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人妻熟女]愛虐的貴婦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下午三點的時候,她又一次開始坐立不安了。幾次向門口邁去的腳步又硬生生的收了回來,為了讓自己不再胡思亂想,她打開電視,把音量調到最大,甚至強迫自己去看根本就沒有興趣的足球比賽……但一切都沒有用,內心所有的掙扎在一聲歎息中全都煙消雲散。

她看了看表,離丈夫回家還有兩個多小時,趕得快一些的話…或者那個人今天對她的興趣不大的話,她還來得及在丈夫下班以前回家準備晚飯。

對著落地鏡,她脫光了全身的衣服,然後在那兩條修長豐潤的大腿上套上一條開著襠部的連褲絲襪,再穿上一雙後跟細得驚人的高跟鞋。

做完這些後,她注視著鏡子中自己性感的身軀,臉頰卻忽然變得嫣紅起來。

「你……你怎麼能這麼淫蕩呢?你對得起愛你的丈夫嗎?」她盯著鏡子中自己雙腿中間,那裡正有一條亮晶晶的液體從陰毛豐茂的陰部流下,順著大腿淌到絲襪上。

她的呼吸漸漸變得急促,豐滿雪白的乳房隨著呼吸微微波動。鏡中自己性感的樣子使她有些不能自持,一隻纖纖小手緩緩的移動到陰部,接著她猛然將兩隻手指深深的插進陰道之內。

「啊……」她亢奮的吟叫了一聲,高高的仰起了自己的頭,心中卻一陣陣的酸楚刺痛,同時眼角一滴淚水滾滾而下,「老公……對不起……對不起………」她忽然停下動作,狠狠的在自己美麗的臉上扇了一記耳光,然後抓起風衣穿上,頭也不回的跑出了家。

今天的她不知為何,胸中的慾望特別的強烈,於是她加快了腳步向目的地走去,漸漸的她開始小跑起來,惹得路上行走的人們都在看──這個漂亮的、氣質優雅的女人一定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去辦,否則怎麼會跑到香汗淋漓也不休息一下呢?

只有她自己心裡清楚,她如此著急趕路的原因──只是為了偷情,變態的偷情。

她和丈夫住的這個區,被人稱為天堂地獄,左邊是豪華的住宅,而穿過一個市場,卻是另一個世界,髒、亂、窮的世界。她的目的地就是這個世界的某一間昏暗低矮的平房。沒多久,她已經來到這裡了。

因為旁邊那個巨大垃圾場的原因,這間平房周圍已經沒有什麼人家了,只有這間房子的主人還住在這裡,因為他無處可去。

眼下,她站在這房子的門前躊躇著,內心的慾望和對愛情的忠貞再一次爭鬥起來,這讓她的心很痛,也讓她的情慾更加蓬勃。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這麼下賤?」她質問自己:「這一切為什麼會發生在我身上?神啊,救救我吧……」

終於,慾望戰勝了良知,她伸出顫抖的手,輕輕的推開了房門。

房內黑暗渾濁,一股垃圾的餿臭味道猛的鑽進她的鼻子裡,儘管已經來過很多次了,但她還是不能適應,她扶住門框彎腰劇烈的咳嗽起來,繼而開始反胃─胃裡沒什麼東西可吐,所以她吐出來的只是一些酸水。

「臭婊子!快把門關上!!!」屋內黑暗處一個嘶啞的嗓音響了起來:「你媽個逼的,來了也他媽不知道敲門,不知道老子正在自摸嗎?」那聲音粗野的叫罵著:「吐你媽個逼吐,嫌有味就滾出去!!少在老子這裡裝像!!」

聽到那嘶啞的嗓音喊話,她小聲說道:「對…對不起……」然後閉上鼻道,大口大口的用嘴呼吸著,邊手忙腳亂的把門關上,最後習慣性的用門後的一根粗木頭把門頂上,這才轉身對著聲音發出的方向,似乎等待著什麼。

「婊子,去把燈打開!」那聲音粗魯的命令著她,她默不作聲,在黑暗中舉起雙手摸索著,她找到了燈繩,拉了一下,燈亮了。

房子很小,一半堆滿了各種從垃圾堆裡撿來的奇怪東西,再往裡是一張炕,炕上鋪著已經看不出什麼顏色的被褥,一個身穿破舊背心卻光著下身的骯髒猥褻的中年男人正背靠牆叉開雙腿大剌剌的半躺著。

「逼癢了?欠操了?」那男人不知多久沒洗的臉上充滿了不屑,一邊用手不停的揉搓著他胯下那朝天而立的黑雞巴一邊向她招了招手,「母狗,快脫了爬過來!」

她心裡一陣氣苦,眼角又有些濕潤,但胯下那濕淋淋的感覺告訴她,那原本就很旺盛的情慾,被男人這句話挑逗的更加強烈了。一種奇怪的感覺在那男人叫她「母狗」的時候迅速的充斥到全身,這感覺讓她頭暈目眩手酸腳軟,於是她邊氣苦著邊在身體感覺的引導下,脫掉了僅有的一件風衣。

那男人見到她的打扮哈哈笑了起來:「母狗,還挺聽話嘛…」胯下那黑乎乎的雞巴翹得更高。在她慢慢跪下搖擺著豐滿的屁股爬向炕的同時,男人挪到炕沿坐下,把雞巴對準她將要來的方向等待著。

等到她爬到男人雙腿之間時,男人把高翹的雞巴壓下來對準她的臉,還沒等她把嘴張開,那滿是汙垢的酸臭充鼻的雞巴就被他狠狠的擠捅進了嘴裡。

她對屋內的垃圾味十分不適,但奇怪的是口中男人生殖器那不比垃圾味強的酸臭味卻沒有給她的呼吸帶來絲毫影響。她專心的吮吸著男人粗硬的雞巴,卻還是默不作聲,但連她自己都能感覺到口舌越來越燙,體內的血液越來越澎湃。

那男人用髒腳撩撥著她豐潤的乳房,手則握著雞巴根部不停在她口中亂捅,時而把雞巴抽出來,濕淋淋的在她臉上抽打。她閉著眼睛默默承受,一隻手卻偷偷的伸到自己的胯間,在陰蒂上揉捏撫弄起來。

「母狗,老子的雞巴好不好吃?」那男人裂開嘴露出一口堆滿牙垢的黃牙:「再賣力點,把老子侍候高興了就賞你口精子吃,哈哈……」他邊說邊用龜頭逗弄著她,她還是一如既往的默不作聲,拒絕回答男人發出的任何猥褻下流問題,也許在潛意識裡這是唯一能保持著某種自尊方法。

她張開性感的紅唇追逐著那在她臉前擺動的醜陋骯髒的生殖器,努力的想把它再次含到口中,但男人卻不停的擺弄著挑逗著,就是不肯讓她如願,終於,強烈的衝動讓她再也無法自持,雙手猛的伸出,握住了男人的雞巴。

就在她張嘴含入的那一瞬間,男人猛的擡腿,一腳蹬在她美麗的臉上,把她踢翻在地,「母狗,想吃雞巴就求我!!」

她屈辱的爬起來再次跪在男人面前,雙眼死死的盯著眼前的陽具,但殘存於心底的自尊卻讓她不願意發出聲音,於是她如以前一般還是一言不發。但那男人卻不像往日那般容忍她的無聲,他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抽打在她細嫩的臉頰上,「母狗,再和你說一次,想吃雞巴就求我!」

男人髒乎乎卻粗大堅硬的雞巴就在她眼前不停的搖晃著,兩隻的睪丸也隨著軟呼呼的的陰囊一起左右擺動,她看著,呼吸越發急促起來,胯下的潮氣也越來越濃厚,當那男人握住雞巴再次抽打在她臉上的時候,她那殘存的自尊終於崩潰了,「求……求你………」

「求我?我是誰?」

「是……是……爸爸……」她終於說出男人一直要求她說的,強烈的羞恥的慚愧也忽然間一起迸發出來,她哭了。

「叫爹!」男人站了起來,雙手掐住自己的腰,筆直的雞巴直指她的紅唇:「說爹,我要吃雞巴。」

她流著淚,抽噎著小聲說:「爹………我……我要吃雞巴……」

「哈哈哈哈……」那猥褻的男人得意的狂笑起來,把屁股向前一拱,粗長的雞巴便直刺入她已經張開等待的小嘴中。「我操死你個母狗!!!」那男人個子很矮,在她直立上身跪著的情況下需要踮起腳尖才能操到她的嘴,這讓他十分難受費力,於是他一把抓住她柔順的長髮把她的腦袋向下壓去,令她的小嘴於自己的雞巴處於同一水平,這才心滿意足的再次插了進去。

但這個姿勢卻令她十分痛苦,腰半彎著,手卻碰不到地面無法支撐身體,上半身的重量全懸掛在那被男人抓在手裡的頭髮。無奈之下,她伸手摟住男人的屁股。

「賤貨!母狗!有錢的貴婦人!!哈哈哈哈……我操死你!!!」那男人像瘋了一般發洩著自己的性慾和對生活的憤恨,挺動中每次都用盡全力的將整根雞巴捅到她口腔的最深處,絲毫不顧她的掙扎嘔吐和咳嗽。

她一陣陣的嘔著咳嗽著,粘稠的唾液被男人的雞巴帶出嘴外,有些則隨著她的咳嗽從她鼻孔中噴出,噴在男人濃密的陰毛上,白花花的一片。

也許是覺得髒了,也許是被她翻著眼白幾近休克的樣子嚇住了,男人終於停止了對她的糟蹋。退後兩步,男人坐到炕上:「母狗,過來給我舔乾淨。」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同時伸手將臉上的唾液擦掉,聽到男人的召喚,她忙跪著前行兩步,然後伸出舌頭將男人陰莖陰囊和陰毛上的粘稠唾液仔細的舔掉。

男人滿意的點點頭,伸手拍了拍她的腦袋:「母狗做得好,比我老家養的那條大黃強多了…哈哈……」她沈默著,張開小嘴想再次含住男人的龜頭,男人卻伸手又是一記耳光,「母狗,是不是沒有記性?」

她的熱淚再次湧出眼眶,卻顫抖著開口去央求男人:「爹……我想吃……雞巴……」

「哈哈哈哈……」男人大笑著躺了下去:「吃吧,給你爹我好好吃……」

含著雞巴,她似乎忘掉了剛才的屈辱,唇舌隨著體內的亢奮再次變得滾燙起來,兩隻乳頭也變得像石子一樣硬,於是她邊認真的含吮著男人邊把手伸到自己的陰部,哆嗦著自慰起來。

昏暗的房間內靜得不聞一聲,只有她舔吮男人陰莖時的口水聲和她抑制不住的呻吟不時的響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男人忽然哆嗦起來,他猛然坐起,一把推開她的頭,伸手從旁邊拿過一個盛著一點剩飯的盤子置於胯下,然後握住自己的生殖器套動起來,沒幾下,一股濃白腥臭的精液便猛烈的噴射而出,一股股的噴射在盤子中的剩飯上。

男人射精之後,把已經有些發軟的雞巴插到剩飯裡攪拌了幾下,口中卻嘶嘶作響的倒吸冷氣:「我操,真他媽硬……」做了他想做的事情之後,他頭也不擡的招呼她:「過來給我吃兩下,舔乾淨點。」

她把頭埋在男人胯間,張嘴含住男人還沾著些許精液的雞巴輕輕啜吸著,直到男人認為滿意了才讓她停止下來。

「母狗做得好,現在賞你點東西補補身子…呵呵……」男人髒手髒腳的下了地,把那裝著精液拌飯的盤子放在她面前:「來,吃飯了。」

她看著乾硬的剩飯和裡面黏呼呼的精液,不由有些噁心,但聽到男人似乎不悅的「哼」了一聲之後,卻不由渾身發軟,她終於趴了下去,像條真的母狗般舔食起來。

男人如此做也不過是想羞辱作賤她,並沒有讓她真去吃那連自己看著都噁心東西的意思,沒想到女人卻沒反抗掙扎,十分聽話。

「真是條天生的賤母狗…」他踢了女人的屁股一腳,「快吃,吃完了老子還要操你的臭逼呢。」她聞言身上一陣酥軟,胯下又是一股熱流湧出。

男人坐在炕上看了一會,忽然用腳踢了踢她的腦袋:「去把牆角那個尿盆拿過來。」她回頭看了看尿盆的位置,然後跪行過去端起那個空尿盆,回來後繼續跪在男人面前看著他。男人卻讓她把尿盆放下,她放下之後見男人沒什麼吩咐,便趴下繼續吃起盤子裡的剩飯和精液。

男人下地,面對她一屁股坐在尿盆上,接著一陣僻啪之聲便響起來,一股腐屍般的臭氣頓時瀰漫在房間內,這醜惡的男人肆無忌憚的在她面前大便,不但毫無羞恥,還得意洋洋的看著她。

她的身體卻再度不可抑制的發起抖來,一陣難耐的搔癢從胯間蔓延到全身,令她難受,一個豐滿的屁股也左右搖擺起來。正在排便的男人看到那高聳如小山般的雪白屁股,本來低垂在尿盆內的生殖器漸漸腫脹,沒多大功夫就高高翹起,硬梆梆的聳立著。

接著一陣便意湧來,男人低哼著把大便排出,一股尿液也隨著噴射出來,一部份直接射到她面前的盤子裡,不知道是沒注意還是已經徹底墮落,毫不在意,繼續的舔食著盤中的東西,直到裡面乾乾淨淨。

剛擡起頭,她就看到男人的屁股正對著她的臉,距離如此之近,連那黑漆漆的肛門和上面的糞便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給我擦擦。」男人拱了拱屁股,她左右看了看,伸手拉過風衣,從口袋裡面取出一塊手絹,仔細的給男人擦乾淨了肛門。男人卻不滿意,繼續對她的臉撅著屁股,「給你爹舔乾淨屁股眼!」

她目瞪口呆的盯著男人還散發著惡臭的肛門,幾乎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你……你說什麼?」

「讓你給老子舔舔屁眼兒!怎麼?你不喜歡?老子還以為母狗都是喜歡吃屎呢……」他退後一步,把屁股頂到她臉上:「別他媽裝了,連老子的尿都舔著吃了還害什麼臊,你要是不舔老子過一會就不操你的臭逼,你他媽回家找你男人操你吧。」

巨大的屈辱讓她發暈,腦中一片空白的她任男人散發著臭氣的屁股頂在她臉上。男人不耐煩的向後拱著:「操你媽的臭婊子,快舔,不然就滾你媽的蛋!」

***********************************

看到大家的回復,心裡十分高興的說……但這個故事並沒有什麼結尾,描寫的只是一個少婦為了變態的慾望和一個低賤男人瘋狂歡愛的場景,也許以前和往後還有什麼故事,但那不在我描寫的範圍之內,對之抱有期望的朋友,小弟只能說聲抱歉了……

另外,小弟此文口味可有些重,寫完了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看來人的心裡確實隱藏著黑暗的一面啊∼∼受不了噁心場面的朋友,就別看下去了∼∼

***********************************

她在心裡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去舔男人那最骯髒的地方,一旦她伸出舌頭,那她就將完全墮落,完全成為這個垃圾人可以任意糟蹋的人偶,那將是萬劫不復的地獄,不行,不能為了情慾再墮落下去了……

心裡的掙扎是激烈的,但她沒多久就沮喪的發現,自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在舔那男人骯髒的肛門了,而且自己的口中還發出聲聲呻吟,像極了自己高潮時的聲音。

「完了…」她閉上眼睛,心裡不由浮現出丈夫那英俊的臉龐:「親愛的,我完了,我這個下賤的女人已經徹底的墮落了,不再是你以前那溫柔純潔的妻子,也不再是那個連和你拉拉手都臉紅的小婦人了,我現在只是一條下賤的母狗,為了變態的性慾正在給這個骯髒下賤的男人清理屁眼……親愛的……對不起……」

她淚流滿面,邊體會著湧動在體內的酥麻邊痛苦的譴責自己墮落的肉體和靈魂,雙手不知不覺之間伸到男人的屁股上撫摸著,繼而不知不覺的拉開男人的股溝,同時將男人的肛門拉開,舌尖拚命的向男人體內擠……

男人舒服的哼叫起來,對他來說,身後這個可以讓自己任意糟蹋的女人是不能理解的。她高貴美麗,有美滿的家庭英俊富有的丈夫,卻幾乎是心甘情願的讓自己隨意蹂躪。

第一次兩人發生關係時,是他喝醉之後,他強姦了這個夜行的女人,本來他以為自己死定了,但之後的幾天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連續幾天晚上他都在強姦這女人的那個地方發現她的身影,他想起她的嬌美,不能自己的衝了上去打算再度強姦,但那女人不但沒有反抗,而且在事後還跟著他回了家,讓他美美的又操了一次。

他知道這女人不會永遠屬於他,也不可能永遠屬於他,這種情況沒準哪天就不會再有了。「去她媽的吧,老子能享受一天就是一天。」

但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屁股後這個女人竟然肯為他舔剛拉過屎的屁眼兒,不說肉體上的快感,只是這精神上的感受就令他飄飄欲仙--想想看,這麼個高貴美麗的夫人居然像條狗一樣津津有味的舔著自己的屁眼兒,這種滋味怕是連她男人都沒嘗過吧?

這念頭讓他越發的激動,一個瘦骨嶙峋的屁股上下動得飛快:「快!騷娘們兒,給你爹使勁的舔那!!!」

她的口水已經塗滿了男人的肛門乃至整張屁股,當她發現這變態的行為居然可以帶給自己強烈的刺激時,她終於徹徹底底拋棄了一切自尊與對丈夫的愧疚,嘶啞著嗓子喊了出來:「爹……爹啊,求你來操我吧……」

男人被她的喊聲刺激到了極點,猛的將她壓倒在髒亂的地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她臉上,狠狠的把肛門在她口唇上蹭著磨著,同時雙手揪住她的兩個奶子用力的抓捏擰揉,在她舌頭努力的配合下,他嚎叫著渾身顫抖起來,身子向後挪去,已經硬到極點的雞巴猛的插進她的口中。

男人蹲在她臉上,把胯部死死的向她臉部壓著,雞巴已經整根都被捅進了她的口中,裹著兩隻碩大睪丸的膨鬆陰囊也嚴絲合縫的蓋在她鼻子部位,這讓她不能呼吸,她扭動掙扎著,但男人卻絲毫不放鬆,反而越來越用力的用雞巴和陰囊封堵著她的口鼻,她臉色發紫,視線也漸漸渙散,但這幾乎可以嗅到死亡味道的感覺卻讓她的慾望到達了最高峰。

終於,男人抽搐著將大股大股的精液直接射進了她的喉嚨,幾乎與此同時,她也悶聲嚎叫著爆發了,巨大強烈的高潮讓她淚流滿面、渾身抽搐,當男人把下身從她臉上挪開的時候,一股金黃色的尿液從她泥濘一片的陰部緩緩的流淌了出來……

滿足了性慾的男人疲憊的趴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手中還在不停的揉抓她的乳房:「母狗,看你舒服得都尿了,是不是舔老子屁眼舔高興了?」

她渙散的視線漸漸集中,但全身卻還沒有從方才那巨大的高潮中冷卻下來。「是……高興……高興……」她無意識的喃喃自語。

男人休息夠了,爬回床上躺下去,口中卻吩咐剛從地上爬起來的她:「去,把老子拉的屎倒了,然後回來把你的臭逼給我操操。」

她強打起精神,端起裝著男人大便的尿盆走了出去,到了外面才發覺自己身上還是一絲不掛,下意識的,她轉身想回到房裡,但忽然卻停下了腳步:「都這樣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這樣想著,她端著尿盆走到房子後面的垃圾堆,把尿盆扔在那裡,然後回了房子。

幸虧,這附近已經沒人在住了,沒人看到她的身體。

回到屋內,她發現男人的雞巴已經又硬起來了。看著那根被她的口水滋潤得油黑甑亮的陽具,她的小腹頓時又升騰起一股熱氣。她目光迷離的爬上炕,雌伏到男人的胯間:「爹……給我吃雞巴……我要吃……」

男人淫笑著按住她的後腦,然後把雞巴探進她的口腔:「你別動!」說著開始急速向上挺動屁股,把雞巴在她口中飛快的抽插起來。男人操夠了她的小嘴,卻無視她已經開始撫弄自己陰部的事實,卻轉身趴了起來,把屁股再次頂到她的面前,「再給你爹舔舔屁眼兒,不用多,舔一百下就好,自己查著數。」

她急喘著撲到男人的屁股上,伸手分開男人的兩瓣屁股,滑膩的舌頭翻捲著舔到了他的肛門上:「一……二……三………」

壹佰下之後,男人心滿意足的轉過身子,先把雞巴插到她嘴裡攪了幾下,這才將她擺弄成一隻母狗的樣子,然後把龜頭對準她的陰道口,「那我就可憐可憐你吧,肉逼都濕成了這個樣子,不過你這條母狗得給我聽好了,老子的雞巴捅你一下,你就得學狗叫一聲,不然別怪老子不可憐你……」說著把雞巴一插到底。

她亢奮的高叫一聲,幾乎在男人插入的一瞬間就達到了高潮,但隨即想起男人的吩咐,便張口「汪」的叫了一聲。

叫聲未落,男人的雞巴又猛的插入,她連忙「汪」的再叫一聲,隨著男人操她的速度漸漸加快,她的叫聲也幾乎連成了一片,滿屋子都是「汪汪汪」的狗叫聲,聽到自己被男人操著發出的狗叫聲,她體內那異樣的快感越發強烈,不消片刻,她便再次抽搐抖動著癱在炕上到達了高潮,只有那依舊雪白的屁股還高高翹著,讓男人把握著操著……

她已經記不清楚到達了多少次,只記得自己一直叫個不停,陰道裡的水一直就沒有停止湧動過,而那男人也一直沒有停止過兇猛的抽插。

「說!你爹我操得你舒服不舒服…」男人像狗一樣趴在她背上聳動著屁股,上身前探捏住她的下巴,「說!快說!!」

「舒……舒服……操得舒服……」

「媽的……」男人十分不滿,用力捏開她的嘴,將一口唾液吐了進去:「操得你什麼舒服?怪不得像條母狗,連人話都說不明白……你這只知道吃你爹屎的母狗,說!!說我操得你什麼舒服!!!」

她無意識的吞下男人吐在她口中的唾液,沙啞著嗓子回答:「我…是母狗…你……狠狠操我……操我的臭逼……吧……爹呀……」

男人發起狠來,邊用力抽插邊揮舞著兩手抽打著她的屁股,「賤人!!!賤人!!!不罵你就不說是不是?我操你媽,操你姐操你老妹……我操你閨女!你他媽賤母狗,生出來的雜種肯定也是母狗!!是不是……是不是……」

她劇烈的抖動著喘息著,享受著這徹底的放縱墮落的快感瘋狂的大喊著:「是!!是!!!我女兒也是母狗!!也給你操!!!!!」

男人被她的回答刺激得更加瘋狂,「你媽呢?你姐你妹呢?你老婆婆呢…」

「都是!她們都是母狗!!也都給你操!!」說著這些瘋狂的話,那巨大的高潮又一次降臨了,她把臉深深埋在散發著臭氣的被褥上,體味著被高潮充滿的快感,但男人卻不讓她如願,伸手扯著她的頭髮把她的上身拉起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隻惡臭不堪的襪子就被男人用力的套在了她的頭上,難聞的氣味強烈的緊束和眼前的漆黑讓她的神經更加敏感,幾乎是立刻,一波高潮又到達了。

這次的高潮更猛烈,猛烈到抽空了她全部的力氣,她像一灘泥般趴在男人胯前,只有陰道還在輕微的收縮著。

男人也到達了頂點,他用力的把套在她頭上的襪子扯開一個洞轉到她嘴的位置,然後一躍而起,一屁股坐到她柔軟的乳房上,將已經開始噴射的龜頭塞進那個破洞,也塞進她的口中。

一股股粘稠的精液噴射進她的嘴裡,她呻吟著將精液慢慢吞下,然後含住停止射精的龜頭輕柔的吮弄親吻著,讓男人舒服的呻吟起來………

男人舒服過後,一腳把她蹬下了炕,接著一口黏痰落在她胸脯上,「母狗,老子舒服完了,你可以回家繼續當你的貴婦人啦,快滾回去侍候你那王八男人去吧!」

聽到男人惡毒的咒罵她的丈夫,本已經崩潰的自尊和對丈夫的愧疚卻忽然湧了上來,她像瘋了一樣撲到男人身上連抓帶撓,張開嘴去撕咬男人的肉:「不許你侮辱我丈夫!!!你怎麼糟蹋我都可以,但絕不許你侮辱我的丈夫!!!!」

男人嚇壞了,連衣服也沒穿,飛快的掙脫開形如瘋狂的她跑了出去,她失去了發洩的對象,趴在炕上嚎啕大哭………

哭得累了,她忽然想起該是丈夫回家的時候了,出來的時候她沒準備晚飯,丈夫一定要挨餓,於是她爬起來拾起風衣,卻忽然從立在門邊的一塊髒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樣子:還穿著絲襪的腿上沾滿了泥土和男人的精液,頭上還可笑的套著一隻全是破洞的襪子。

她摘下襪子,注視著玻璃中倒映出來的女人,「這是我嗎?是我嗎?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要委身給那個骯髒醜陋的男人……」她狠狠撕扯著自己的頭髮,「你有什麼不滿意的?丈夫那麼愛你寵你,給你富足的生活給你貴重的首飾,給你想要的一切,讓你生活在天堂裡,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為什麼要背叛他……」

她痛苦的蹲下去抱著頭大哭起來:「我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你為什麼一次又一次自己送上門來讓這個強姦了你的、活得像個蟑螂的骯髒男人玩弄……」她猛的站起來,抓過頂門的木頭狠狠砸碎了那塊玻璃。

「因為你是個淫賤到骨子裡的臭婊子!!你的丈夫無法滿足你低級變態的慾望!!!所以你下賤到給這個揀垃圾的賤男人舔屁眼兒,下賤到讓這個渾身惡臭的男人操得學狗叫!!!你這個婊子!去死!!!去死!!!!」

她用木頭一下一下狠狠砸著早就碎裂的玻璃,直到再也沒有力氣握住那根木棍……

她哭夠了,終於冷靜下來。

撫弄著略有些腫脹的臉頰,她擔心起來:「這可怎麼辦?丈夫會發現的…」忽然間一股恐懼充滿了她的心臟,如果丈夫發現了她的出軌,那麼她的一切都完了,包括她的母親和弟弟,她們一家將失去一切,房子、車子、工作,這一切本都是丈夫給的,如今她如此徹底的背叛了他,結果會是如何?她不敢想像。

於是她慌忙將風衣穿上,胡亂的用男人的破背心擦了擦臉然後向門外跑去,臨出門的時候,她看到剛才給男人擦屁股用的手絹--那是丈夫送給她的禮物,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把手絹拾起來,然後飛快的跑向家的方向。

「上帝啊,千萬不要拋棄我……不要讓我的丈夫發現我的背叛……我以後再也不會對丈夫不忠了……」

她走後,那猥褻的男人回到屋子裡躺倒在炕上,回味著她被糟蹋時瘋狂的樣子,雞巴不由又堅硬起來。

男人邊揉搓著雞巴邊微笑著想:「賤貨,你還會回來的!一定會的!!」






















0.0149040222168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