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不倫戀情]男人家庭夢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一、長孫媳婦

  祁老太爺已經六十五歲。對家務,他早已不再操心。他現在的重要工作是澆
澆院中的盆花,說說老年間的故事,給籠中的小黃鳥添食換水,和一大家子同享
天倫之樂。

  祁老太爺有四房夫人,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趙櫻雪、四姨
太葉婉茹,四姨太葉婉茹是祁老太爺兩年前剛從省城葉家娶回來的,剛滿25歲。
祁老太爺膝下有4個兒子7個女兒,大兒子祁宏、二兒子祁健、三兒子祁軍、小
兒子祁威,4個兒子均已年過30,最大的祁宏48歲,最小的祁威34歲,分
別娶妻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七個女兒分別為大女兒祁芳、二女兒
祁鳳、三女兒祁梅、四女兒祁璐、五女兒祁雪、六女兒祁佳、麼女祁欣,七個女
兒最大的剛40出頭,最小的剛滿28歲,均已出嫁他鄉。

  祁老太爺最喜歡長孫媳婦汪月霞,因為第一,她已給祁家生了兒女,教他老
人家有了重孫子孫女;第二,她既會持家,又懂得規矩;第三,長孫祁子畫終日
在外教書,晚上還要預備功課與改捲子;第四,長孫媳婦風流乖巧,體態風騷,
乳大膚白。與親友鄰居的慶吊交際,便差不多都由長孫媳婦一手操持了;這不是
件很容易的事,所以老人天公地道的得偏疼點她,當然,祁老太爺對孫媳的疼不
僅體現在言語上、權利的下放上,還體現在肉體的安慰上。

  這天,祁老太爺坐在亭中的太師椅上用小胡梳輕輕的梳著白須,曬著太陽,
聽著孫媳汪月霞的家事彙報,看著外穿淡紅薄紗長裙,內穿白色真絲肚兜,頭插
鴛鴦鳳釵,腳蹬白色高跟涼鞋,透過薄紗長裙下半身隱隱露出一團烏黑的長孫媳
婦半天沒有出聲。長孫媳婦明顯是個乖巧的人兒,知道老爺子心裏在想什麼,隻
見她轉過身彎下腰將一個肥嘟嘟豐臀對著祁老太爺不停搖晃,邊搖晃邊用雙手揉
搓著胸前的大乳房,並不時用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回目著祁老太爺。祁老太爺透
過薄紗長裙看著孫媳肥大的屁股,胯間早已冒出了團團欲火,一手從褲間掏出腫
脹的雞巴上下擼動,一手隔著薄紗撫摸著孫媳的屁股,不時用鼻子吮吸著孫媳屁
股的騷味。

  「小騷貨,爺爺幾天沒日你,騷味倒是越來越濃了。」

  「爺爺,孫媳這幾天也想死你的大雞巴了,今天你就狠狠地操操你的孫媳吧!」

  「來坐到爺爺的胯上來。」聽到爺爺的召喚,汪月霞轉過身一下坐到了爺爺
的身上,環抱著爺爺的脖子,沒穿內褲的下身被一根火熱的、硬硬的肉棒頂著,
不覺一陣顫抖。祁老太爺一邊用手狂揉著孫媳的屁股,一邊看著如同要將那真絲
肚兜撐破的乳房,嘴巴不由得湊了上去,隔著真絲肚兜舔咬著大乳房。

  「哦,爺爺,你把孫媳的奶子舔的好舒服啊。」

  「爺爺,使勁揉孫媳的屁股,使勁啊,爺爺。」

  「騷孫女……。」

  「大雞巴爺爺,親爺爺,你親孫女的騷屄好癢啊。」

  「好,爺爺就來給你治治癢,看爺爺的倒拔楊柳。」隻見祁老太爺抱著孫媳
的芊芊細腰站了起來,速度地將孫媳來了個180度的大旋轉。這樣一來,汪月
霞的小嘴剛好對著祁老太爺火熱的大雞巴,而汪月霞粉紅色的薄紗長裙滑到了腰
間,粉嫩嫩、肥嘟嘟的騷屄恰好對著祁老太爺長滿胡子的老嘴。看著孫媳微微張
開的粉嫩陰戶正涓涓細流,聞著孫媳陰戶的騷味,祁老太爺忙將長滿白胡子的老
嘴湊了上去,不停在孫媳的胯間蠕動,舌頭上下翻動著孫媳的大小陰唇,搞得汪
月霞嬌喘餘餘,香汗淋漓,秀目含春,忍不住一張嘴含住了祁老太爺跳動的雞巴
一陣吮吸,時而深吞,時而舌頭輕掃著馬眼,兩個真絲肚兜包裹的大白奶子也不
停地在祁老太爺的腰間摩擦。

  「哦,好孫女,親孫女,騷孫女,乖孫女,你把爺爺的老雞巴吃的真舒服。」

  「對,深點,吃到底,頂到喉嚨」 .汪月霞騷穴被爺爺一陣猛舔,特別是爺
爺胡須掃過陰蒂的那種快感,刺激著她反複吞吐著祁老太爺大雞巴,大雞巴插到
喉嚨深處的那種窒息感,爺孫相奸的亂倫感,讓她迷茫、陶醉。

  「爺爺,孫女受不了了,騷屄癢死了,孫媳要爺爺的大雞巴插孫媳的騷逼。」

  「爺爺,不要舔了,插插孫媳吧!親爺爺,親爺爺……快點嘛!」

  「小騷貨,這就受不了了,看爺爺的老槍操嫩屄,今天要操得你喊爸爸,喊
老公。」說罷,祁老太爺將汪月霞放在太師椅上。汪月霞仰躺在太師椅上,自覺
地將薄紗長裙拉向腰間,穿著高跟涼鞋的雙腿分搭在太師椅兩邊扶手上,雙手剝
開陰唇,眉目含春地看著祁老太爺說道:「爺爺,看小霞的屄美不美。」祁老太
爺看著孫媳水汪汪的大眼睛,混雜著自己口水和孫媳淫水濕漉漉的陰戶,陰唇被
孫媳扳開,裏面粉紅的嫩肉在孫媳的嬌喘中不停蠕動,亮晶晶地淫水不停流淌著,
彙集到屁眼下。「好孫女,乖孫女,你的屄最美,爺爺最喜歡操你的騷屄了。」
說完,俯下身子,手握大雞巴蜻蜓點水似的在陰戶上上下滑動,逗得汪月霞屁股
直往上台,想用騷熱的陰道去包裹爺爺的大雞巴。可祁老太爺活了大半輩子,什
麼樣的女人沒操過,哪能讓汪月霞輕意如願。祁老太爺「三管齊下」,大雞巴不
停在汪月霞陰道上滑動,老嘴在汪月霞秀發、耳垂、眼睛、嘴巴上親吻中,舌頭
伸進汪月霞的口中探索中瓊漿玉液,另一隻手隔著肚兜揉捏著汪月霞的大乳房。
汪月霞在爺爺「三管齊下」下媚眼如絲,秀發散亂,玉體橫陳,口中哼哼聲不絕。

  「好爺爺,你就知道欺負霞兒,別挑逗霞兒了,好嘛!」

  「你個小逼真騷,跟你媽一個淫婦樣子(即祁威的娶妻子白玉珍),爺爺今
天也不為難你了,就來搗爛你的小騷屄。」

  「來吧!親親好爺爺,霞兒知道你最疼孫媳了,霞兒的騷屄專為親親爺爺準
備的,你就操爛你乖霞兒的騷屄吧。」

  來了,來了。祁老太爺屁股一挺,沾滿淫水的大雞巴噗汁一聲鑽進了一個溫
暖的肉洞中,肉洞四周的壁肉緊緊包裹祁老太爺的大雞巴,讓祁老太爺感慨不已:
「還是嫩屄操起舒服啊。」恍惚間,祁老太爺幾個大起大落,次次直抵花心,操
的汪月霞嗚咽不已。「爺爺,你操的霞兒好痛快啊」,「爺爺,你操到霞兒子宮
裏面去了」,「爺爺,霞兒的小騷逼要被你操爛了」,「好爺爺,親爺爺……孫
媳、霞兒受不了了」汪月霞媚眼微閉,呻吟不決,雙手不停地撫摸著被爺爺口水
打濕成透明狀肚兜下鼓脹的大奶子,白花花的嫩肉一下堆積成小山,一下揉壓成
平川,兩個粉紅色的乳頭愈發堅挺。祁老太爺被孫媳的騷媚狀態勾引的欲火焚身,
一下把汪月霞雙腿架起在肩膀上,推開肚兜露出白嫩嫩地兩個大奶子,大雞巴猛
烈地抽插著汪月霞的騷屄,啪、啪、啪、撞擊著汪月霞的陰部,一進一出帶出股
股腥臭的淫水,兩個大奶子在抽插中呈波浪狀上下起伏,穿著高跟涼鞋的雙腿一
下一下的敲打著祁老太爺的後背,煞是好看。

  「大雞巴爺爺,你要把孫媳操死啊!狠心地爺爺一點也不疼孫女,這麼用力
操霞兒的騷屄!哦,爺爺,你又插到霞兒的子宮裏去了,霞兒要被你搞死了……
爺爺……親爺爺……大雞吧爺爺……霞兒的嫩屄被你操翻了。」

  「來,霞兒,換個姿勢,爺爺要從後面操你。」祁老太爺放下汪月霞的雙腿,
汪月霞作小狗狀爬在太師椅上,屁股高高的翹起,股股淫水呈絲狀從陰道嘀嗒嘀
嗒的流到地上。

  「爺爺,舔舔霞兒的騷屄吧。」

  祁老太爺聞言跪下身子,將腦袋埋進汪月霞的肥大屁股中間,咕汁咕汁的吮
吸著流淌的淫水,舌頭不時打成捲兒深入陰道進進出出,吸汪月霞一陣顫抖,叫
聲不絕。「騷,真他媽騷,人騷,屄騷,水也騷。」「霞兒,爺爺要插進來了。」
「來吧,爺爺,霞兒騷屄準備好了。」祁老太爺揭起薄沙長裙,屁股一挺,大雞
巴再次被汪月霞的陰道吞沒。祁老太爺雙手抓住汪月霞纖腰,一進一出,啪啪地
拍打著汪月霞肥大的屁股,撞擊屁股傳來的陣陣肉感舒服的祁老太爺老嘴歪了又
歪。幾十下後,祁老太爺直感體力不支,呼呼幾聲,一下伏在了汪月霞穿個長裙
的背上,雙手各抓一個奶子狠命的揉了起來。

  「霞兒,爺爺老了,操屄也大不如從前了,你不會嫌棄爺爺吧?」

  「怎麼會呢,爺爺,你操的霞兒很舒服的,霞兒覺得爺爺現在比以前更厲害,
倒是霞兒沒伺候好爺爺,爺爺不要怪霞兒哦。」

  「小騷屄,嘴巴倒是越來越乖了,等下爺爺給給力,非要把你操的喊爸爸,
喊老公。」

  「好了,騷霞兒,爺爺又來了。」祁老太爺休息了一陣,感覺體力恢複了大
半,勁頭又上來了。啪啪啪……「爺爺,親爺爺,大雞巴爺爺……操的霞兒要上
天了……爺爺……霞兒的屄要爛了……霞兒肚子好漲。」

  「喊爸爸,喊老公,小騷屄。」祁老太爺邊插孫媳,邊啪啪的拍打著孫媳的
屁股。直打的汪月霞屁股紅紅的,每打一下,汪月霞就感覺騷屄一顫,快感連連,
尿意不絕。

  「好爸爸,親爸爸,你把女兒操的真舒服,女兒的屄要被爸爸搗爛了。」

  「老公,親老公,親親老公,大雞巴老公,騷老婆被你幹死了。」

  「好爺爺,親爸爸,親爹,大雞巴老公,孫媳、霞兒、老婆受不了了,被搗
死了……嗚嗚……爸爸,女兒要死了……。」

  聽著孫媳淫蕩的叫聲,祁老太爺直覺得大雞吧一陣舒麻。

  「霞兒,爺爺要射了,要射了。」

  「爺爺,親爹,老公,射到霞兒嘴巴裏來。」

  祁老太爺急忙拔出大雞巴,邊擼動邊塞進汪月霞的小嘴裏,汪月霞跪著身子,
一手握著大雞巴快速的吞吐著,一手深進騷屄裏抽插著。祁老太爺一陣尿意,噗
噗幾聲,滾燙的精子直打在汪月霞喉嚨間。啊啊啊!受精液的刺激,汪月霞竟然
也洩身了。


               二、三人行

  祁家經營廣泛,錢莊、碼頭、茶葉、酒樓、絲綢布衣等無所不及,是當地的
名門望族,強大的經濟支柱讓生活在這個大家庭下的每個人衣食無憂,過著舒心
的日子。這天,祁宏從外地收賬回來,嘴裏哼著曲兒,跨過石拱小橋,穿過漢白
玉長廊,往自己的小院走來。

  「大爺回來了」、「大爺辛苦了」……一路過來家丁、丫鬟們都忙低頭哈腰
招呼道。

  「玉珍、霞兒,我回來了!」祁宏邊走邊喊,這一走就是10多天,想起馬
上就要見到賢妻乖女,祁宏就覺得一陣騷動。

  「怎麼沒人呢?」祁宏叫過正在晾衣服的丫鬟碧秋問道:「夫人、少奶奶去
哪裏了。」

  「回爺的話,夫人和少奶奶在裏屋呢!二少爺來找夫人和少奶奶也在裏面。」
丫鬟碧秋低聲回答道。

  「嗯,這小子不在自家院子裏呆著,跑這來幹什麼。」祁宏嘀咕著往裏屋走
去。邊走邊看了看丫鬟碧秋,這丫頭倒是愈來愈來水靈了。(注:二少爺即為祁
健的兒子祁子夕)

  祁宏剛來到窗前就聽到裏屋傳來陣陣呻吟聲,「夕兒,不要摸大娘的屄啊!
小心你大伯要回來了。」「回來又怎麼樣,誰叫他一走就這麼久,讓你們婆媳獨
守空房的,我這是幫他照顧你們呢。」「夕弟,別光摸娘的屄,也摸摸嫂嫂的騷
屄啊」……

  「好小子,乘我不在家,又來奸淫妻子和兒媳了,看老子下次不幹死你媽和
媳婦。」祁宏站在窗下,聽著妻子和兒媳婦的淫聲,胯間一股燥熱,按耐不住往
手指上吐了點口水,將紙糊的窗戶捅了個大圓洞,眼睛直往裏瞄。通過圓洞,隻
見妻子白玉珍著了一身淺藍色織錦的長裙,裙裾上繡著潔白的點點梅花,用一條
白色織錦腰帶將那不堪一握的纖纖楚腰束住,將烏黑的秀發綰成如意髻,僅插了
一梅花白玉簪。兒媳月霞著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
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頭髮用發帶束起,頭插蝴蝶釵,一縷青絲垂在胸前。婆媳
二人雙雙爬在床上,頭枕粉紅鴛鴦枕,屁股高高翹起,長裙被挽自腰間,露出一
個個肥嘟嘟、白嫩嫩陰戶,侄兒子夕跪在床前,雙手各撫摸著一個白嫩嫩地屁股,
兩手食指不停在陰道中摳挖,不時帶出股股透明狀的淫水,嘴巴時而在妻子、時
而在兒媳的屁股上親吻著。妻子和兒媳臉側對著臉,眉目含春,銀牙緊咬,身子
微顫,屁股輕扭,十分淫靡。

  「大娘,嫂嫂,我要你們吃我的大雞巴。」說完,祁子夕爬上床躺在中間,
白玉珍和汪月霞坐在祁子夕兩邊,汪月霞勾著祁子夕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祁子
夕隔著肚兜撫摸著汪月霞圓滾滾的乳房,將兩根手指夾住汪月霞的乳頭,來回的
搓動。汪月霞一邊向祁子夕拋這媚眼,一邊用堅挺軟綿的一對大奶子磨蹭著祁子
夕的手臂,在揉搓和磨蹭下雙乳不斷地變化著形狀。祁子夕被大娘和嫂嫂風騷勁
弄得上了火,索性將身邊汪月霞摟住,掀起桃紅色的肚兜一邊摸玩那對高聳軟綿
的大奶子,一邊通過衣襟欣賞著大娘由于跪爬著露出的兩個大白奶,手奸和視奸
著兩對大白奶。

  祁子夕下面的大雞巴被風騷放浪的大娘摸得火熱生硬,于是幹脆翹起一條腿
壓在白玉珍的肩上,將大娘壓跪在自己的胯間,掏出大雞巴聳進她的嘴裏抽插起
來。

  就這樣一手把玩著汪月霞的大奶子,一邊讓白玉珍拋媚眼舔雞巴。

  祁子夕一邊挑逗玩弄著白玉珍和汪月霞,一邊說:「大娘、嫂嫂,你們準備
好小夕操了嗎?」

  白玉珍吐出大雞巴,用手理了理有些散亂的秀發,從淺藍色長裙中掏出兩個
大奶子,邊拋媚眼邊媚聲說道:「早準備好了,就等著侄兒來操了。」

  「嫂嫂,你呢。」

  「你還說,你摸得嫂嫂屄水早流了好多了」,說完揭起淡粉色長裙下擺露出
水淋淋的陰戶。

  祁子夕也動情了,親了親汪月霞嘴,又摸了摸白玉珍大奶子和屁股。拉過汪
月霞平躺在床上,又讓白玉珍呈69式躺在汪月霞的身上,這樣汪月霞的嘴巴正
好對著媽媽白玉珍的陰戶。祁子夕看著身著淺藍色長裙露出兩個大奶子的大娘隻
覺幸福無比,挺著大雞巴喊到:「大娘,我來了,我來了……」「滋」的一聲,
捅進了白玉珍溫暖潮濕的肉洞,用力地操了起來。

  隨著侄兒抽動,白玉珍前前後後的晃動著,每次向前,汪月霞都要伸出舌頭
舔舔大雞巴和陰戶交接處,並不時扒開白玉珍的屁眼用手指輕輕地捅著,爽快的
白玉珍哼哼聲不絕。

  「侄兒,你操的大娘好舒服」……「大娘的騷屄要被侄兒鼓搗爛了」……
「親侄兒,乖侄兒,使勁操大娘的騷屄」……「啊啊啊,屁眼被女兒捅破了」…
…白玉珍一邊浪叫,一邊揉這自己的大奶子,同時反伸出一隻手插著汪月霞騷屄。

  祁子夕知道她嘗到滋味了,便擡起屁股,連連的抽插起來了。這樣一抽頂,
白玉珍感到騷屄裏有無比的舒暢,一陣陣的酥酥,一陣陣的奇漲。把騷屄插的淫
水直冒,彙集到屁眼流到汪月霞的臉上。

  祁子夕一口氣,就插了一刻鍾。白玉珍正在享受著大雞巴抽插的舒服滋味,
忽然之間,全身都顫抖起來。這一顫抖,全身毛孔都張開了,身子一陣酥麻,屄
心一陣快感襲來,陰精洩了出來。祁子夕的大雞巴一酥,腰上一麻,一股濃精,
直射而出。白玉珍感到屄心上奇燙,有些液體射到屄心,屄裏好像開花一樣。

  「啊……侄兒……大娘被你操死了……」她雙手一松,一動也不動了。

  祁子夕見白玉珍洩了身,于是將對象轉移到汪月霞的身上,將沾滿淫水和精
液的大雞巴塞進汪月霞的小嘴裏,插入汪月霞的喉頭深處,攬著她的頭連續抽著
汪月霞的小淫嘴,整根的深入喉交有時比操屄還要爽。汪月霞此時春心蕩樣,全
身發抖,嬌聲浪叫。

  插了一會汪月霞小嘴後,祁子夕拔出大雞巴轉身來到汪月霞下體,汪月霞的
陰毛濃密鳥黑,將整個陰戶包得滿滿的,下面一條若隱若現的肉縫,肉縫上濕淋
淋的掛滿水漬,兩片小陰唇,一張一合的在動著,就像小嘴一樣。祁子夕把她兩
條腿分開,用嘴唇先到那陰戶親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陰唇,舌尖伸了
進去舐刷一陣。

  「啊……啊……哎呀……夕弟弟……你要弄死我……哎呀……」汪月霞被舔
得癢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動,雙手抓住白玉珍淺藍色長裙,屁股不斷的往上挺,
向左右扭擺。

  祁子夕看她已經很需要了,就翻身上馬,手握大雞巴,先用那大龜頭,在她
的陰戶上研磨一陣,沉腰一挺「滋」的一聲,大雞巴一搗到底,大龜頭頂住了汪
月霞的騷屄深處。祁子夕開始輕抽慢插,汪月霞也扭動屁股配合他的抽插。

  「嗯……好美呀……好弟弟……嫂嫂的小騷屄……被你的大雞巴……操得好
舒服……再快一點……

  「哎呀……好弟弟……你的大雞巴插到人家的屄心了……呀……嫂嫂被你的
大雞巴……搞死了……哦……好舒服呀……」一股滾燙的淫水直沖而出。

  祁子夕感到龜頭被熱滾滾的淫水一燙,舒服透頂,刺激得他的原始性也暴發
出來了,改用猛攻狠打的戰術,猛力抽插,研磨屄心,九淺一深,左右插花,把
所有的招式,都使出來。大雞巴抽出插入的淫水聲,「噗滋、噗滋」之聲不絕于
耳。

  「哎呀……我不行了……嫂嫂不行了,嫂嫂的騷屄又要流水了……啊……」
隨著祁子夕一陣猛抽狂插,汪月霞全身軟棉棉的躺在床上,那種模樣分外迷人。

  祁子夕正操的無比舒暢時,汪月霞突然停止不動了,使他難以忍受。眼見白
玉珍緊閉著雙眼,小嘴微微張開,又把大雞巴從汪月霞的騷屄中拔了出來,聳進
白玉珍的嘴巴裏一陣抽動,幾下就把昏睡中白玉珍操的醒了過來。

  「好侄兒,小壞蛋,乘大娘睡覺來操大娘的小嘴,還讓不讓人休息了,剛才
可操我了。」雖然被驚醒了美夢,但見梅開二度侄兒的大雞巴依然昂首挺胸的樣
子,白玉珍從汪月霞身上爬了起來,跪在床上仔細舔著祁子夕的大雞巴。大雞巴
在白玉珍的小嘴裏得到了最上等的服務,舌尖打理著雞巴頭,不一會兒大雞巴就
被舔的油亮油亮的。

  這時,祁子夕也到了高潮,從白玉珍的嘴巴裏抽出大雞巴,對著白玉珍的小
嘴快速的擼動著,「噗滋、噗滋」一股股濃濃的精液打到了白玉珍臉上和嘴巴裏。

  此時,窗外的祁宏也隨著祁子夕的射精一陣顫抖,一股精液「噗噗」的狂射
而出,散落在牆角。

            三、園中春色(1)

  芳草綠野恣行事,春入遙山碧四周;

  興逐亂紅穿柳巷,固因流水坐苔磯;

  莫辭盞酒十分勸,隻恐風花一片紅;

  況是清明好天氣,不妨遊衍莫忘歸。

  這天,小叔叔祁威帶子祁子夕、祁子軒二個年歲相仿的侄兒漫步園中,望芍
藥豔紅一片,青藤醉臥牆角,枝頭鳥兒鳴唱春歌,看池中魚兒成雙追逐,隻覺春
意盎然。穿長廊,跨木橋,踏著綿綿青草,三人不知不覺來到了後花園。

  「呵呵……呵呵……」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從高牆傳了出來。

  「不知道嫂嫂們又在玩什麼把戲」,祁威心中猜想道。

  「這是月霞大嫂的聲音,我們進去看看好麼」,祁子軒說道。

  「你想找死啊,冒然闖進去,看你月霞嫂嫂不罵死你」,祁威馬著臉教訓著
侄兒。「跟我來」,祁威帶頭貓著身子來到牆角,抓著纏繞在圍牆的枝蔓屁股幾
撅就騎到了牆頭,二個侄兒見小叔如此,彼此眼中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嗖嗖」
幾下也騎到了牆頭,三個腦袋一起往園中張望。

  「那是月霞嫂嫂和丫鬟碧秋在蕩秋千啊」,「看那邊,大媽、二媽、媽媽、
小媽在打麻將呢」!祁子軒說道。

  「噓,小聲點」。

  但見,園中汪月霞身著透明薄沙長裙,頭系著粉色真絲絲帶,坐在秋千上面,
光著腳丫的雙腿叉開搭在秋千繩索的兩側,丫鬟碧秋身著淡綠色透明長裙站在汪
月霞的後面,手推著秋千將汪月霞高高的蕩起。隨著高高蕩起的秋千,汪月霞沒
系肚兜的兩個大奶子迎風上下起伏著掀起陣陣肉浪,叉開的雙腿間隱約可見那肥
嫩嫩的陰戶。旁邊葡萄架下,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四人分別穿著黑
色、白色、紫色、鵝黃色薄沙透明長裙圍在一起正打著麻將。「麼雞,大姐你吃
不吃」。姚可馨打出一條嬌笑道。

  「吃,怎麼不吃,我還要杠呢」!白玉珍拿三個一條道。

  「大姐,胃口真大,四個麼雞吃得消嗎」?林美娟吃吃的笑道。

  「二筒,自摸,給錢」。胡月嬋邊推牌邊揉了揉薄沙下的大奶子。

  「還是四妹最厲害,不吃麼雞天天自摸。

  「哈哈……呵呵……」。

  四人全然沒發現她們薄沙長裙下的奶子、騷屄、一笑一顰全部落入了牆頭幾
個男人的眼中。

  「媽的奶子又大了不少啊」。祁子夕望著媽媽姚可馨珍薄沙下的大奶子自言
自語。

  「是啊是啊,我媽的屁股好像又渾圓了」。

  「恩,老婆的騷屄貌似更白更肥更嫩了」。祁威不停在幾個女人中對比著。

  叔侄三人看著眼前一片春色,胯下的大雞巴早已搭起了帳篷,恨不得立即跨
馬提槍廝殺戰場。「小叔,怎麼辦」?三人交替了下眼神,在祁威的帶領下三人
順著牆頭枝蔓悄悄地溜到了院內。

  「你們二個去看她們打麻將去,我去和月霞蕩蕩秋千」,祁威吩咐道。說完,
四人兵分兩路向目標進發著。

  祁子夕、祁子軒二兄弟狂喜各自懷著激動的心情奔向了自己親愛的媽媽。

  「媽媽、大娘、三娘、四娘,你們打麻將啊」,祁子夕笑著問道,眼睛卻不
停地偷窺著四個薄沙掩蓋下朦朦朧朧的肉體。

  「媽、大娘、二娘、四娘」,祁子軒低聲叫了叫。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怎麼進來的」?白玉珍發問道。

  「我們聽見後院有聲音,所以進來看看,小叔也進來了」,祁子夕回答。

  「看看?我看你們是想看看你們的媽媽吧」。「算了,既然來了就幫幫你們
的媽媽吧!今天,大娘我可是一人殺三家啊」!「對了,你們小叔到哪去了」?

  「小叔他去和月霞嫂嫂蕩秋千去了」,祁子軒答道。

  「蕩秋千?死鬼肯定沒安好心」,胡月嬋吃吃笑道,看了看兩個侄兒搭起的
帳篷,胸前兩個大奶子隨著笑聲抖動不已。

  祁子夕、祁子軒去找了把椅子對角坐了下來。這樣祁子夕兩邊分別是媽媽姚
可馨和四娘胡月嬋,祁子軒兩邊分別是大娘白玉珍和媽媽林美娟。兩兄弟分別倚
著兩個高貴的熟婦,聞著絲絲肉香,透過薄沙欣賞著白嫩的粉背和碩大的大奶子。
兩兄弟的雙手不由得伸向了四個女人的背部和胸部,隔著透明薄沙時而在背部輕
輕地的撫摸,時而抓住一隻大奶子狠命的揉搓。搞得四個女人臉上一陣潮紅,醉
眼迷離。

  「別摸了,兒子,媽媽沒法打牌啊」。

  「侄兒,別捏二娘的奶頭啊,好痛啊」。

  「牌掉了,兒子,牌掉了,兒子」,姚可馨兩個大奶子被兒子揉的高高聳起,
奶頭堅硬。

  祁子夕、祁子軒聽說牌掉了,兩人迫不急待地鑽到桌子下面找了起來。

  「啊」,桌子下面的兩兄弟張大著嘴巴驚呼。桌子下面四條黑、白、紫、鵝
黃色的薄沙透明長裙籠蓋著四雙纖細的美腿,四雙美腿各蹬著一雙高跟涼鞋不停
晃動著,透明的薄沙絲毫掩蓋不了胯間那肥美的陰戶,隱隱約約的感覺反而比脫
光了衣服更加誘惑。

  祁子夕顫抖著雙手揭起媽媽姚可馨白色長裙的下擺,撫摸著媽媽那兩條張開
的大白腿,仔細打量著媽媽的騷屄,那屄是嚴絲合縫、珠圓玉潤,一對小巧玲瓏
的小陰唇和一對大陰唇,粉紅粉紅的。當祁子夕撥開那兩片肥厚的陰唇時,媽媽
的屄情盡現一覽無餘了,陰道口已經微微舒展開了,兩片肥美的陰唇已經向兩邊
張開著,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從裏面流出來一股透明的淫水,
已經充滿了屁股溝。再揭開四娘胡月嬋的鵝黃色長裙,入眼之處是一個肥嘟嘟宛
如饅頭的肥屄,陰唇高高的凸起,上面夾雜著稀疏的陰毛,中間的溝壑處流出絲
絲淫水。祁子夕望著四娘白嫩肥美的騷屄,忍不住埋下腦袋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
起來,一下含住大小陰唇拉扯,一下用將舌頭捲成柱狀伸進屄洞裏四周蠕動,鼻
尖不停地磨蹭著胡月嬋的陰蒂,同時伸出一隻手在媽媽的騷屄裏摳挖,「噗滋、
噗滋」弄得姚可馨和胡月嬋身子顫抖,呻吟連連。

  「啊,親兒子,你把媽媽的騷屄摳的好舒服啊……媽媽……媽媽的騷屄被親
兒子摳爛了……大雞巴兒子……親爹……啊」。

  「好侄兒,使勁吃四娘的騷屄……四娘的饅頭騷屄全部給侄兒吃了……對,
舌頭,再向裏面一點……哦,親侄兒,親兒子,四娘的騷屄好熱……」。

  那邊,祁子軒媽媽林美娟的騷屄是個典型的蓮花屄,據說這種屄是屄中難遇
的極品,當你在肏她屄的時候,那四片屄唇會緊緊地把你的雞巴包住,當那長長
的屄唇緊緊地包緊了你的雞巴的時,爽快的感覺可想而知。這不,祁子軒正一邊
用手指抽插著大娘白玉珍的騷屄,一邊托起媽媽豐滿的屁股,將雙腿無力的架在
肩膀上,剝開媽媽的蓮花屄,湊上嘴巴,讓媽媽的陰唇包裹著嘴巴又舔又吸。在
祁子軒的舔吸下,林美娟的淫水開始慢慢多了起來,那種略帶腥騷的氣味充斥祁
子軒的口腔,讓祁子軒如神仙般沉醉,嘴巴來回吸食著媽媽流出的淫水。

  「哦,乖兒子,媽媽的騷屄終于又把你包住了……啊,兒子,你把騷屄媽媽
的子宮都吸出來了……快用大雞巴操操媽媽的騷屄……哦,騷屄媽媽愛死親兒子
了」。

  四個女人邊打著麻將邊風騷的騷叫著。

  「三弟,我們來換換,你來吃我媽的屄,我來吃三娘的騷屄」。在祁子夕的
建議下,兄弟二人開始了換母行動。祁子夕舔上了三娘林美娟的騷屄,祁子軒吸
上了二娘姚可馨的騷屄。兩兄弟一邊舔騷,一邊用力插著旁邊白玉珍、胡月嬋的
騷屄。

  「恩……好侄兒……你吮吸的……二娘……好舒服……繼續……恩……恩…
…」,姚可馨在侄兒的吮吸下身體猛烈輕微的顫抖。

  「三娘……三娘……你的騷屄把我嘴巴全部包了……騷屄好溫暖……好滑」。

  「死小鬼……三娘的騷屄被你們兩兄弟吸爛了……爛了……啊……又吸到子
宮了……親侄兒……要把三娘吸死了……」。

  「好兒子……別在下面了,快上來操媽媽的騷屄……媽媽的騷屄好癢啊……
媽媽的騷屄要吃親兒子的大雞巴」,林美娟斷斷續續的呻吟著。

  聽到媽媽們的召喚,兄弟二人鑽出桌子,露出滿臉淫水的嘴巴和濕潤的手指,
一邊按住自己的媽媽一頓親吻,一邊把沾有淫水的手指伸進旁邊女人的嘴巴裏。

  「騷屄媽媽們,把兒子們嘴巴和手指上的騷水舔幹淨」,祁子夕道。

  四個女人不停在兩兄弟的臉上、手指舔著、吮吸著,又把剛剛自己流出的騷
水吃進了自己的肚子裏。

  「兒子們的雞巴好漲,騷屄媽媽們吃吃兒子的大雞巴」。祁子夕和祁子軒兩
兄弟解開褲頭,露出火熱腫脹的大雞巴分別伸向了姚可馨、胡月嬋和白玉珍、林
美娟。
三、園中春色

                (2)

  姚可馨從椅子上站起來讓祁子夕坐在椅子上,跪在兒子雙腿中間,小手握住
大雞巴,迷人的雙眼邊看著兒子,邊用小手套弄了幾下大雞巴之後,忽然那性感
的小嘴一張,把兒子那粗大的龜頭含進了小嘴裏,「哦……太棒……啊……感覺
真好……」大雞巴被媽媽那溫熱柔嫩的小嘴含著,一進一出吞吐著,祁子夕看著
媽媽這樣含著大雞巴口交著,還發出漬「……漬……」的口交聲,大雞巴經過媽
媽口交五六十下的套弄之後,媽媽一雙媚眼盯著兒子,邊上上下下的繼續幫兒子
大雞巴口交著,那種淫蕩的模樣,真的迷死人了,讓祁子夕欲火直往上沖「……
受不了了……好想操媽媽的騷屄。」

  正當祁子夕準備按翻媽媽時,媽媽忽然停止口交,換著四娘胡月嬋來吃大雞
巴了。胡月嬋低下頭一手握住侄兒的大雞巴,小嘴一張含住滿是唾液的大雞巴做
起深吞起來,一手伸進自己的裙擺下方撫摸著那濕淋淋的陰戶,食指不停地進進
出出。姚可馨則站了起來用手托住兒子的腦袋將那滿是淫水的騷屄湊上了兒子的
嘴巴,祁子夕下面的大雞巴被四娘胡月嬋的小嘴含著,上面又舔著媽媽的騷屄,
媽媽濃厚的屄腥味直沖大腦,祁子夕從沒試過這樣的操屄法,直覺的全身舒麻,
爽快的不行,「媽媽……媽媽……」的叫個不停,一手按住胡月嬋的頭做著深喉,
一手從媽媽薄沙長裙裏掏出二個大白奶子使勁揉搓著。

  白玉珍和林美娟則采取前後夾攻的伺候著祁子軒,白玉珍在後抱著侄兒的屁
股,用小舌頭在侄兒的屁股周圍咂舔著,時不時搬開侄兒的屁股在屁眼上親吻。
林美娟在前面雙手抓著兒子的大腿,嘴巴含著兒子的雞巴,每次吮吸林美娟都要
慢慢地把頭往後仰,使兒子粗大的雞巴滑出了自己的嘴,但是性感的雙唇依然含
住兒子那大的龜頭。祁子軒看著媽咪性感的嘴唇含住自己肉棒,擺動著頭一前一
後的吞吐的大雞巴,每一次的套弄都是那麼地舒爽,而且還發出嘖嘖的吮吸聲。

  祁子軒已經完完全全地沉浸在這種母親口交的刺激快感中了,所有感覺都完
全地集中在媽媽小嘴與自己大雞巴接觸的部位,享受著。不知不覺地,祁子軒的
屁股開始前後移動起來,與媽媽的頭部做著相反的運動。每一次林美娟把頭後仰
,祁子軒也把大雞巴抽出,等到媽媽重新把自己的大雞巴吸入嘴裏時,祁子軒馬
上就往前。林美娟被兒子的那粗大的雞巴頂得似乎也性慾高漲,完全沒有停下來
的意思,而且套弄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快速的擺動著頭,前前後後的含著兒子的
大龜頭口交著。

  看著自己的大肉棒在媽咪小淫嘴內進進出出,隨著媽媽快速擺動的頭部,吮
吸的力度也越來越大,祁子軒完全被媽媽出色的口交技巧迷住了。看著大雞巴在
媽媽的小嘴裏進進出出,加上看著媽媽那豐滿的兩個大奶子因為快速的擺頭而晃
動著,真是淫蕩極了!林美娟高超的口交技巧,同時配合手上套弄的動作,讓祁
子軒真是有點招架不住,感到大龜頭已經暴漲的很大了。

  「……哦……真棒……媽媽……小嘴真會吸……真溫暖……」

  「親兒子……大雞巴兒子……大雞巴頂到媽媽的喉嚨了……插死媽媽了……」

     ***    ***    ***    ***

  且說祁威貓著身子來到汪月霞和碧秋蕩秋千的樹後,探出半個腦袋緊盯著薄
紗長裙下兩個白花花的肉體,但見丫鬟碧秋每推動一下秋千身子都微微前傾,豐
臀後翹,薄紗長裙下白嫩的陰戶一張一合,稀疏的屄毛隱約可見。「沒想到這小
丫鬟的屄這麼白嫩,不知道被人操過了沒有。祁威看得火氣,從褲襠裏掏出生硬
的大雞巴來到碧秋身後,蹲在碧秋豐臀後面,揭起淡綠色的長裙,剝開碧秋的陰
戶,伸出舌頭舔著她的大小陰唇,又把手指探了進去摳弄。

  碧秋突然受到襲擊,驚恐萬分,回頭一看見四老爺正舔著自己嬌嫩的陰戶,
忙道:「四老爺,別、別這樣,少奶奶在啊!」

  「在又怎麼樣,等下我還要舔你少奶奶的屄呢。」祁威嘟囔著。

  「好啊,四伯,你欺負碧秋就算了,你還想欺負霞兒呢?看我不告訴四娘去。」
汪月霞停了秋千回頭看著四伯在碧秋的屁股後面嗅來嗅去。

  「哈哈,你四娘現在正忙著呢!子夕、子軒正伺候著。」

  「她們又在……又在集體操屄啊!」汪月霞邊說邊向葡萄架下張望。

  「月霞,碧秋該不是叫你爸爸操了吧!騷水這麼多,我還以為我今天拔個頭
籌呢?」

  「四、四爺,別亂說,老爺、老爺可沒有操過我。」碧秋斷斷續續說道。

  「那是誰啊!這麼白嫩的小屄,可惜,可惜了……」碧秋這時雙唇微張,雙
頰泛紅,全身發熱,她被祁威又舔又挖小騷屄裏已不由自主地滲出了大量的淫液,
她覺得雙唇乾燥,不自覺地地扭動著屁股,用大屁股磨著祁威臉龐。

  祁威見到她騷媚的浪樣,站起挺著大雞巴,讓碧秋雙手扶著秋千,把他那已
發硬的大雞巴,一下出力的頂進碧秋的小騷屄裏,直頂到碧秋的屄心。

  「啊!四爺,大雞巴插到秋兒的屄心了,好熱,好粗!」

  汪月霞看著四伯的大雞巴插進了碧秋的小騷屄裏,內心一陣燥熱,隻見她轉
過身子坐在秋千上面,把裙子拉起來,露出粉嫩嫩的陰戶。接著用手翻開陰唇,
將一隻手指輕輕的塞進去,來回抽動。

  「啪」的一聲,祁威很大力的打了碧秋屁股一下說:「快給你少奶奶舔舔屄,
你看她都受不了。」把碧秋的頭把往汪月霞的胯間按。

  碧秋伸出舌頭,舔著汪月霞的陰戶,用舌頭舔舐著汪月霞的陰蒂,在這個重
點敏感部位細細地舔、啜、吹、吻、含,以親吻唇部的動作來吻汪月霞的陰唇、
利用舌尖來抽插著陰道,還以鼻子呼氣、吐氣間反覆地摩擦來刺激陰部。汪月霞
的陰蒂受到刺激迅速地充血,陰道因為黏液分泌增多而變得更為濡濕,淫內産生
著有節奏的收縮和一種不自然的痙攣。

  汪月霞感到如受到電擊般,全身冒出微薄的汗水,心境處於極其放松,倍覺
精神的松弛和安甯,充滿著強烈的快感,和一種飄飄然騰雲駕霧的感受,口中無
意識地發出了一種喜悅的呻吟聲。

  汪月霞雙手按著碧秋的頭,兩條腿擱在她的肩膊上,屁股使勁地聳動,用陰
部猛磨著碧秋的嘴巴和鼻子,配合著碧秋的舐動,嘴裏忍不住地發出呻吟聲:「
嗯……嗯……啊……好舒服……」汪月霞的淫蕩的模樣更加刺激著祁威,他一邊
插一邊叫著:「小騷貨,十來歲就給人開了苞,我操死你!操死你!」撲在碧秋
背上,雙手繞到前面大力的捏著碧秋的白奶子,一邊使勁的狂操著碧秋。

  「四爺、四爺……碧秋的小騷屄受不了了……大雞巴操死碧秋了。」大約操
了將近十多分鍾,祁威放開幾乎無力的碧秋,來到汪月霞面前,隔著紗裙揉了揉
汪月霞的的大白奶子,將沾滿淫水的大雞巴塞進了汪月霞的嘴裏。碩大的龜頭才
剛進入汪月霞那櫻桃般的紅唇中,才剛進入就塞滿了她的嘴。汪月霞卻沒有露出
一絲難受的表情,反而十分享受,熟練地吞吐著,即使將口中塞滿,牙齒也都不
會絲毫碰到雞巴上的嫩肉,顯然是經常做這事。一雙白皙嬌柔的小手,一隻在棒
身輕輕套弄,一隻輕握住陰囊緩緩撫弄。

  「乖霞兒……親侄媳……舔的伯伯真舒服……伯伯真想把雞巴天天塞在霞兒
的嘴巴裏……」

  「我也是……四伯的大雞巴頂的霞兒嘴巴麻麻地……感覺就像在操霞兒的小
騷屄一樣。」汪月霞紅著臉瞄祁威了一眼,胸前的大白奶子隨著急促的呼吸高低
起伏,一副任君品嘗的俏麗模樣。

  祁威彎下身子摸了摸汪月霞的陰戶,汪月霞的陰戶早已被碧秋舔的泛濫成災,
入手之處盡是水漬一片,黏黏地,忍不住抓住幾根屄毛扯了一扯,「真騷,可就
流了這麼多水。」

  汪月霞屄毛被扯的生疼,叫道:「四伯,別扯霞兒的屄毛啊……霞兒的小騷
屄好痛。」說完報複式的輕咬了咬嘴裏的大雞巴。

  「霞兒,你個小騷屄還記仇呢!看我不操死你」。祁威扶著自己的大雞巴,
輕輕點著汪月霞那嬌豔的陰戶。

  汪月霞隻覺得一條奇熱的棍子頂在自己的騷屄上,不由得全身一顫,兩條修
長的玉腿慢慢打開。祁威的大雞巴沿著那條迷人的肉縫來回滑動,慢慢的,陰戶
的大門分到兩邊,一顆粉紅色的果實凸現出來,少量的清液從陰戶中淌出。

  祁威腰部一沉,大雞巴頓時擠入狹窄的陰道中,「嗯……」汪月霞輕呼一聲,
隻覺一根火熱的棍子正慢慢鑽進自己的騷屄。祁威扣住唐月芙的小蠻腰,下體猛
力一挺,「哧」的一聲,將整條大雞巴塞了進去。

  陰戶中的細小凸起摩擦著棍身,層層褶皺裹著祁威的大雞巴。 祁威緩慢的
挺動著大雞巴,細細的感受著陰道內裏的顫抖,九淺一深、五淺一深、三淺一深
……隨著祁威活動頻率的加快,汪月霞陰戶中湧起陣陣甜美的快感,她主動的擡
起肥臀,配合祁威的抽插,尋求至美的感受。

  祁威見狀再無顧忌,將汪月霞的玉腿搭在自己的肩頭,大起大落的抽插起來,
每一次的撞擊都頂在汪月霞的花心之上,酥麻的感覺讓汪月霞呻吟陣陣,愉叫連
連,花房綻放,一波波的淫水如潮湧出。

  猛插了一陣後,祁威握著汪月霞的雙手,將她拉了起來,自己坐在秋千上,
讓汪月霞騎跨在自己身上,喘息著說道:「霞兒,你來吧……」汪月霞嬌媚的看
了祁威一眼,然後雙手按在他的肩膀,肥臀上下顛簸,一次次的將大雞巴吞入體
內。

  「碧秋,來推一下秋千。」體力稍微恢複了一下碧秋忙站了起來,胸前兩個
大白奶子緊貼著祁威的後背,輕輕推動著秋千。祁威、汪月霞兩人緊緊擁抱著,
隨著秋千的晃動,汪月霞兩個大白奶子不停摩擦著祁威的胸膛,而祁威的大雞巴
在汪月霞騷屄裏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妙不可言。

  「碧秋,加把勁,蕩高些。」秋千在空中一下一下,一前一後的飄蕩著,大
雞巴在汪月霞的騷屄裏一進一出,兩人完全不用用力,情到濃時汪月霞忍不住湊
上紅唇吻上了祁威嘴巴,四唇相接,雙舌糾纏,雞巴和騷屄的結合處淫水不斷湧
出,從高空灑落。

  「四伯……大雞巴操的霞兒……霞兒真好……霞兒的小騷屄被四伯操翻了…
…霞兒的騷水又流出來了啊……四伯……四伯……霞兒要升天了……」

  「乖霞兒……伯伯的大雞巴被你的騷屄夾的好舒服……屄心又吸到伯伯的雞
巴了……騷霞兒……伯伯好愛你……」兩人的呻吟聲交織成一片,隨著秋千的蕩
動在空中回蕩著……

     ***    ***    ***    ***

  「可馨,快看,你老公和月霞操上了。」白玉珍指著高高蕩起的秋千招呼著
姚可馨。

  「老東西,在家裏可沒有那麼用力,操別人的小媳婦倒是精力充沛,好在我
還有親愛的兒子。」姚可馨一邊享受著兒子舌尖在自己的騷屄裏進進出出,一邊
抱怨道。

  「媽媽,你別說爸爸了!你還不是一樣,爺爺、大伯們那個沒有操過你的老
騷屄,還不知足。」祁子軒為爸爸打抱不平。

  「兒子,你再說,再說,以後就別想操媽媽了!」

  「好吧,騷屄媽媽,兒子錯了,兒子還操你到老呢!」祁子軒捏了捏姚可馨
的肥臀。

  「好了,兒子,快來操媽媽的騷屄吧,媽媽的騷屄都被你吸幹了。」姚可馨
爬在麻將桌前,肥臀高高地翹起,露出濕淋淋的陰戶,晶瑩的淫水正滴滴下流。

  「兒子,你也來操媽媽的騷屄吧!」林美娟爬在姚可馨的對面,翹起肥臀。

  祁子夕、祁子軒兩人分別站在林美娟和姚可馨身後,用大雞巴不停地敲打著
媽媽肥嫩的大白屁股,龜頭在媽媽的騷屄外面研磨。

  「好兒子……親兒子……別挑逗媽媽了……媽媽騷屄好癢……快插進來……
操爛媽媽的騷屄……」姚可馨左手分開了她那迷人的陰唇,右手握著祁子軒的大
雞巴帶到陰道口,肥臀向後一挺,兩片陰唇已經咬住了祁子軒的半個龜頭媚聲道:
「親兒,操你媽媽的騷屄吧!」姚可馨話音未落,祁子軒已屁股一挺、雞巴一頂,
碩大的龜頭已滑進姚可馨那嬌嫩迷人而溫暖的玉洞中。

  姚可馨微微地皺了皺眉頭、眯著眼,有氣無力地嬌哼了一聲,顯出十足的舒
服勁:「啊……真好!寶貝兒,你……你……可要輕點操媽媽哦!」媽媽的嬌、
媚、羞、急、淫、浪、迷人、誘惑、暗示、乞求,使祁子軒再也把持不住了,屁
股用力一挺,隻聽「噗哧」一聲,姚可馨也隨著「啊」的一聲驚呼,堅硬粗大的
大雞巴盡根而沒,碩大的龜頭一下子頂在姚可馨的子宮頸處。

  「嗯……親兒子,媽媽的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姚可馨顫抖著聲音說道。

  祁子軒一聽,向雞巴和騷屄結合的地方看去,隻見媽媽那嬌嫩的花瓣被撐得
向兩邊裂開,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脹得鼓鼓的,緊緊地箍著雞巴根,而裏面的子
宮口則一張一合的咬著龜頭。

  「嗯……媽媽沒事,摸媽媽的奶子……嗯……操媽媽的騷屄。」祁子軒依言
而行,下面輕輕地抽送摩擦,雙掌環腰撫著姚可馨的豪乳,手指揉捏乳頭,忽輕
忽重的不忍釋手,姚可馨嬌嫩的乳頭被揉得堅硬而挺立起來。

  「媽,您的奶子真美,真軟和呀!」祁子軒一邊輕抽慢送,一邊撫摸著媽媽
的乳房,一邊情話戲語不斷,一齊挑逗著姚可馨的情欲;姚可馨漸漸地扭動腰肢、
擺動玉臀配合,迎湊著兒子的抽動。

  「子夕親兒,你看你三娘都和兒子操上了,你還不來操媽媽。」林美娟看著
姚可馨和兒子淫蕩的場面,實在忍不住了。

  「對不起,媽媽,兒子來遲了,兒子一定會補償你的。」

  「大娘你和四娘躺到桌子上面去,讓媽媽和三娘幫你們舔舔騷屄止癢,操完
媽媽侄兒們就來伺候你們。」白玉珍和胡月嬋依言爬上桌子,分別叉開雙腿坐在
林美娟和姚可馨的面前,露出肥嫩嫩、水淋淋的騷屄。

  姚可馨一邊享受兒子愛撫她的酥胸和猛操她的騷屄,一邊埋頭舔著胡月嬋的
陰戶,一下舌頭舔舔陰蒂,一下含住陰唇拉長。

  祁子夕拍打了一下林美娟的肥臀,雙手摟住林美娟細腰,屁股一挺,喊道:
「媽媽,兒子插進來了!」將整個大雞巴一操到底,直抵林美娟的騷屄深處。林
美娟悠悠地吐出一口氣,隻覺騷屄被兒子的大雞巴滿滿地撐著,小腹輕微拱起,
終于不再空虛、寂寞。

  祁子夕的大雞巴被林美娟騷屄裏的嫩肉團團包裹著、擠壓著,大雞巴在淫水
的侵泡下不斷腫脹著。下身「啪啪」地撞擊個林美娟的肥臀,隨著雞巴的進進出
出,陰唇不停翻滾,帶出股股淫水。隨著前後抽動,林美娟的兩個雪白的大奶子
在薄紗長裙裏也劇烈晃動著,那模樣真的淫蕩極了。

  前面,林美娟一手撐著桌子,一手揉這白玉珍黑色紗裙下的兩個大白奶子,
嘴巴「叭叭」地咂著白玉珍的肥美陰戶,舌頭在陰戶上下掃動,吮吸著陰戶中流
出的涓涓淫水。白玉珍和胡月嬋平躺著身子,一手揉這自己的大奶子,一手伸進
紅唇裏吮吸手指,不時兩人還互相舌尖對舌尖親吻著。

  祁子夕、祁子軒兩兄弟看著大娘、四娘淫蕩的模樣,更是性慾高漲,下身毫
不留情地操著自己的媽媽,每次大雞巴抽到頭時再用力插到底,到底時再扭動屁
股使龜頭在子宮口旋轉、摩擦。操的林美娟和姚可馨浪聲淫叫。

  「哦……哦……好兒子……媽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媽媽……你的屄真好……兒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兒……幹得媽美死了……媽媽的屄好舒服……」

  「媽媽……謝謝你……我的美屄媽媽……兒子的雞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兒子……媽媽的大雞巴兒子……從媽媽
的嫩屄中生出來的大雞巴兒子……弄得你的親媽媽美死了……啊……啊……哦…
…媽要洩了……哦……」

  祁子夕、祁子軒兩兄弟在媽媽們淫聲的刺激下,龜頭一熱,雙雙將股股精液
射進了媽媽的騷屄深處。
四、生病(一)

  祁老太爺生病了,這對祁家大院的人來說,無疑是件大事。有人歡喜有人憂,
有的巴不得老太爺早點上路,自己就可以把持整個家族,為所欲為;有的則怕老
太爺不在了,自己不再受寵,淪為他人淫樂的對象。其實祁老太爺不過是上次在
庭院與孫媳汪月霞雲雨時微微傷風感冒而已,根本無關生死。

  這不,除了出差的大兒子祁宏、遠嫁他鄉的七個女兒還未趕回來之外,大夫
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趙櫻雪、四姨太葉婉茹、二兒子祁健、三兒子
祁軍、小兒子祁威、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大女兒祁芳、二女
兒祁鳳、六女兒祁佳、麼女祁欣、孫兒祁子畫和媳婦汪月霞、祁子夕和媳婦李雪
慧、祁子軒都圍在老天爺的房內,噓寒問暖,各安心思。

  「咳、咳」,祁老大爺側身頭枕三姨太趙櫻雪大腿躺在床上,麵色微黃。大
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坐在床內,分別拿捏著老大爺的手臂和大腿,四姨太
葉婉茹坐在床前為老太爺送湯喂藥。左側依次站著二兒子祁健、三兒子祁軍、小
兒子祁威、孫兒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右側依次站著兒媳白玉珍、姚可馨、
林美娟、胡月嬋、孫媳汪月霞和李雪慧。

  「爺爺,你可要保重身體啊!」汪月霞上前跪在床前,柔柔地說道。

  「霞兒放心,爺爺隻是上次在亭子散步時受了點風寒,不妨事,不妨事,」
祁老太爺目視著孫媳汪月霞因為跪著身體從粉紅色紗裙中露出的雪白的胸脯,拍
了拍汪月霞的小手,蠟黃色臉頰上居然泛起片片紅潮。

  「嗯」,正在給祁老太爺按摩大腿的二姨太柳岩妙突然發現老爺子的下體居
然有了反映,硬硬的東西不時頂撞著自己的小手。「死老鬼,看到嫩屄就有反映
了」,柳岩妙暗罵道。小手抓住祁老太爺的雞巴,狠命地捏了一把。

  「哎呀,咳咳」,祁老大太爺突發受到襲擊,不由地發出聲來。

  「老爺、爸爸、爺爺……你沒事吧?」除柳岩妙外屋裏的人都緊張地道。

  「沒事,沒事。」祁老太爺仔細打量了一下屋裏的女人,老臉嘿嘿笑道。但
見:孫媳汪月霞身著粉紅色長紗裙,上繡水色小花朵朵,領口處和袖口處皆用淺
青色絲線鎖邊,一頭青絲用一支雕花木簪挽起,臉潤眼媚,沒帶肚兜的胸脯兩個
大白奶子顫巍巍地,堅挺的兩個奶頭將粉色透明薄紗撐起兩個小點,長裙下露出
一雙白色高跟露趾皮鞋,塗著淺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可愛的伸展著,誘人萬分;

  孫媳李雪慧身穿米黃的真絲素紋長裙,外套緋紅色流縈醉花紗衣。透明的紗
衣上織就出牡丹暗紋,翩翩的緋邊半袖,鬆鬆的堆疊在肩部,露出大片白白的胸
脯。梳得光滑平整的高髻正中插著一支紅玉金菱花。耳朵帶著金花耳墜上鑲著上
等的紅寶石,光彩流溢,晶光閃動。白皙細膩的臉龐畫了了豔麗的粉霞妝,顯得
雙眼更勾人心魄,黛眉翹鼻,貝齒朱唇,似笑非笑的輕搖著紗扇。胸前留著兩縷
長發被風輕輕吹起,果真是風情萬種態,千嬌百媚生。

  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分別著深紫、淺紫、淡黃、巨黃色半
透明的絲質長裙,腳蹬高跟涼皮鞋,顯出個個欣長高挑的身材,臉上略施粉黛、
氣質若蘭,舉手投足間、盡是風騷。

  大夫人秦落衣、二姨太柳岩妙、三姨太趙櫻雪、四姨太葉婉茹分別身著寶藍
色、天藍色、淺紅色、藕白色真絲旗袍,將那高聳聳、鼓脹脹大肥奶子緊緊包裹
著,露出如雪的手臂和圓潤的大腿,渾身上下散發著高貴的氣息,優雅而有氣質。

  祁老天爺的淫蕩地笑臉自然瞞不過大家的眼睛,眾人對於大家庭的亂倫行為
早已默然,一場肉戰自是不可避免。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
軒掃蕩著屋裏女人梅花體態,楊柳枝腰,各個兒堆著俏,一團兒是嬌。早已按捺
不住,蠢蠢欲動。要不是老爺子沒發話,怕早就逮著心中的對象一頓狂日猛操,
來個淫水長流。

  「今個兒大家難得聚在一起,難不免要歡暢一翻,但是大家都要聽我的安排,
你們可有異議」,祁老爺子說道。

  「但憑爸爸做主,兒子謹遵命令」,祁健、祁軍、祁威齊聲道。

  「好,好,好」說完,祁老太爺讓三姨太趙櫻雪盤坐在床上,自己頭枕著趙
櫻雪的大腿平躺著,二姨太柳岩妙脫掉自己的褲子露出硬梆梆的大雞巴;又叫大
夫人秦落衣、四姨太葉婉茹解開旗袍扣子露出兩對肥大的奶子,將奶子在自己的
臉上揉壓;同時命令二姨太柳岩妙、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孫
媳汪月霞、李雪慧分別從旗袍和長裙中掏出白嫩的大奶子,輪流爬上床上吮吸自
己的大雞巴。然後再一次為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6 人口
交。

  按長幼之分,首先上場的是二姨太柳岩妙,柳岩妙身材不高,約摸1.65米左
右,但她為之驕傲的是擁有肥大的屁股和一對堅挺的豪乳,單論豐滿肉感而言,
祁家大院無人能及。但見她爬在祁老太爺的胯間,肥大的屁股將個天藍色旗袍撐
的綁綁緊,兩個屁股瓣子的輪廓清晰可見,胸前一對豪乳因吞吐祁老太爺的雞巴
而不停晃動著。祁老太爺一邊享受著柳岩妙性感溫暖的小嘴,一邊伸手把捏著柳
岩妙依然堅挺白嫩的大肥奶子,時而將五指全部陷入奶肉中,時而用手指捏弄那
黑色的奶頭。

  隨後,騷兒媳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胡月嬋、孫媳汪月霞依次爬上床來,
舔吃了祁老太爺老雞巴,站在床前,等待祁老太爺的下一步吩咐。

  期間,祁老太爺是咳嗽不斷,「騷屄兒媳……騷屄孫媳……親女兒……乖孫
女……」更是淫聲不斷。

  最後伺候祁老太爺的是孫媳李雪慧。李雪慧連看了5 、6 個親人吃爺爺大雞
巴的淫靡場麵,早已身體舒軟,麵頰潮紅,一雙雪白的大奶子被揉的變幻了諸多
摸樣,奶頭紅脹。「終於輪到自己了,一定要把爺爺伺候好」,李雪慧雙手提著
米黃的真絲素紋長裙慢慢爬上床,先是彎腰將一個精緻的肥臀對準祁老太爺,再
慢慢把裙門揭起,又將兩腿故意放開,把那略有幾根屄毛的騷屄露了出來。搖搖
了肥臀,才俯下身子用那「69式」含住了祁老太爺的大雞巴。祁老太爺被6 個親
人吃得生硬的大雞巴再次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洞穴,李雪慧小嘴緊緊地包裹著祁老
太爺的雞巴,雞巴頭在口腔四周不停地頂撞,將李雪慧的小嘴頂的鼓脹脹的,隻
覺胃裏一陣反酸,「嘔、嘔」,晶瑩的口水大量從口中流出掉落在祁老太爺的雞
巴蛋上。祁老太爺一邊享受著孫媳李雪慧的溫暖小嘴巴和高超的口技,一邊感受
著秦落衣、葉婉茹在臉上的乳壓,顫抖的雙手撫摸著孫媳李雪慧的肥臀,剝開那
粉嘟嘟、肥嫩嫩的陰唇,並起兩根手指插了進去。李雪慧即笑聲吟吟,連叫快活
不絕。祁老太爺的大雞巴和手指同時被孫媳李雪慧的兩個騷屄包裹著,爽利連連,
忙叫道:「慧兒,你這騷屄好緊好肥,實得是有趣的很啊。」大約半個鍾頭,祁
老太爺的「家庭性愛一部曲」才演奏完畢。這可急壞了祁健、祁軍、祁威、祁子
畫、祁子夕、祁子軒幾個男人,個個將長衫搭起個帳篷。

  「下麵,落衣、岩妙、櫻雪分別與健兒、軍兒、威兒玩母子對決;子畫、子
夕、子軒與玉珍、可馨、美娟玩母子對決;婉茹、月嬋、霞兒、惠兒到床上來,
咋們三代同床,操他個天翻地覆,槍歪屄腫,哈哈……哈。」祁老太爺哈哈笑道。

  *******************************************************************************

               生病(二)

  「你個老東西,成天就想著操女人,大院裏的女人那個沒被你操過」,秦落
衣說話間兩個微微下垂的肥奶子「啪啪」地左右兩下拍打了祁老太爺臉兩下,一
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邊看了看二兒子祁健頂翹的襠部。

  說歸說,但大院裏的女人那個不是被祁老太爺調教的服服帖帖,識趣的緊。
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背對著祁老太爺依次翹著個肥臀跪在床的左側,白玉珍、
姚可馨、林美娟也作出相同的姿勢跪在床的右側。葉婉茹、胡月嬋、汪月霞、李
雪慧四人同時爬上了祁老太爺的大床。

  床前6 位媽媽級的女人全部高翹著肥臀,隨著肥臀的左右搖動,6 雙大肥奶
子全部呈倒鍾型的晃動,蕩起陣陣乳波。以祁健為首的6 個男人看著6 個身著五
顔六色或旗袍或薄紗長裙的女人嬌媚的身體,勾人的眼神,再也忍不住了,嘴裏
嘟囔著「媽媽,兒子來了」,紛紛脫掉衣服,挺著腫大的雞巴,站在自己媽媽的
麵前。

  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麵對著兒子的大雞巴,
心中幻起奇異的感覺,雙手不由的握住兒子的大雞巴,舌尖輕輕地掃蕩著馬眼。
祁健、祁軍等6 人的大雞巴均被自己媽媽細嫩的小手撫摸著,雞巴頭被媽媽溫暖
的小嘴輕含著,看著自己熟熱的身體,勾人的眼睛,似誘惑、似勾引、似鼓勵,
6 人仿佛商量好似的,屁股一挺,將個火熱的大雞巴齊根插進了自己媽媽小嘴深
處,雙手抱著自己媽媽的頭就是一陣抽插。6 個女人的小嘴突然被大雞巴插到深
處,直抵喉嚨,窒息感、嘔吐感迎麵而來,頭部亂擺,秀發飛舞,奮力想掙脫兒
子的抽插,一時「嗚嗚……嗚嗚……」聲不絕。

  床上的祁老太爺看著自己兒子、孫子把自己媽媽操的臉紅耳赤,嘴裏呼呼兩
聲「操死你們這些風騷淫蕩的騷屄女人」。一把把汪月霞拉近自己懷裏,對著汪
月霞小嘴、大奶子就是一陣親吻,一手伸進汪月霞的長裙中,按住個濕淋淋的陰
戶揉搓了幾把,中指、食指同時並起捅進了汪月霞的騷屄裏。

  「爺爺……爺爺……霞兒的奶子被你咬爛了……啊……爺爺……爺爺……霞
兒的親爺爺……騷屄被你捅爛了……」。

  胡月嬋、李雪慧也不甘士弱,兩人埋頭一人含著祁老太爺的雞巴,一人用舌
頭舔著祁老太爺的兩雞巴蛋子,不時還用兩個又白又肥又大的奶子在祁老太爺的
大腿上磨蹭。葉婉茹看著大家庭淫蕩的場麵,騷水早已流了一胯,揭起藕白色真
絲旗袍露出水淋淋的騷屄跪在胡月嬋、李雪慧身後,同時將胡月嬋、李雪慧巨黃
色和米黃長裙推直腰間,一手撐在床上,一手摸著自己的騷屄,粉紅的小舌頭一
下在胡月嬋的騷屄上舔一下、一下在李雪慧白淨的騷屄舔一下。

  「啊,騷屄被舔的好舒服……四娘的舌頭真會舔……伸到嬋兒騷屄裏麵去了」。

  「舒服……舒服……好嬋兒……好慧兒……親兒媳……親孫媳……小嘴溫暖」。

  一時房內淫聲不絕於耳。

  床前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6 人被兒子的大雞
巴操的小嘴酸痛,口水直流,紛紛嗚咽道:「兒子,媽媽上麵的騷屄被插的受不
了了,快操操媽媽下麵的騷屄吧!媽媽下麵的騷屄好癢啊!兒子」。

  祁健、祁軍6 人一邊插著媽媽的小嘴,一邊看著床上各人淫蕩摸樣,特別是
葉婉茹將個騷屄對著他們自摸,粉紅的陰唇翻進翻出的摸樣特淫蕩、特誘人,6
人這時也特想操媽媽的騷屄了。聽到媽媽的呼喚,哪有不從之理。

  祁健帶頭6 人偷偷來到葉婉茹的身後,分別舔了舔葉婉茹騷屄流出的淫聲,
又將大雞巴捅進騷屄裏操了幾下,方才來到自己媽媽身後。分別將媽媽的旗袍、
長裙拉到腰間,用手指摳挖了幾下媽媽的騷屄,「啪啪」抽了自己媽媽肥臀幾巴
掌,嘴裏叫道:「操死你個騷屄媽媽」。將一個個堅挺、沾了葉婉茹淫水的大雞
巴操進了自己媽媽的屄裏。

  「啊……兒子……終於將大雞巴插進了媽媽的騷屄裏了……我是兒子淫蕩的
騷屄媽媽……幹死媽媽……操爛媽媽的騷屄……」大雞巴被媽媽多水的騷屄包裹
著,四周的嫩肉不停摩擦著大雞巴,舒暢連連。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
子夕、祁子軒紛紛大力撞擊媽媽的肥臀,「操死騷屄媽媽……騷媽媽……看你以
後還不勾引兒子操屄……操你個騷屄媽媽……」大雞巴一進一出,陰唇翻進翻出,
「咕汁……咕汁」,帶出股股淫水曬落在地上。

  「兒子……雞巴頭頂到媽媽的子宮了……大雞巴撐爆媽媽的騷屄了……親兒
子……乖兒子……使勁操媽媽……」床上祁老太爺聽著老婆、兒媳們淫聲蕩語,
呼吸加劇,麵部潮紅。「婉茹、嬋兒、霞兒、慧兒,你們翹起屁股,老爺要日你
們屄了」。

  葉婉茹、胡月嬋、汪月霞、李雪慧4 人聞言,下床依次爬在床沿上翹起個白
嫩肥臀排成一排,祁老太爺操屄采取的是「三管齊下」,下麵雞巴猛操著葉婉茹
的同時,一手抓住葉婉茹的秀發使她擡頭彎腰肥臀緊貼著自己的雞巴,一手還伸
進旁邊胡月嬋騷屄裏摳挖。一人幾十下,在操胡月嬋、汪月霞時也采取了同樣的
姿勢。最後一個挨操的是李雪慧,祁老太爺對這個屄毛稀疏的孫媳倒是情有獨鍾,
隻見他彎腰將李雪慧翻轉身子,先將雞巴插進李雪慧白淨的陰戶操了幾下,讓李
雪慧雙腿架在自己手臂上攔腰抱起,做起了「千斤頂」的動著,高高將李雪慧的
肥臀拋起,再快速放下,次次將雞巴插到李雪慧的騷屄深處。李雪慧初次嘗到
「千斤頂」的滋味,隻覺得屁股一被拋起騷屄便空蕩蕩的,一落下騷屄又被塞的
滿滿的,一根火熱的棍子次次抵到子宮,眩暈、舒麻,淫水「滋滋」直流。

  「爺爺……慧兒受不了了……大雞巴爺爺……每次都日到慧兒的子宮了……
親爺爺……你把慧兒操的好爽……慧兒的騷屄以後天天要讓爺爺操……哦……爺
爺……爺爺……慧兒騷水又來了……啊……啊……」股股淫水從李雪慧的騷屄直
洩而出,祁老太爺的雞巴被李雪慧滾燙燙的淫水一燙,精口一鬆,股股精液「噗
噗」打在李雪慧的子宮上,雙雙抱著倒在了床上。

  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美娟與兒子們早已換了姿勢。
祁健、祁軍6 人分別躺在地上,秦落衣、柳岩妙、趙櫻雪、白玉珍、姚可馨、林
美娟騎坐在兒子們的身上,五顔六色的衣裙纏繞在腰間,雙手按住兒子們的胸膛,
做著「男下女上」的動著,肥臀一拔一坐之間將兒子們的大雞巴快速吞吐著,秀
發飄蕩,雙乳晃動,淫水橫流,嬌喘不息。

  「兒子……媽媽好美……兒子的大雞巴操媽媽好舒服……親兒子……大雞巴
兒子……媽媽愛死你了……」「媽媽……兒子也好舒服……兒子的雞巴被媽媽的
騷屄夾的真痛快……騷屄媽媽……兒子要射了……騷屄媽媽……啊……啊……」
祁健、祁軍、祁威、祁子畫、祁子夕、祁子軒在媽媽一陣劇烈的坐騎中,紛紛把
精液射進了媽媽的溫暖的騷屄裏,雙雙抱成團沈沈睡去……
















0.0166928768158__us__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