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14新增】 海量 BT x Google Drive x MEGA x 可發帖的 Javbooks 上線了 (BT每日更新)
【廣告】友站 番號最齊 低死帖率的7mm.tv線上影城上線了





小說名稱:[群體換伴]玩脫衣麻將的結果

文字放大:    自訂文字大小:    行距:

大學時我和當時的女友同居,兩人一起在外面合租,因為房間空間夠大,後來莫名奇妙的變成同學間打麻將的場地。

故事是發生在大三的一個寒假裡。那時女友已經先回去老家了,所以宿舍只剩下我一個人。某一天晚上,固定的牌咖--小卉來到我的住處。先說一下小卉的條件:

小卉長得一張瓜子臉,皮膚還算白,大大的眼睛,嘴唇上薄下厚,基本上算是正妹,身高165,身材有點肉但還算標準,重點是她胸前的奶跟山一樣(後來得知是36F!),平時上課又喜歡穿低胸的上衣,不知道是她故意還是內衣太舊,三不五無就看到她的大奶上下晃動,班上的男同學每個看得老二都硬一整天,因此我們偷偷給小卉一個外號叫做「乳牛」。

話說到小卉有天來到我的住處。

小卉:「喂!小武,寒假好無聊,要不要打麻將啊?」

我:「靠腰,現在去哪生牌咖啊!」

小卉:「不管啦,你趕快去想辦法生人出來。」

我:「大小姐(心中OS:大乳牛),拜託!現在是什麼時候,大家都回去了啦!」因為我念的學校有點偏僻,所以蠻多都是外地來唸書的學生。

這時小卉嘟著嘴唇想了一想說:「不然這樣好了,你要是找的到人的話,我就讓你摸我的胸部如何?反正平時上課你也老是盯著我的胸部看。」此時,小卉邊說還邊用手擠高自己的大奶,胸口的乳溝看來深不見底啊!

我:「靠!哪有一直看你的胸部。而且要是摸了,被你告狀到小薇(我的女友)那邊去,我不就完了?好啦好啦,既然你這麼有心,我就幫你想想辦法。」

雖然我嘴巴這樣講,其實小弟弟也不爭氣的硬了起來。但心中正想著要去哪裡生人出來?平常會打的牌咖大多都回老家了,剩下在地的同學都不太會玩,臨時要他們來打也不太可能。

後來靈光一閃,我:「喂!我說小卉,你既然這麼有心,那犧牲一點色相如何?」

小卉:「怎麼個犧牲法?」此時小卉看起來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

我:「因為平常會打牌的同學都不在學校了,只剩下一些不太會玩的同學,你要是肯不穿胸罩打牌的話,或許可以騙到一些豬哥來打麻將。」

說完,小卉笑著說:「呵呵,眼前就有一隻豬哥了,也不差再多兩隻。」

我:「靠!我可是正人君子,心中只有小薇而已。」

小卉笑著說:「少來,我還不知道你們男生的豬哥個性嗎?」

說完,小卉馬上脫下自己的毛衣,露出那巨大雪白的乳房。兩個雪白的乳房被黑色蕾絲內衣包護著,重點是內衣的肩帶故意調得有點鬆,讓整個大奶可以隨步伐擺動。接著小卉馬上解開背後內衣的扣環,一瞬間,內衣落在地上,小卉兩個雪白的F罩杯大奶就露在我的眼前,大奶中間的乳暈看起來不大也不小,乳暈的邊緣清晰可辨,顏色不會太深,帶一點粉嫩的感覺。

就在我看得目不轉睛的時候,小卉也快速地穿上原本的毛衣,乳頭的激凸清晰可見。

接著小卉笑著說:「好了,剛剛也給你獎賞了,你趕快去找人來吧!」

我有點反應不過來的說:「呃、呃,好、好,馬上找。」

於是小卉把她的黑色內衣收進自己的LV包包裡,然後坐在電腦椅上看她的電視。看到小卉乾淨俐落的動作,真不知道她私底下到底是怎麼生活的?不過為了接下來的眼福,還是趕快找牌咖來打牌。

首先打給大宅同學--小A。

我:「喂!小A,你現在在幹嘛啊?」

小A:「還能幹嘛,不就是打《三國》。」

我:「你現在有沒有空?要不要來我這邊打麻將?」

小A:「靠!你們那邊都是老手在玩的,想要贏我的錢喔?」

我:「不是啦,是好康的才跟你講。剛剛乳牛來我家說要打牌,可是找不到咖。」

小A:「喔!然後咧,甘我屁事喔?」

我:「重點是今天乳牛不知道是不是神經少一條,居然沒有穿胸罩就來我家了,而且還是照樣穿低胸的衣服,不小心可以看到那神秘的小紅點喔!」

小A:「干!真的假的?」

小A長得矮矮胖胖的,臉上也長滿青春痘,平時就是熬夜打電腦跟看漫畫。去學校上課常常盯著小卉,老是被小卉甩眼色看。

我:「當然是真的,可能是天氣冷,衣服不容易干吧!」

小A:「那你們打多大啊?太大我可玩不起啊!」看來小A已經動搖了。

我:「不知道耶!大概30/10吧,你先過來就是了。」

小A:「喔,好,那我馬上過去。」

這時候我忽然靈光一閃說:「你過來的時候買一瓶伏特加跟頻果西打,還有一些零食。」

小A:「干!還要我出錢買零食喔?」

我:「靠!乳牛的大奶你想不想看?不然我去找別人。」

小A:「好啦好啦,馬上過去了,不要騙我捏!」

就這樣,成功拐到一個牌咖。接著依法炮製,誘拐到另一個小宅同學--黑皮。電話打完,我也跟著小卉一起看電視,等上面兩個牌咖的到來。

看完一小段電視片段,小A和黑皮都帶著酒跟零食過來了。小卉從椅子上起來回頭看了那兩個人,小聲的跟我說:「你找的豬哥還不是普通的大啊!」

我小聲的回:「不然這時候你要找誰啦?我知道你不太喜歡他們,所以我有叫他們帶你最愛喝的酒跟一些下酒菜啊!」

小卉:「哼哼,算你識相!」

接者小卉就跟小A和黑皮點個頭表示打個招呼。小卉點頭的動作也連帶著她的大奶上下顫動,我從旁邊看都快受不了了,小A和黑皮就更不用了說,只會在那邊傻笑。

接著我們來到了麻將桌旁,我講解了一下基本規則,然後打的大小是30/10。

小卉一聽皺眉說:「30/10也太小了吧?好歹也50/20吧!」

我趕快打圓場道:「他們兩個人也不太會玩,30/10就好了,打歡樂的嘛!」

小卉聽完,一臉不甘心的坐在椅子上,然後大家抓好位馬上洗麻將開打。位子依序是東:小卉,南:我,西:小A,北:黑皮。

小卉抓了東又剛好起莊,小卉:「嘿嘿,東風又起莊,看來我今天的運氣不錯。」

我和其他兩人只有一起陪笑說:「是啊!是啊!」

這一雀,坐在小卉對家的小A大概是最爽的,不論是小卉拿牌、打牌,都會看到小卉那巨大豐滿的大奶在晃動,尤其毛衣外清晰的激凸,更是隨著小卉的動作上下擺動。

黑皮除了摸牌、打牌外,幾乎偷偷都盯著小卉的胸部看,似乎想要一窺毛衣內的小紅點。因此小A和黑皮打得有點(是完全吧)心不在焉,一直狂放槍給小卉。我的話就還好,雖然小薇的胸部沒小卉的大,但好歹我也見識過真正的女人的身體,還算是有點抵抗力,不像小A跟黑皮沒經驗,一副任人宰割的樣子。

打完上半雀,小A和黑皮大概輸了約四、五百塊了吧,錢幾乎都是小卉贏走的。因為小A和黑皮一直放槍,黑皮又不會盯下家,導致小卉很快就聽牌,但因為他們狂放槍,小卉除了偶而自摸,大部份都是到他們兩個人的。以這種情況,我只要保持不放槍就好了,花個時間陪打兼欣賞春色也不錯。

接著打完下半雀,小A和黑皮大概各輸了一千多了吧!不過,我看他們兩個也輸得心曠神怡,好歹也吃了一、兩個小時的冰淇淋。

接著小卉說:「嘿嘿,不好意思贏了這麼多錢,那我們趕快再抓位吧!」

此時小A和黑皮聽了一臉驚嚇的模樣,小卉看到他們的神色便說:「怎麼?打麻將都是鐵二起跳的啊!別想給我跑。反正也快過年了,有壓歲錢怕什麼?」

看來小卉犧牲了色相,想要趁好運的時候狠狠地撈他們一筆。於是大家又開始抓位,繼續打第二雀,這次換小A東風兼起莊。位子依序是東:小A,南:小卉,西:我,北:黑皮。

小A:「嘿嘿,這次換我東風兼起莊,不知道會不會改運?」

小卉青了小A一眼說:「新手就不要想太多了,趕快開門過補啦!」

小A聽了就閉嘴乖乖的開門過補,第二雀就這樣開始繼續了。這一雀換黑皮坐小卉的對家,當然,跟上一雀一樣,從頭輸到尾。但小A開始變得不一樣了,大概抓到東風兼起莊,運氣開始旺了起來。小卉贏的錢慢慢吐了回去,我也是盡量地避免被波及到。

前三雀,小A有當莊家幾乎都會連莊,小卉第一雀贏的幾乎都吐回去了,我也大概輸了幾百元,黑皮就更不用說了,輸了快兩千了吧!

小卉:「氣死了!不過是新手運好而已。」小A只好傻笑帶過。

小卉:「北風這一風改成100/30,不準跟我頂嘴!」

此刻,我們三個男生都是一臉囧樣。小卉牡羊座不服輸的個性又爆發了,大概是她已經犧牲色相又沒贏到錢,大概心裡很不爽。

說完,小卉就自己跑去拿了伏特加跟蘋果西打混著喝。小卉是那種喝酒就會臉紅的體質,小卉喝了幾口,臉上開始慢慢地變紅。就這樣,接著打完最後的北風圈。這一風依舊,小A又狂自摸兼連莊,尤其是小A連五的時候,小卉放了一把大把的槍給小A,這時候小卉反而輸了快兩千了。

當小A連六被我胡了,小卉一臉不爽的看著我說:「你這傢夥,居然敢搶我的莊!」

我只好苦笑的說:「不然小A這麼旺,不趕快到怎麼行?」

小卉聽了,很生氣的喝完第一瓶的伏特加。接著又拿第二瓶來喝。

就這樣打完了第二雀,小卉還是輸了快二千塊。此時我們三個男生看著小卉接下來要如何做?是不玩了?還是要上訴?

這時候,小卉說出驚人的話:「媽的!老娘豁出去了,二千塊抵一件衣物,我現在有上衣、牛仔褲、內褲,總共可以抵六千,怎樣?讓你們賺到了。」小卉說完,又喝了一大口酒。

看來小卉已經開始醉了。聽完小卉的話,我們三個男生互相看著對方,小A跟黑皮一臉睜大眼睛,口水快流下來的樣子。

小卉說完話,馬上脫下牛仔褲跟小A說:「二千塊的籌碼來拿。」

此時小A小聲接著說:「我……我……我可以選擇你先脫哪件嗎?」

小卉聽了勃然大怒:「靠!你以為老娘的衣服,隨便的人都可以脫啊?」

看到河東獅發威,小A哪敢再說什麼屁話,趕快拿了籌碼給小卉。

此時的小卉穿的內褲也是黑色蕾絲,看來是跟胸罩是同一套的。蕾絲有點透明的特性,可以隱約的看到小卉兩腿之間的黑森林,似乎有幾根陰毛透過縫隙露了出來。

再看到小卉的雙腿,整個苗條有致,加上小卉皮膚又白,真是一雙銷魂的玉腿。雖然小卉不算紙片人,但腿部應該有在保養按摩。

此時,小A跟黑皮已經看得有點呆住了。他們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真實的女生只穿內褲的樣子。平常在學校只能偷偷的看小卉,應該沒有想到今天可以看到小卉那雪白的玉腿吧!

這時候小卉看著發呆的我們,忽然大聲的說:「你們三個豬哥,還在發什麼呆?趕快重新抓位了啦!」

於是我們三個男生才回過神來,趕緊重新抓位。很幸運的這次換我拿到東風兼起莊,小卉看了就一臉大便樣。我也不敢多說什麼,趕快開門過補,繼續打第三雀。

小卉大概是人算不如天算,第三雀也是哀運連連。東風打完,居然又把那兩千的籌碼輸得快光了,而贏錢的幾乎都是我。

其實我已經發現小卉開始有點心浮氣燥了,打麻將最重要的就是心要穩。加上小卉也喝了不少酒,思考應該沒有那麼清晰,有時候看她吃碰亂喊,急著想贏錢,反而胡亂衝胡亂放槍。會輸得這麼慘,也不是沒有道理。

小卉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說:「靠!有沒有這麼扯啊?」

此時小卉頓了一頓,似乎在想什麼事情。忽然間,小卉站了起來,把毛衣給脫了,轉過頭來跟我說:「死小武!二千塊籌碼拿來!」

此時小卉那豐滿的大奶挺立在我的眼前,我的小弟弟也挺立在我的褲襠裡。眼前的雪白大奶,因為小卉喝了酒,白裡透紅的樣子,令人想要狠狠地抓起來蹂躪幾下。深膚色帶點粉的乳頭,上面的小凸粒清晰可見,幾乎還可以算一算有幾顆。要形容F罩杯的大小,體積大概比500㏄的利樂包飲料要大上一圈吧!真是他媽的一手無法掌握的巨乳,我看要兩隻手掌才能完全包覆住吧?

就我正在幻想蹂躪小卉的巨乳的時候,「喂!」小卉忽然喊了一聲,「你是要看到什麼時候啊?籌碼趕快拿給我啦!」小卉接著說。

我失神的趕快拿二千塊的籌碼給她,一邊盯著她的大奶。

「哼!便宜你們這些豬哥了,想不到今天會背成這樣,虧我還自稱是麻將天後。」小卉邊說邊坐回椅子上。

當然,小卉坐回椅子上,胸前的巨乳還是不停地上下晃動。坐在小卉對家的黑皮,大概已經看到失神了吧!小A也是目不轉睛地盯著小卉的巨乳。

小卉看了看他們兩個,忽然把她的巨乳放到麻將桌的邊緣上,瞬間麻將桌明顯地往她那邊傾斜,邊喊著:「你們幾個沒看過F罩杯的乳房是不是?你們A片也看到膩了吧,不要一副給我裝清純的樣子!」

小A小聲的回:「A片看了不少,還沒看過真的。」

「哦,是嗎?我看你還想要摸看看吧!要不要順便捏幾下啊?」小卉一臉大便樣的說。

小A和黑皮聽了吞了一吞口水。

小卉看了馬上回說:「干!我隨便講講,你們還當真啊?」看來小卉已經真的怒火攻心了,髒話頻頻出口。

我小聲的說:「小卉,你這樣子麻將桌會斜斜的,你可以不要把胸部放上去嗎?」

小卉瞄了我一眼:「怎麼,你有意見啊?老娘胸部太大,肩膀會酸,不能靠一下是吧?」

聽完,我們三個男生只好一臉囧樣。還好小卉這種姿勢也不太好打牌,沒多久就正姿坐好,繼續打接下來的南風圈。

大概是小卉想要轉氣,每次丟牌的時候,都會大力的往桌上放,發出不小的響聲。本來這種動作會讓人覺得很沒有牌品,一副輸不起的樣子,不過念在小卉每打一張牌,她的巨乳也跟著跳舞,看得我們三個男生血脈賁張,老二硬梆梆。

打完南風,小卉的錢又再輸光了,看來小卉今天真是背到爆。小卉望了望她手上的牌,一臉不甘心的樣子。在小卉思考的時候,黑皮一下高興一下憂心的樣子,於是我就問黑皮怎麼了?

黑皮小聲的跟我說:「小武,雖然看到乳牛的巨乳很爽,我錢也輸得很爽,但這些錢都是我接下來的生活費耶!」

的確,除了小卉,黑皮也輸得很慘,但是為了眼前的美景,說什麼也要繼續玩下去。

我小聲的對黑皮說:「你輸的錢打完再還你,現在重要的是要讓乳牛輸到脫光光。」

小黑聽了就比較放心了,接著說:「干!果然是好兄弟,這種好康的真是可遇不可求。」

這時候我回過頭來看看小卉,她似乎也作了決定。

小卉:「干!脫了也不會少一塊肉,我就不信我這麼背!」

於是小卉坐在椅子上慢慢地脫下她的內褲,看得我們三個男生心裡超癢,很想要把頭往桌子底下瞧,可是又怕小卉會縮手或是發飆,只好乖乖的看小卉脫完內褲。

接著小卉把黑色蕾絲內褲往牌桌上丟,轉頭跟我說:「臭小子,把籌碼拿過來!」

見狀,我當然趕快把籌碼獻上,免得小卉中途反悔。桌上的內褲我也趕快拿給小卉,小卉一臉不屑的樣子瞪了我一眼,她大概沒想到今天自己會輸得這麼慘吧!

就這樣一直打完第三雀,小卉推了眼前的麻將,喊了一聲:「有沒有這麼背啊?」

小卉輸給小A快二千,輸給我快三千,黑皮也是輸給我跟小A。如果再加上她用衣服換的籌碼,那她今天一共輸了一萬左右。只能說,人不能太貪心啊!

小卉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我們三個男生,對黑皮說:「你今天也看得夠本了,你先走吧,我跟他們兩個的帳我們自己會算。」

黑皮看了一看我們兩個,我打暗號表示乖乖聽小卉的話,於是黑皮只好一臉看不到好戲的表情,悻悻然地穿起外套走出我的房門。因此黑皮還是無緣一窺小卉的索倫眼。

等黑皮離開,小卉對小A說:「老娘現在沒錢,但老娘也不想欠麻將錢,聽說會帶賽,這樣吧,我幫你吹一次喇叭抵這二千塊的錢,如何?」

小A這時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小卉看了便說:「反正你又沒輸到錢,幫你吹喇叭就當作是你賺到的吧,不要嫌了。」

小卉說完,似乎不給小A反悔的機會,馬上站起來跪在小A的面前,開始把小A的老二從牛仔褲裡掏出來。小卉站起來的一瞬間,我和小A都看到小卉那粉嫩的大陰唇,小卉厚實的大陰唇把淫穴口擠成漂亮的一線天,我想如果能夠插進去她的淫穴裡,應該會爽翻天吧!

這時候小卉手法純熟地把小A的老二掏出來,小卉看到小A硬梆梆的陰莖,笑著說:「呵呵,我看你也硬了很久了吧,應該快噴出來了吧?」

小卉不愧是有經驗的玩咖,把我們三人玩得死死的。

接著小卉用手握住小A的陰莖,快速地上下擼動,同時小卉吐了一些口水在小A的陰莖上,然後用她的櫻桃小口吸了上去。看到小卉吸得兩頰內陷,應該把陰莖吸得緊緊的。看小A一臉爽到不行的表情,害我也心頭癢癢,超想要從後面硬上小卉。

這時候,小卉吸了一會兒,眼神淫蕩的跟小A說:「主人!你覺得小賤貨吸得你爽不爽啊?」

聽到小卉變得如此淫蕩,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看來小卉挺會滿足男人征服的慾望。

小A閉著眼睛說:「干!想不到你是這種賤貨,早知道就找人操死你!」

小卉聽完忽然對我微微的淫笑,頓時讓我覺得,上了賊船的不是小卉,是我們三個無知的清純少年啊!付出的代價是我們寶貴的精子!囧rz……

接著小卉正費勁地用嘴幫小A吹喇叭,小A的雙手也大膽地去抓住小卉的那對巨乳,小A一下猛捏小卉的巨乳,一下又用手指玩弄小卉的乳頭,一邊說:「干!想不到你這對淫乳這麼好摸,又白又滑,怎麼捏都順手!」

小卉被她眼前的豬哥上下其手似乎有了反應,呼吸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臉頰也越來越紅。

小A繼續說:「嘿嘿!你這賤貨的乳頭居然變硬了起來。干!女人都是一個樣,被人糟蹋還是會有快感!」

說完,小A忽然像是發瘋了一樣,雙手抓住小卉的頭不斷地用力上下擺動,口中不時發出「嗚……嗚……嗚……」的低吼聲。跟小薇交往這麼久,她就是不肯幫我口交,看小A的樣子,真是令我期待被小卉吹的感覺。

然後小A大叫一聲,把囤積已久的精液全部噴在小卉的嘴裡,大概是量太多了,小卉的嘴裡塞不下,嘴巴稍微離開小A的陰莖,馬上被小A噴得滿臉都是精液。
等到小A爆發完了,小卉淫笑著把嘴裡的精液吐在她剛剛喝的酒杯裡(干!我的杯子),舔了一舔嘴邊的精液,笑著說:「臭小子,剛剛便宜你了,老娘可沒答應讓你碰我的身體啊!不過,老娘有爽到那就算了。另外,今天的事情你最好給我閉嘴,不然這杯精液可以當告你性侵的證據。」

這時,小A和我聽了馬上老二軟了一半。本來想說以後可以好好玩弄這個淫娃的,想不到現在反被將了一軍。看到一個女生拿出精液,要怎麼辯解都很難說服別人,於是小A趕快收拾東西,出門回家去了。

最後,房間只剩下我和小卉兩人。

小卉淫笑著說:「小武哥,接下來換你囉,把褲子脫下來吧!」

看著小卉淫蕩的表情,老二又不爭氣地勃硬了起來。可是想到剛剛小卉的放話,讓我心裡有不小的不安。

小卉看出我的不安說:「呵呵,放心啦!只要你不白目,沒人會知道的。」

說完,小卉也不等我回答,走過來跪在我的面前,很順手地把我的運動褲和內褲一起脫掉,我的老二也挺立地出現在小卉的面前。小卉看到後,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表情。

小卉說:「呵呵,跟聽說的一樣大,小武老爺的陰莖長度果然有25公分,又硬又粗,怪不得小薇會受不了。」

我聽了便說:「啥!小薇有跟你討論我們做愛的事情喔?」

小卉:「呵呵,當然的啊!我是她的好姐妹,當然會跟我講。」

說完,小卉便開始用她的嘴口幫我口交。看來小卉似乎不能一口將我的老二整個含進去,輕易地,我的龜頭很快頂住小卉的喉嚨深處,此時小卉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痛苦。

小卉邊含邊講:「唔,好久沒有吃過這麼大支的老二了,嘴巴有點酸。」

因為小卉吸得不是很順手,忽然一發狠,想說老子也硬了這麼久,你這賤貨還吸得這麼不乾脆,於是雙手抓住小卉的頭,用力快速地上下擺動。就這樣小卉被我上下搖了數十下,就在快要射精的時候,小卉一臉痛苦的表情把我推開,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哽咽著說:「你的太長了,頂到我的喉嚨很難過。」

看到小卉的表情,也就心軟了下來,摸摸她的頭。

小卉喘了幾口氣後,用淫蕩的表情跟我說:「沒關係,小賤貨還有下面的淫穴可以滿足老爺您。」

這時小卉已經自己趴在麻將桌上,大腿站得開開的,屁股翹高,雙手伸到屁股後面,把兩片厚實的大陰唇扒開,露出粉嫩的小陰唇和陰道,小陰唇前端的陰蒂也腫得跟黃豆一樣大,陰道內早就已經佈滿了淫水,因為小卉把自己的大陰唇扒開,淫水開始往外流出來。

大陰唇上的陰毛不多也不少,而且還向中間靠攏,有點像是龐剋頭一樣立起來,怪不得小卉穿內褲的時候,會露出幾根直立的陰毛出來。

想到剛剛打麻將,小卉脫光光的時候,想要一窺她的淫穴,弄得心神不寧。想不到現在是小卉親自用雙手扒開來給我看,真是讓人料想不到。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驚訝地說:「想不到你這賤貨已經這麼濕了。」

小卉一臉害羞的回答:「因為……因為小賤貨已經想被你干很久了,老爺趕快來逞罰小賤貨吧!」

聽完,我雙手大力地拍打小卉的屁股說:「干!你真是天生的賤貨。」

接著把我25公分長的陰莖狠狠地插入小卉的淫穴裡,因為小卉的陰道已經濕透了,加上我陰莖上還有小卉口交的口水,一插入小卉的淫穴就馬上插到底。

於是小卉瘋狂地淫叫:「啊……啊……啊……老爺……插得……小賤貨……好爽啊……啊……啊……啊……老爺……老爺……再大力一點……啊……啊……啊……」

我心裡想著:『操!你這個賤貨,剛剛打麻將的時候,害我硬了這麼久!』為了出一口怨氣,賣力地擺動我的腰,每一下都使盡吃奶的力氣,猛插小卉的淫穴。房間裡除了小卉的淫叫聲,還有「啪!啪!啪!」屁股撞擊的聲音。

干了數分鐘,「操!你這母狗的淫穴怎麼這麼緊?陰道壁和大陰唇緊緊吸住我的打狗棒,操!怎麼這麼爽啊,你的肉不但有長在那對淫奶上,看來陰道肉瘜也長了不少。」我說。

小卉邊淫叫邊說:「啊……啊……啊……因為……小母狗……陰道肉多……啊……啊……啊……以前……自慰的時候……只要一支手指……就可以……高潮了……啊……啊……啊……」

又干了數分鐘,我發現小卉的腳已經開始在顫抖了。

小卉皺著眉頭,一臉淫蕩的表情向我說:「啊……啊……啊……小賤貨……現在好爽……啊……啊……啊……小賤貨……現在快要受……不了了……老爺你趕快……射出來吧……啊……啊……啊……小賤貨……的淫穴……快要……被刺穿了……啊……啊……啊……」

看到小卉苦苦要求的樣子,於是我抓住小卉雙手,腰部開始更大力快速地抽插,想要快點射精好結束這場運動。就這樣,小卉的表情,已經被我幹得兩眼發白,嘴角也流出一些口水,混著臉上的精液,看起來真是一隻欠干的發情母狗。

小卉在我的猛烈衝擊之下,已經開始神志不清的胡言亂語:「啊……啊……啊……小賤貨……感覺……快升天了……啊……啊……啊……小賤貨想當……小武的……性奴隸……天天給小武干……啊……啊……啊……小賤貨……喜歡……被視奸……尤其是被小武……視奸……啊……啊……啊……每次……被小武……視奸……小賤貨的淫穴……就會好癢……啊……啊……都會在……學校廁所……自慰……啊……啊……啊……」

就在小卉胡言亂語之中,配合小卉陰道不斷地抽搐收縮,我的老二終於爆發出滾燙的精液在小卉的體內,小卉也嘶喊著:「啊……啊……啊……小武的……精液……好燙……啊……啊……啊……小武搞得……小賤貨……好爽……啊……啊……啊……」

當我拔出我的老二的時候,小卉的淫穴也噴出大量的淫水,混合著我的精液噴得地闆到處都是。小卉也被我干到暈了過去。

小卉暈了過去之後,我便把她抱往我的床上去,隨手拿了幾張衛生紙把她的臉和身體擦乾淨。除了憐香惜玉外,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弄髒我的床。然後去浴室沖洗一下身體,看著房間凌亂的樣子,只好趕快簡單的清掃一下。看到桌上那杯精力酒……啊,不是,是精液酒。看著這酒杯,我也不敢拿來用了,以後貼上小卉的名字,給她專用吧!

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黑皮跟小A應該不會到處亂說吧?黑皮輸的錢我也還給他了,對他們兩個而言,今天真是賺到爆的一天。要是他們真的私底下亂傳,其實也沒啥好怕的,會打壞名聲的也只有小卉而已,但要是傳到小薇那邊去,那我就完了。

看來還是要堵一下他們的嘴。明天再打電話恐嚇他們兩個說,要是他們說出去,以後小卉要想打色情(?)麻將,就不再找們兩個。以他們哈小卉的程度,應該夠堵了。

打定主意後,我也覺得困了,便躺在床上跟小卉睡在一起。小卉大概喝了酒加上被我干暈,現在一副睡得很沉的樣子。反正小卉睡得不省人事,我的右手伸過去往她的巨乳上抓去。F罩杯真不是普通的大,我的手掌也只不過稍微蓋過一半的面積,心中暗暗稱奇。小薇的胸部大概是D罩杯,但兩者體積居然可以差這麼多!

小卉的那對巨乳,被我的右手胡亂地捏擠,雪白的巨乳也跟著扭曲變形。玩弄了一陣子,看來要進行葡萄乾攻堅行動了。我稍微起個身,用舌頭開始舔小卉左邊巨乳的乳頭,右手則開始擠捏她右邊巨乳的乳頭,慢慢地,小卉的乳頭開始充血,顏色加深並硬了起來。

忽然,小卉也開始發出輕輕的呻吟聲,我心想:『你這淫娃作夢也會叫,真是厲害!』又繼續舔了幾下,然後就直接用嘴巴開始吸小卉的乳頭,右手則更用力地捏她的右乳頭。想不到小卉的乳頭也是極品,乳頭可以充血變大到讓周圍的乳暈幾乎快不見了,這正妹真是生下來給男人幹的!

驚歎之餘,我還是不斷地吸吮小卉的乳頭,把臉貼在小卉的巨乳上面,眼前的視野都是小卉雪白的巨乳,偶而會有種窒息的壓迫感。隨著我的玩弄,小卉的呻吟也越來越大聲,吸呼也越來越大口。

「你這豬哥,人家的賭債應該還清了吧!」小卉忽然醒過來。

我有點驚慌的說:「哪……哪……哪有這麼便宜的。」同時,我也趕快把手移開小卉的身體。

小卉:「呵呵,我剛剛睡了多久了啊?」

我:「大概幾十分鐘吧!」

小卉這時發現臉上的精液沒了,忽然起身抱住我說:「小武人真好,還會幫人家清理身體,還抱人家在床上睡覺。」

我:「沒……沒什麼。」(心中的OS:我只是不想弄髒床而已。)

「你剛剛玩弄人家的巨乳,覺得好玩嗎?」小卉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說。

我:「還……還……還不錯,比小薇的大上好多。」

這時候小卉看到我鼓起來的褲襠,身手過去摸了摸,「看來小武哥還想要再來一發嗎?」小卉笑著說。

我:「看你恐嚇小A的樣子,我哪裡敢亂想?」

小卉:「呵呵,只要是小武想幹,小卉隨時都OK唷!」說完,還給我裝俏皮的臉。

真是「色字頭上一把刀」,「明知山有虎,卻向虎山行」。看見小卉一副任你玩弄的表情,配上膚白、奶大、臉正的外在,說老二不會硬是騙人的,大概除了Gay可以堅持得住,然後義正嚴詞地開導眼前迷失自己的小妹妹。但……我不是Gay,所以我還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

我想了一想說:「我覺得還是要有一點保障,剛剛干暈你之前,你不是說要當我的性奴隸嗎?」

小卉聽了,馬上低頭臉紅說:「哪……哪有?你聽錯了啦!」

我笑著說:「那現在主人想要拍你被干的過程,好不好啊?」

換小卉笑說:「你真是有色沒膽啊!既然小武哥想拍,小卉當然OK啊!只要小武哥高興就好。」

一語被小卉戳破,害我趕快轉移話題:「你剛剛打麻將是不是故意輸啊?」

小卉:「呵呵,從改100/30開始我就開始故意的啊!要不然平白無故你也不會想要跟跟我上床,只是便宜到小A了。」

果然,先前的預感成真了。

小卉又繼續說:「剛進大一的時候,看你一副土土的,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後來想不到你跟小薇交往後,變得越來越帥,人又體貼。可惜你已經和小薇交往了。」

此時聽得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小卉又繼續說:「沒關係,小卉是天生的淫娃,只要小武有空,把小卉當作母狗發洩就好,小卉這樣就心滿意足了。」

說完,小卉從她的包包拿出最新的數位相機出來給我:「小武哥趕快來干小卉的淫穴吧!」

接著小卉就躺在床上,我開始往小卉的嘴唇親過去,兩人的舌頭不斷地互相交纏。當然,我的手也不會閒著,雙手用力蹂躪小卉的巨乳,F罩杯的巨乳就這樣不斷地變形著。

慢慢地我把頭往小卉的胸部移動,嘴巴貪婪地吸吮小卉的乳頭,小卉被我吸得發出淫蕩的呻吟聲,乳頭也變成挺立堅硬,隨手一摸,小卉都會敏感地抖動一下。

接著從胸部往下游移,經過挺立的陰毛,到達小卉的淫穴門口。我用雙手扒開淫穴外的大陰唇,露出的小陰唇與陰道可以一覽無遺,扒開大陰唇的同時,裡面的淫水也開始流了出來。

我笑著說:「嘿!沒想到小賤貨的淫屄已經這麼濕了。」

小卉呻吟說:「嗯……嗯……小賤貨的淫屄……可以……在三秒內……就濕了……嗯……嗯……小賤貨是……生下來……給男人幹的……」

我聽完心裡,這賤貨真是生來給男人幹的。跟小薇做愛,還要花幾分鐘小薇的淫穴才會濕透,這賤貨居然只要幾秒鐘!

正當我想要品嚐眼前的粉嫩鮑魚時,忽然聞到精液的腥味。干!這叫做自食惡果嗎?此時正在興頭的時候,我也不想讓小卉去洗澡,忽然靈光一閃。

我:「嘿!小賤貨不是要當主人的性奴隸,小賤貨可以讓主人亂搞嗎?」

小卉呻吟著說:「嗯……嗯……只要主人……想幹嘛……嗯……嗯……小賤貨……都可以配合……就算……要小賤貨……給全班同學干……小賤貨……都願意……」

我摸一摸小卉的臉:「嘿!主人不會這麼狠心的,小賤貨只能給主人一個人干。」

小卉聽完,一臉幸福的樣子。於是我趕緊起身,從冰箱拿出一瓶玻璃裝的啤酒,打開酒瓶走回床上去。

小卉看了問道:「主人想要喝酒助興嗎?」

我笑著說:「因為小賤貨的淫屄太難聞了,要清一清。」

小卉淫笑著說:「呵呵,主人真是變態,在學校裡還真看不出來。」

我笑著回說:「小賤貨在學校裝氣質,更是讓人猜不到是天生的母狗。」

接著我用手按住瓶口,用力地搖了幾十下,快速地把酒瓶插入小卉的淫穴。一瞬間,大量冰啤酒+氣泡衝入小卉的淫穴,小卉被冰得忍不住大叫:「好冰!好冰啊!」

看著小卉一臉痛苦的表情,我心裡冒出一絲絲快感,更想要繼續凌虐小卉。因為小卉的大陰唇很厚實,緊緊地夾住啤酒瓶,只會不時地滲出一點啤酒出來,大部份的啤酒還在小卉的體內。

為了要繼續凌虐小卉,我開始把啤酒瓶快速地在小卉淫穴裡抽插,啤酒瓶裡面也不斷地產生出大量的氣泡往小卉體內沖。大概是冬天又是冰啤酒,小卉的眼睛已經流出眼淚,紅著鼻子,雙手緊緊的抓住棉被,大聲的哭喊著:

「嗚……嗚……小賤貨……受不了了……主人……趕快停下來……人家……不玩了啦……嗚……嗚……好冰……好冰喔……嗚……嗚……小穴……小穴……會壞掉啦……嗚……嗚……」

我當然不管小卉的求饒,繼續用啤酒瓶在小卉的淫穴裡抽插。慢慢地,小卉的聲音從哭喊變成呻吟聲,可能是小卉已經習慣冰啤酒的溫度,加上酒瓶也磨擦著小卉的陰蒂,淫穴的快感漸漸地讓小卉興奮了起來。

「啊……啊……啊……好奇怪的感覺……賤屄……被插得好爽喔……啊……啊……啊……淫屄跟子宮……都被塞得滿滿的……啊……啊……啊……想不到用玻璃瓶抽插……感覺好特別……小賤貨……被插得……好爽……啊……啊……」

小卉一邊說,一邊用手撫摸自己的乳頭跟陰蒂。一開始只是慢慢地撫摸、擠捏,慢慢地力道越來越大,小卉的陰蒂也被自己的手暴力地捏到變形,一下被捏扁,一下又拉長陰蒂,力道輕重交錯地玩弄自己。

漸漸地,看來小卉已經快要高潮了,小卉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身體也開始不時地抽搐。為了配合小卉,我的手勁也越來越大。

「啊……啊……啊……小賤貨……快升天了……啊……啊……啊……小賤貨的淫屄……被插得好爽……啊……啊……啊……賤屄……快要高潮了……啊……啊……啊……小賤貨……想要……尿尿……啊……啊……啊……不行……不能尿出來……好丟臉……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尿出來了!啊……啊……啊……」

我當然不會如小卉的意,依然沒停止我的手,看著小卉一臉忍不住的表情,也是一種享受。平常小卉在班上不說話,一副冰山美人的樣子,跟現在淫賤的模樣,真是有夠大的反差。

「啊……啊……啊……小賤貨……要尿出來了……啊……啊……啊……求求主人……放過……小賤貨……讓小賤貨……去廁所……啊……啊……啊……不行了……快要尿出來了……啊……啊……啊……為什麼……全身……好熱……又無力……啊……啊……啊……小賤貨……最喜歡……被當母狗干……啊……啊……啊……被人干……比自慰爽好多……啊……啊……啊……主人……不行了……快尿出來了……啊……啊……啊……」

小卉此時已經被幹得神智不清了,表情淫蕩中又帶點痛苦的表情,說完話,忽然小卉的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

「要尿出來了!好丟臉!主人不要看啊∼∼」小卉雙手捂著臉,大聲喊出這一句話。

聽到小卉的哭喊,我趕快把酒瓶從小卉的淫穴中拔出來。酒瓶一離開小卉的淫穴,裡面的啤酒跟淫水受到壓力,馬上噴了出來,簡直像火山爆發一樣,居然可以噴到床底下,床單當然也濕得亂七八糟。

雖然小卉體內的啤酒噴得差不多了,但小卉還是持續潮吹了數秒,噴的距離沒像剛剛遠,但也噴了有一、二十公分。小卉若是出生在日本,現在一定是當紅的AV女優。

看看小卉的臉,兩眼發白,兩頰泛紅,巨乳隨著呼吸上下劇烈地起伏,暈睡在床上。我心中咒罵了一聲:『干!又暈了。』

在小卉昏睡的時候,我拿了衛生紙稍微清理一下床上的水漬。清完後,把小卉一雙雪白的大腿往兩邊撐開,開始品嚐這鮮嫩的鮑魚。首先,先用舌頭在小陰唇周圍滑動,順便舔了幾下小卉的陰蒂。光是這幾項動作,小卉又開始發出呻吟聲。我心想,這淫娃的身體還真敏感,才舔了幾下就開始叫了。

接著,我開始吸吮小卉的陰蒂,在嘴巴裡的陰蒂,可以感覺到漸漸地充血變大,又再吸了幾口,小卉淫叫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趁勢進攻,把整個舌頭在小卉的陰道裡攪動,才攪個沒幾秒,小卉的大腿便開始顫抖起來,小卉這時候也被強烈的快感刺激醒來。

「啊……啊……啊……小武哥……你舔得人家……好舒服……啊……啊……啊……」小卉一醒來的第一句話,就表現出她淫蕩的天性。

我笑著說:「你這小母狗,動不動就暈倒,這樣怎麼伺候主人?」

小卉說:「因為……因為主人幹得小賤貨好爽,才會暈過去。」

我回說:「剛剛你已經爽過,現在換我爽了。」於是把小卉的雙腿靠在我的肩上,25公分的陰莖狠狠地插入小卉的淫穴。插入的瞬間,小卉就發出淫蕩的叫床聲。

「啊……啊……啊……主人的大雞巴……插得小賤貨……好爽啊……啊……啊……大雞巴……把淫屄……塞得好緊……啊……啊……啊……我要死了……感覺……要死了……啊……啊……啊……」

看著小卉一邊淫叫,一邊擺動我的腰。這時瞄到床邊的數位相機,才想起還要拍小卉被干的影片。拿起了相機,準備要開始拍的時候,忽然覺得只是單純的拍有點無聊,於是就想乾脆讓小卉淫蕩的天性表露出來,就這樣我邊干邊開始拍攝影片。

我問說:「小母狗,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卉淫蕩地回答:「小母狗……叫做……XX卉……啊……啊……啊……外號……叫乳牛……啊……啊……啊……」

我心頭一震,原來小卉早就知道她的外號了。

我接著問說:「小母狗,那你的三圍是多少啊?」

小卉淫蕩的說:「小母狗的……三圍……啊……啊……啊……36F……24……35……啊……啊……啊……」

我接著問說:「小母狗,那你被幾個人幹過啊?」

這個問題,小卉一副不想回答的樣子,只說不知道。當然越是這樣,我越想知道。這時候加強老二抽插小卉淫屄的力道,再問一次同樣的問題。

我問說:「小母狗,你被幾個人幹過啊?趕快老實回答!」

小卉一臉淫蕩又不願意的說:「啊……啊……啊……小母狗……從國中……就被……破處了……啊……啊……啊……國中……交過五個……男友……啊……啊……啊……高中……讀女校……沒男友……啊……啊……啊……淫屄……天天都好癢……欠人干……所以……啊……啊……啊……所以……所以……」

我不耐煩地問:「所以什麼?趕快講啊!」順手又捏了一下小卉的陰蒂。

小卉淫叫了一聲說:「啊……啊……啊……所以……高中……就跟同學……做援交妹……啊……啊……啊……因為……小卉是……欠干的小母狗……啊……啊……啊……天生欠人干……啊……啊……啊……」

我又不耐煩地問:「那高中到底被幾人幹過啊?」

小卉一臉要哭的感覺,說:「啊……啊……啊……不要問……啊……啊……啊……小母狗……是賤貨……啊……啊……啊……高中那三年……幹過小母狗的人……數不清楚……啊……啊……啊……應該有……上百人了……啊……啊……啊……幹過……小母狗的人有……上百人了……啊……啊……啊……」

聽到這裡,心中忽然有一股怒氣,一巴掌就往小卉的臉上打過去,老二也軟了一半。

我說:「操!你這爛貨,我看你現在全身都是病了吧?」

小卉流著眼淚哭著說:「嗚……嗚……嗚……小母狗……怕生小孩……都有戴套……嗚……嗚……只有給小武哥……射在裡面……嗚……嗚……嗚……」

聽完,我心裡稍微放心一點,繼續用老二捅小卉的淫屄。

小卉繼續說:「啊……啊……啊……這以後……小母狗只給……主人干……啊……啊……啊……」

我接著又問:「小母狗,那你興趣是什麼啊?」

小卉淫蕩地回道:「小母狗……最大的興趣……啊……啊……啊……就是被人干……啊……啊……啊……要是一天……沒被干……淫屄癢……就會自慰……啊……啊……啊……小母狗……有時候……會沒穿胸罩……走夜路回家……渴望被人……強姦……啊……啊……啊……主人的大雞巴……干死小母狗了……」

我回:「操!你這賤貨,還希望被人強姦啊?」

小卉淫蕩的回:「小母狗……現在……只要……啊……啊……啊……給主人一個人……干爛屄……啊……啊……啊……」

我接著又說:「小母狗,那你怎麼老是愛穿低胸的衣服?」

小卉回:「啊……啊……啊……小母狗……其實是想要去……勾引主人……啊……啊……啊……只要主人……視奸……小母狗就會……非常興奮……啊……啊……啊……然後……下課會去……廁所……自慰……啊……啊……啊……」

因為先前已經射過一次精了,抽插了幾十分鐘還不太想射,我就跟小卉說要換姿勢,男下女上,應該可以好好欣賞小卉那對巨乳的擺動。

當我躺平在床上,老二像101一樣堅挺不拔,小卉看了微微了淫笑,把她的淫屄對準了我的老二,屁股慢慢地坐下去。小卉的手扶住我的腰上,屁股開始上下搖動,嘴裡不時發出淺淺的淫蕩叫聲。

我笑著說:「小母狗,是不是頂到你的子宮啦?」

小卉回:「啊……啊……啊……是,大雞巴……插得好深……啊……啊……啊……感覺……賤屄……要被刺穿了……」

小卉的屁股慢慢地加快速度,胸前巨乳也是非常劇烈地上下搖晃著,每當小卉的巨乳往下一沉,連帶的把小卉的身體更往下壓,讓小卉看起來像是被電到一樣,小卉的喘息聲也越來越快。

就這樣讓小卉自己搖了幾十分鐘,小卉淫蕩的巨乳影片也拍夠了,我又提議換「老漢推車」。小卉馬上背著我跪在床上,渾圓的白皙屁股翹得高高的,大陰唇很明顯地露出來。

接著我用手把小卉的大陰唇扒開,把老二插入,開始瘋狂地抽插。小卉經過兩次高潮,體力明顯快要支撐不住了,整個人趴在床上,屁股任我猛烈撞擊著。

看著小卉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我隨手拿起剛剛的啤酒瓶就往小卉的屁眼插入,小卉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嘴裡發出淫蕩的叫聲。

「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會痛……啊……啊……啊……」小卉叫道。

看到小卉比較有精神了,手上的酒瓶也更加深入地抽插小卉的屁眼,小卉被我雙管齊下的方式抽插,白皙的雙腿微微地顫抖,兩眼無神的看著我,櫻桃小口氣喘如牛。

「小母狗的……屁眼……第一次……被插……啊……啊……啊……配合著大雞巴操……淫屄……屁眼……都好爽……啊……啊……啊……主人……再粗暴一點……小母狗的淫屄……已經癢了好幾天……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爽死了……啊……啊……啊……大雞巴……好厲害……把淫屄……要插爛了……啊……啊……啊……小母狗……願意被主人……幹一輩子……啊……啊……啊……」

整個房間充滿小卉的淫言穢語,隨著老二的抽插,小卉規律地淫叫,大腿也流下好幾道淫水。小卉那對淫賤的巨乳也隨著我的老二撞擊,前後地來回晃動,雪白的巨乳上面都是晶瑩剔透的汗珠,順著巨乳的弧度往乳頭集中,最後滴在床上。

「啊……啊……啊……小母狗……要高潮了……要高潮了……啊……啊……啊……爛屄……被操得……好爽喔……啊……啊……啊……小母狗……又想尿尿了……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被干死了……啊……啊……啊……小母狗……要噴了……要噴了……啊……啊……啊……」

聽到小卉的淫叫聲,想必她又快要潮吹了,但一想到這賤貨的濫屄已經被上百人操過,心裡就不是滋味,我索性從小卉的淫屄拔出老二,另外對準小卉的屁眼,狠狠地插入。小卉的屁眼被我突然插入巨大的陰莖,臉上第一次出現驚恐的表情,才插到一半,小卉的就已經痛苦地哭喊起來。

「啊……啊……啊……主人……不要……屁眼……好痛喔……啊……啊……啊……大雞巴……太粗了……塞不進屁眼……啊……啊……啊……主人……不行喔……屁眼……會裂開……屁眼會裂開……啊……啊……啊……」

我才不管小卉如何哭喊,罵了一聲說:「操!你這公共汽車,你的濫屄都被干爛了,讓我干都嫌髒,我幫你的屁眼開第一次花吧!」小卉聽完我的話就開始流眼淚哭泣。

雖然插入的過程有點不順,但最後我還是把整根陰莖插入小卉的屁眼,不管小卉如何抵抗哭泣,我依舊開始操她的屁眼。慢慢地,大概抽插了數十下,已經聽不到小卉的哭泣聲,取而代之的是淫蕩的呻吟聲。抽插小卉的屁眼越來越順,速度越來越快,小卉也開始不停地淫叫。

「啊……啊……啊……小母狗的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大雞巴……好厲害……啊……啊……啊……原來……插屁眼……也可以這麼爽……啊……啊……啊……」

我看了看,發笑地說:「操!你真是天生欠人幹的母狗,剛剛不是還在喊痛嗎?怎麼沒多久就爽起來了啦?」

「小母狗……就是……天生欠人干……啊……啊……啊……屁眼……好舒服啊……啊……啊……啊……」小卉說完話,就把手伸到自己的淫穴那,開始用手指自慰了起來。

「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要爽死了……啊……啊……在陰道裡……居然可以摸到……大雞巴……好奇怪的感覺……可是……又好爽……啊……啊……啊……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幹過……啊……啊……啊……好爽……爛屄跟屁眼……都好爽……啊……啊……啊……小母狗……全身好熱……被大雞巴……幹得好爽……啊……啊……啊……」

又持續干了十幾分鐘,感覺老二快要射精了,我準備要做最後衝刺,看著小卉被幹得胡言亂語,爽得跟什麼一樣,於是我分別用食指與中指夾住小卉巨乳的乳頭,也不管她會不會痛,死命地往後拉扯,小卉的兩個巨乳也變形成狹長的漏斗型。

我的食指與中指也用力地往內壓,小卉的乳頭被我夾得快要瘀血了。與此同時,老二也加快速度跟力道,撞得小卉的屁股肉「啪啪」作響。小卉此時已經被我搞得兩眼翻白了,臉頰泛紅,呼吸聲像是在跑百米賽跑一樣的狂喘,雙腿持續地抽搐顫抖,一副要高潮的樣子。

「啊……啊……啊……小母狗……要死了……快要爽死了……啊……啊……啊……乳頭……被捏得好爽……再大力一點……啊……啊……啊……趕快把……小母狗的淫乳……捏爆……啊……啊……啊……小母狗……是壞女孩……老是用淫蕩的巨乳……勾引男人……干我……啊……啊……啊……

現在……屁眼……也好癢……主人……用力一點……大雞巴……好厲害……啊……啊……啊……以後……買自慰棒……要買兩根……一根插淫屄……一根要插屁眼……啊……啊……啊……要噴了……要噴了……」

就在小卉的淫叫聲中,我在小卉的屁眼裡噴出大量精液,同時,小卉的淫屄也潮吹噴出大量淫水。當我的雙手一鬆,小卉還是被幹得暈倒在床上。

看著躺在床上的小卉,我心中盤算著要如何靠她的身體賺點生活費……



















0.0144248008728__us______us__pc