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我和肥胖姐姐的性事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首先感謝狼友們對本人第一篇色文的關注,你們的回復對我也是一種鼓勵,
讓我有信心把自己更多的經歷寫出來,與各位狼友一起分享追逐性與過程中產生
的樂趣。

  今天出場的是一位,比本狼大四歲。

  和她的故事要從去年春節開始。那段時間除了走親戚就是和朋友一起喝茶玩
耍,打牌天天輸,都輸得沒信心了。所有的活兒要過了大年才開工,這剩余的春
節長假還有七八天呢,沒辦法,龜縮在家里當宅男唄,哪也不去,約我打牌就說
自己不在,出去玩兒去了。這招真靈,天天守在電腦前,夢幻西游連升了10級
,玩到110了,另外,順便又申請了一個QQ,掛在那里,也沒刻意去加誰,
純粹是一種釣魚的心態,有就拉鉤,沒有就拉倒。

  直到有一天晚上,俺正在看壇子里的圖片時,發覺QQ對話框彈了出來,顯
示有人和我打招呼,要加好友。我迅速點開,一個網名叫清風明月的女人請求加
我。一看資料,遼寧的,33歲,還得瑟啥呢,立馬就加了。

  不一會兒,清風發來一個握手的圖標,我也回了一個握手,然後問道:在乾
什麼呢?

  清風說她在家里閑的無聊,想多加幾個好友偷菜。

  我不無遺憾的告訴她,本人的號是新號,沒菜可偷,你沒看見我才一顆星嗎


  清風馬上就說,難道就只能偷菜嗎?聊聊天不行啊?

  我說當然可以啊,有你這個大美女在,我樂意奉陪!

  你怎麼知道我是美女,清風問道,你不怕我是恐龍嗎?

  我的直覺告訴我,你是美女!我奉承的說道。

  那一夜,我們就這樣建立了基礎的聯系,想看她的照片,設了密碼的,磨嘰
了半天始終不肯給我,害的差點我想拉黑她,誰知道坐在電腦那頭的是個什麼模
樣的女人呀,有可能是王昭君,也有可能是孫二娘。

  繼續我的游戲,玩累了進壇子里看看圖片,欣賞色文,就這樣又過了幾天,
清風總是在線,我沒主動招惹。眼看著要到大年十五了,我還在最後瘋狂的玩游
戲,我的目標是掙夠一千五百萬游戲幣,買一件中意的武器。

  因為組隊廝殺太緊張了,我都沒注意QQ里,清風已經接連給我好幾條信息
了,直到她給我發了一個抖動,我才回過神來,趁別人上陣的間隙切屏看了看,
回了一句,我有點事,等下。于是又投入戰斗中,要知道,那一場戰斗要是贏了
,我能掙到近300萬游戲幣。我哪有心思去理睬一個照片都不讓看,是知道是
美是醜的女人啊。

  十來分鐘後,我如願得到了300萬游戲幣,于是到建鄴擺了個攤位,掛起
賣裝備。回過頭來再看,清風顯示在線,于是發了個:你好美女,你睡不著啊?

  她回到:是啊,在看電視。

  你公呢?沒在家陪你?我別有心思的問道。

  他不在,你問這個乾啥?

  沒別的意思,問問而已,我這個人有點彪,愛問問題,你想回答就回答,不
回答我也不怪你。

  你老婆呢?清風問到。

  我老婆啊,以前有一個,不過現在還在努力找尋新的老婆中!我如實的回答
到。

  哦,那你找到了嗎?

  找到了,我喜歡,但人家不願意啊,呵呵

  我們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的聊到了深夜,我問道,你老公還沒回來啊?

  清風說:他在國外。

  于是我問到:你一個人睡不怕嗎?

  早習慣了,你一個人睡會害怕?他反問道

  我偷偷的發了一個有點黃的圖片,就是憨豆先生襠部的那玩意而抵著內褲四
下亂動,想必大多數狼友都看過。

  很快清風發了一個偷笑,一個人睡覺要老實點,別亂想哦。

  我一看有戲,立馬出言挑逗:我是正常的男人啊,想這個很正常,沒那反應
才不正常了,難到你不想啊?

  我肯定是正常的,清風回到,

  這時我想都沒想過她會問我:一般這種情況下你會不會手淫?

  我那心里啊,一陣狂喜,真的應驗了那句久等有宴席,遇到這麼一個開放的
大。今晚有得聊了會啊,不這樣我怎麼辦,我又不會去外面找洗頭女。男人還是
要有自己的底線和原則。我信誓旦旦的說到。

  她哦了一句,半天沒說話。

  我急了,不知道她唱的哪一出,連發了幾個疑問,就在我都死心了將要下線
時,她回了我一句:剛才我女兒要洗澡睡覺了。

  我連忙問她:那你也要睡了嗎?這是我最關心的,嗯,我也洗漱好了,你呢


  我又沒老婆,那麼早上床乾什麼,一個人沒得玩啊。我挑逗著說到那你的意
思是我這麼早上床有問題咯?清風很機敏,一下就猜出了我下一句要說什麼。沒
辦法,我只好說:是啊,一個人上床乾什麼,自娛自樂啊?哈哈哈

  自娛自樂又怎麼了拉?我又沒出去偷人,難道只準你們男人手淫?清風的話
語間似乎有點怨氣。

  不會吧?你也那個?大美女你又在逗我玩兒了,我裝出一點都不信。

  算了,你不信最好。清風回到。

  然後我們又開始慢慢進一步的探討著,直到我一點一點的擠出她的信息。她
在一家公司當庫管,老公公派到尼日利亞,家里有一個女兒,8歲,平時工作輕
松,晚上除了上網找他老公,老公不在就偷菜,因為有時差,他晚上上網的時候
她老公那里正好是上午,遇到老公不在電腦前就只能找我們這些男人打打情,罵
罵俏了。至于她是不是會手淫,她的回答一直是凌模兩可,弄得我心里跟貓爪撓
一樣,癢癢的。

  以後的日子里,由于工作的展開,晚上有時會加班,回家家已經很累,登了
QQ和她聊幾句,她女兒又要睡覺了,所以一直沒什麼進展,直到有一天,回家
,登上QQ後發現他給我發了很多信息,說等了我很久了,想和我說說話,我感
覺到這個女人遇到什麼事了。還沒等我問她,他到先問我:回來啦?挺忙的哈。

  嗯,這幾天要交工驗收了,很多事情要去做,還要編寫交驗報告啊。我回答
道那你去忙吧,清風答道,但我聽出了她的幽怨。

  沒事,報告過幾天才交,好久沒和你好好聊聊了,看樣子你今天想我了哦老
姐!我挑逗道去你的,你才老呢,清風似乎恢復了心情。

  是啊,我那里都老得掐不動了,不信你來試試。我開玩笑的說我可以看看你
嗎?清風提出了要求,讓我欣喜不已。

  我啥也沒說,略微收拾了一下鏡頭前的物品,身後亂七八糟的臥室,點開了
視屏,等待著見證奇跡的那一刻。

  很失望,她那邊黑乎乎的,只有一個我在屏幕上,于是我問她,你人呢?這
樣做不公平哦清風問我:你倒是蠻帥氣的,假如你看到醜女真實的面目,會不會
不再和我聊天了?

  一句話把我整得騎虎難下,不可能說你是醜女我立馬拉黑你,所以違心的說
,女人的外表漂不漂亮不重要,重要的是心靈美,我以前的老婆就漂亮,還不是
跟人跑了,無論姐姐你長什麼樣,我都始終如一的對待你。心里卻不停地犯嘀咕
,該不會真是賽金花一類的吧。

  真的?清風說到。

  騙你全家死光光,我答到,其實本人全家就我一人,發個毒誓沒關系。

  奇跡就在這一句後發生,屏幕漸漸亮了,先是看見女人的手,正在轉動鏡頭
,待她的手一離開,一個胖胖的女人出現在屏幕上,怎麼形容呢,五官還是挺端
正,可能是鏡頭的緣故吧,臉顯得特別圓,特別胖,捲曲的頭髮披在肩頭。當時
的心情就是:失望50% ,慶幸30% ,剩余的20% 屬于期待。

  女人是需要哄的,本狼甚至這個道理,于是對她說:老姐,要是你生在唐代
,肯定是個絕代風華的大美女。

  清風回到:我知道你是在說我胖,我也沒辦法,喝水都要長。

  沒有啊,我答到:你這哪是胖啊,分明就是豐滿啊,虛情假意,清風這樣回
答我的解釋。

  我說的可都是真的,我連忙解釋:你有沈殿霞胖嗎?你要有她那身材才叫胖
,至少這是我的審美觀點。

  那倒沒有,清風在我的解釋下這次有了一點自信。

  由于鏡頭很近,看不見頸部以下的部位,只覺得清風很白,想象中她的身材
應該也是肥胖臃腫。越是急于想知道,越是不能慌亂,我總不至于對她說:你把
鏡頭弄低點,我想看看你的胸部。所以我沒有過多糾纏這些,對面的人就這樣了
,能成呢就算換個口味,嘗嘗胖女人的味道,不成也不遺憾,畢竟不是我所喜歡
的類型。

  那一晚,我們聊了很久,直到我哈欠連天,她才問我:困了嗎?

  有點?我答道。你不困?

  嗯,不困,清風回答道。

  我霎時明白了什麼,立馬一笑,開始在鍵盤上敲打。

  她見我一笑,就問我:你笑什麼?

  等我把打好的字傳過去,看了立馬恨了我一眼。我發過去的是:老姐你是不
是想男人了?你該不會想那個了吧,哈哈哈你不也想女人嗎?就知道笑我。清風
答道我沒想啊,我不解的問,還沒想,你看看你身後,清風說到我一扭頭,原來
是牆上掛的一幅油畫,半裸的美女。

  我想了想,抵賴不如乾脆的答應:呵呵,我想女人很正常呀,我是過來人,
知道女人的味道,再說生理問題也要得到解決呀。不像你,手淫了都不敢承認。
我把皮球踢給了她,看她怎麼說。

  有什麼不敢承認的,反正你又不認識我,怕什麼!清風說道:我也是個正常
的女人啊。

  哦,終于承認了,我馬上接到:那你用手還是其他的,我繼續挑逗。

  我有性玩具,不像有的人用手,清風有點嘲笑的意思說道。

  我這時覺得今晚應該打住了,再聊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不可能馬上就視屏
里相互手淫給對方看啊,釣魚就要學會放長線。

  于是我借口太困了,又挑逗了幾句就隱身了玩我的游戲去了,結果清風一直
在線到了半夜。

  第二天晚上在外面和朋友吃了飯,一回家,依舊是清風主動找我,我見她這
麼關注我,也就故作關心的問道:昨晚睡好了嗎?

  沒怎麼睡好,清風答道

  我發了個偷笑的頭像,然後說:是不是欲火焚身睡不著啊清風給我發了個打
人的頭像,然後說:這麼久還真的想那些事情了。

  那你昨晚沒自娛自樂?我隱晦的問道。

  你打手槍的感覺比得上和女人真實的做的感覺嗎?清風反問道。

  那肯定沒有,我答到,然後話鋒一轉,說,可惜我不在遼寧,要真在遼寧,
我倒願意犧牲自己,成全我的好姐姐。

  你說的屁話,我說過需要你了嗎?你有多大能耐啊?清風說道。

  能耐有多大我不知道,這個要你自己試了才知道哦。我厚著臉皮說你現在在
哪兒,說實話。清風問道。緊跟著一句讓我摸不著頭腦:不說實話話我立馬拉了
你。

  我只好說出我的真實位置。心里想,這女人葫蘆里買的什麼藥。

  那**路**賓館,清風說到,我們見個面吧。

  我一驚,怎麼對本地這麼熟悉,難道她也在本地,于是我說:你不是在遼寧
嗎?你騙我?

  騙你又怎麼樣,行不行一句話,

  我那個狂喜呀,頭一回遇到這麼豪放的女人主動約炮,而且今晚要換口味咯
,這一天離我原本計劃的提前了許多。

  于是約好見面地點,趁著夜色,頂著早春的寒風,我來到了**賓館門口,
彷徨中,一輛出租車停在了不遠處,路燈昏暗的燈光下,我看見一個胖胖的女人
下了車,于是我迎了上去,走到她跟前,確認了一下的確是清風,而且果然是因
為鏡頭的原因,現實狀態下的她只是微胖的感覺,由于穿著羽絨服,看不出身段
,不過就那臃腫的羽絨服就知道今天和我戰斗的絕對是個重量級的選手。清風大
方的挽著我的手說:怎麼,覺得和一個胖子見面後悔了?我連忙說:不是啊,只
是覺得現實中的你比屏幕上更年輕漂亮,于是乎我把自己心里所有能用在她身上
的贊美語句翻了個遍,逗得清風開心的笑著一直到了房間里。那個汗呀,我都不
知道自己怎麼那麼能瞎編。

  進了屋,清風一板一眼的對我說:今天咱倆就只是了了一個緣分,你不必知
道我的真名,也不要來糾纏我,今後有機會我們QQ聯系,答應了我們就做。

  這算什麼規矩呀,這不正是我想要的嗎,不糾纏,不攪和,純粹就是相互解
決身體需要,于是我不停地點頭答應下來。見我答應了,清風就把自己的包放在
枕邊,脫下了羽絨服,和長靴,穿上拖鞋。

  清風的體重至少在140左右,身高165,所以緊身毛衣下的腰啊,粗得
有點嚇人,好在胸部海拔高度還行,屁股也夠翹,否則真是一個活脫脫的水桶了


  見我還不脫,清風對我說:還愣著乾嘛,洗洗呀。

  狹小的浴室里,我撫摸著女人的身體,很厚實的感覺,皮膚有點粗燥,毛孔
特別明顯,尤其是臀部和大腿。兩個乳房像木瓜一樣掛在胸口,白花花的很誘人
,這麼胖的女人即使胸部再豐滿,也顯得沒什麼特別,倒是腰部的一圈贅肉讓人
覺得有點受不了,大腹便便的樣子。陰毛一般濃密,說實話,我不是很想做,但
表情上一點沒顯露出來,好在她面部容顏確實還算姣好,不然看她這身材,本狼
立馬消失得無影無蹤。

  清風不停的用她肥厚的手抓捏我的雞雞,我也揉捏著她的雙峰,我想這麼飢
渴的女人,就算你對她粗魯一點也應該沒問題吧,于是我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她
幾乎是靠在我身上,用手開始給我擼管,雞雞慢慢勃起,這時我在她耳邊說,想
給我手淫啊?帶你的玩具沒有,我也幫你自慰一下。清風幾乎是呻吟著斷斷續續
的說,帶了的,但是你要先用你的雞雞把我弄舒服再說。

  我扶著她滾圓的腰肢,一邊在她耳邊說,沒問題,今晚就算在你身上精盡人
亡都在所不惜,一邊用雞雞在她臀部摩擦著。清風用放著電的眼神看著我說:去
床上吧,我等不及了。

  擦乾兩人的身體以後,我們一起鑽進了被窩,我沒有主動去吻她,而是一把
把她壓在身下,含著乳頭,猛攻雙峰,清風自己抬起了腿,把自己最隱秘的部位
亮了出來,可惜被窩里光線昏暗,看不清,她只是一個勁的說:快點進去呀,說
完她竟然用手抓著我的雞雞往陰道口拉。

  說老實話,本狼的性伴侶也有幾個,但頭一次遇到這麼直接的,啥也不說了
,立馬放低身體,也沒怎麼尋找,在她手指的引導下,順利的插入了,只覺得又
濕又熱,估計淫水都流了很多的。

  進去的一剎那,清風就開始了呻吟,我剛插了幾下,她就啊啊啊的叫了起來
。我覺得太做作了,停下了抽動我問她,有這麼誇張嗎?她一臉緋紅的說:好久
沒做了,人家覺得舒服嘛。的確,這女人水很多,抽插產生的吧嗒吧嗒聲很響亮
,我還沒盡力深入就這樣了,等會兒我發力的時候豈不是要喊破喉嚨?

  女人在我身下叫著床,一身的肥肉顫動著,兩個乳房一起前前後後的跳動真
的像是水在波動。乾了一會兒,清風對我說:老漢推車吧,我肚子太大了,你插
不到底。一席話說得我臉面盡失,明明就是我沒發力,怎麼就嫌我雞雞短了啊!

  二話沒說,我略微調整了一下進入角度,腰部一使勁,噗呲一聲,連根盡沒
。清風這下感覺到了雞雞的厲害,啊了一聲然後說道:好舒服,再來!

  這句話激起了我男性的雄風,連續幾十下劈里啪啦的猛日,清風回應浪聲一
遍,我索性掀開被子,叫她側臥,扶起她的一條大腿,岔跪在她另一條大腿兩側
,開始了飛燕式插入。這時我才看清我們交媾的部位早已濕淋淋的了,床單上的
籍印一大灘。

  不知道真的是因為肚子上的肉太多了,還是女人的陰道太深,我都沒感覺到
龜頭撞擊到子宮口。所以我想換個姿勢,女人依舊不停的叫著床,我眼看著我的
雞雞在她陰道里進進出出,兩片肥厚的陰唇緊緊的裹著我雄壯的陰莖,每一次都
盡全力,可我的龜頭依舊沒有感覺到觸及到了她陰道的盡頭,倒是女人這是的手
偷偷的伸到了我們交合的部位,時不時的撫摸抽查中的陰莖,時而也揉捏自己的
陰蒂。

  我不認輸,接著扶起她,趴在我面前,屁股撅得老高,我扶槍背入,這第一
槍就直搗黃龍,龜頭終于感覺到觸及了她的花心,清風劇烈的扭動了一下屁股,
叫聲有點變調了。找到了方法的我能放過她嗎?一陣疾風暴雨般的肉搏過後,我
低吼著把憋了好久的精液送進了她陰道深處,當我抽出陰莖的一剎那,她也渾身
無力的趴在了床上。

  看了一會兒電視,清風悄悄的把手伸進了我的襠里,輕輕撫弄著雞雞,我也
揉捏著她的乳房,一時性起,對她說,要不我門一起玩玩你的玩具行嗎?

  清風笑著說,我猜你都是想玩這個,來吧,說完翻身在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
個經常在A片里才能看到的自慰棒,說實話,本狼也是第一次見到真實的東東。

  要說玩,不是有句話嗎,沒吃過豬肉,看見過豬走路呀,這玩意兒怎麼玩兒
還難得到我?于是迅速鑽到被窩里,趴在清風胯下,她早已叉開大腿,呈M型等
待著了。清風的陰部是典型的黑木耳,兩片陰唇顏色有點深,微微張開著,粉紅
的蜜洞里晶瑩剔透,清風這時嬌聲叫道,親一下嘛好不好?我靠,這女人真騷,
還叫我給她,不過說實話,這個陰部除了陰唇顏色有點深,其他的都可以打90
分以上,首先陰毛分布很好,倒三角一完,陰唇兩側就乾乾淨淨的,不像有的女
人,陰毛都長到屁眼旁了。其次,陰唇肥厚,陰蒂外翻,尿道口和陰道口清晰可
見,而且很乾淨,沒有一絲異味。

  我想了想,既然是嘛,怕什麼,親就親,于是把嘴湊了上去,舌尖和牙齒並
用,在清風陰部上下左右舔著,吻著,女人似乎很享受,雙手輕輕的撫摸我的頭
,身體時不時的抽搐一下。被窩里有點悶,我一把掀開被子,喘了幾口粗氣以後
對她說,玩玩具咯?清風點點頭,于是我拿著自慰棒,對準陰道口,慢慢的塞了
進去,然後模擬著活塞運動,女人開始了輕聲哼叫,我看著肥美的陰唇跟隨著自
慰棒的插入一下內陷,一下外翻,淫液汩汩地流出,超視覺的讓我的雞雞又吹響
了戰斗的號角。

  于是我翻了個個,把自己的雞雞送到了她嘴邊,兩人呈69式。清風的口技
還行,幾乎沒齒感,我們互相口交了一會兒,感覺的確沒有做愛爽,所以馬上我
又操槍上馬,開始了第二次肉搏。女人依舊大聲的叫著,這次我一上來就傾盡全
力,沒幾下還是感到這種正入式的確探不了底,于是抓過一個枕頭墊在了她身下
,效果不明顯,再加,還是不能到底,我有些自卑了,這時清風說,咱們到桌子
上去吧,于是我起身,清風拿起一個枕頭,放在了寫字台邊上,拉過來兩個小圈
椅一邊一個,然後坐到了枕頭邊上,岔開的大腿將自己的陰部展現在我面前,一
只腳踏一個圈椅。

  說實話這種姿勢我見過,但從沒用過,今天真的收獲不小啊。體位剛剛好,
不需要人為的踮腳或彎腰,最正常的姿勢一挺身就全莖盡沒,而且直搗黃龍。我
摟著女人的腰,快速的挺著身軀,陰莖在女人濕漉漉的陰道里撲哧撲哧的進進出
出,我對著清風說到:老姐,舒服嗎?

  清風呻吟著回答:舒服,都快要我的命了,說完一口含住了我的雙唇,再也
顧不了這麼多了,我們緊緊的摟在了一起,四片唇相互滋潤著,舌頭也伸進了對
方口里四處探尋起來。她的雙峰緊緊貼在我胸口,雙手助力著把我的腰往她身上
撞,一陣猛烈的衝擊過後,我又一次射進了她的身體里。

  這一場戰斗下來,累得不輕,她也似乎很滿足,兩人一起洗了澡,一會起回
到床上,說笑了一陣,我突然問她:你女兒呢?清風回答道:跟她姨媽去了,明
天回來。我接著問: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一地方的呢?清風偷笑著說,笨豬,我
是在同城搜索里找到的你,當然知道你就在這里呀她接著說:便宜你小子了,老
姐對你還不錯吧,平靜下來的我看著這一堆肥肉躺在身邊,心里有點詫異,這樣
就把她上了?可回過頭來一想,不對呀,怎麼像是她上了我呢?

  那夜她又當著我的面自慰了一次給我看,本來雞雞都又硬了一次,可惜體力
不支,剛插了幾分鐘就敗下陣來,軟不拉幾的射都沒射就出來了。倒是清風幾乎
是整晚含著我的雞雞睡的第二天一早,第一件事就是趁著男人早上的天然陽剛,
又從後面乾了她一次,這次很成功的射進了她的身體。意猶未盡的退了房,臨別
的一刻,她對我說:昨晚是她最爽的一晚。下次想要了還找我。

  打那以後,我也要麼和她開一次房,但絕對不主動邀約,主要是胖女人不是
我喜歡的類型,而且欲求較大,每次開完房我都要渾身乏力幾天。

  還有就是她也從不在視屏里自慰給我看,說是怕女兒察覺不好。我靠,裝什
麼斯文。


                       (全文完)
















0.016744852066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