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玄幻仙俠]亂世淫雄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五胡十六國時期,天下數分,局勢混亂,戰爭疊起,民不聊生。百姓流離失所,作為統治者登上歷史舞台的各個少數民族帶著他們特有的野蠻橫掃了整個北中國。風雲激蕩之中,石勒橫空出世建立了強大的後趙帝國。石勒在位十五年,之後政權經過短暫的更替到了中國歷史上最荒淫與殘暴的石虎手上,年號建武。

  建武4 年,後趙皇帝石虎將伐遼西段遼,募有勇力者三萬人,皆拜為龍騰中郎。哪知段遼先發制人,派遣其堂弟段屈雲率兵突襲幽州,幽州刺史李孟抵抗不力退奔易京。石虎遂決定御駕親征,以桃豹為橫海將軍,王華為渡遼將軍,統舟師十萬從瑜津出發,支雄為龍驤大將軍,姚弋仲為冠軍將軍,統步騎十萬為先鋒,大軍直撲遼西。

  金台,夜,石虎的中軍營地十萬軍帳團團圍在石虎的碩大王帳周圍,最近的軍帳卻又離王帳有五十步之遙。王帳內的人影投射道帳子上,只見幾個黑影糾纏在一起,忽上忽下,帳內還不時傳出石虎猖狂的笑聲以及陣陣女人痛苦中透著快樂的尖叫。門口的守衛知道那是皇上正在寵幸鄭皇後以及渡遼將軍王華和冠軍將軍姚弋仲地夫人許氏和白氏。鄭皇後是四個皇後中最為皇上寵愛的,她是大臣鄭開的女兒,今年只有二十歲,比皇上足足小了四十歲,豐乳肥臀,白白的皮膚,嬌嗲的聲音,自從在鄭府被石虎看見後,當天就讓鄭開獻入寢宮。沒想到鄭氏自小便隨一位歡喜雙修大道的道姑修習媚術,精於男女大道,進了宮後,淫技百出,使石虎日日感到新鮮,整天待在她的寢宮,變著法的奸淫。鄭氏很快便被封為右皇後,其父鄭開也被封為微國公。鄭皇後還時時召其他王妃命婦進宮聊天,實則是讓她們接受石虎的奸淫。石虎從此更是一步也離不開她,一日不肏便渾身難受,所以這次征伐段遼也帶在了身邊。至於許氏以及白氏兩位命婦,則也是眾多王爺大臣之妻中石虎最愛奸淫的兩個。許氏三十出頭,長得小巧玲瓏,卻又有著一對不相稱的大奶子和一個豐滿雪白的屁股,石虎第一次見到她就淫心大起,當即忍耐不住,就在王華府上大廳裡當著王華的面將她奸得欲仙欲死,高呼皇上萬歲。

  自此王華便官運亨通,許氏也經常被召進宮中幾日幾夜不回,回來之後也是陰戶高腫,菊穴微綻,有時後面還塞著個粗大的角先生,說是陛下有旨不得拔出。姚弋仲的夫人白氏雖已經是四十又三,卻是徐娘半老風韻猶存。她出身書香門第,自幼熟讀聖賢之書,看似一個貞節烈婦,卻硬生生被石虎調教成了一只只知道男人肉棒的母狗,姚弋仲征戰在外,她便也被石虎帶在身邊以供時時淫樂。

  帳中不斷傳出的淫聲穢語使這門口唯一的衛兵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偷偷的從門簾的縫中往裡看。王帳中鋪著厚厚的西域地毯,猩紅的地毯上幾個白花花的女人正在扭來扭去,一絲不掛。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則舉著他那粗黑的陽具在一個像狗一樣趴著地女人的玉戶中進進出出,從裡面帶出的淫水在陰莖上掛成一條條淫穢的銀線,地上濕了一大片。女人高聲叫著:" 陛下!用力!再用力!賤妾的小逼好癢!快插!快把賤妾的小騷逼插爛!賤妾受不了了!哦!陛下的雞巴好粗好燙!插得賤妾舒服死了!哦!" 她那巨大得豐乳隨著背後有力得撞擊一晃一晃的,櫻桃小嘴裡不停地冒著淫蕩地叫床聲,構成了一道無比淫穢的風景。她正是石虎的寵妃鄭皇後。旁邊躺著的兩個女人,脖子上竟都套著項圈,項圈上還掛著一個小鈴鐺,下面渾圓碩大的香臀下還有一束彩色的羽毛,仔細一看,原來是插在菊花小穴裡的孔雀尾羽。這兩位癱在地上便是許氏和白氏,她們的嘴角殘留著白濁的精液,陰戶上竟還塞著鹿角做的假陽具,白色的龍精緩緩地從她們地小逼嫩穴與角先生的縫隙中流淌出來。兩人已經被石虎肏暈了過去。守衛不知不覺中變得兩眼通紅,下面的雞巴硬得發痛,忍不住用手伸進鎧甲裡用力地套弄起來。

 

 卻沒注意到一道黑影悄無聲息的向王帳摸來。

  刷,一道亮光閃過,黑衣人直撲正在發泄中的守衛。守衛驚覺,臉上不由大駭,但能當上石虎的侍衛自是萬裡挑一的高手。情急之下,他冷靜地用左手將佩刀反手拔出,鐺!擋住了劈向自己的刀光,緊接著騰身而起,兩腳飛快的踢向黑衣人的面門,一面借勢將褲檔中的右手抽出。黑衣人倒退兩步,避開守衛的飛腳,左手一揚,毫光閃過,侍衛心中暗道不好,硬生生地將身子壓下,希望避開黑衣人的暗器,卻突然覺得脖子一涼,黑衣人已經鬼魅般地靠近,將刀從他脖子上輕輕抹過。守衛眼中滿是不可思議,眼睜睜看著黑衣人又如鬼魅般無聲無息地撲進了帳子中,心中掠過此生最後一個念頭:" 驚魅步!他是遼西聖月門的人!" 黑衣人施展驚魅步,悄無聲息地向背對著他,正在用力地肏著鄭皇後的石虎靠過去。

  鄭皇後高翹著豐臀,用力地向後迎合著石虎,口中不停地叫著:" 陛下!哦!大雞巴哥哥,你肏死我了,奴家的後庭好舒服啊,皇上哥哥的雞巴真粗真大奴家都泄了五次了,大雞巴哥哥還沒射呢!快將大雞巴哥哥的龍精灌進賤妾的後庭,射滿奴家的騷穴,讓賤妾為陛下再生幾個又豐騷又漂亮的女兒,到時候讓賤妾母女一同服侍陛下。快,快射吧!" 石虎哈哈大笑,說道:" 肏死你這個小淫婦,快給朕生,到時候讓朕看看是你會叫,還是朕的女兒騷穴緊窄可人!" " 石虎,去死吧!" 黑衣人暴起發難,高高躍起,將刀直向石虎劈下。哪知這時石虎突然轉過上半身,一掌" 開天劈地" 打向黑衣人,黑衣人猝不及防,啊的一聲,被打飛了出去,摔在波斯地毯上,掙扎著,卻是起不來。他的眼中不禁閃過一絲困惑與慌亂。

  " 別掙扎了,進了朕的迷夜帳,就乖乖地坐在那吧。" 石虎看都不看黑衣人,轉過身去繼續將雞巴插進了鄭皇後地菊穴之中,一陣狂亂的抽插後,只聽鄭皇後驚叫一聲,便不再有了聲息。石虎也在她身後頓了頓,然後轉過身來面對著滿眼憤恨怒火的黑衣人。他渾身赤裸地走了過去,在他的背後達到第六次高潮的鄭皇後緩緩地癱軟在地上,肥白的屁股中間還開著一個被肉棒撐開的大洞。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驚惶," 狗皇帝,你別過來!" 聲音中雖有著難掩的慌亂,卻依然悅耳動聽,如九天之上的仙樂一般——刺客竟是個女人!事實上遼西聖月門中極少男人,包括門主在內全都是世上少見的絕代嬌麗。石虎這次征東,不僅僅是覬覦段遼的勢力與地盤,更是想將總堂設在遼西的聖月門一網打盡,全部弄進後宮,夜夜征伐,以滿足自己的淫欲。

  ”哈哈哈!真沒想到朕還沒到,聖月門的人就自己送上門來了!有趣啊有趣。

  " 石虎一陣得意:" 小美人,怎麼樣?是不是想大雞巴哥哥想得荒啊?" 黑衣人一陣驚愕,脫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聖月門的?我蒙著臉,你又怎麼知道我是美是醜?" 女人就是女人,不管是不是面對敵人,對自己的容貌總是非同尋常的關心。石虎聽她這樣問,更加得意,說道:" 你知道朕身為大趙皇帝,為什麼只在行宮之外安排了一個侍衛嗎?那不僅僅是因為朕這迷夜帳中布滿了迷夜香,除非有朕的解藥,否則不管有多強的內力,進入帳中五步之內便會中毒,內力空空,全身軟綿無力。你看,朕與愛妃歡好之處無論離牆還是門可都有七步之遙呢!

  另外,你也看到了,朕會武功,你也不想想,我石氏以弓馬立國,朕年輕時率軍南征北戰,死在朕刀下的高手成千上萬。憑朕的修為自然能一眼看出你施展的是遼西聖月門所特有的驚魅步,你自是聖月門的人。而據朕所知,聖月門只收清麗絕色為徒,就像朕宮中的伊奴一樣。" " 哼,你這個狗皇帝!你把我師叔怎麼樣了?" 黑衣人盡管不能動彈,嘴上卻是毫不示弱。

  " 你說伊奴嗎?哈哈,你怕就是為她而來的吧?她麼,自然很好,天天承受朕的雨露恩澤,已經做了朕的奴妃了,享不盡的富貴榮華。現在的她見了朕可就自動將兩條修長的大腿張開,趴在地上,翹起雪白的肥臀,嬌叫著' 請陛下憐惜' 呢。" 石虎用淫蕩的詞語描繪著黑衣人淪陷宮中的師叔如何在他胯下嬌婉承歡。

  黑衣人聽得又羞又怒,身體卻產生了若有若無的麻癢,尤其是下身那處羞人的地方,竟如有千只螞蟻爬過一般騷癢難耐,無名的欲火在她的心中升騰而起,越燒越旺。她想到這一定是迷夜香的作用,過不了多久自己就會因為欲火焚身而心智大亂,她使勁忍著,一張俏臉布滿了紅暈。石虎看著她夾緊雙腿,身子不自覺地扭來扭去,淫笑地伸出手一把扯下黑衣人的面巾,果然是柳眉杏眼,雖然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卻天生媚態十足,別有一般風味。石虎淫笑兩聲,又伸手使勁地隔著衣服揉搓起黑衣人嬌嫩的胸部來。嘴裡還不停地說道:" 聖月門果然妙,竟有你這樣的小美人,你放心,朕會好好待你的,不出十天,你就會是朕的又一只波斯小貓,就像你師叔一樣,又蕩又賤!本來朕還很遺憾沒帶你師叔侍駕左右,沒想到現在朕又有你了。真是天道在朕啊,哈哈!" 黑衣小美人艱難地說道:"你休想!狗皇帝,總有一天,我師父師姐會來殺了你的!" 石虎笑道:" 來了正好,朕就封她們為聖月淫妃,日日用美妙肉體為朕分憂,再替朕生些龍子龍孫。

  到時朕一統天下,便讓他們尊貴萬代。現在嘛,就讓朕先寵幸寵幸你吧!" 說完,石虎用力一扒,刺啦一聲,黑衣美人身上的衣服就被撕破開來,露出裡面雪白的肌膚。黑衣美人一聲驚呼,心中只道就要失身於此,卻又是無能為力,眼裡淚滴滾滾,頓感絕望與不甘,忍不住拼盡全力地掙扎起來。石虎看著小美人幾番掙扎,卻總是功虧一潰,反不經意間將身子越露越多,兩個嬌乳已如白兔般跳了出來,還晃了兩晃,頓時淫心大起,兩眼冒光,下面的陽具昂揚而起,直欲呼嘯九天。

  石虎再也忍耐不住,伸出兩只魔爪用力的扒下黑衣美人的褲子,少女雪白渾圓的香臀便露了出來,兩個高聳的臀瓣之間更有一處芳草稀稀,下面的晶瑩泉谷溪流潺潺,淫香四溢。

  石虎看得呆了,很快就又瘋狂地將臉湊到少女的玉戶前,伸出舌頭狂舔從中流出的處女真精。少女被扒下褲子之時已羞愧欲死,自己素來視若禁地的私處竟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之中,面對這個荒淫無度的老頭子,心裡不由又荒又亂,可不知不覺間卻又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她不知道這迷夜香可不是一般的迷藥,那是西域樓蘭專門進貢給石虎以供宮闈床第之樂的烈性春藥!普通人哪怕吸入一點香氣,就是守寡十年的貞節烈婦也會立即變得人盡可夫,只知道脫光衣服,搖晃屁股,乞求著男人插入。而習武之人雖有內力,但一動用內力,春藥便會趁機進入血液,激發出人體內最原始的情欲狂潮,使人喪失理智,陷入比普通人更加瘋狂的淫亂之中。以後若不能將其從血液中徹底清除,理智會一天天恢復,但情欲也會一天天越來越重,最後變成一只只知交合的淫賤母狗。若是男人中了此春藥,不服解藥則不管會不會武功,是不是大俠,一律會喪失理智,變成只知交合的傻子。

  半盞茶後,石虎依舊在盡情的舔拭著少女的小穴,兩手肆意得揉捏著她的雙乳。此時的少女也變得兩眼含春,媚叫連連:" 啊!啊!不要…不要……好癢…

  …別舔了……好癢……好舒服………呀!…不要……快停下……" 嘴裡這樣叫著,屁股卻不自覺地向石虎嘴巴湊過去。" 小淫婦,受不了了吧?" 石虎抬起頭,改用手去撫摸少女的陰戶,中指不停地挑逗著她那泉谷中最最敏感的相思紅豆。"啊!啊!舒服……舒服……受不了……了……人家好……難受……又好舒服……

  啊!…呀!要尿尿了!……尿尿了! "少女高聲叫了起來,身子挺直,暈了過去,而一股溪流從她的玉戶中激射而出,打在了石虎的手上。

  " 受不了了?這麼快就泄了呀?比你師叔還敏感呢,哈哈,真是個極品啊!

  " 看她高潮,石虎將粘滿淫液的手指放在鼻子前聞了聞,淫笑著說道。" 現在,就讓你嘗嘗朕的龍莖吧,你看它都已經躍躍欲試了。" 說完就扶起少女的腰,把硬梆梆的雞巴用力在她的玉戶外插了插,粘滿了淫水,然後准備直搗黃龍。

  就在這時,帳外喊聲大作,戰馬嘶鳴。整個軍營突然間大亂起來。石虎一愣,意識到外面發生了什麼變故,一把推開情欲大熾的少女。快步走到王帳中擺滿令牌的桌子旁,喝道:" 劉行!" 從王帳角落的陰影裡像鬼般閃出一個灰衣的老太監來——石虎畢竟是皇帝,帳中自然不會如他自己所說的不留一人。而能將身子藏得跟空氣一般,灰衣老太監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 陛下?" 劉行飄到石虎旁邊,一邊侍侯石虎穿衣,一邊恭聲問道。

  " 去外面看看,發生了什麼事,若有人擾亂軍心,殺無赦!" 石虎命令道。

  " 是" 劉行領命,正要出去,耳中卻傳來幾聲凌亂的腳步聲,距離當在四十步外。

  " 陛下,有人來了,怕是佟聯趕來稟報了。" 石虎揮揮手,劉行立即飄到了軍帳門口,全神戒備。

  來人一會到了帳前,不由發出一聲驚呼,想來是看到了門口侍衛的屍體。聽他的聲音正是石虎的禁軍首領佟聯。" 陛下!" 佟聯急呼,深恐裡面的石虎發生了什麼意外。

  " 進來吧" 石虎喝道。佟聯快步進帳,跪拜行禮,還沒開口,石虎已經問道:" 外面怎麼回事?" 聲音不怒自威。佟聯畏懼地低頭,答道:" 回稟陛下,一部未知所屬的流寇衝擊我軍大營,左營猝不及防,已經大亂,右營跟中軍也有不穩之像,臣與右軍將軍等請陛下定奪。" " 什麼!?" 聽完佟聯的話,石虎大怒," 左軍竟被衝破,左軍將軍呢?給朕斬了!" " 陛下," 佟聯越顯畏懼," 左軍將軍已經為陛下殉戰,而且敵勢極強,我軍又少防備,怕一時抵擋不住——" "陛下,陛下!" 這時又一個驚皇失措的聲音從帳外傳來,是右軍將軍張進。" 敵勢猛烈,我軍難於絞殺,情勢緊急,請陛下速速移駕!" 張進喊道。

 

 石虎急急出帳,後面緊跟著劉行和佟聯,只見外面火光衝天,大片大片的軍帳燃起了大火,趙軍西處奔逃,哭爹喊娘,而一騎騎黑衣黑甲的騎兵高舉戰刀緊跟在他們後面追殺,還順手用另一只手裡的火把點燃經過的軍帳,糧草。石虎一看便知趙軍被人突襲已經大敗了。他征戰多年,當機立斷,喝令道:" 傳朕旨意,全軍後退五十裡,於青瓦台集合!" 張進佟聯領命而去。早在外戒備的侍衛們急忙上前將石虎扶上御馬。劉行亦跨上戰馬,所有親兵均聚攏過來。石虎大聲命令道:" 將鄭皇後和其他人帶上,我們走。" " 想走?先把命留下!" 突然周圍的軍帳被推倒開,數百披著漆黑重甲的黑甲軍衝殺了過來。而剛剛說話的正是領頭的騎士,渾身罩在黑甲黑披風之中,臉上戴著一個漆黑的猛虎面具,胸甲上繪著一只張牙舞爪的猙獰獸。手裡抓著的亦是一把猛虎吞月刀。他領著身後的三百騎士直向石虎殺去。石虎旁邊的幾名護衛衝上前來,猛虎騎士暴喝一聲,手中的刀呼嘯而過,幾個人頭連帶頂盔就直飛了出去,緊接著是幾具無頭的屍體轟然倒地。

  " 好!" 劉行大喝一聲,騰空而起,一招鷹犀手,直取猛虎騎士的頂心。石虎則毫不遲疑,雙腳一夾馬肚,領著侍衛們飛奔而去。

  猛虎騎士面對劉行的鷹犀手,不退反進,猛虎吞月刀一揚,飛身而起,直迎向疾撲而下的鷹爪。轟,刀手相交,狂亂的氣息爆裂開來,周遭的軍帳又倒了幾個。兩人一觸即離,猛虎騎士重重的落回馬背上,戰馬四腿一軟,險些站不住。

  劉行則幾個倒縱飛回空中。又噗的一聲,噴了一口鮮血,最後落在了王帳的門口,兩眼死死盯著猛虎騎士,緩緩說道:" 沒想到咱家久不問江湖天下事,竟出了你這麼一個高手。咱家倒是大意了。不過小子,你也別得意,總有一天,咱家會讓你嘗嘗鷹犀破心爪的厲害的!" 說完一個縱躍,飛身而去。猛虎騎士身後的黑甲士起身欲追,猛虎騎士卻是把手一揚,喝道" 別追了!此人武功太高,若非大意,本座也不是對手。你們追上去只會白白送死。" " 是,大人!" 黑甲騎士齊齊應道。

  " 來兩個人跟我進去看看" 猛虎騎士翻身下馬,徑直向石虎留下的王帳走去。

  身後的兩個武士手握彎刀,全神戒備。他們很快來到了門口,正要掀起簾子進去,卻聽裡面傳來一聲女子的疾呼:" 別進來!" " 嘩啦" 後面的騎兵全衝了上來,把王帳團團圍住。" 誰在裡面?" 一個看似隊長的騎士喝問道。" 趕快出來,否則我們放火燒帳子了。" " 別,別,我出不來。" 裡面的女人叫道,略帶哭腔。

  " 你是鄭皇後?還是什麼人?猛虎騎士問道。

  " 不,我不是什麼皇後,我來殺石虎的,可是中毒了,動不了。石虎的帳中有毒!" 原來是昏迷的黑衣美女在石虎出帳後醒了過來,聽到了外面的打鬥,知道有人襲營,趙軍潰敗。又聽到有人要進來,知道是石虎的敵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遂連忙出聲示警。

  " 是嗎?" 猛虎騎士回頭示意手下停步,自己卻突然掀起簾子,屏氣揮刀,撲進帳中。一進去只見三具白花花的肉體以淫穢不堪的姿勢橫陳在地,昏迷不醒。

  旁邊還有一個欲遮還羞的黑衣美人,露著最能引發人獸欲的豐白美臀,睜著無助的眼神看著自己。 "你是誰?" 他傳音入密給少女。少女吃力地撐起上半身,卻不想胸前兩只大白兔又蹦了出來,一聲驚呼,雙臂環胸," 呀" 的一聲,又倒回地毯上。猛虎騎士上前一步,把她扶了起來。少女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他,可惜只見到一個猛虎面具和一雙沉黑如墨的眼睛,還有眼睛中的困惑。猛然想起猛虎騎士的問題,伸伸舌頭,不好意思的笑笑,說道:" 我叫葉心意,是聖月門的弟子,我師叔被石虎抓了,我是來找師叔的。沒想到卻中了石虎的詭計,險些,險些被他奸污" 說到這裡,她的臉已經紅得像要滴出血來" 還好你們來了。對了,你又是誰?" 葉心意自顧自地說著卻沒發現猛虎騎士根本沒有聽她說,他的兩眼緊盯著她的豐臀與淑胸,眼睛中欲火熊熊,下身甚至已經把沉重的盔甲頂了起來。

  " 喂" 葉心意拉了拉猛虎騎士的手,猛虎騎士猛然驚醒過來,說道:" 虎狼騎統領將軍趙羽,是段遼請我來的。你中了什麼毒?" " 迷夜香。" 葉心意答道。

  " 迷夜香?我有解藥,不過,還是先出去再說。" 說完,趙羽解下披風包在葉心意身上,然後彎腰把她抱了起來。大步出了王帳。外面的黑甲軍見統領抱著女人出來,紛紛眼露困惑,卻又不敢多嘴詢問。趙羽翻身上馬,說道:" 把這帳子拆了,等迷夜香散了後把裡面的女人帶回堡中。其他人集合全軍,回堡!" 說完一揮馬鞭,電射而去。

  雷堡夜虎狼軍統領將軍府

  葉心意呆呆地看著趙羽將臉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一張剛健俊秀的臉說不出話來。

  趙羽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歲,可誰也不知道他十三歲就隨東晉祖狄的北征軍跨江而上,轉戰千裡。八年前祖狄病死,而剩下的晉軍遭遇趙軍主力全軍覆沒 .趙羽憑其高深的武功逃出了生天,之後就組織眾多的流寇豪強構建了北中國最強大的流匪集團——虎狼騎輾轉在北中國各大勢力間。八年發展,虎狼騎已經在遼西有了一座固若金湯的雷堡,也有了一萬三千的人馬。遼西各大勢力紛紛向趙羽示好,許以重利,希望將其招至麾下。經過深思熟慮,趙羽沒有加入任何一方,而是將虎狼騎變成了遼西各勢力間的雇佣軍。而此次就是段遼送了三萬兩黃金,請虎狼騎助其抗擊石虎的。

  從金台趙軍大營回來後,趙羽便徑直將葉心意帶到了自己的密室之中,摘了面具,又從架子上取下一個小瓷瓶,說道:" 這就是迷夜香的解藥,不過,你因為中毒太久,怕是以後武功會慢慢退廢,直到變為普通人。所以,你服了解藥後需要立即趕回聖月門,否則在外面危險太多。" " 什麼?" 聽了趙羽的話,葉心意驚呆了。因為一時大意,自己苦練多年的武功竟然會被廢掉,她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樣子,她也怎麼都不願意這樣。

  看她惶急的樣子,趙羽略一遲疑,說道:" 其實還有一種方法可以保住你的武功,甚至還會讓你的武功更上一層,不過""什麼方法?" 葉心意急急問道,根本就沒在意他話中的轉折語氣。

  " 那就是找到修習九天如意的男人,然後讓他服下解藥並與之交合。因為迷夜香實則不叫迷夜香,也不是西域傳進來的,那是當年富貴花開谷為了提高女弟子的武功而研制出來的密藥,本叫夢夜彌香。後來中原氏族紛紛渡江,貪涎富貴花開谷中女弟子的絕色,出兵徹底圍剿了富貴花開谷,等晉遷都建康,曾經集南國佳麗於一地的富貴花開谷已經灰飛煙滅了。而富貴花開谷中的男子就都是修習九天如意大法的。" 趙羽緩緩說道,輕嘆了一口氣。

  葉心意終於知道趙羽為什麼用轉折的語氣了,富貴花開谷已經消失數十年,自己還能到哪尋找會九天如意的男子呢,即使找到了怕也是七老八十了吧?看來,自己只能認命了。

  " 我知道誰會九天如意!" 這時趙羽又說道:" 但要看你願不願意。因為雙修過後,你就離不開對方了,對方的內息一旦進入你的體內便不會離開,你也需要對方經常地提供內息,否則你便會迅速蒼老,但只要得到九天如意的滋補,你就能永葆青春,容顏不老。你願意嗎?" 葉心意聽了趙羽的話本來很是高興,但一會心下又猶豫起來。到底要不要解毒呢?

  思索良久,葉心意忽然抬起頭盯著趙羽的眼睛,說道:" 如果那個會九天如意的人是你,我就願意!" 趙羽一驚,脫口而出:" 你怎麼知道我是那個人?"說完才發現竟然說漏了嘴,這可是自己生平第一次犯這種錯誤呢。

  聽到趙羽承認,葉心意不由芳心大喜,又有幾分得意,說道:" 你有解藥,你還懂那麼多富貴花開和迷夜香的秘密。雖然沒見過,但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奇怪。

  這樣,我就猜到了。" 趙羽無言。沉默良久說道:" 既然你願意,我讓人准備一下。" 說完向門口走去。" 還要准備什麼?這裡不有床嗎?" 葉心意發現自己竟怕趙羽借機跑掉,還隱隱覺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慌亂之下,心中羞人的話脫口而出。

  趙羽回頭說道:" 准備幾個女人。雙修時要想九天如意大法臻於巔峰,必須先與幾個女人交合,將內息徹底激發出來。否則,就一個人的話,是撐不到陰陽調和之時的。昔日富貴花開谷裡有三百個女人,卻只有四個男人。而且那四個男人還是祖孫四代。而我爹就是那個小孫子。" 葉心意頓時張口結舌,臉色紅彤直欲滴出血來,心裡卻又驚又羞。看著趙羽出門去" 准備".

----------------------------------------------------------------------

  " 啊…啊…將軍…好強啊…奴家…承受…不住了…奴家…奴家…從沒感到這麼舒服過…啊…娘娘,用力吸奴家的奶頭…許家妹妹,別舔奴家小穴了!奴家又要泄身了…噢…呀…泄了泄了!" 密室之中,白氏被肏得大呼小叫,連連泄身。

  石虎的鄭皇後則挺翹個大屁股,趴在白氏胸前吸允著白氏的大奶子,下身處許氏則在賣力地舔拭著趙羽和白氏的交合出,白氏與許氏脖子上還掛著鈴鐺項圈,隨著趙羽的進進出出而發出清脆又有節奏的輕響。

  為了給葉心意解夢夜彌香的毒,趙羽直接將今天的三個女俘虜押進了密室。

  石虎的皇後與女人,讓趙羽感到愈發的刺激,本就粗如兒臂的陽具昂揚而起,戰意十足。足足肏了三個時辰,情欲反而越來越盛。而三個欲女也完全臣服於他又粗又長,熱力十足的肉棒之下。顯然,石虎旦旦而伐,卻從來沒有使她們真正滿足過。她們盡情叫著:" 啊……太妙了……太爽了……啊……插的小穴……好癢……好……好舒服……哦……啊……要被干穿了……

  啊……奴家的屁眼……也被將軍插的好美……啊……親哥哥……干死妹妹了……奴家……奴家愛死大雞巴了……啊……實在受不了了……

  受不了……奴家……又要泄了……將軍用力……“

  大肉棒插進小穴全根沒入,趙羽用力的猛抽狠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狠,好像真的要插壞白氏的騷穴似的,雙手用力的捏弄不住顫抖的雙乳,捏住乳頭用力的捻弄,這一陣疾干把白氏干的淫水急流,雙重的快感不斷的從小穴和屁眼中升起刺激的她瘋狂的迎合,大聲的呻吟:  “啊……好……將軍……

  太會干穴了……都這麼長……時間……還沒有泄……哦……啊……

  干的奴家……好……好爽……啊……啊……小穴被將軍干的……好爽……

  用力……親愛的……屁眼……也好……好爽……“

  四人肆無忌憚的沉浸在淫欲之中,趙羽的肉棒在三個女人的九個肉洞中進進出出。" 啊!哦!請將軍盡情的肏奴家的後庭,莫要憐惜!哦。好爽啊,哦!"三個女人盡情的浪叫著,扭動著,淫水早就濕透了床板。

  葉心意坐在床角,看著趙羽挺著那個令人又驚又怕的大東西在三個女人的嫩逼小穴中猛力進出。不由兩眼迷離,一只手不自覺地撫過胸前,另一只則越摸越下,輕輕按住已經濕透的陰戶。不僅僅是臉色通紅,連全身也泛著粉紅。看著正在狂肏鄭皇後的趙羽,心裡不禁又怨又愛。手隨著趙羽的動作,一輕一重的按著自己的淑乳和玉戶。一會大腿之間便溪水潺潺,奔流不止。

  又過了半個時辰,旁邊只剩下許氏在放浪的叫喚:“啊……啊……美死了……

  小穴……被干……被將軍……被將軍插死了……奴家的好……好人兒……

  親……丈夫……大雞巴……哥哥……用力……干奴家的小穴……唔……

  啊……太妙了……我奴家今天太爽了……用力……啊……不行了……

  花心……好癢……用力……啊……奴家要泄了……不行了……不行了……啊!" 許氏高叫一聲,第九次高潮洶湧而來,刺激得她只覺一陣旋暈,便如進入了一個夢幻仙境之中,隨後像鄭皇後和白氏一樣性福地昏迷過去。

  趙羽從許氏的小穴中抽出自己的陽具,只見小趙羽青筋暴露,愈發顯得猙獰。

  此時的葉心意則趴在床上,衣衫不整,雪白的羞處與肌膚都暴露在外,一只嫩白的小手還夾在兩條修長緊繃的大腿之間,一根如蔥的玉指正點在陰戶當中的相思紅豆上。一股股的春潮從那桃源蜜洞中不斷地噴薄而出。原來在許氏高潮之時,她也泄身了。

  趙羽將解藥吞服進自己的肚子,然後迅速運功把它煉化。頓覺體內一股熱流隨著奇經八脈中的內息周游全身。最後直奔下身而去,小趙羽硬生生的粗大了一圈。葉心意也已從高潮的余韻之中恢復過來,渾身散發這一股媚香,刺激著趙羽的情欲。

  " 快,快把你的東西插進來,人家等很久了!" 欲火焚身的葉心意丟掉了少女的最後一點矜持,開口求歡。趙羽也有些忍不住了,奮戰三個時辰猶未泄身的他,感到了爆發的衝動。趙羽一翻身將葉心意壓在下面,噗哧一聲,長槍入洞,渾身情欲的葉心意竟沒有感到破瓜時的疼痛,只覺空虛半天的小穴中於被充滿了," 舒服死了" 她高聲叫道。

  過不了多久,葉心意就又感到了小穴中的瘙癢,不覺擺腰動了起來,趙羽見她已經適應了自己的肉棒,遂放開手腳大干起來。

  葉心意初時只是哼哼嘰嘰的小聲歡叫,到了後來便忍不住學白氏三人一樣高聲淫叫起來:" 哎呀……唔……啊……舒服……人家的小穴……好……

  好……好麻……快……再快……用力……恩……美極了……唔……

  啊……小穴會被……干……干壞的……我……我好舒服……再快點……

  好哥哥……不行了……好酸……唔……唔……要死了……死了……

  哎呀……尿了……舒服……舒服死了……哦……" 一股陰精像泄洪般直湧出來,趙羽拼命地猛頂狂插,只聽葉心意“恩……哼……”的聲音,那肥嫩的肉臀,突然死命的扭動急擺幾下,小穴不斷收縮,緊緊用她的粉臀往後貼在趙羽的小腹上,如痴如醉。

  雖然葉心意達到高潮,但趙羽還沒有發射,夢夜彌香的毒便解不了。兩人又換了個姿勢,接著盤纏大戰。葉心意的浪叫聲越來越大,雖然口中要死要活的,可是雙手卻緊緊的摟住趙羽好像怕他溜走似的,趙羽見心意浪蕩的可愛,大肉棒是拼命的抽送,如猛虎下山一樣的勇猛,又狠又快的次次盡根,狂頂花心,干的葉心意渾身的骨子都浪蕩著,葉心意被干的到了消魂的地步,兩腿勾在他的屁股上,肥臀猛拋急扭地配合著趙羽的抽送,口中哼哼唧唧的發出更加迷人更加淫蕩的浪叫: “啊……大雞巴羽哥哥……干死我了……心意……的。小穴……被你干爛了……用力……再用力……人家要死給你了……恩……

  插死……人家了……太舒服了……唔……“

  兩人足足做了半個時辰,依舊沒有風停雨歇,趙羽下面的肉棒更加狂暴的插著,頂著,磨著,一陣的狠干,干的葉心意的玉體如烈火在燃燒,渾身顫抖,香汗淋漓,喘氣急促,她緊抱著趙羽扭纏,舒服的魂飛九宵,如此大的動靜使其他三女也都醒轉了過來,欣賞著這一幕,暗暗心驚,趙羽竟是如此的勇猛能干。

  “好……好人……親哥哥……大雞巴丈夫……啊……唔……唔……

  可讓你……你……玩死了……哦……干的……人家小穴……太……

  太舒服了……用力……干……啊……唔……大雞巴哥哥……唔  ……

  痛快死了……心肝親親……你……哦……你……干的人家舒服……

  哦……“

  葉心意叫的那麼淫蕩,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瘋狂的搖擺她那肥美雪白的豐臀死命的迎合著大肉棒,一頭秀發散的亂七八糟,媚眼半閉,兩條粉臂緊緊纏住趙羽的腰部,銀牙緊咬在他的肩頭,來發泄她小穴裡的刺激和快感,趙羽大肉棒干的葉心意欲飄上天,騷水直冒,花心劇烈的張合著,嬌聲不斷的叫著:“唔……哎呀……我的大雞巴……心肝……好美喲……唔……哦……

  爽死了……啊……好哥哥……插死小穴了……唔……用力頂花心……

  啊……啊……心意要……泄了……哎……不行了……啊……親哥……大雞巴……啊……我要死了……我……啊……我丟了……

  丟了……“天生淫蕩的葉心意在九天如意大法的激發下完全顯現了她外莊內媚的本性,高叫著達到了第五次高潮。

  此時的趙羽也終於達到了爆發的臨界,他嘶吼一聲,奮力地在也心意滑潤緊窄的小穴中抽插幾下,噗噗,幾股滾燙的陽精帶著九天如意最最純淨的內息直射入葉心意的子宮之中。又是一聲嬌叫,淫蕩的雷堡未來女主人癱軟在了床上.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如果大家喜歡我的文章或者回復,請點擊這兩顆紅心

















0.0153479576111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