下,那巨大的肚皮還起伏著,他快受不了了!禮國死命壓抑自己的慾火,跟著來到廚房。



     「就是這裡,水龍頭堵不住水,不斷噴出來。哎!真麻煩啊!」說完,少婦皺了皺眉頭。那模樣真叫人憐愛啊!  

      禮國心猿意馬地修理水龍頭,突然間,龍頭一鬆動,水「唰啦~~」猛然噴出,不偏不倚噴了少婦一身濕。禮國看見那溼透的薄衫緊貼著她的身體,透出底下鵝黃色的胸罩和內褲。刹時之間,碩大的腹部進一步突顯在他面前,連肚臍都依稀可見,心裡慾火又上升了。他暗暗發誓,為了她,就算一輩子做牛做馬都願意!

      禮國不知道後來是怎麼把水龍頭修好的,反正水不再噴了。辦完正事,少婦留禮國在客廳喝茶聊天,自己在旁作陪。當然,她已回房換上寬鬆的白色T恤和卡其色及膝短褲。



     「郝太太,妳挺著這麼大的肚子,怎麼獨自一人在家呀?妳先生呢?」禮國好奇問道。

     「先生?...別提了,我們已經離婚了!」郝太太臉上浮起一絲憂鬱。

     「什麼?天底下竟有這種男人?老婆都快生了,居然撒手走人?真是豬狗不如啊!」禮國暗暗欣喜,假情假意地為她打抱不平。出乎他意料的是,郝太太不但沒在悲傷,反而笑問道:「傅先生,你怎知道我要生了?呵呵~~」

     「妳肚子都這麼大了,還不快生了?」

     「呵呵~不!不!你錯了,我才懷孕6個多月呢!」郝太太略顯得意地說道。

     「啊?妳才懷孕6個月,莫非是...」禮國越想越驚喜...

     「告訴你,我肚子裡可是懷了三個小寶寶哦!」說著說著,郝太太故意對禮國挺了挺她碩大的肚子,雙手在肚皮上溫柔撫摸,口中還發出輕柔的呻吟;「哦...嗯...」她腹中的胎兒像在踢打她似的,使她開始微微發疼。禮國看到這兒,下身早已膨脹到不行。他終於無法忍受,跪倒在女神面前,哀求道:「哎喲~~我受不了了,我親愛的女神啊!求求妳,別再誘惑我!別再折磨我了!我快瘋了!」



      郝太太愣了一下,接著飛霞撲面,羞赧說道:「我知道你要做啥。其實,我肚子裡的孩子不是我前夫的,我也想要男人。」說完,她掀起上衣,褪下短褲,輕輕扔在腳邊。然後雙肩微微一動,胸罩一溜煙滑下,最後又嬌媚地抓住內褲褲腰,緩緩脫下。隨著衣物落地,一位容貌美麗,皮膚潔白、晶瑩、細膩、光滑的孕婦挺著碩大雪白的肚子,一絲不掛、赤身露體、含羞帶笑地站禮國面前。  

   

      禮國正要撲上去,卻被郝太太高傲地拒絕了。「呵呵~~」她得意地笑說道:「我就是想讓你們男人為我飢渴,為我瘋狂!我是不會讓你碰我一根手指的,哈!」她手捧碩大的肚子,朝浴室走去。「我洗澡去了。你坐著休息一下吧!」

      禮國知道郝太太是故意的,故意用這種方式讓自己看到她的真面目。他忍住高漲的慾望,站在浴室窗口,癡癡看著她:只見她巨大的雪白大肚展現出來,性感的肚臍在中央深深凹陷下去,整個肚皮隨呼吸規律起伏...目睹此情此景的禮國,一大把鼻血噴了出來...  



    想到她才懷著6個月的身孕,肚子就比人家懷胎十月的孕婦大上許多倍,那十個月又該是多大啊?...禮國正想入非非,郝太太光著身子走了出來,豐滿的乳房用紅色浴袍隱約地遮住,下身也如此掩飾著,可大肚子仍正對著他。她臉上無比得意嘲諷著禮國,他驚呆了,口水不知不覺流了下來。郝太太又捧著肚子朝禮國擺了幾個性感pose。禮國又跪了下來,低頭看著那雙雪白、性感的玉足。  

    「這雙性感的腳,讓我吻上一天一夜都不夠!」禮國提出這請求時,郝太太再次冷冰冰地拒絕他,讓他更難捱了。過了2個月,禮國始終碰不到她的一根指頭。看著郝太太的肚子一天天脹大,已經懷胎八個月,腹部又比當初大上一倍!他內心飢渴與日俱增,卻無法洩慾,他決定化被動為主動,不再受她牽制。



    一天傍晚,禮國暗中從實驗室帶回精心開發多日的藥劑,這藥劑有隱形的作用。目前動物實驗一切良好,他很想親身試試效果如何。回到家,脫光全身衣服,他深吸一口氣,將藥劑喝了下去。禮國覺得全身發熱,胸口悶脹,持續大約兩分鐘之久。這時他看看鏡子,發現完全不見自己的身影。他又拿起空瓶,空瓶的確拿在手中,但因為隱身之故,看上去彷彿瓶子在漂浮。

   「成功了!」禮國暗道。他準備就緒,看門外沒有閒雜人經過,便到對面郝太太家門口,按下電鈴。「叮咚~」



    「來了!來了!」裡面聲音由遠而近,郝太太出來開了門,問道:「誰呀?」左右一看,樓梯間沒有半個人。她暗想,不知是哪個沒公德心的人在惡作劇,關上門進屋去了。殊不知其實門口有人─就是禮國,只不過他已經隱身,郝太太看不見他。而就在她關上門的同時,禮國趁機進到屋內。是時,郝太太正躺在沙發上看電影。她身上穿著一件淡橙色細肩帶連身睡裙,裙襬不長,一躺下就會向上捲起,禮國看見底下穿著粉色蕾絲內褲。



      郝太太電影看得出神,雙腿不自覺叉開,露出兩腿之間的秘密禁地。禮國站在一旁看了良久,他緩緩伸出手指,輕輕覆上了三角地帶,觸感柔軟而溫熱。他恣意撫摸著,指間又加了力道。

      此時,郝太太感受到刺激,雙腿一夾,身手把裙襬往下拉好。禮國不著急,手轉向渾圓的肚皮。他左右來回、繞圓撫摸著,最後滑到凹陷的肚臍處。郝太太感到一陣酥癢,用手抓了抓肚皮,又專心看著電視。

      禮國一笑,手往上游移到胸部。郝太太豐滿的雙乳,肌膚緊致有彈性。他慢慢感觸每一吋肌膚,緩緩繞向乳暈畫圓,乳頭已然堅挺。他又伸出拇指和食指,輕輕抓捏著乳頭。這動作再度刺激了她,她手往胸部一拂,還道是皮膚過敏發癢。



      此時,郝太太回頭看看時間,已是晚上十點多。她感到有點疲累,便回房間睡了。禮國悄悄跟到閨房,看著已然熟睡的她,身體向右側臥著,呈現圓潤性感的線條,他忍不住想要侵犯她。禮國緩緩揭開被子,慢慢將郝太太轉成仰躺姿勢,撩起睡裙,小心翼翼把內褲由腳上脫下,略略分開雙腿,神秘地帶完整呈現在眼前。

      他的手伸向花蕊,逗弄著陰核,撫摩著陰唇。經過這一撫弄,下體開始濡溼。一看郝太太,雙唇微張,嘴角帶著淺淺微笑,彷彿在夢中享受著。禮國大膽地把手指塞入小穴,嗯!裡頭蜜液源源不絕泌出。他不斷抽送手指,郝太太開始臉部潮紅,雙手抓緊床單,喉頭發出了呻吟聲。禮國動作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快。這時,她卻從睡夢中醒來。



      原本她醒來時還迷迷糊糊的,但見到自己下身的模樣,歷時驚醒。禮國一看,立刻將她壓回床上,並用手捂住嘴巴。郝太太只覺得身體被不知什麼力量死命壓住,想張口呼救也不得法,於是開始扭動、掙扎。禮國早料到這一步。他拿出放在床邊的膠帶,將郝太太雙手緊緊纏住。又把內褲塞進她口中,上面再黏一層膠帶。現在,只聽見郝太太喉頭發出的「唔...唔...」聲。

      禮國將郝太太雙腿大剌剌地分開,對準穴口用力挺入。「唔...唔...唔...」她感到一陣刺痛,不停轉動頭部,做無謂的掙扎。禮國不理會,下身按照他的步調前後快速抽動著,手上則用力捏握著乳峰。

     「唔...唔...唔...」郝太太額頭開始冒汗,眼淚簌簌掉了下來。她只知道自己被無情侵犯,但卻完全不明白是怎麼發生的。更重要的,房間裡除她之外,她看不到其他人存在。

      禮國看著郝太太驚慌、無助的神情,心下大樂,下身也越來越起勁。幾分鐘後,「唔...唔...唔...唔~~~」一聲悶叫,禮國射了,將數個月來未能排遣的盡數洩出,他知道一切將不會留下痕跡。



      禮國慢慢地從郝太太身體脫離,看著床上披頭散髮、淚眼婆娑、完全無法抵抗的美人,模樣真令人憐愛。他伸手輕輕捏了捏臉龐,又吻了一下前額,這才大搖大擺、心滿意足地離開現場...
















0.0171360969543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