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芳草堂之周氏母子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芳草堂之周氏母子

 話說上回周僕園在雨夜裡站了半宿,偷窺見魯家父女見不得人的勾當,看得他是欲火焚身,又兼夜雨寒氣襲人,正所謂內焦火外焦寒。趕到早上回家就此臥
床不起。
  幸虧工廠萬事順利,讓周僕園借病在床上好好調息調息,把近日裡積下的病
根子挖個干淨。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頭兒俺們再說說這周家母子。原來這周僕園膝下只
有一子,名叫周萍,一妻喚作蘩漪。周萍仗著父親這點家業整天遊手好閒,不務
正業,擺著公子哥的排場,外面的姑娘也不知玩了多少。這個蘩漪雖說是周僕園
的正房太太,然而年齡卻小先生十幾歲,與兒子周萍倒是相仿,平日裡周僕園打
理工廠上下事務,哪有閒情應付娘子。倒是把這個卿卿佳人冷落了。
  說到這兒,各位看官可別見怪,原來這周萍並非蘩漪親生,卻是周僕園與個
丫鬟的私生子,丫鬟自然進不得周家大院,只留下這個孽種長大成人。這對母子
一個風流,一個懷春,兩廂倒也融洽,若非礙著名分,兩個不知惹出多少官司。
  周僕園這一病,整日在家,做妻子的自然少不了殷勤照顧;做兒子的也不好
象平日般放肆。周萍每天閉門不出,早晚問安,四時伺候著父親,以盡為兒的孝
道。
  這一天,眼看周僕園的病情好轉,能下地行走。蘩漪忙攙著老爺到園子裡溜
溜。天氣已是打春,雖冰雪未盡,然紅梅早開。滿園子裡的梅花好似給這小園蓋
上了一塊綠色的頭巾。
  周僕園身體已無大礙,今日又近地氣,精神抖擻,病情自然又好了大半。父
子兩個在涼亭裡擺下棋盤對弈。蘩漪屏退了下人,只一個人在旁伺候爺倆。一會
兒她牽枝梅花伏在老爺肩膀弄情,一會兒又背挽著花枝在周萍背後參棋,亭子裡
一家三口盡享天倫之樂。
  往日裡母子二人各懷鬼胎,礙於倫理倒是盡量回避,雖無情人之意,倒也沒
有母子之情。這幾天照顧老爺子,二人走近了不少,母子見面倒也有說有笑,眉
目對視之間,兩個也不回避,直來直去。做母親的早愛兒子的青春年少,做兒子
的也貪小媽媽的婀娜風致,這一來二去,兩人彼此確定了對方的心意。
  這會子,兒子先手將棋,周僕園左思右想,仿佛要趴在棋盤之上。周萍做舒
展懶腰狀,有意碰觸了身後的蘩漪,蘩漪沒動;周萍裝作低頭拾子兒,又捏捏母
親的小腳,蘩漪又沒動。這回,周萍膽大起來,一邊用眼睛監視著父親,一邊伸
手插進母親的旗袍裡面,只摸得滿手的滑膩潤澤。想這厮也是風月場中的好手
兒,今兒摸得蘩漪的柔肌嫩膚,也不由得暗歎蘩漪真個天生麗資。
  這邊周僕園才解出棋,剛待要走子,又覺不妥,搖搖頭,又核計起來。那邊
周萍早順著母親的大腿摸了上去,這蘩漪不躲不閃裝個沒事人兒一樣。周萍的手
是越摸越暖,蘩漪的腿是越擦越熱,周僕園的心是越想越涼。剛要摸到關鍵處,
周僕園投子認負了,周萍趕忙抽回手倒帶得蘩漪一哆嗦。
  周僕園見狀倒以為娘子站在雪地裡,衣服單薄凍著了。他趕忙心疼地把娘子
抱過來說,“蘩漪啊,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今兒我給你買條鏈子,對門玉石鋪的
掌櫃說吃晚飯的時候送過來。你先進屋,我和萍兒隨後就來。”
  蘩漪那眼瞅了瞅兒子,轉身進屋去了。周僕園扭回身對周萍說:“養了這些
日子,身子已覺大好,趕明兒我就要回工廠,家裡的事情不必都報我知道,你和
你媽兩個人處理就行。好了,咱們也進去吧。”周萍沒說什麼,扶著父親進屋去
了。
  飯後,鏈子果然送到,蘩漪喜歡得不得了。當晚周僕園又把對周萍的話對全
家上下宣布了一遍。自此周家的內當家便是周萍了。夜裡樓上的主人房裡嘎嘎啞
啞的響聲不絕於耳。第二天,周僕園拖著虛弱的身子再就業去了,不表。
  卻說這周萍昨晚聽著二樓的聲音一夜未眠,早起告過安,便等著父親上班。
待見周僕園走出家門,立刻鑽進了蘩漪的臥房。
  這時蘩漪正慵懶的躺在床上,旁邊並沒有下人,忽覺有人靠近,“誰啊?”
她懶得轉身。話音未落,一只冰涼的手伸進裡被窩兒,驚得蘩漪坐起身,一看原
來是周萍,“萍兒,不用道早安了,你出去吧……”蘩漪又躺下了。
  這時周萍哪按捺得住,蹬飛了鞋子,撲到床上來,掀起被角,鑽進了母親的
被窩。蘩漪大驚,又不敢高聲喚人。只用手推搡著兒子。
  周萍怪道:“母親,與昨天怎麼好象兩人?”蘩漪一時語塞。周萍見母親氣
勢稍挫,一把摟住了蘩漪。倆人在被窩裡翻騰起來。
  最終蘩漪沒了力氣,只好動口活兒:“兒啊,你我有緣沒份,上天安排我們
做了母子,又豈可背人倫,行禽獸之事。左日為娘卻有出格之處,引起了你的誤
會。今天萬萬不可一錯再錯……你趕快下去,我就當沒事發生。”
  周萍心想這婊子,昨天新得了玉石鏈子,就貪圖起富貴來了,難怪人說女人
有奶便是娘——剛剛還是有情有義,轉臉就滿口的倫理道德。今天不搞了你,我
周萍有何臉面面對青樓父老。
  想到這兒畜生手下加了勁兒,為娘的雖也年輕力壯,但女人又怎敵得過個男
人,只好操起枕頭向逆子砸去。周萍冷不防正撞到面門,當下鼻子一陣酸痛,蘩
漪緊接著又是一記窩心腳,正揣在周萍的胃上。周萍一下子掉到床下。
  樓下的傭人聽到響動紛紛上來。周萍連忙鑽到床下,聽得蘩漪說:“適才睡
昏了,掉到床下,沒事。今晌午我懶得動,也不用給我送飯,有事交給管家處
理,莫驚擾我休息。聽到了嗎?”眾人唯唯。
  周萍這才從床下出來,心想這狐媚女子,以為賣我個情面,我便知難而退,
哼!想得美。想到這兒,唰唰唰唰,周萍的腦中閃現出無數偉大的英雄形象——
西門慶,版主,小淫賊大大。這些人激勵著作者一定要繼續寫,把芳草堂的亂倫
故事口耳相傳下去。
  鹹鹽少敘,書歸正傳。話說這周萍見眾人退下,又撲到蘩漪床上糾纏不休。
蘩漪剛才因怕事情敗露,自己被周僕園掃地出門才假意決絕,如今見耳目已退,
四下裡只剩母子倆人,也就半推半就起來,便宜了畜生兒子把光鮮的身子摟了個
滿懷。
  周萍早急不可奈,一把兜住蘩漪的裆下,一手握住母親的乳房,上下揉搓起
來。蘩漪只是掙扎也不肯費半點力氣,樂得在那裡輕喘。
  周萍猶如下山的猛虎,一會兒把兩手戳住蘩漪的下體前後摸索,一會兒又兩
手攥媽媽的乳房吸咬裹咂,一會兒更掘起蘩漪的下體,一張臉探進女人的大腿根
兒處,大肆地舔弄,直把昨晚周僕園射進的精液也嘬出來了,含在口中在與蘩漪
口舌交纏,一口黏液拉出兩根絲,母親在這頭,兒子在那頭。
  兩張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原來的精液早不知流到誰的口中。只見蘩漪雙
眼微睜,粉臉潮紅,油膩膩蒙上一層汗珠兒,小口微張,紅唇上掛滿了黏液。此
時兒子正埋頭在她的胯下,蘩漪抓住兒子的頭發,屁股一抖,一股水兒順著大腿
流了下來。
  周萍見母親陰唇漲紅,欲液濡潤,知道是時候了。只見他掏出早已硬直的陰
莖一把頂進去,抱住母親雪白的屁股抽插起來。蘩漪上半身靠在牆上,下半身任
由不孝子戲弄。母子兩個磨了近半個時辰,兒子摟住母親的腰把下半身粘在母親
身上不動了,只一個勁兒的抽搐,再抽搐。支牙咧嘴,喘起粗氣,壓在母親的身
上昏死過去。
  等周萍再醒來,已日近中午。蘩漪輕輕摟著他,正凝神注視著他。周萍此時
不覺有些臉紅,蘩漪手指戳他的額頭,“死相!剛才那能耐哪去了,也不知你練
過多少回,臉長得挺白,那個東西卻黑的象棒……”
  “母親,你要說的是硬的象棒吧?”周萍把手伸進蘩漪的兩腿間,撫弄著婦
人。
  “去你的,沒正經,今天你可不乖呦,小心我告訴爸爸哦。……哎呦,又淘
氣……”




















0.0165939331055__us______us__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