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學生校園]我的家庭教師生涯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在我讀大學時期,曾經爲不少的國中生補習功課。當然我這位天生之狼是盡量地選擇漂亮可愛的女生來教,但其中亦有少數的男學生,原因都是因爲他們的補習薪金異常地優厚,都是權富之家的子弟。 

  我這篇故事的小主角名叫瑞克,他那年讀國一,大約十三歲吧!他的父母本來已經移居美國,瑞克就是他們到了美國第一年後的結晶品。 

  他還有一位比他大三歲,名叫珍的姐姐。她爲人非常的美麗動人,但也非常的傲慢,我每次借故跟她打招呼都會自討沒趣,換來的是一付白眼,真懷疑她是否冷感,不然就是個女同性戀。 

  瑞克的父親是在去年被美國的總公司派回來這個自己離開了十數年的國家的,是公司在亞太地區的負責人,責任重大。這將會是份長期的工作職位,所以也就在今年初,把家人都接了過來一塊兒住,孩子們也報名就讀此地的國際學校。 

  瑞克的母親是通過我那曾和她同校的阿姨,特地找了我爲他們的兩個孩子補習,以適應這里的教育環境和程度。瑞克雖然聽話,珍卻很叛逆,說什麽也不要補習,有時甚至就連學校也不上,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里,把舞曲節奏的音響聲量調得驚天動地,不知在里面干些什麽。 

  據陳太太(瑞克的母親)說,珍是因爲非常不滿她的父親強迫她過來這里,遠離了她自認爲最爲重要的朋友們。所以如今才會如此地叛逆和抗拒,作那無聲的反抗… 

  第二話 

  我在陳家爲瑞克補習也有大半年了。瑞克這平常聽話又好靜的小男孩這天突然提出了一個令得我目瞪口呆的問題。 

  「阿慶老師,你…你有沒有跟女孩干過?你的鳥鳥…有沒有被女孩子吃過啊?」瑞克忽然瞪大了眼睛望著我,微聲問道。 

  此時正爲補習時間即將完畢之前,我一邊搖著頭笑著、一邊收拾我的教材準備回去,並未認真考慮回答這個我認爲是小孩子無聊的問題。 

  「老師…我…我…上星期五跟姐姐干了!」瑞克臉帶紅光地說道。 

  我簡直是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我放下了手中收拾著的東西,回瞪著瑞克。 

  「瑞克…你怎麽可以有這種的幻覺啊?那是不好的!」我勸導他道。 

  「我…我真的沒騙你啊!而且已經兩次了。她前天晚上又到我房里來含我的小鳥鳥,然而又…要我插她這兒…」小瑞克用手指著下體,氣急敗壞地辨證著。 

  我真的有些疑惑了。看他的表情,可一點也不像是在撒謊。但是… 

  「阿慶老師,你還是不相信啊?那好,來…你快躲進我的衣櫥里,姐姐剛才告訴我說等你一走,就要我去通知她,並說今天要好好地再陪我玩一玩。我這就去騙她說你走了,叫她過來這兒,待會兒你在里邊可別讓她看到啊!」 

  瑞克一邊有些激昂地說道、一邊把我推入他那大衣櫥里。我還未來得及說些什麽,他便已經一溜煙似地跑了出房去。 

  沒到數分鍾的時間,我在衣櫥里便聽到了兩人的聲音。從細縫中窺望出,看到的是那高傲美麗的珍,正拉著她弟弟的手一起走了進房里,然後反手把門給鎖上。 

  「弟啊…媽咪剛才出了門,要到傍晚才回來。哼…你那死老師這麽久才走,姐已經等了好久、好寂寞啊…」珍一邊說著、一邊把紅唇送到自己弟弟的嘴上。 

  長久以來,我雖然也多次跟過不少的親戚;如阿姨、堂嫂、表姐妹們之類的在背地里干過一些不尋常的性交活動。但是,我卻不能認同家庭之間那父母、兄弟姐妹這有一類血緣系親的亂倫性愛。 

  真沒想到這單純的瑞克,竟然天真得暴露這件事讓我知道,還笨到要我躲在這兒,窺看他和姐姐干著不得人知的秘密。 

  由於這時瑞克和珍已經近入了狀況,我也大著膽子,把衣櫥的門縫開大了些,以便能夠更清楚地看著這平時以驕傲、清高的淑女姿態,如今卻有如那暗巷里的婊子一樣地,誘惑、引導親弟弟干著自己。 

  我仔細窺視著,只見珍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及膝的長T恤給拉起,一對豪波連奶罩都掩蔽不住,豐腴雪白的乳房好不迷人啊!珍並未把乳罩脫掉,就彎下了身,迅速的把內褲給脫下,然後人就半趴在床沿邊… 

  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她那潤泉之源,瑞克就從後面黏著了珍,像狗一般地騎干著他的姐姐。珍似乎完全沒有察覺我的存在,並放肆地狂呼浪叫著。有過數百次性經驗的我,當然明確地知道珍的淫此刻正滿足著弟弟的肉棒給予她的快感! 

  還沒看得多久,我全身就已經火熱了起來,淫欲高漲、下體潮,不知不覺地伸手進褲里頭撫摸自己的肉棒。看著瑞克的小抽插珍的潮濕陰戶,我的那話兒竟然也硬挺勃起並變得巨大! 

  老天!瑞克的小陰莖跟我比起來根本就不夠看。然而,在插進珍的浪里時,竟然也能使得她忍不住地淫水汨汨流出,可見珍的性愛敏感度非常地敏銳,是一頭天生的性獸,反應讓我感到驚訝… 

  「來,瑞克…用力點姐姐潤濕的嫩吧!把你的大中的大用力戳進我的浪穴,戳痛它!戳!戳…」 

  我聽到如此淫蕩的淫穢話從珍嘴唇說出,整個人更爲興奮起來。但也爲珍的無知感到好笑;什麽大中的大?真無知,瑞克的小陰莖都還不到我的三分之一呢! 

  「嗯…棒…嗯嗯…真棒!姐…我…好舒服啊!」瑞克也呻吟了起來,並用手往前,隔著乳罩用力地搓壓著親姐姐的雪美巨乳。 

  「對!對…就是這樣!揉…大力揉姐姐的奶子…喔喔…喔…搓爆我的硬乳頭…搓!搓得讓我…舒服得死去吧…」 

  「姐…我要飛上天了…啊…啊啊…」 

  「喔!小親親,你真會!對…我的小丈夫……你得姐姐好舒服啊…用力…用…力…」 

  「喔…姐…姐姐…喔…喔喔…喔…我要…小…要小便了…」 

  「不,好弟弟,你要…要認著點啊…姐姐我還沒來呢…」 

  看著他們相、聽著他們的淫聲浪語,我也不自覺地猛烈抽送著自己的大,龜頭被刺激得膨脹發紫。事實上,我從沒有看過這種親生姐弟相干的鏡頭,首此到這種刺激的高潮。 

  「啊喲,又了!小第,你怎麽老是沒兩下子就這樣啊?姐都還沒濕透呢。唉,每次剛要來時你就…」 

  隨著珍的埋怨聲,我的思緒又被拉了回來,連忙把視線放到他們倆的身上去。只見珍把瑞克那浸滿淫水和少許精液的小伸入嘴里吸吮。 




















0.0144431591034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